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57 交易籌碼

陸景終究是沒法在吳璇面前賣關子太久,正在書桌邊摟著吳璇說著他的計劃時,丁靈回來了。
  “陸景,事情辦好了。鄭夢先的夫人玄真因女士接受了我們的邀請,答應帶著孩子作為嘉賓于下周一晚上去現場觀看在漢城蠶室體育場舉行的‘我在歌唱’決賽。”見陸景和吳璇膩在一起,丁靈咬著嘴唇輕輕的笑了笑,坐在沙發上說道。
  “好。”陸景贊許的笑說道。
  吳璇不好意思的從陸景懷里掙脫出來,又好笑的白了陸景一眼。陸景居然想的是走夫人路線。
  也不能怪陸景想起走夫人路線,實在是鄭夢先的表現讓他有點失望。若需要找一個人來實現他的計劃,鄭夢先自殺之后獨自撐起現代集團的玄真因是最佳的人選。當然,她目前還是家庭主婦的身份。
  周一晚上,漢城蠶室體育場霓虹燈閃耀,現場氣氛極為熱烈。體育場的貴賓包廂里,陸景微笑著和大使館商務參贊車高寒握手。他之前已經和他見過面。
  車高寒是大概四十多歲,戴眼鏡斯斯文文的,舉手投足,便有股子文雅勁兒,微笑著給陸景介紹他身邊的兩名女子,“這位便是鄭董事長的夫人玄真因女士。這位是鄭董事長的小女兒,鄭珠賢小姐。這是景華的陸景先生。”
  “玄女士,你好。鄭小姐,你好。”陸景笑著說道,略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鄭夢先的家屬。玄真因是一名面相溫和、略顯發福的婦女。鄭珠賢面相酷似鄭夢先,略顯的清秀。
  “陸先生,你好。”玄真因主動伸出手,微笑而不失熱情的和陸景握手。鄭珠賢好奇的打量著陸景,然后同陸景握手。
  陸景微微一笑。看來。玄真因應該是和鄭夢先交流過,知道他的身份和對鄭家的意義所在;也知道今天請她作為嘉賓過來觀看比賽是有事情要和她談。
  寒暄片刻后,陸景邀請車高寒、玄真因、鄭珠賢落座。
  歌唱比賽很快就開始。蠶室體育場正中心的舞臺上,三名參賽選手盡情的展示著自己的歌喉、才華。為現場的觀眾帶來音樂飛翔的快樂。
  “媽媽。那個2號不是芝荷堂妹。”鄭珠賢坐在座位上,用手肘捅了捅她媽媽。好奇的小聲道,“她怎么跑來參加歌手選秀的節目。”
  玄真因嗯了一聲,就不再說話。她的心思基本都集中在待會兒和陸景的談話上。等一會,這個選秀節目中間會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那時。就是她和陸景談話的時間。想到這兒,玄真因瞥了一眼左前方正在和兩名美麗女子說話的青年。其中那位清秀甜美的短發女子,她見過。她和車參贊一起去她家里邀請她來參加這個節目的。
  …
  …
  一個小時候后,蠶室體育場的貴賓休息室里,聽著休息室外略顯嘈雜的聲音,陸景沉聲對玄真因道:“玄女士,我需要鄭董事長幫我促使一筆交易的達成。但是。我知道鄭董事長目前深陷政治獻金的漩渦中精力不足。不知道,玄女士對目前的情況有什么建議。”
  玄真因沒想到陸景說的這么直接,思考了一會,說道。“陸先生,我丈夫的商業信譽在韓國國內聞名。如果他答應你去做某一件事,他一定會盡力去辦好。我希望陸先生在收購現代商船的股份之后能夠支持他重新執掌現代商船。”
  陸景笑著表明態度,“鄭董事長的商業能力我很認可。沒有那個投資人希望自己的投資打水漂。”此刻,玄真因此刻并沒有展露出她作為現代集團董事長的風采,更多的是一位深愛丈夫的妻子。這讓陸景有些擔憂他的計劃能否實現。
  鄭夢先擔任過現代商船的副董事長。他擁有現代商船4.98%的股份,再加上現代電梯擁有現代商船15.16%的股份。但是韓國政府對鄭夢先并不信任,就算擁有20%多的股份,鄭夢先仍然不能成為現代商船的非常任董事。陸景并不知道他這8%的股權是否能夠扭轉這一局面。當然,他的態度很明確,支持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因為,這是一個交易。
  玄真因面露感激之色,展顏笑道:“陸先生,謝謝你的支持。你的支持讓現代集團的未來重現曙光。”
  陸景笑著點頭,不客氣的把這份感激收下。如果鄭夢先重現執掌現代商船,取得二十幾億美元資產的控制權,就算現代商船還在虧損中,但是,步入深淵的現代集團確實有可能被他挽救。
  鄭夢先的商業才華是無容置疑的,他現在缺少的是資金、項目、舞臺、騰挪的空間。現代商船則會給他提供這一切。
  當然,陸景今天不是來和玄真因談交易條款的,沉吟了片刻,道:“玄女士,假設,韓國國內爆出更大的商業丑聞,是否能夠緩解鄭董事長目前所面對的壓力呢?”
  聽到陸景這句話,玄真因表情驚疑不定,半響,她確定了陸景的意思之后,才說道:“陸先生的意思是…”
  陸景笑一笑,輕描淡寫的道:“我聽說目前韓國第一財團三星集團的掌門人李健熙有逃稅、政治獻金、非法轉讓經營權等事跡。不知道,玄女士是否有所耳聞。”
  玄真因手用力的抖了一下,不知道是興奮還是震驚。她可以確定的是,如果三星的李健熙被卷入到政治獻金案中,那么,她丈夫的壓力會驟減。因為李健熙的案子多么具有典型意義!前面有大個頂著,她丈夫的壓力自然小很多。
  但是,這位陸先生的消息是否是真實的呢?如果是真實的,此刻坐在她面前看似溫文爾雅的青年實際上的能量會是何等的恐怖?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否真的。”玄真因遲疑的開口,“如果有資料證明更能讓人信服。”
  陸景心里翻個白眼:我要有材料,還跟你說什么勁,直接和你丈夫說去了。鄭夢先拿到這份材料要是還不能引爆輿-論和韓國檢方的神經那才叫奇怪。
  “我可以確保我的消息是真的。我想玄女士應該會有認識的媒體朋友吧?”陸景大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陸景現在的問題是他知道2008年有這么回事,但是他沒有材料來證明。他在韓國政壇也沒有什么人脈可以用。所以。他需要一位性格堅強、勇敢的人物來做這件事,去揭開三星實際存在的內幕,從而緩解鄭夢先的壓力。
  玄真因心里翻起驚濤巨浪。她并非出身在普通家庭,而且在鄭家這個大家族呆了很多年。就算她現在是家庭主婦。一些權謀斗爭并非一無所知。因而,她很清楚陸景所說的意思。也明白他的方法。
  體育場休息室外的喧鬧聲都消失,顯然歌唱節目又重新開始了。沉默了很久,玄真因猶豫的道:“陸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我需要和我的丈夫商量一下才能答復你。”
  陸景搖搖頭,低聲道:“這件事你如果和鄭董事長商量只會增加他的心里負擔,他目前的壓力已經夠大了。要讓他毫不知情才行。”說著,陸景又意有所指的道:“鄭夫人,如果失敗,承擔責任的只是你一人,如果成功。受益的則是鄭董事長。”
  “鄭夫人”這三個字瞬間就讓玄真因下定決心,點頭道:“我明白了,陸先生。”
  玄真因離開后,陸景輕輕的嘆口氣。他怎么有種唆使人犯罪的感覺。好在三星集團確實存在他說給玄真因聽的那幾個問題。
  “就當提前揭發。我搭了一趟順風車吧!”陸景默默的想道。
  …
  …
  體育場的后臺,一名穿著米色t恤,半身白裙的女子坐在走道的地上,頭埋在屈起的雙腿膝蓋上,失聲痛哭。
  李慧喬穿著無袖美艷的黃色晚禮服,蹲在她身邊輕聲安慰道:“芝荷,別哭了,別哭了…”
  選秀節目已經結束。獲得冠軍的是三號選手。他將獲得加入天辰娛樂的機會,贏取一份可觀的合同,正式成為歌手。她的好朋友二號選手鄭芝荷在這次比賽中只獲取了第三名。她連衣服都沒換,就在后臺這里安慰她。
  “可是我想得第一名的…”鄭芝荷低頭哽咽的說道。
  旁邊進進出出的工作人員,化妝師,服裝師,燈光師等人都報以同情的目光。但是,比賽只有一個第一名。
  這時,寬敞的走道盡頭突然走過來幾名說笑的男女,正議論著剛才的歌唱比賽。李慧喬就扶著好友的肩膀,扭頭看了過去。
  陸景、丁靈、吳璇、程建楓、鄭中杰、郁浩寧等人一起到后臺里來找里李慕清、李逸落,準備參加一會的慶祝酒會。
  和玄真因談完之后,陸景后面根本就沒有去包廂里看比賽,而是一個人在休息室里抽煙,靜靜的思索接下來的走向。希望鄭夢先緩過一口氣之后,能幫助景華順利的完成收購。接下來,就要看現代集團的輿-論造勢能否成功。
  根據丁靈說,比賽舉辦的很成功。而且,李慧喬在漢城的人氣超高,比唱功更為出色的李逸落還高。
  “呃…,李慧喬,發生什么事了?”陸景有些好奇的看著正蹲在路邊的李慧喬。他在葉妍生病的時候就和李慧喬認識。李慧喬這樣婀娜動人,清麗驚艷的女孩時間隔得不太久的話,一般很難讓人忘記。
  “我朋友比賽輸了,失去當歌手的機會,她很傷心。”李慧喬飛快的說道。語速極快,就像是一只啄木鳥在敲擊樹木的節奏。
  “哦?輸了也要笑對人生啊!”陸景先是按照心靈雞湯的說法調侃了一句,然后笑道:“你帶她今晚一起出參加慶祝酒會吧!開開心心的玩一晚上,到第二天,不開心的事情就忘了。”
  李慧喬這時才反應過來,她剛才給陸景說的是韓語,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然后用聲調有些怪異的漢語說道,“好的,陸少。”
  “你誰啊?”正在哭泣的鄭芝荷不滿的抬頭說道,她才不要去參加什么慶祝酒會。那是別人的慶祝酒會,和她有什么關系。
  陸景就笑著對身邊的吳璇道:“要不你幫我做個自我介紹。”
  吳璇笑盈盈的道:“行啊。不過,我得怎么說啊?你身上的頭銜太多了。”陸景身邊的幾人都笑起來。
  陸景對正在哭泣,略顯得嬌小的女孩點點頭。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個女孩的五官精致,梨花帶雨,楚楚動人。不過他并沒有多看,韓國美女少有不整容的。當即,腳步不停的進后臺的房間里找李慕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