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85 縣級開發區

江州的酷熱讓每一個初來江州的人都會感到不適應。陸景在第二天晚上去拜訪了趙書記。趙書記對他打算搞自主研發手機平臺方案的事情十分贊成,還鼓勵了他幾句。出來后和趙禮順找了個酒吧喝酒。他聯系的江州電子技術研究所的幾名專家還要幾天才能給出答復。需要陸景等一等。
  現在電子技術研究所的現狀是技術人才有不少,但是待遇卻不怎么好,陸景還是有希望能招到人手。
  那些技術人才肯定不會擔心景和是騙子,這兩天因為促銷的原因,景和天天在電視臺和日報社上打廣告,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公司。
  新組建的研發團隊,陸景不準備掛在景和公司下面,他打算再成立一家公司。杜衛成在京城那邊正在走注冊公司的流程,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有結果。
  …
  常新縣地處在漢北區和店山縣之間,屬于三明治中間的夾層。從地圖上看,它的正下方對著漢北區的新月湖,右下方則是漢北區的市區。而它的左側則是江鋼縣接壤。江州市最大的國企江州鋼鐵就在江鋼縣境內。
  陸景與王興華開著奔馳到常新縣也不過上午十點。確實如王興華所說的,路程很近。
  接待他們的是常新縣的縣長劉立永。劉縣長看起來四十多歲,有些老相,走在馬路上,說他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也沒有人會不信。
  劉縣長帶著秘書小馬,領著陸景和王興華在常新縣開發區轉了一圈。
  常新縣的開發區就在江鋼縣,常新縣,漢北區三地交界的位置。常新縣開發區基本上是一個空架子,除了基礎建設方面修了幾條省級標準的公路外,大片的土地都閑置著,雜草叢生,一派荒蕪的景象。開發區內只有幾家市里的工廠遷移過來。
  由于江州鋼鐵公司三期煉焦廠毗鄰開發區的緣故,常新縣靠近徐谷縣邊緣的地方都有一股異味,不太適合人居住。所有的居民都搬遷了。常新縣也索性借著這股風,劃出3.2萬畝土地作為開發區。
  但是開發區里面,實際有使用價值的土地就不足1萬畝。
  對陸景有意在這里投資建廠,劉縣長開出的條件非常優厚,地價幾乎白送,并且免稅兩年。
  如果陸景肯來投資,這件事會成為他劉立永招商引資的功勞薄上重重的一筆。他自然很大方。
  陸景也沒往別處想,外資進國內投資時,條件比這還優厚的都有。他當場就決定和常新縣簽了2萬畝的土地使用協議。除了支付少額的土地使用費用,他的公司需要承諾在三個月內開始動工,一年之內完成建廠,為常新縣提供200個就業崗位。
  以陸景的估計,只要他在這里建廠投資,所帶動的就業可就不止200人。組裝車間和半成品加工廠如果建成,所需勞工的數量會是非常巨大,他們在工業園區的衣食住行,都會產生消費,從而改善常新縣的就業形勢,為常新縣的經濟做出貢獻。
  但是土地最大的使用價值并不是在建廠提供工作崗位上面,而是在房地產上面。在陸景的記憶中,大哥在升任江州市市長后,會強力推動江州鋼鐵搬離市區,常新縣開發區的這一塊地將是黃金地段。
  但是,現在誰知道這事呢?
  陸景估摸著就算大哥不來江州,江州鋼鐵因污染太過于嚴重,搬離江鋼縣南部,另建新廠也是必然的趨勢。
  因為隨著毗鄰徐谷縣南部的林元區發展越來越快,江州鋼鐵的污染對林元區新建的市區發展有著極大的制約作用。
  江州鋼鐵的搬離是大勢所趨。
  中午吃過飯后,下午幾人在劉立永的辦公室內談著一些細節上的問題。
  常新縣別看是靠近江州市漢北區,但經濟并不發達。它唯一可以稱道的就是有一條直通漢北區的高速公路。
  縣政府的辦公樓是九一年修建的老式辦公樓,秘書小馬給上了茶水就退了出去,辦公室內就剩下劉立永和分管經濟工作的華副縣長與陸景、王興華談合同的細節問題。事情談的很順利。雙方都有合作的意愿,談起來就不費力。下午的大半時間倒是幾人在一起閑聊。
  晚上的時候劉縣長與常新縣的幾名副縣長宴請陸景和王興華。賓主盡歡而散。
  陸景也沒想到這次來江州短短幾天,事情會辦得如此順利。兩萬畝的土地他建一座電子廠當然用不了,但是陸景是想著后期的規劃,以及江州鋼鐵搬遷后的布局。
  在回程的路上王興華有句話說得他心里一動。“江州的那些專家怕是不愿意到京城去工作,就是氣候他們也難以適應啊。”
  陸景琢磨著江州這邊要是能建立一個研發基地的事情。他心里有一個更大計劃,那就是把新月湖北面沿岸的土地都圈下來,用來作為他數字手機的研發,生產,銷售的中心。他的商業帝國將會在這里露出雛形。
  新月湖的南面就是整個江州市最大的高校聚集地,聚集了江州大學,江州理工,江州財大,江州音樂學院,江州美術學院,江州師范,江州體育大學這些高校。
  依托高校進行人才的選拔和培養,技術人才就不會出現斷層,他的商業大船也會不斷的乘風破浪前行。
  當然,要實現這一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圈地需要資金,時機。人才的培養僅僅靠高校本身是不行的,還要公司這邊提供資源,環境,項目,導師。
  路還很長,陸景還只是在這條路上邁出了一小步。
  …
  諾基亞中文機在江州連續三天的銷售情況都很火爆,景和統計出來的數據,三天以來各個經銷商加上漢寧街八一百貨商場門前促銷活動的現場共計賣出53支手機。這個月的銷售業績很有希望突破上個月的140臺。
  整個公司內部都喜氣洋洋,大家都是干勁十足。
  10號晚上,陸景因寫著計劃書7點半才出了自己的辦公室,發現辦公室內有不少人在加班,就請大家去聚餐,算是犒勞大伙兒。
  聚餐時陸景酒到杯干,喝了不少酒,第二天醒來時還有些頭疼,啤酒不醉人,但是被十幾個大老爺們輪番轟炸了一番,他的身體還是有些吃不消,畢竟他的身體還沒有如后世一般在酒桌上久經考驗。
  “小景,又在睡懶覺吧?”大哥一大早忽而打來電話。
  陸景瞇著眼睛看看手表,上面顯示著是星期天,拿著手機走到窗戶邊,“恩,昨天晚上請公司的員工聚餐,喝酒喝高了。”
  “要注意一些,喝酒傷身。不要仗著年輕就喝醉了。爸的事有眉目了。”大哥在電話頓了頓,說道:“爸退下來,軍隊的職務暫時保留,蘇江省的韓書記準備爭一爭那個位置。十月份的六中全會上會產生結果。”
  “怎么會是這么奇怪的結果?”陸景問道。要退應該是全退,軍隊職務怎么還會保留著。
  大哥陸江在電話里笑道:“電話里說不清楚。你來家里我給你說吧。”
  “好。哥,我晚上到京城,你別出去應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