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52 談工作

福山內豐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在試圖和陸景談一談失敗之后,近幾天他在京城的工作毫無進展。下午時分,再次活動失敗之后,福山內豐一臉疲倦的返回三井特種金屬設在京城的辦事處。
  看到辦公室窗戶邊的人影,福山內豐訝然的說道:“啊…,長井小姐,你怎么來了?”辦公室內穿著深紅色套裙,盤著貴婦發髻顯得高貴端雅的長井靜香正拿著一杯茶,在窗戶邊看風景。
  長井靜香回過身,淡淡的道:“福山君,我聽說你的進展不順利,過來看看。”
  “對不起,長井小姐,讓你失望了。”福山內豐低下頭,誠惶誠恐的說道。長井家族在三井財團內部擁有極大的話語權。但,這并不是他面對長井靜香如此恭敬的理由。他的祖上是長井家的家臣。
  長井靜香聲音清冷的道:“你確實讓我失望了。你求見陸景的方式太直接,沒有起到預期的效果。”
  “…”福山內豐想要辯解幾句,嘴角動了動,終究還是沒說話。他這幾天碰壁的處境與陸景拒絕和他見面有很大的關系。
  陸景傳遞出來的信號讓京城里很多人對他避之不及。一位交好的豪門子弟就明確的對他說了:陸二少都不理你,你找我有屁用。我難道還能為你去惹得他不痛快?
  “好了,這件事情就我來處理吧!”長井靜香揭過了這件事,她到京城來并非是追究手下的責任,“景華正在和韓國現代半導體洽談收購TFT液晶業務的項目…”
  福山內豐詫異的抬頭道:“長井小姐,你的意思是阻止景華收購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倒逼陸景來同意我們在稀土上的訴求?”
  長井靜香點點頭,冷然的道:“不錯。松阪士夫已經趕到了漢城。我過段時間也會去漢城。”
  福山內豐輕舒一口氣,神情振奮起來。
  …
  …
  陸景和吳璇小聚了幾天,她便返回了江州,準備前往韓國漢城開設麗都酒店的籌備工作。麗都酒店如今在國內主要城市都有分店,在香港也開了兩家分店。也是時候將目光投向亞洲區域了。
  兩天后,佳達花園的奢華餐廳里,陸景和丁靈、何夢明一起吃著何夢明烹制的豐盛午餐。董晚瑤不在京城,她前幾天就結束休假回江州繼續她混大學的曰子了。
  “小明,你的廚藝越來越好,和**的水平相當了。唔,接下來一個月,我估計是難以吃到了。”陸景吃著一塊粉蒸排骨,感嘆的說道。
  何夢明昨天復試就結束了,陸景給她說想嘗嘗她的廚藝。她就多在京城留了一天。這時,見陸景贊不絕口,嬌柔的微微笑道:“你接下來一個月要去韓國?”
  “恩,明天就走。去漢城視察研發中心的情況。”
  丁靈有點受不了粉蒸排骨的辣味,喝了一口果汁,手在嘴邊扇著,道:“然后去柏斯,再轉到香港,最后回江州。順利的話,我們五月中能在江州見面。哦,小明,你真是厲害。誰要是娶了你就有福氣了。”
  聽著丁靈發自肺腑的稱贊,何夢明明亮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閃了閃,笑道:“聽你們這么說,要是復試沒過的話,我都有信心回江州接我爸的班了。”
  陸景和丁靈都笑起來。
  吃過飯,餐具和廚具都留給待會過來的清潔阿姨收拾,陸景三人去二樓的陽臺小坐,喝著普洱茶,飯后消食。丁靈幫陸景接了一個電話,起身去二樓小會客廳打電話。
  何夢明微微靠在椅子上,瞇著眼睛享受著午后舒適的時光。遠處民大的校園里各種吵雜的聲音隱隱傳來,總歸帶著一絲青春的味道。
  “陸景,你給我姐準備了一箱子禮物啊?”何夢明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好奇的問道。
  “給夢瑤的禮物就我給你的那個盒子。其他的都算是你帶給何叔和阿姨的禮物。你來京城一趟,總要帶點禮物回家。”陸景笑呵呵的說道。
  “哦,行啊。”何夢明坦然受之,輕輕的笑了笑,笑容明艷照人,調侃道:“我還以為你是準備提前給我爸媽送禮呢。”
  陸景知道何夢明說的是什么意思,不好意思的笑起來。突然的有點想念清麗脫俗、清冷明艷的何夢瑤了。那天開視頻會議時,偷偷的和她聊了幾句近況。她在景華總部的工作很順利。
  何夢明下午的飛機返回江州。陸景開車和丁靈一起去機場送她回江州。江州那邊有司機去接她。不然,她拖著兩只箱子會很吃力。
  陸景晚上和方琴、葉妍、張漓一起吃了晚飯,然后返回家中。第二天一早,在民大校門口接了丁靈,一起前往京城機場飛往漢城。
  …
  …
  漢城位于韓國西北部的漢江流域、半島的中部。是韓國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中心,是世界十大金融中心之一、世界重要的經濟中心。韓國有近一半的人口居住在以漢城為中心的韓國首都圈。
  陸景一行上午從京城出發,飛機落在仁川國際機場時正是中午時分。景華韓國分公司的專車已經等候在機場中。一直在韓國談判的程建楓和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帶著幾名景華的工作人員,前來接機。
  程建楓給陸景安排的酒店是位于漢城市中區的漢城新羅酒店。從酒店22層的豪華套房窗戶邊打量著這座繁華而巨大的現代化城市,陸景輕輕的吐出一個煙圈。這是景華還未征服的一座城市。
  陸景和景華韓國分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起在酒店的中餐廳八仙餐廳吃過午餐。之后,程建楓、鄭中杰到陸景的房間里匯報這段時間談判的情況。
  “和現代半導體談判進行的很順利,現代半導體的董事長樸永生先生對**TFT液晶業務很有興趣。我們初步的意向是在3億美元左右成交。收購的意向協議已經簽署。”程建楓含笑介紹著他這段時間在漢城的成果。
  陸景笑著從煙盒里拿出一支煙,點上吸了一口,將煙盒推到程建楓面前,滿意的說道:“這樣的話,我去研發中心看看就可以去柏斯了。”
  程建楓微笑的抽出一支煙,自信的道:“我預計五月初,這筆交易就會完成。景少,現代半導體內部對**TFT液晶業務有一些不同的意見。現代半導體的副董事長黃玄彬就是極力主張不**。”
  陸景不以為意的道:“到那里都有不同的意見,只要不影響收購就沒問題。我們現在擁有基帶芯片技術,正在建設晶圓廠,再獲取到未來電子屏幕發展的方向的關鍵技術,在整個手機技術產業鏈上,我們基本上就算是擁有立足之地。所以這件事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程建楓和鄭中杰聊了一會,就告辭離開,讓陸景午休。
  送了兩人離開之后,陸景在豪華套房里沖澡。他來韓國之前心里還隱隱有些擔憂三星會搗鬼,倒是沒有想到目前情況這么順利,提起來的心有大半又放回到肚子里去。
  …
  …
  俯瞰著夜色迷人、燈光似海、霓虹陸離的漢城,羅映浩迷醉的吸了一口氣,這種站在眾生之上的優越感讓他感覺不錯。而此刻,落地窗前,他身邊站著的就是一個狂熱的喜歡俯視的人物,松阪士夫。
  “羅助理,景華已經和現代半導體達成協議,還來得及阻止他們嗎?”松阪士夫手里拿著雪茄,淡淡的笑問道。他似乎胸有成竹,確信能夠阻止景華的這筆收購。
  羅映浩的身份只是三星電子大中華區總裁元東潤的助理,但他是三星集團第二大股東的獨子,這讓他在三星集團的身份變得不一般,和三星一些高層人物都有密切聯系。
  聽到松阪士夫略帶激他的話語,羅映浩仍是語氣冷傲的說道:“松阪先生,你太小看三星在韓國的影響力。2001年3月現代集團創始人鄭周永去世之后,現代集團四分五裂,根本就不復往曰的輝煌。只要現代半導體還沒有在正式的**合同上簽字,我就能阻止這筆交易。”
  松阪士夫經歷了去年聯科的事件之后,變得成熟許多。聽到羅映浩年輕氣盛的話語,只是吸了口雪茄,慢悠悠的笑道:“那我靜候羅助理的好消息了。”
  羅映浩忽然問道:“松阪先生,我阻止景華收購TFT液晶業務是為三星電子考慮,避免出現過于強大的競爭對手。你要阻止景華的收購,又是為了什么呢?”
  他只是年輕氣盛而已,并不傻。
  松阪士夫卻是一副很奇怪的口氣說道:“景華不斷的在挑釁三井,難道你不覺得我們應該給他一個教訓嗎?”
  羅映浩一聽,哈哈大笑道:“那確實應該給景華一個教訓。”松阪士夫沒問他用什么辦法阻止景華的收購。他也不會去探求三井狙擊景華的真正目的。
  松阪士夫眼神閃了閃,露出一個被理解的笑容,附和的笑起來。
  …
  …
  同一時間,漢城江南區的一處不起眼的豪華別墅里,一名頭發花白的威嚴老者在別墅的辦公室里默默的品著茶,他手邊的免提電話里,正不斷的傳來介紹景華通信公司和現代半導體關于收購TFT液晶業務的詳細細節。
  “3億美元就賣?”老者鼻子里不滿的哼了一聲。目光幽深的看著茶杯起起伏伏的茶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