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53 收購之始

景華韓國分公司位于漢城廣津區的繁華地帶一棟二十六層的現代化大樓中。景華已經收購了這棟大樓,將大樓該了一個名字:景華漢城大廈。很土卻很有特色的一個名字。
  陸景到韓國的第二天就開始了他的視察之旅。從漢城新羅酒店坐車抵達景華漢城大廈后,繞過大樓門前的噴泉池,是一片略顯開闊的地帶,可供車輛出入。
  程建楓、鄭中杰、景華韓國分公司總經理郁浩寧已經帶領一干管理人員和技術總監在門口等著。
  陸景微笑著程建楓、鄭中杰寒暄,等到郁浩寧時,郁浩寧兩眼放光和陸景握手,恭敬的說道,“景少,歡迎你來到漢城。”
  他是景華的老員工,一步步的成長起來,參加過景華內部的管理培訓班。清楚景華的創業歷程,對陸景非常崇拜。
  陸景微笑著和郁浩寧握手,然后親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今天由你來安排我的行程。讓我好好看看韓國分公司的精氣神。”
  郁浩寧興奮的邀請道:“沒問題,景少,請。”雖然程建楓、鄭中杰都是他的上級,但毫無疑問,作為景華韓國分公司總經理,他算是地主。
  “景少在景華的老員工中威望很高啊。”程建楓笑著對鄭中杰小聲說道。
  鄭中杰就笑,“任誰這么年輕就取得這么大的成就,都會讓人覺得是一個傳奇。不過,郁浩寧表現的太明顯了一點。像我就比較含蓄。”
  程建楓大感有趣,哈哈一笑,伸手點了點鄭中杰。其實,他心里又如何不佩服陸景呢?不管身世、資源等外部因素,能將企業做到幾百億的規模本身就體現出了他卓越的能力。
  陸景并不是走馬觀花的參觀一遍就完了。而是接下來兩天都在聽取景華韓國分公司的報告。景華在韓國的分公司主要是負責手機上層應用和各種設計工作。
  不可否認韓國人的高傲自大以及其國內民族情緒的盲目高漲,甚至做出了在2005年將漢城的中文翻譯改為首爾這樣的舉動,但韓國人在設計方面確實有獨到之處。漢城就號稱世界上的設計之都。
  第三天,陸景視察完景華韓國分公司。和丁靈剛剛返回漢城新羅酒店的房間里。已經來到韓國多日的李慕清、助理謝綺煙、李逸落敲門進來。
  李慕清雖然在韓國,但是她一直在忙著天辰娛樂在漢城舉辦的選秀節目。希望能選出好的苗子來。直到今天才有時間過來看陸景。她倒是不想帶助理謝綺煙和李逸落來的,只是想著一會還要趕回去,又不能留在陸景這里休息,想了想還是將兩人給帶上了。
  漢城新羅酒店是一家隸屬于三星集團的五星級酒店。是兼具傳統美與現代感的韓國代表性酒店。此時,奢華客廳里璀璨的吊燈,明亮柔和,將坐在銀白色組合沙發上四個女人的美麗容貌映得的流光溢彩。沙發背后墻壁上的長方形藍色玻璃窗有星光灑落進來。
  “你們都吃過晚飯了吧?”丁靈打電話向服務臺要了紅酒,陸景手里拿著紅酒笑著問道。他和丁靈剛才在分公司那邊吃過飯。
  李慕清抱怨的說道:“吃了一份工作餐。難吃死了。要是菜的味道還合口味的話,可以叫一份進來。哦,你這幾天住正在這里都試過這里的菜了吧?”
  “我都沒吃幾餐。哪里都試過。不過八仙餐廳的中餐味道很不錯。”陸景笑著說道,起身去給服務臺打電話,邊走邊道,“四喜蒸餃。豆瓣鮮魚,兩道菜差不多了,逸落,謝綺煙你們倆吃什么?”
  見陸景記得她喜好的菜式,李慕清嘴角揚起一絲開心的笑意,低頭喝著紅酒。
  李逸落一身白裙,盈盈的笑道:“我來一份湯就可以了。晚上吃不了多少。”
  “如果有的話,我來一份湯圓核桃露。”謝綺煙笑著說道,眼睛悄悄的瞥了李慕清一眼,心里一笑。她早知道陸景和李慕清的關系。只是見陸景記得李慕清的口味,心里有些為清姐感到高興。
  “行,我問問。邏輯上應該是可以做出來的。”陸景笑著應了一聲,“你們倆這是減肥瘦身的打算啊?”
  李逸落和謝綺煙都輕輕的笑起來。
  陸景給服務臺說了幾句,坐回到沙發邊,問道:“李慕清,你們的選秀比賽什么時候決賽?”
  “下周一是5進3的半決賽,在漢城蠶室體育場舉行。然后一周之后進行決賽。這次選秀節目和漢城的電視臺合作,收視率挺高的。”李慕清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說道,“李慧喬經過公司的包裝之后,作為這次比賽的形象大使,在韓國很受歡迎。要不是逸落名氣在外,只怕也要給她比下去。她有個朋友叫鄭芝荷,歌唱的很好…”
  李慕清介紹“我在歌唱”選秀節目在韓國的情況,李逸落和謝綺煙不時的插上幾句。說著話,服務生推著餐車送了晚餐進來。陸景和丁靈都只是略微吃了一點。
  飯后,李慕清三人返回天辰娛樂公司入駐的漢城明洞樂天酒店。丁靈略坐了一會,就返回隔壁的房間里休息。明天中午,現代半導體會在漢城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店為陸景舉辦一個小型的歡迎酒會。她今天晚上可不敢留在陸景這里陪他玩。
  陸景正要去浴室里洗浴,房間門又被敲響,陸景略有些詫異的打開門,卻是看到李慕清去而復返。
  “呃…”陸景讓李慕清進來,伸手將這個火辣的電眼美人抱到懷里,問道,“怎么了?”他剛才是礙著人多,早就想把這個李慕清抱到懷里溫存一番。
  李慕清雙手抱著陸景的脖子,仰著頭看著他,精致明艷的容顏展顏而笑,“我借口有一件事情忘了和你說,讓逸落和謝綺煙等在下面了。”
  陸景那還不明白她沒有說完的話。笑著打量著懷里的美人兒。她穿著粉白色的t恤,寶藍色的牛仔褲,長發披肩。雖然裝扮的清爽,但火辣的身材曲線讓她依舊電力十足。性-感非常。
  陸景低頭溫柔的吻著李慕清。十幾分鐘想要歡愉一次肯定不夠。只夠兩人溫存片刻。
  “我還要在漢城多呆幾天才走,等我們倆清閑下來好好的一起聚一聚。”十五分鐘后。陸景依依不舍的對李慕清說道。
  “我后天就忙完了。等著我。”李慕清柔媚的吻了陸景一口,才風情萬種的笑著離開。
  …
  …
  4月21日中午,漢城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店五樓的餐廳里,陸景見到現代半導體的董事長樸永生。他一名典型的韓國人。近五十歲的年紀,中等身材,略顯發福。
  “樸董事長,非常感謝你為我舉辦的這次酒會…”陸景在程建楓的陪同下,客氣的感謝著樸永生今天特意為他舉辦的歡迎酒會。
  陸景說的是韓語。程建楓早知道陸景精通英、日、韓三國的語言,沒覺得奇怪。但是,樸永生臉上露出了一個驚訝的表情。
  “哦?陸先生會講韓語?”樸永生大感意外。然后笑著說道:“景華公司購買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算是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為陸先生準備一次歡迎酒會實屬應當。”
  協議都已經草簽,樸永生倒不介意透漏現代半導體所面臨的資金困境。tft液晶技術的研發,都是以10億美元的投資為單位計算,能在現代半導體年年虧損的情況下。將之出售換得3億美元的流動資金,實在是個利好。
  持有公司股份的人未必就是公司的實際掌控人。樸永生很清楚他面前的這個青年就是景華的實際所有者。所以,他才會設酒宴歡迎陸景。
  “很多年沒說韓語了。要是有謬誤的地方,還請樸董事長諒解…”陸景又連連客氣了幾句。花花轎子人人抬,樸永生設酒宴歡迎他來韓國,他客氣謙虛幾句實屬應當。
  樸永生笑著打個哈哈,然后道:“我為陸先生一一介紹下今天酒會的來賓。”
  餐廳的左側一株常青樹邊,羅映浩拿著酒杯看著正在酒會中穿梭的樸永生、陸景,譏諷的笑了笑。他和陸景在建業見過幾次,自然認得陸景。
  “這位是我們公司的副董事長,黃玄彬。這位…”片刻后,樸永生帶著陸景走到一名兩鬢斑白,滿臉滄桑的中年人面前,笑容略假著說道。看到黃玄彬身邊的另外一人后,樸永生明顯的頓了頓,然后介紹道,“這位是韓亞銀行的副行長,姜正秀。”
  銀行的權力大小一般不是看是否是行長,而是看是否是銀行董事會的成員。一名董事的權力和影響力有可能比一名副行長還大。陸景對這些規則很清楚,但是樸永生沒有介紹,他也無法判斷此人在韓亞銀行的影響力是什么級別。
  姜正秀是一名五官端正的中年人,聽到樸永生的介紹,并沒有如黃玄彬那樣毫無反應,而是笑著和陸景打了個招呼,“陸先生,你好,我是久聞大名。今天終于見到你了。”
  陸景神色微微一動,只當姜正秀是客氣話。久聞大名,如雷貫耳等詞語其實翻譯過來就是“神交已久”,根本就不認識。當即,陸景笑著和姜正秀客氣了幾句。
  滿臉滄桑之色的黃玄彬冷眼旁觀,等陸景和姜正秀兩人客氣完,才冷冷的對樸永生道:“樸董事長,待會姜行長有事情需要宣布。”
  “什么事情?”樸永生皺眉,隨口一問,等看到黃玄彬冷峻而略帶得意的臉色,忽而想起一件事來,臉色頓時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