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54 歡迎酒會

看到樸永生發黑的臉色,陸景心里咯噔一下,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不過,他臉上仍是帶著淡淡的笑意,聽著這幾人說話。
  “既然你問起來,我提前告訴你也不是不可以。”黃玄彬滿是皺褶的臉上露出微微得意的神情,譏誚的道:“我已經向董事會發起罷免你董事長的提議。韓亞銀行會支持我的提議。”
  “果然如此。黃玄彬,我自問在公司里兢兢業業從未出錯,每天嘔心瀝血的為公司工作。就算有韓亞銀行的支持,你覺得你的提議能在董事會通過”樸永生狠狠的盯著黃玄彬,心有不甘的說道。
  “哼,能不能通過你心里清楚。”黃玄彬冷笑一聲,毫不留情的戳破樸永生的幻想。
  見樸永生的臉色變得有些灰白,陸景心里輕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身邊的程建楓。此時,程建楓眼里也滿是擔憂。
  黃玄彬在之前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談判中曾力主不出售tft液晶業務。如果黃玄彬擔任現代半導體的董事長,景華的收購幾乎可以肯定會失敗。
  樸永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勉強的對黃玄彬身邊正淡然拿著酒杯的姜正秀笑道:“姜行長,我想知道韓亞銀行不支持我的原因?”
  姜正秀微微一笑,慢慢的道:“樸董事長,作為現代半導體的股東,我們希望tft液晶業務能夠賣出更好的價錢,你主張3億美元將之出售給景華,這個超出我們的最低預期。”說著。又虛假的沖陸景笑了笑,“陸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看著姜正秀虛偽的笑容,程建楓不加掩飾的皺起眉頭。他在韓國耗費幾個月的時間來促使這筆交易達成。在成交前夕卻就這樣被人否定,心里極其不滿。
  陸景略一思量,試探的問道:“姜行長,你們預期將tft液晶業務賣出什么樣的價格?”
  黃玄彬冷漠的插了一句話,“至少5億美元!”
  至少5億美元?這是一個極沒有誠意的報價。如果是最新的技術——第五代tft液晶技術,5億美元的報價還算合適,但是已經過時的第四代tft液晶技術絕對不值這個價錢。陸景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淡去,輕輕的點頭,“哦。我知道了。”
  這時,姜正秀突然的笑起來,舉起手中的酒杯向某人示意。
  陸景若有所感,扭頭看了過去,正好看到一名臉形稍長,瘦瘦高高的青年人得意洋洋的舉起酒杯,眼神不屑的看著他。
  “三星電子大中華區總裁元東潤的助理羅映浩。”程建楓低聲對陸景說道。
  陸景腦子根本就記不起這個羅映浩是誰,心里十分詫異。看現在的情況,姜正秀應該是受到了羅映浩的指使。但是羅映浩為什么能指使姜正秀呢?
  黃玄彬一說出5億美元的報價,陸景就知道他在有意刁難。這個時候被人用諷刺的眼神看著,陸景要是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太白癡了。
  羅映浩是元東潤的助理,難道是元東潤指使的?但是。細想又不是這么回事。元東潤不過是三星集團的一名中層職員,又如何能影響到韓亞銀行的決策呢?
  想到這兒,陸景輕輕的咳嗽一聲。對呆若木雞的樸永生道:“樸董事長,我有點累了。可否給我安排一個休息室。”他需要先和樸永生談談,了解一下情況。
  樸永生這時仿佛回過神來。急忙道:“好的,陸先生,請跟我來。”說著,帶著陸景和程建楓急匆匆的離開酒會現場,出了餐廳向服務員吩咐了幾句,立即帶著陸景兩人坐電梯前往7樓的行政天景客房。
  既然股東們覺得出售的價格過低而對他不滿,假設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能將報價提高到5億美元呢?那么,他就可以在董事會上爭取到主動。樸永生心里突然冒出這個想法來,這讓他對陸景加倍的客氣。
  看著陸景三人匆匆離去的背影,羅映浩冷冷一笑:想要收購tft液晶業務,做夢去吧!
  …
  7樓的行政天景客房內,陸景沉默不語,手指輕輕的敲著沙發扶手。剛才,樸永生已經大致給他說了說目前的情況。
  自1999年現代電子斥資21億美元收購lg半導體之后,現代電子就一直處于巨額虧損狀態中。2001年7月31日,因巨額債務早被債權銀行接管的現代電子宣布脫離現代集團自立門戶。
  現代電子原本是現代集團半導體和電子產品分部。于2001年3月改名為hynix公司。通常情況下仍將之成為韓國現代半導體公司。
  現在半導體因為被債權銀行接管,股權結構復雜。韓國本土200多家投資銀行一共占有現代半導體74%的股權。
  韓亞銀行作為韓國第三大商業銀行,擁有現代半導體4.7%的股份。這部分股份看似不能影響現代半導體的決策,但是,韓亞銀行在銀行業的地位將會極大的影響到現代半導體的其他銀行股東的意愿。
  所以,如果現代半導體的副董事長黃玄彬發起罷免的提議,樸永生就會在下一次董事會會議中失去董事長的職務。屆時,現代半導體和景華的后續談判自然是換成黃玄彬的人來主持。
  tft液晶技術是涉及到幾億美元的交易,最快也得5月初才能簽署正式的合同,而現代半導體下一次的董事會會議時間就在下周三,4月24日。
  思考了一會,陸景緩緩的開口道:“樸先生,雖然我很想幫助你,但是景華根本就不可能出資5億美元收購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你知道,這部分業務不值那么多錢。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讓你留在董事長的位置上呢?我記得現代半導體曾經是隸屬于現代集團。”
  對陸景的暗示樸永生那會聽不懂,苦笑道:“陸先生。那是曾經了。現代半導體已經脫離了現代集團。當然,鄭夢先董事長此前長期在現代電子擔任領導職務。他對現代半導體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鄭夢先董事長官司纏身。現代集團旗下各大公司經營狀況不佳,所有公司都在虧損。他恐怕沒有精力來處理這件事。而且。如果黃玄彬能賣出5億美元的高價,在各家銀行股東的壓力下,鄭夢先董事長只怕也有心無力。”
  樸永生是現代半導體的老員工。雖然鄭夢先已經不是現代半導體的董事長,但是他依舊以董事長來稱呼鄭夢先。
  “但是,我們都很清楚,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賣出不5億美元的高價。”程建楓不客氣的指出來,“在這個事實面前,銀行那邊的壓力基本可以不計。”
  目前只有景華一家對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報價。黃玄彬報價5億美元,根本就是不想賣。現在的問題在于。鄭夢先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能否大過韓亞銀行?從而能促使現代半導體將tft液晶業務賣給景華。
  程建楓唱完黑臉,陸景溫聲道:“樸先生認為我是否應該和鄭董事長見一面呢?”陸景問的比較委婉。
  “如果陸先生能和鄭夢先董事長見面自然最好。”樸永生肯定的回答了陸景、程建楓的疑慮。
  現代集團風雨飄搖,鄭夢先董事長現在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自然比不上韓亞銀行。但是,具體到出售tft液晶業務的價格這件事上,他的話怎么都要比韓亞銀行的一名副行長有份量。
  3億美元本就是一個合理的價格。現代半導體虧損嚴重很厲害。銀行那幫人也不可能都是傻子,任由黃玄彬開一個高價把唯一的買家嚇走。
  他在銀行的股東中并非沒有支持者。假設,景華的人能說服鄭夢先董事長,那么他3億美元售賣tft液晶業務就無可指責。再加上他的支持者支持,他自然就能保住董事長的位置。
  這是景華不愿意出資5億美元的情況。他保住現代半導體董事長職位的唯一途徑了。
  陸景道:“可否請樸先生幫我安排和鄭董事長見面呢?”
  樸永生略一遲疑,道:“陸先生,程先生,我會將貴公司要求見面的要求轉達給鄭夢先董事長。但是。我并沒有十足的把握讓鄭夢先董事長和你們見面。”
  他不確定鄭夢先董事長是否愿意關注這件事情上。畢竟,他并不算是鄭夢先董事長的親信。
  “我明白。”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后看似漫不經意的問了一句。“哦,樸先生對三星的羅映浩熟悉嗎?”
  樸永生今天慌慌張張之下。并沒有留意到羅映浩來到了酒會。見陸景這么問,眼神奇怪的看了看陸景。才說道:“他是三星集團第二大股東的獨子。他目前在三星電子里面工作。”
  陸景心里恍然,不動聲色的岔開話題。樸永生對前途擔憂,情緒不佳,三人也沒怎么聊。事情談完之后,陸景就提出告辭。
  “怪不得…”從酒店出來,坐到奔馳商務車里,程建楓有些憤然的說道。現在他怎么會看不出來這次收購受挫的主謀是誰。顯然就是羅映浩。
  接到電話從酒會出來回到車上的鄭中杰、丁靈都問道:“怎么回事”。程建楓便大致的講了講剛才的情況。說話間,黑色的奔馳商務車緩緩的發動,離開11層高的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店。
  等程建楓講完,陸景沉聲道:“按樸永生給我們的描述,我想元東潤應該沒有指揮羅映浩的能力。現在的疑問是:羅映浩破壞我們的收購是私人行為,還是得到了三星集團的授權?”雖然有丁靈在車上,陸景仍是破例的點了一支煙,說出他的分析。
  “景少的意思是…”程建楓皺眉問道。羅映浩是否得到了三星集團的授權,決定了他們接下來的應對措施。這一點非常很關鍵。
  “小靈,你覺得呢?”陸景沒有回答,而是問丁靈的意見。
  丁靈輕咬著嘴唇道:“聽你說的情況,我覺得他是個人行為的可能性比較大。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要通過韓亞銀行支持你說的那個副董事長上位其實很容易,也就是和那位姜行長說一句話的事情。”
  陸景微微點頭,看向鄭中杰,“鄭中杰,你在韓國呆過一段時間,你覺得是什么樣的?”
  鄭中杰不確定的道:“景少,我也摸不準。按理說我們和三星集團的核心企業三星電子有競爭關系,三星有阻止我們的動機。但是三星集團出手的話,架勢不會沒這么小。多半是采取競爭報價的方式。”
  對鄭中杰的分析,程建楓有些贊同,歸納道:“如果是羅映浩私自出手,我們要考慮的就是說服鄭夢先支持將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出售給我們就可以達成目標。但是,如果羅映浩得到了三星集團的授權,那我們就需要考慮從其他途徑來獲取tft液晶技術。”
  陸景沉思了片刻,道:“我們還是要做最壞的打算。要是四月底我們還無法解決目前的困境,我們就考慮放棄從現代半導體這里收購tft液晶技術。現在,還是先和鄭夢先見面再說。”
  畢竟和現代半導體談了這么久,幾個月的努力就這么放棄十分可惜,而且,會耽擱景華在研發上的進度。因為,最新的第五代tft液晶技術肯定不會有廠商愿意出售。而獲取第四代的tft液晶技術,就需要投入資金、人力、時間來升級技術。
  程建楓有些擔憂的道:“景少,如果把解決問題的關鍵放在和鄭夢先見面上,我擔心樸永生他未必能給我們爭取到鄭夢先見面的機會。”
  “我心里有數。”陸景揉著眉心,緩緩的說道。他根本就沒把和鄭夢先見面的機會放在樸永生身上。剛才在要求樸永生安排見面時,樸永生臉上遲疑的表情有怎么可能逃過陸景的眼睛。
  陸景另有辦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