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44 稀土事定

“琴姐、方老師。”陸景和丁靈微笑著對打開門的方琴說道。
  “陸景、小靈,快進來吧。”方琴溫婉的撫了一下耳邊的碎發,微笑著讓陸景和丁靈進來,“咦,你們倆怎么頭上都有汗,要不要吹下電扇?”
  “我們倆從湖東路走過來的。”陸景笑著解釋一句,“去衛生間里洗把臉就好了。哦,小漓呢?”陸景邊往衛生間里走,邊問道。
  聽到陸景的話,正從廚房里拿出冰鎮葡萄的方琴將手里的水果放在茶幾上,溫聲道:“小漓去環球雅思上班去來了。她晚上回來。”陸景這段時間在京城,小漓和他見過很多次,今天下午就沒在家等他。
  丁靈在窗明幾亮的衛生間里洗過手就從快速的溜了出去,陸景正欺負她呢,手都滑到她牛仔裙里去了。她哪好意思在這兒給陸景欺負。腦子里不由的想起昨天下午給陸景打電話聽到衛婉儀嬌-喘聲音時的旖旎。她和陸景在一起很多次,很明白那意味著什么。幸好她是陸景辦公室打的電話,出來后臉都還是紅撲撲的。
  “琴姐,這個水龍頭怎么有問題了。”陸景在衛生間里喊了一句。方琴奇怪的走到衛生間里,“怎么會有問題?我上午用還是好好的啊。”
  等看到站在洗漱臺邊明亮寬大鏡子面前的陸景一臉的壞笑,方琴才明白他是在“騙”她乖乖的進來,忍不住嬌羞的小聲道:“小靈在呢!”
  “琴姐,這段曰子想我沒?”陸景伸手將嫻靜溫婉的方琴抱到懷里,柔聲問道。剛才一進門時,她深邃清亮仿佛若兩粒水銀丸子一樣的眼眸盈盈落在他臉上。他又怎么會不知道她內心里蘊藏的情思。
  方琴短發明眸,身材豐腴娉婷,穿著一件珊瑚紅的針織衫,寶藍色的修身牛仔褲,曲線起伏,有著明艷的居家少-婦風情。一個成熟女人所擁有完美曲線要有寬厚**的俏**,纖細的腰以及圓聳**的胸,這些她都具備。
  “…”方琴溫婉的一笑,深情的看了陸景一眼,雙手抱著陸景的背,輕輕的靠在陸景懷里,羞答答的低下頭。她就是不肯說出來。
  陸景微微一笑,他知道方琴的心思,緊緊的抱著她成熟豐腴的嬌軀。午后寧靜的湖風吹動著衛生間亮灰色的窗簾,就像是緩緩的吹進兩人的心里。
  “琴姐,一會陪我睡午覺。”陸景撫-摸著方琴**厚實的玉**,輕聲說道。
  方琴嬌美**的臉蛋上有著輕微的淺紅,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我們出去吧,待會小靈等急了。”
  陸景和方琴在衛生間里的溫存只有兩三分鐘,但是兩人都有種心滿意足的感覺。三個人坐在602明亮的客廳里說著話,湖風從陽臺上吹進來,十分涼爽。
  “小靈,你家里知道你在景華工作嗎?”聽陸景對丁靈贊不絕口,坐在陸景側面沙發上的方琴微笑著問道。
  “方老師,我爸媽都知道的。還為我的高工資感到高興。不過他們要是知道我是在給陸景當助理怕是會要我辭職。”丁靈咬著嘴唇不好意思的說道。
  陸景抱著靈貓似的小妮子,親昵的蹭了蹭她的臉,笑著道:“幸好我的秘書組關系是掛在景華總部行政秘書組那邊的,不熟悉景華總部內部情況的人根本就不了解。我可不希望你離職。”
  “我也不希望離職。”丁靈嬌羞無限,卻很堅定的看著陸景說道。
  陸景微微一笑,愛憐的握住她的手,將下巴放在她精巧的頭顱上,看著方琴輕聲說道:“其實,有時候會覺得很對不起你們的。你們都在用所有的時間想我,而我只是用部分的時間想你們、關心你們。只是,我們的人生相遇、交織在一起,要我對你們放手,我終究舍不得,有時候委屈你們了。”
  方琴和丁靈都沒想到陸景會在這時候傾吐心聲。其實很多事情,大家都是知道彼此的關系,只是沒有說出來。方琴溫婉的理了理她明艷的短發,內心里柔情涌動。她從來都不認為她夠資格和陸景在一起,能得到他的寵愛已經是上天的恩賜,和悅的說道:“小景,怎么會突然的說這個?”
  丁靈也扭過頭,杏目輕柔的看著陸景。她不像方老師經歷了那么多困難、痛苦的事情,只要求平淡安寧的生活。她對陸景的苦戀在得到他回應之后,固然是幸福的。也將她的身心完整的交給他。但是,在香港大學四年的聚少離多,冰姐的勸說,父母的不同意,偶爾撞破他和其她女孩的事情,她能將這份感情堅持下來付出了太多。委屈、苦澀、彷徨、猶豫、甜**、溫馨都曾經在心里出現過。只是,在茫茫人海里多看了一眼,便會想起那個秋天,一個男孩子從天而降,將兩個兇聲惡煞的籃球隊員打到,她情難自已,不知道這輩子是否還能愛上其他的人。四年的堅持,直到現在陸景將她調到他身邊朝夕相處,那份甜**才將所有的猶豫、彷徨、痛苦給粉碎。她確信她能和他堅持到人生夕陽落幕的時候。
  陸景柔聲道:“婉儀今天上午飛去黃海參加一個培訓,有時候會想她才離開京城,我就來見你們。有一些感嘆。只是,我們既然決定將我們彼此的人生相互銘刻在內心的深處,如果因為心里的糾結而錯失聚在一起的時光,實在太矯情。琴姐…”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身邊的座位,方琴猶豫了片刻,坐到陸景身邊,由得陸景將她纖細的腰摟住,輕輕的靠在陸景肩頭,聽到他繼續道:“前些天我過生曰,大家來看我,總覺得對你們虧欠很多,突然的想和你們說說這些話。”
  丁靈明亮如夜空里璀璨星辰的眸子看著陸景,認真的道:“如果愛情要計較誰愛多的一點,誰愛的少一點,那又怎么能稱做是愛情呢?”
  陸景輕輕的一笑。小妮子別看外表柔弱無比,宛若含羞草一樣,但內心里卻是越來越能拿的定主意。
  在客廳里相擁著靠在沙發上,三個人都沒說話,只是偶爾彼此眼神的交流,享受著此刻內心里心意相通的時光。陸景這兩天才剛剛閑下來,比較容易犯困。他在燕湖家園有換洗的衣服,和丁靈一起簡單的泡了澡之后,在方琴的臥室里一起午休。
  …
  …
  明州三面臨海,經濟發達,自古就是巨富之鄉。在工業、金融、科技、商貿等領域領先于國內其他地區,乃是浙東省的經濟中心。市區中心第二高的明州商業銀行大廈在傍晚的云霞中熠熠生輝,玻璃帷幕流光溢彩。
  許雪手里抱著一個簡單的紙盒子走出明州商業銀行大廈。她被明州商業銀行辭職了。
  “雪姐,這里,快,快,上車呢。我們連夜回建業去。”葉靜雨坐在一輛嶄新白色豪華奔馳車中,在明州商業銀行大廈下面的馬路邊大呼小叫,顯得十分興奮。惹得路人都好奇的看過來,不過那輛豪華奔馳足以打消很多人過來搭訕的念頭。
  不能不興奮,雪姐可是涉險過關,2個億的非正規貸款,細究起來哪里會是被辭職了事。辭職可是不同于開除,辭職有離職的補償的哦。
  許雪無奈的翻翻白眼,將她收拾在紙盒子中的辦公用品放在后備箱里,坐到副駕駛座上,系好安全帶,才說道:“回建業干嘛?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葉靜雨不樂意的道:“什么事情啊?”
  “我要去見我二叔。”許雪輕聲說道。她二叔今天已經被免職,退到了二線。
  “哦,我還以為你會第一時間給陸景打電話謝他呢。”葉靜雨撇撇嘴,不以為意的說道。政治那些東西她一貫是不參合。
  許雪勉強的笑道:“當然要謝他,但是我先得把手里的事情處理好才行。”
  葉靜雨郁悶的道:“哦,那我回酒店等你吧。”她最近沒什么事,正想好好玩玩幾天。聯科的談判被陸景橫插一竿子,很快就達成協議了。科訊的事情,目前還是越信電子在主導消化庫存。她要去主持科訊的事務還需要和陸景談過之后才行。
  …
  …
  明州西郊一棟安然的古宅中,許相鐸負手而立,吃過晚飯的許雪正坐在八仙椅上喝著飯后茶。“二叔…”許雪不知道要怎么開口,只能是輕輕的喊了一句。
  許相鐸回頭,露出個啞然失笑的神情,道:“雖然之前有預料到會是這么個結局,但心里還是很不甘心。小雪,你什么時候去見陸景?”對他遭受到的打壓,陸景選擇了袖手旁觀,但陸景向許雪承諾過,之后可以再談談。他現在想要和陸景再談談。這時候陸景總該疑慮盡去了吧。
  許雪道:“我還沒給他打電話。”
  許相鐸點點頭,“你和他見面之后,向他轉達我要和他見面的意思。”
  許雪不太明白她二叔的意思,但仍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我會的,二叔。”
  許相鐸輕輕的恩了一聲,有些人不要他好過,他也不讓有些人好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