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856 第一次見面

對陸景的來意,鄭夢先其實心知肚明。周二的時候,現代半導體的董事長樸永生就過來見過他。只不過,對樸永生這個人,他不大看的上,并沒有要為樸永生解圍的意思。
  這時,聽到陸景的話,鄭夢先道:“陸先生,昨天現代半導體的董事會會議已經召開過,我現在恐怕有心無力。”
  鄭夢先推脫的意思很明顯。在韓國zhèngfǔ正在打壓各大商業大家族的大背景下,他并不想去彰顯他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這對他而言沒什么好處。
  對鄭夢先置身事外的做法,陸景早就預料到,臉色平靜的道:“我想要向現代商船注資2億美元,不知道鄭董事長能否再考慮一下我的請求呢?”
  屋內參與會談的五個人都是雙方的親近之人,倒是不虞消息泄露,陸景徑直說出了他準備好的條件。
  鄭夢先臉上露出訝然的神色,心在猛烈的跳動幾下,扭頭看向身邊的助理樸弘基,想要征詢樸弘基的意見。顯然陸景來見他之前做過詳細的準備工作。
  鄭夢先的助理樸弘基目光熱切的看向鄭夢先。要不是顧忌到陸景等人在場,他現在都想興奮催促鄭董事長答應下來。
  樸弘基的興奮并非沒有原因。經過大小裂變的現代集團所剩下的公司中最核心的兩家公司就是現代商船和現代電梯。而去年5月因為鄭夢先等大股東相繼出讓股權,現代商船被以韓國匯兌銀行為首的債權銀行接管。
  就在上個月,為了挽救現代集團。鄭夢先謀圖再一次就任現代商船非常任董事,不想卻以失敗告終。并且。韓國zhèngfǔ中斷對現代集團對朝事業的援助,讓鄭夢先感到絕望。這個時候。陸景提出來可以向現代商船注資2億美元,很明顯,注資成功之后,他會支持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這是挽救深淵之中現代集團的一根救命稻草。相比之下,顯露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這種事情微不足道。
  鄭夢先對樸弘基輕輕的點頭,然后對陸景說道,“陸先生,我想我們可以詳細的談談。”
  程建楓和丁靈心里都松了一口氣。鄭夢先這位現代集團的代表性人物肯答應幫忙,那么接下來景華的收購不是問題。
  陸景正要說好。突然,辦公室門被推開,一名男職員慌慌張張的跑進來道:“鄭董事長,檢察院的人來了。”
  鄭夢先和樸弘基頓時臉色一變。這牛皮糖一樣的檢方!鄭夢先涉嫌和前韓國zhèngfǔ政治獻金的事情一直在被檢方調查。
  鄭夢先先讓那名男職員出去等候,然后略帶歉意的站起來,誠懇的道:“陸先生,我有一點事情,我們另外約時間再談。這位是我的助理樸弘基。麻煩你們和他協商一下時間。我對陸先生的提議非常感興趣。”鄭夢先最后強調了一句他的誠意。
  樸弘基略微躬身,拿出名片。恭敬的向已經站起來的陸景行了一禮,“陸先生,請多多指教。”這位青年現在是現代集團的救命稻草,他恭敬一點又算得了什么?
  陸景微微點頭。示意丁靈收起名片,然后同鄭夢先握手道:“既然鄭董事長有事情,我們改天再來叨擾。”
  “陸先生太客氣。”鄭夢先眉眼間帶著無法掩飾的憂色。這時聽到陸景的話,仍是笑著道:“我很期待和陸先生的下次見面。”
  陸景三人從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出來時。正好碰到幾名穿著制服的檢察官威風凜凜的在峨山集團職員的帶領下顧盼自雄的進入大樓。
  陸景感嘆的嘆口氣。當初現代集團內部繼承人爭奪權力時,號稱“王子之亂”。如今鄭夢先卻是落地鳳凰了。居然被幾名小卒刁難。
  程建楓臉上帶著憂色。這次見面可以說成功,也可以說不成功。鄭夢先麻煩纏身。被韓國檢方盯著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脫身的,他是否有精力來推動現代半導體出售tFt液晶業務的事情呢?
  他臉上的這抹憂色卻正好被代替鄭夢先送他們出來的那名職員看到。看著三人坐到黑色的奔馳轎車中離去后,那名職員嘴角卻是詭異的一笑,走到一個僻靜的角落里,開始撥號。
  …
  …
  漢城某處,一家頂級俱樂部的明亮包廂里,羅映浩手里放下電話,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拿起面前可口的咖啡喝了一口。
  “陸景和鄭夢先沒有談攏。出來的時候,陸景身邊的人臉帶憂色。”羅映浩眉飛色舞的對坐在他面前的松阪士夫、長井靜香說道。
  “喲西。”松阪士夫滿意的笑起來,“羅助理,這件事能辦成要多謝你的幫助。我答應你的條件我會馬上兌現。”
  羅映浩神情暢快的笑道,“在全球電子市場上,景華是三星電子的對手。我也不希望看到景華獲取到tFt液晶技術。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長井靜香默默的品著咖啡,沒有說話,嘴角隱隱的有一絲笑意。她和松阪士夫談崩了,準備明天出發返回香港。這時,聽到景華失利的消息,心情略微有些愉快。
  松阪士夫微笑著點點頭,道:“事情辦成了我過兩天就回國。哦,三星最近還在中國市場密集的推出手機嗎?”。在中國市場的機海戰術,收益最大的實際上三星電子。他們的份額已經躍居第四,超過了西門子。而日系手機廠商則深受其害。
  羅映浩笑道:“松阪先生不是已經不負責手機業務了嗎?你還關心這個?呵呵,現在各家手機廠商已經基本放棄機海戰術。景華的手機模組將整個中國手機市場的價格拉低了一半。目前,各家廠商的策略變得更加穩健。”
  根據gartner公司的預測,今年手機業務大幅增長的賣點在中高檔彩屏、彩信、高速上網、及帶攝像功能等手機。第五代的tFt液晶技術已經可以商用了。如果按照大屏的趨勢。tFt液晶技術未來會成為手機屏幕的備選項之一。這也是三星和三井想要阻止景華獲得tFt液晶技術的主要原因。
  松阪士夫就輕輕的嘆口氣,想起他在nec意氣風發的日子。遠比他現在呆在三井物產要愜意得多。
  …
  …
  鄭夢先連續兩天都被韓國檢方傳訊,直到星期六的下午。他的助理樸弘基才疲倦的打來電話說:鄭董事長身心很疲倦,希望能休息兩天,于星期二上午和陸先生見面。請陸先生見諒云云。
  漢城新羅酒店,豪華套房的落地鏡前面,吳璇正換了一身漂亮優雅的夏奈爾黑裙,上下打量著她自己,受到情郎滋潤的三十一歲女人正宛若嬌艷的鮮花迎風怒放。身上這件裙子是她今天上午和丁靈一起在漢城逛街的成果。昨天,她就帶著麗都酒店集團的考察團隊抵達漢城。
  “你現在準備怎么辦?我看程建楓的擔心很有道理。這不,就變成事實了。鄭夢先深陷政治漩渦。精力不足。如果收購的事情拖上一個月,還不如換一家談談tFt技術呢。”吳璇打了個旋兒,身上的裙子輕盈的飄起,笑著說道。
  陸景抱著手臂,看著鏡子里靚麗時尚的性-感女郎道:“我其實不愿意換一家公司去談。那樣花費的時間太多。”
  “可是,你現在這樣花費的時間一樣多啊。”吳璇輕環著陸景的腰,抬著頭,呵氣如蘭的說道。
  “我知道。所以,我決定拉鄭夢先一把。”
  “啊…”吳璇吃驚的看著陸景。這可是涉及到韓國的政治。陸景怎么拉鄭夢先?而且這樣做投入和產出能相符嗎?
  陸景微微一笑,道:“等會小靈回來你就知道了。”下午的時候,丁靈跟著大使館的商務參贊車高寒出去辦事情去了。
  “你又賣關子啊?”吳璇微嗔了陸景一眼。
  陸景抬起手腕看看表,笑道:“小靈最多還有半個小時就回來。吳璇。你現在也是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了,你知道和華聯運?”
  吳璇不知道陸景怎么把話題轉移到這上面,奇怪的道:“知道啊。你們是想讓和華聯運承擔運輸澳洲鐵礦石到國內的任務?”
  “恩。和華聯運要能承擔這個任務。首先就需要建立遠洋運輸能力。”陸景輕拍吳璇的手腕,走到書桌邊。拿起一頁資料遞給她看,“這是現代商船的資料。你看看。”
  現代商船擁有自己的dúlì海運網絡,并且擁有集裝箱船隊、Lng、油輪、散貨船等船隊。目前它的股權在債權人韓國第六大商業銀行韓國匯兌銀行手里。如果和華聯運能夠獲取到現代商船的運輸資源,和華聯運將會實現跨越式的發展。
  吳璇看了一會,驚訝的道:“所以,你準備出資2億美元,收購現代商船8%的股權?”
  陸景點頭道:“我收購現代商船的股份,一方面是可以讓和華聯運獲取發展的機遇,另一方面,我只要支持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他自然會幫景華出面做現代半導體董事會的工作。不過,我沒有想到鄭夢先的情況如此糟糕。他參加完檢方的問訊之后,居然要兩天的時間才能恢復的過來。這和情報中那個精明強干的人物差距太大。所以,我準備讓他先喘口氣,幫我把景華的事情完成。至于后面他是不是還在政治漩渦里掙扎我就不管了。”
  “可是你還是沒有告訴我怎么樣才能讓鄭夢先喘口氣啊!”吳璇將手里的資料放在書桌上,斜倚在書桌邊,笑著對陸景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