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851 新的成員

吳璇今天中午到京城視察麗都酒店集團的工作。順便參加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陸景本來是在602隔壁601的書房里準備好了視頻會議的準備工作,只好讓給她,他則是讓丁靈在7樓重新布置了一次。
  看著走道燈下的成熟靚麗女郎,她嫵媚明麗的氣質難掩。陸景抱著吳璇,笑著吻了吻柔軟的嘴唇,道:“我在想坑蘇遠的事情。誰知道會讓你看到啊?”
  吳璇笑盈盈的掐了陸景一記,又情意綿綿的吻了他一口,輕聲道:“你的胡子真扎人,衛婉儀都不管你這個嗎?”
  陸景摩挲著下巴道:“不刮胡子我可就顯得老了。”
  吳璇燦然一笑,抱著陸景聽他的心跳,她有段時間沒見這個讓她愛的混蛋了。到京城來視察什么的只不過是她的借口。正在門口溫存著,兩人的肚子突然一起發出咕咕的叫聲。
  陸景和吳璇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走吧,進去了。”陸景攬著吳璇如織纖腰,按響了門鈴。
  丁靈穿著一件可愛的小熊睡衣,頭發濕漉漉的打開門,“哦,陸景、璇姐,你們會議開完了?我和方老師正等著你們吃晚飯呢?”
  “小靈。咦,你洗過澡了?”吳璇不好意思的掙出陸景的懷抱,笑著丁靈打招呼。她知道丁靈和陸景的關系。
  “是啊。我晚上睡這里和漓姐說話。”丁靈咬著嘴唇笑道。
  吳璇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然后扶著丁靈的肩膀和她一起進屋子。陸景笑著搖頭,吳璇挺喜歡清秀可人、時不時害羞的小妮子。
  “哦,琴姐,葉妍和小漓呢?”坐到餐桌邊,陸景幫方琴擺著菜碟。笑著問道。
  “她們兩個下午去大唐雨景做美容去了。小漓剛打電話說遇到一點事了,她們在外面吃飯。讓我們先吃。”方琴溫婉的笑了笑,臉頰有些緋紅的偏頭對陸景說道。丁靈和吳璇在洗手間洗手,陸景的大手正悄然的放在了她的俏-臀上游走。那雙手似乎有著能把她征服的魔力。
  “…”陸景頓時沉默不語。
  方琴將手里最后一道的韭菜雞蛋放到餐桌上。溫婉扶著陸景的肩膀。低下頭輕聲問道:“小景,怎么了?”
  美人身上好聞的體香幽幽而來。豐-滿如山的乳-峰綿軟的隔著衣服蹭在肩頭。陸景苦笑道:“婉儀今天下午也去大唐雨景了。琴姐,你說,她們不會碰上了吧?”
  葉妍和張漓都去了在香港的婚宴。她們幾個未必就不認識。
  “碰上了可就有你頭疼的了。”從衛生間里出來的吳璇聽到陸景和方琴的對話,卻是幸災樂禍的笑說道。反正看熱鬧不嫌大。總歸會有人收留這家伙的。
  丁靈咬著嘴唇偷笑。她可不會為陸景擔心這件事情。
  陸景苦笑連連。無奈的揉揉眉心,溫聲道:“先吃飯吧。”他也不能讓他的情緒影響到她們吃飯的心情。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希望待會回家迎接他的不是婉儀的暴風驟雨。
  …
  …
  等到晚上八點多,葉妍和張漓回來,陸景才知道是虛驚一場。葉妍的車在路上和人擦掛了。那人死活不同意和解,非湊著過來說話。后來葉妍打電話給羅華,才把那名打著撞車是緣分搭訕自命不凡的中年男子打發走。
  這么一耽擱。回來吃晚飯肯定來不及了。
  “我都快你們嚇死。”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身邊張漓牛仔褲繃出來的翹臀,嘆口氣,不滿的說道。
  這么多人看著的呢。張漓嬌嗔著躲開,坐到陸景右手邊的沙發挨著方琴坐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站在陸景左側沙發背后的葉妍手里拿著一杯清茶,笑著道:“其實,你也沒猜錯啊。我和小漓下午確實碰到衛婉儀了。我們倆做完美容在大唐雨景主樓7樓的休閑走廊喝下午茶的時候碰到衛婉儀。我還和她打了個招呼。”
  張漓抱著方琴的肩膀,心有余悸的小聲道:“我當時可是手腳都有些僵住了。偏葉姨還敢打招呼。”
  吳璇咯咯嬌笑起來,看了陸景一眼,一副你怎么看的表情。
  陸景笑著搖頭,和幾個美麗多姿的女子喝了一杯茶后告辭離開。
  第二天上午,陸景和吳璇約了在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見面。剛見面,吳璇就戲謔的笑問道:“昨天晚上沒有跪搓衣板吧?”
  “沒那么悲劇。”陸景笑著說道,招手讓吳璇過來陪他看著窗外秀麗的仲春景色。昨天晚上,婉儀只是和他提了提碰到葉妍的事情,并沒有多問。陸景將葉妍坎坷的身世以及和她認識的事情簡略的說了說。這種事,他并沒有要瞞衛婉儀的意思。當然,有些事情的春秋筆法是少不了的。
  “哦,你還真有經驗啊。不知道以后鬧起分家產的事情,你怎么處理。”吳璇走到陸景身邊,手墊在他肩膀上,將精致的下頜放在她手背上,就這么看著陸景,嬌笑著說道。
  “怎么說起分家產的事情?”
  “吳家里面那些事情還少了啊?我見得多了。要不是我媽有點資產,我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吳璇先是頗有些憤然的說道,接著,又小聲的在陸景耳邊道:“我昨晚問琴姐,她說她還沒懷上呢。陸景,我也要一個…”
  這句話讓陸景心里頭猛跳,還有比這更誘-人的邀請嗎?吳璇今天穿著時尚靚麗的通勤裝。梨色外套里面是一件粉色的襯衣,胸部傲人的曲線若隱若現,有著柔和的性-感女人味。卡其色的修身休閑褲將她筆直而修-長雙腿修飾出來。整個人在上午的春光里顯得成熟性-感,靚麗迷-人。
  “我記得我們倆是來談工作的。”陸景抱著吳璇說道。吳璇和張漓都是那種靚麗精致、優雅大方的都市麗人。吳璇的身高比九頭鳥身材亭亭玉立的張漓要矮一些。不過,吳璇外形火辣,相比于張漓的精致妍麗的氣質,吳璇的氣質是性-感明麗的成熟女人風情。
  吳璇就掐了陸景一把。談工作,誰信啊?
  云消雨散之后。吳璇卷縮在陸景的懷里,嫵媚的在他心口畫著圈,似乎這樣就能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
  “你過兩天準備去韓國?”吳璇問起陸景的行程。
  “恩。昨天和華公司的會議你也參加了。鐵礦石那邊有笑笑主持,稀土業務是莫心藍在關注。晶圓廠的工作有周復生盯著。我現在主要的頭等的大事。是獲取tft液晶技術。這是景華手機技術拼圖的最后一塊。我必須要拿到。”
  “程建楓不是正在韓國和現代半導體談收購其tft液晶業務。你還去韓國干嗎?”吳璇疑惑的抬頭說道。
  “我順便巡視一下景華設在韓國漢城的研發中心。”陸景握住吳璇傲人的白兔,輕搖著說道。他總感覺可能會出一點事情。
  或許是前天元東潤的目光讓他心里起了警惕。現代財團之前確實是韓國的第一財團。但是現在卻是三星財團才是韓國第一財團。
  吳璇舒服的恩了一聲,然后嬌癡的道:“陸景,我也準備去韓國新建麗都酒店。”
  陸景笑了笑,低頭吻著懷里的美人。低聲道:“你真想要個孩子…”
  吳璇認真的點了點頭,“讓孩子作為我們愛情的結晶,好嗎?反正婚姻你給不了我,我也不需要那紙證明。”
  “那我們可得努力啊。”陸景壞笑一聲,翻身將吳璇壓在身下…
  …
  …
  就在陸景和吳璇“談工作”的時候,京城凱賓斯基酒店的行政走廊中,三星電子大中華區總裁元東潤和索愛中國區副總裁津和知良在一起喝著咖啡。
  “三星對我的提議是怎么回復的?讓景華順利的收購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對你我兩家公司來說都不是好消息。”津和知良抿著咖啡。神色平靜的說道。景華手機將三井財團旗下的手機企業打得抱頭鼠竄,三井豈能沒有回敬?
  長井小姐把回敬的希望放在了稀土上面,但是從最近的風向和情況來看,國土資源部的副部長陸江無疑是一個強有力的人物。稀土這個方向取得突破的可能性很小。從那天陸景的態度就能知道。
  他認為應該將精力放在阻擊景華技術擴張的步伐上。
  “我們會努力促使這筆交易流產。”元東潤輕描淡寫的說道。心里頗有些快意。陸景那天對他的態度讓他很不滿。他在三星內部也算的上是中級管理層,更何況他身邊還有一位特殊的人物,對三星上層的動向很清楚。
  津和知良笑了起來,“現代半導體手里有第四代的tft液晶技術,我們不能讓它流到競爭對手中去。隨著中國手機市場的日益增大,就算景華在成熟的手機市場開拓不利,憑借著中國市場的份額,景華仍有可能成為全球六大手機廠商之一。”
  元東潤喝了口咖啡,聲音不屑的說道:“景華也就是做低端手機厲害而已。它們根本就沒有實力打開成熟的手機市場。哦,景華的晶圓廠建立的很順利,三井沒有在中國建立晶圓廠的計劃嗎?”元東潤試探的說了一句。
  津和知良聽了這句話并沒有回答,反而笑問道:“怎么,三星準備將晶圓廠設立到中國來?”
  元東潤神秘的一笑,轉了一個話題,“稀土的事情,你們打算怎么處理?嘿,情況好像并不樂觀。”
  津和知良并沒有對元東潤轉移話題感到不滿,有些事情心照不宣。這個時候設立晶圓廠并不能獲得什么好處。聽到元東潤問稀土的事情,津和知良略一沉吟,道:“很困難。三星什么打算?”日韓都是從中國收購稀土的大戶。三井受到了影響,三星也好不到那里去。
  “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你問問李永訓總裁,他或許知道。”元東潤玩笑著說了一句,“我看福山先生的游說計劃恐怕很難實現。”
  津和知良點頭,“所以,松阪先生近期回去漢城。”
  元東潤就笑了起來。要說阻止景華的收購,三井比三星還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