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847 安排

金頂俱樂部51樓明亮的包廂里面,中午的陽光落在窗戶邊長方形的小餐桌上。餐桌上擺放著幾碟精美小菜,一瓶茅臺。陸景正和一個留著長發,濃眉大眼,身材中等的男子無聲對酌。
  此刻,陸景對面坐著的、面容憔悴的男子正是史自成。昨天晚上給他打了個電話約他今天中午在金頂俱樂部吃頓飯。本來以為史自成不會來,沒想到史自成還是來了。
  兩人都沒有說話,也沒話可說。只是偶爾舉杯示意,各自喝酒。
  二錢的小杯,一杯酒盡。史自成自己倒了一杯酒,舉杯示意,一仰脖子干了。陸景愣了愣,也是一口干了手中的酒。
  史自成按鈴讓服務生進來,聲音低沉的吩咐服務生送來紙和筆,然后慎重的寫了幾個字,艱澀的道:“方便的話…,幫我照看下她…。”
  陸景接過史自成手里的紙條,輕輕的點了點頭。
  史自成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絲毫不掩飾他的敵意。接著,整理著一下西服衣領,努力讓他看起來不那么憔悴,然后,昂著頭一步一步的離開了金頂俱樂部的豪華包廂。
  陸景看著手里的紙條,上面是一個地址,沉默了一會,拿起電話打給王燦。他請史自成吃飯,不是想要嘲笑史自成此刻處境。看到史自成的今日,陸景就不斷的會想起前世里他喝下毒酒的那一刻。
  京城風華,世家大族榮辱興衰于此。
  “王燦,我們一會在海岸明珠門口見面…”
  …
  一輛灰色的雪佛蘭科邁羅緩緩的停在海岸明珠小區門口。王燦從科邁羅上下來。見陸景蹲在馬路邊抽煙,哭笑不得的說道。“靠,史自成拜托你做事情。你還真幫他啊?”
  陸景笑了笑,站起來丟了一支煙給王燦,略有些感嘆的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舉手之勞罷了。走吧,李慕清已經在那棟下面等著我們的。”
  李慕清這段時間忙著李逸落在京城的演唱會。這些天和她小聚了幾次。今天上午,他便約了李慕清在金頂俱樂部喝咖啡。只是中午和史自成吃飯時沒喊她一起。世家大族的興衰,作為李家的子弟,李慕清更能體會。是以,陸景今天沒約葉妍出來陪他。
  “行。”王燦笑著拍拍陸景的肩膀。他對陸景的心里想法多少能猜測到一點。多半是榮辱興衰之類的感嘆。只是。他不明白陸景為什么會感同身受。
  陸景前世里的那些灰暗經歷,王燦現在自然是不知道。
  海岸明珠是南業區這邊有名的高檔小區。王燦的豪華雪佛蘭科邁羅一路暢通無阻,直抵一棟屋檐飛揚的明黃色單元樓下。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正停在樓下。李慕清笑著從紅色車上下來。她電眼嫵媚,身材修長性感、火辣有致。容貌精致、長發披肩。穿著一件橙色的短外套,在春風中倍顯得明艷照人。
  “嗨,李慕清。”王燦笑著和美艷動人的李慕清打了一個招呼。他知道李慕清和陸景的關系。
  “哦,王燦,你也來了。”李慕清微笑著說道,眼波流媚的“電”了陸景一眼。見他神色比在金頂俱樂部見面時要好了很多,心里放松了些,“走吧,史自成給的地址就是這里。”
  她今天上午都在金頂俱樂部和陸景一起喝咖啡。陸景中午和史自成見過一面之后就顯得情緒不佳。這時候自然陪著他來辦事情。
  三人坐電梯到12樓,走到1203號房間門口,正要按門鈴。卻意外的發現門是半掩著的。此刻,里面正傳來一個略有熟悉男子的笑聲。“小萍,史大少現在栽了。你今天跟著我,我保證你以后衣食無憂。嘿嘿,你好好想想…”
  這什么情況,怎么還有人在?陸景三人都有些奇怪。“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慕清伸手用力的在厚實的暗紅色雕花實木門上一推,房門大開。三人看清楚里面的情況。
  這是一間寬敞明亮的房子,午后的陽光落在客廳里,通透性極好。沙發上一個休閑裝男子正上下其手肆意的輕薄著一名穿著銀白色吊帶長裙的女子。
  “誰tm的找死?給勞資滾出去。”那名男子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扭頭罵道。等看清楚走進來的是陸景三人之后,頓時傻了眼,結結巴巴的道:“陸…,陸景,你…,你怎么來了?”
  這時,三人走得近了才看清楚沙發上坐著一名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女子。她銀白色的吊帶長裙被撩到腰間,亮灰色的低腰蕾絲三角內褲露在空氣中。灰色的亮白邊繡花乳-罩被扯得丟在一旁,吊帶也是凌亂的套在手臂上,胸前大開,風光一覽無余。
  陸景臉上閃過一絲不悅的神情。這名男子不是蔣鴻哲還是那個?王燦譏笑道:“蔣鴻哲,你tm牛逼啊,史大少還沒進去你就過來搞他的女人。”
  蔣鴻哲挨過陸景的打,又親眼見到陸景打史大少,對陸景頗有些畏懼,但是對王燦卻不那么感冒,臉上抽搐,回敬道:“哼,你們不也來了?”
  瑪德,你陸景搞垮史大少,然后還要收他的女人,奪他的產業,人品又能比我好到哪兒去?
  李慕清不屑的撇撇嘴。早聽說,蔣鴻哲這人好色,沒想到這么混賬。
  陸景懶得和蔣鴻哲廢話,指了指坐在沙發上正整理著衣服、叫小萍的女子,輕淡的道:“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來騷擾她。”
  蔣鴻哲郁悶的翻翻白眼,冷哼了一聲,但是不敢和挾大勝史自成余威而來的陸景爭辯什么,依依不舍的看了小萍一眼,慢慢的退了出去。想起待會陸景就要把小萍這個美人壓在身下肆意享受。蔣鴻哲心里就后悔的想:瑪德,剛才玩什么情趣?直接強上的話現在已經爽過一回了。
  小萍小心翼翼的伸手將裙子放下來。整理了一下,又拉起吊帶。遮住胸前的風光,平靜的看著陸景道:“你們打算怎么處置我。”她看得出來陸景是領頭的。
  “史自成委托我照看一下你,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訴我。”陸景點起一支煙,說明來意。
  小萍聽得一愣,露出了幾分詫異的神情。沒想到這人是史大少拜托的人。她想了想,站起來道:“對不起,我失陪一下。”說著,站起來走向臥室里。
  十分鐘后,重新簡單收拾過的小萍在吊帶裙外面披了一件黑色外套出來。臉色平靜的道:“不好意思,讓陸少見笑了。”她剛才聽到蔣鴻哲喊這個年輕人陸景,心里記了下來。
  陸景這個時候也打量了小萍幾眼。她約莫二十五六歲,相貌清秀異常,青絲高盤,身材豐滿,有著美艷的少-婦風情。怪不得史自成會連面子都不要,請他關照下這個女子。
  陸景微微點頭,輕描淡寫的開口道:“你想好了嗎?”
  小萍沉默了一會。鄭重的道:“我想離開京城。”
  “沒問題,我保證你可以安然離開京城。”陸景給出承諾。想了想,又給小萍寫了楊子歡的電話,“以后有困難可以打這個電話。”
  小萍珍而重之的收起了陸景遞過來的紙片。輕聲道:“謝謝。”雖然這張紙片上的電話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用的上,但是卻能壯她的膽氣。
  陸景微微一嘆,和王燦、李慕清告辭離開。他既然答應了史自成肯定要把事情辦好。只不過。他對小萍接下來去哪里,怎么安排生活卻不會過問。相信。以楊子歡的地位足以解決日后小萍所遇到的任何困難。
  …
  處理完小萍的事情,陸景請李慕清、王燦去湖東區的盛世俱樂部打網球。他心里總有些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感嘆。有一點點淡淡的憂傷。
  吃過飯,陸景和李慕清去她的住所清悅小區接著喝酒夜聊。夜里,陸景喝得有點高,和李慕清抵死纏-綿。李慕清多少能體會到陸景的心情,曲意奉承著,包容著他,讓陸景在她的溫柔里盡情的釋放。
  清晨窗外下起了雨,青蒙蒙的光從紗簾外透進來,抬眼看去,窗外的林梢都若隱若現的藏在雨中。叮鈴鈴的手機鈴聲將陸景和李慕清同時鬧醒。
  陸景翻過身去拿手機,看著上面顯示的聯系人是謝綺煙,奇怪的道:“謝綺煙怎么把電話打到我手機上來了。你手機沒電了嗎?”
  “我怎么知道啊?”李慕清撒嬌的撅起嘴,一雙嫵媚的電眼不滿的看著陸景。她不滿陸景從她身上爬過去。旋即,李慕清想起一件事來:謝綺煙怎么可能知道她現在和陸景在一起?忙一把奪過了陸景手中正要接聽的手機,抱怨道:“你個死人,這是我的手機。”
  李慕清剛拿過手機又呀的一聲嬌呼,躺到床上,實在是腰酸背疼的很,全身都乏力。
  看著她嬌媚的小女人模樣,完全不復她火辣電眼美人的風情,陸景嘿嘿一笑。昨晚旖旎的風景讓他回味不已。李慕清自然知道陸景在笑什么,羞憤的想要掐陸景。昨天晚上可是什么要求都答應他了。這時,并排放在床頭柜上陸景的手機響起來。
  李慕清就笑著推了陸景一把,示意他快點出去接電話。
  陸景無奈的搖著頭,拿起手機,圍著睡衣出門接電話。陸景的電話是聯通的總經理曹文棟。他等了許久還沒有接到陸景的電話,只好冒昧的再次給陸景打電話。
  “哦,那行,我們今天下午見面聊一聊。”陸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他確實忘掉了。陸景回到臥室里,李慕清還在躺著和謝綺煙通話。昨天晚上,兩人是毫無阻隔的相擁而眠。此刻,薄被輕掩她曲線火辣的嬌軀,兩只豐-滿的白兔若隱若現。
  陸景溫柔將李慕清抱到懷里來,愛-撫摸著她那雙羊脂玉般的白兔,聽她打電話。李慕清很快就結束了通話,慵懶的閉著眼睛,享受著陸景的愛-撫,幽幽的道:“陸景,韓國那邊選秀節目準備的差不多了。我明天帶逸落和李慧喬她們去韓國宣傳。”她不想這么快就離開京城。
  “我過段時間也要去韓國,到時候,我們能在韓國漢城見面。”陸景知道李慕清的情思,吻了吻李慕清明艷的臉蛋,愛憐的寬慰道。
  他和李慕清的感情,并不是如小靈那樣熾熱的愛戀,也不是像小漓、琴姐、葉妍那樣對他的依靠,也不是像心藍、夢瑤那樣因為各自出色的才華相互吸引。而是在茫茫人海里的相遇,他掀起了李慕清偽裝的面紗,保護她,李慕清輕輕的靠在他的肩頭休憩。在他結婚之前,他以為李慕清只會是偶爾在人生里感覺到疲倦才會靠在他肩膀上,但后來,她去江州,只想讓他記得她的好。這個時候,陸景才意識到,這個性感開朗、明艷、火辣的電眼美人兒將一腔情思都放在了他身上。美人情重,那份真切、沉甸甸的情意絲毫不遜色于葉妍對他的感情。
  “哦。”李慕清心情略好,然后握住陸景的手,嫵媚的道:“不能來了,我下午還要去天辰娛樂分公司的辦公室里工作。”
  “明天你就要走了…”
  李慕清猶豫了一下,便順從的讓陸景分開她修-長雪-白的雙腿。她還是決定舍命陪情人。
  …
  下午時分,陸景溫柔的摸摸李慕清的臉頰,“你接著休息,我要去見聯通的曹文棟。”
  李慕清就想咬陸景。騙了她一回又一回。下午都別想出去工作了。
  陸景微微一笑,溫柔的吻了吻她的額頭,帶上門,神清氣爽的開車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