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855 變故

景華公司從韓國現代半導體手中收購TFT液晶業務受挫的消息很快就在韓國國內傳開。韓國媒體都在為現代半導體拒絕來自中國公司的報價叫好。
  自韓國成為亞洲四小龍之后,國內經濟飛速發展,同時國內的民族情緒也逐步抬頭。甚至認定端午節是韓國的節日。因而韓國媒體此時的表現,也就不難理解了。
  清晨的陽光落在漢城城南區的一棟平實的別墅里。一名五十多歲,帶著眼鏡的儒雅男子正和家人在明亮怡人的餐廳里吃著早餐。他手里正拿著一疊報紙緩緩的翻看。
  “爸爸,你在看什么?”一名眉眼酷似中年男子的年輕女孩笑盈盈的說道。
  “沒什么,一點有意思的新聞。”中年男子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輕輕的嘆了口氣,溫聲對女兒說道。
  …
  漢城新羅酒店的酒吧里,長井靜香含笑的看著窗外悠悠的白云,輕輕的抿了口威士忌,道:“松阪君,你這次阻擊景華似乎的很成功?”
  “不是似乎很成功,是已經很成功。”松阪士夫略有不滿的糾正長井靜香的說法,搖了搖手里的酒杯。
  對他這位未婚妻,他其實頗有些頭疼。完全沒有日本女人應該有的溫馴和服從。要是換做在離開中國之前,他肯定要訓斥這個女人幾句。只是,現在脾氣淡了些。不過,他仍舊不滿意她的用詞。
  長井靜香翹起嘴角,淡淡的道:“從羅映浩那里傳來的消息不是顯示。陸景正在試圖和鄭夢先見面嗎?”
  “一個沒落的集團董事長能有用嗎?”松阪士夫譏誚的說道,“何況。鄭夢先有沒有精力來關注現代半導體的事情呢?昨天的新聞上還刊登了韓國檢方調查他參與賄選的消息。他未必肯答應和景華的人見面。”
  “我認為你應該重視這個消息。雖然現代半導體是由銀行控股,而且也聲明脫離現代集團。但是鄭夢先在現代半導體仍有一定的影響力。”長井靜香強硬的說道。
  松阪士夫懶得再和長井靜香辯論,道:“你從京城飛過來不是為了和我說這件事吧?”
  長井靜香道:“當然不是。我希望你能夠用這件事拿到稀土的話語權,福山先生那里需要支援。他在京城的公關活動進行的不順利。”
  “不行。我的目的是阻止景華獲取tft液晶技術。最差的結果是要拖延景華獲取tft液晶技術的時間。”松阪士夫毫不猶豫的否決了長井靜香的提議。
  長井靜香挑了挑眉頭,不客氣的說道:“財團內部的手機業務都是向3g調整,你阻止景華獲取tft液晶技術能有多大的意義?而且,他們國內正在營造迫切想要建設3g網絡的輿-論。”
  “那是td-scdma的標準。你到底有沒有搞懂這個標準和wcdma,cdma2000的區別?”松阪士夫諷刺的說道。
  “愚人之見!”長井靜香淡淡的說道,“只要他們有建設3g網絡的決心,用什么標準。難道不能通過財團的影響力去爭取嗎?”
  松阪士夫聽得心里火起,不快的道:“不必說了,稀土的事情,你自己解決。我會堅持我的想法。”
  …
  景華在韓國收購不利的消息很快就傳到國內。國內電子類、財經類媒體都在連篇累牘的報道景華這次收購始末。作為國內的明星電子企業,景華的一舉一動很受媒體關注。這也是景華應有的“待遇”。
  “陸景,沒問題吧?”接到莫心藍打來的電話時,陸景正在漢城一家地道的中餐廳里和駐韓大使鄔元白吃著中餐。
  “問題不大。”陸景笑著說道。和莫心藍說了幾句,陸景便掛了電話,對鄔元白笑道:“一個朋友的關心電話。”
  他是通過家里的關系約鄔元白見面吃飯。鄔元白約莫四十多歲。老成持重,吃飯時饒有興趣的和陸景說起京城風華。
  鄔元白笑著點頭,道:“景華能夠出國來并購海外的企業,我們自然要支持。你的要求我知道了。我會給鄭夢先先生說一聲。車參贊你還沒見過吧。回頭我介紹他和你認識。”
  鄔元白口中的車參贊是大使館的商務參贊車高寒,專門負責國內企業在韓國的商貿問題。
  陸景就笑著說好。
  陸景和鄔元白吃過午飯就回了漢城新羅酒店。前天“我在歌唱”的韓國選秀節目5進3的半決賽圓滿舉行。離下周一的決賽還有幾天,李慕清這兩天開始清閑下來。
  不過。令陸景無奈的是,他要準備和鄭夢先的見面。不得不稍稍冷落佳人。
  “鄭夢先自身難保,他未必有興趣和你見面啊。”陸景的房間里。穿著短袖白煙灰色燕尾蕾絲邊連衣裙的李慕清在陸景身邊看著手里的資料,好奇的說道。
  她手里拿著的是景華商業情報部門發送過來的資料。陸景已經看過這一部分,還有剩下一小部分正在陸景的手中。
  陸景放下手里的資料,微笑道:“鄔大使親自打的招呼,鄭夢先再忙也會和我見面的。”駐外使節的邀請,鄭夢先拒絕的可能性很小。
  “要我說你干脆收購現代半導體得了。他們不是一直在虧損嗎?”李慕清發表著她的意見。這意見有點飄忽,其實,她只不過是看資料悶了想要和陸景說話。她是搞娛樂公司的,這種數據性的資料她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也不是不可以。”陸景開玩笑的說道,伸手拿起手邊的咖啡杯喝了幾口,琢磨一會,自語道:“至少要二十億美元才能完成收購。”
  李慕清無奈的搖搖頭,又把陸景引到一個新思路上去。
  …
  周四上午,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平穩的由漢城新羅酒店駛向漢城市中心的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今天上午,陸景將會在那里和鄭夢先見面。
  在12層的董事長辦公室里,陸景、丁靈、程建楓三人見到了鄭夢先。鄭夢先大約五十多歲,帶著眼鏡,氣度儒雅,客氣的和陸景握手,“鄔大使轉達了你會面的要求后,我一直期待著今天的見面。”
  陸景客氣了幾句,打量著這位在明年就會跳樓自殺的董事長。根據景華的資料顯示,鄭夢先的頭腦冷靜、精于謀劃、性格內向。
  客氣的寒暄幾句后,鄭夢先的助理送了茶水進來。幾人分賓主落座。鄭夢先直接進入正題,“不知道陸先生找我有事情是我能夠幫得上忙的?”
  “景華公司正在收購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但是現代半導體的股東韓亞銀行似乎不愿意出售。我希望鄭董事長能促使這筆交易達成。”陸景開門見山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