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43 稀土三策

煙詩凝?凌雪月一聽到這個名字頓時美目圓睜的看著陸景,一副詫異到極點的樣子。作為京城有數的名媛她又怎么會不認識煙詩凝那個美艷照人的少-婦。
  煙詩凝是京城里一家三等豪門的兒媳婦。煙詩凝來過幾次她在金頂俱樂部里舉辦的酒會。世家里面也不盡然都是美女帥哥,一樣有容貌普通的人。以煙詩凝的姿容,她見過一遍自然難以忘記。
  陸景見凌雪月這幅表情,好奇的道:“哦,凌姐也認識煙詩凝?”
  凌雪月咯咯笑道:“我當然認識。她來金頂俱樂部玩過幾次。”說著,又忽而輕笑的瞥了陸景一眼。她知道剛才誤會陸景了。陸景安排煙詩凝進七冶不是要占公家的便宜。煙詩凝本身就是國安五處的副處長,沒必要占這份便宜。
  問題是,陸景什么時候和煙詩凝成為朋友了?煙詩凝年紀輕輕能成為副處長不是沒有原因的。據說煙詩凝的丈夫前年的時候去世了…
  陸景哪里知道凌雪月在心里怎么想他的,輕輕的點頭,道:“我剛才就是擔心這份工作安排她不滿意。”他說的點到即止,凌雪月既然認識煙詩凝,肯定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陸景說的是真心話。他雖然提供七冶這個平臺給煙詩凝,她滿不滿意就不知道。他隱隱覺得日后有可能還會要和煙詩凝打交道。
  …
  …
  安排好七冶的事情,陸景接下來這幾天基本上就輕松了。三家企業華稀國際、中北有色、徽州稀土,他控制了兩家。要是三家都控制,未免讓人覺得吃相太難看。
  徽州稀土那邊剩下的股份認購完成后,會推選出董事長,聘請管理層等事宜也會隨之進行。稀土定價權的爭奪后續由國土資源部統一部署。
  陸景不會直接介入這件事情。他拿下華稀國際、徽州稀土的控制權是要確保大哥的話能徹底的、不打折扣的執行下去。
  中午時分,陸景開車去央行大樓樓下,等衛婉儀出來吃午餐。央行大樓巍峨聳立,直插云霄,與春天里的白云相間。前面的大道兩側種植著梧桐,有一臺林業管理部門的車停在前面,工人吊在升降梯上給梧桐樹修剪枝椏。
  陸景靠在車門邊打量著進進出出的人群。不一會,就見衛婉儀穿著**高領衫藍色牛仔褲清秀溫婉的和兩名同事一起走出來。
  “美女,我帶你兜風,走不走?”陸景笑著喊道。
  還別說,他裝起二世祖來活靈活現。衛婉儀身邊的一名二十七八歲的圓臉女子眼睛一瞪,不客氣的道:“你誰啊?在央行面前炫耀錢多?腦子沒進水吧?”
  另一名二十幾歲的雀斑女卻兩眼放光的盯著陸景身邊那輛白色的保時捷,“哇塞,保時捷911Turbo哦!”
  衛婉儀漆黑的美眸落在陸景臉上,然后極其生動的嗔了陸景一眼,嬌俏清秀的笑起來,然后對兩名同伴介紹道:“張姐、青青,這是我丈夫陸景,他喜歡開玩笑呢。”
  “啊…”張姐和青青面面相覷,在央行里都沒聽說衛婉儀已經結婚了,衛婉儀才二十三歲啊,前些時候還有人送花給她。沒想到她已經結婚了。
  衛婉儀又給陸景介紹了她的同事,寒暄了幾句后,邀請道:“張姐、青青一起吃飯去?”
  “哦,下次吧。呵呵,你們去吧。”張姐拉住了躍躍欲試想要坐車的青青,笑著回絕道。
  “唉…,真是羨慕衛婉儀啊。”看著絕塵而去的白色保時捷911Turbo,青青不禁嘆口氣,羨艷的說道。鼻子里又哼了一聲道:“哼,王科我看想都別想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
  離央行十分鐘的車程處就是香格里拉酒店。陸景要了一間包廂,和衛婉儀點了三個小菜,品著小菜,清茶,邊吃邊聊著。
  “你們司長怎么想著把你派到黃海去學習?”陸景吃著清炒白菜,略有些好奇的問道。衛婉儀在央行第四司局里工作。明天會外派到黃海參加一個為期兩周的學習班。
  “能為什么啊,準備給我提一級。”衛婉儀隨意的說道。她心里很明白她受到照顧的原因。耀眼的家族有時候也會是一種沉重的壓力,讓人有泯然眾人的感覺。
  陸景撫-摸著衛婉儀牛仔褲包裹著的靈動修直的美-腿,道:“要不要我陪你去黃海?”
  衛婉儀多姿的明眸盈盈的白了陸景一眼,“我又不是小孩。晚上讓小五幫我收拾下行李就行。”說著,輕輕的握住陸景的手。她很享受陸景這樣寵她的感覺。有時候覺得她和陸景是先結婚,后戀愛的模板。
  吃過飯,陸景和衛婉儀一起回家午休。洗過澡,想著有兩周不見,兩人不禁有些情難自已。正溫柔纏-綿著的時候,陸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小靈…”陸景見是丁靈的電話,徑直接了電話。
  “陸景,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已經到了景華大廈里,你今天下午需要和他見面,聽他匯報M6手機在韓國、日本、歐洲、北美的銷售情況。”
  陸景道:“幫我推遲到明天吧。”
  “哦,好的。”丁靈掛了電話,牛奶般白-皙甜美的臉蛋變得紅撲撲的,嬌羞的風情讓一名路過她辦公座位的男同事看的一呆。
  …
  …
  衛婉儀是跟著央行的團隊一起坐飛機前往黃海。陸景在辦公室和鄭中杰見面時,接到她上飛機之前的短信。陸景微微笑了笑,放下手機對鄭中杰道:“我們接著聊。”
  鄭中杰點點頭,繼續匯報起來。他年前年后這段時間主要是在海外和運營商談景華以M6為代表的高端機型。成果不是很大。
  “慢慢來,要成熟市場的消費者接受一家新的品牌所付出的努力必然是巨大的。我們持之以恒的努力,做好產品,肯定能成功的打入歐美、日韓的市場。”陸景見鄭中杰情緒不是很高,寬慰的說道。
  鄭中杰略有些慚愧的道:“景少,我回繼續努力的。”
  和鄭中杰談了兩個小時,陸景留他吃了一頓工作餐,然后和丁靈一起坐車前往燕湖家園。今天是周末,方琴從江州回京城了。
  車繞過定海四中的時候,陸景讓車子在十字路口停了下來,他要和丁靈一起從燕子湖邊的湖東路走到大學城里。
  “小靈,還記得我那年帶你來這兒玩水的事情嗎?”看著湖邊楊柳依依的木質平臺,陸景扶著圍欄,扭頭問身邊的丁靈。
  丁靈剪著短發,微圓的臉蛋**清秀,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牛仔裙。清純可人。一雙大而迷人的杏目含情的看著陸景,小聲道:“我記得啊。”
  看她宛若含羞草的模樣,陸景忍不住低頭噙住她紅潤的嘴唇,細細的吻了她一會。
  “走吧。”陸景牽著丁靈的手,在橫穿燕子湖空曠的湖中馬路上走著。正午的太陽還有些烈,陸景和丁靈微微出了些汗。
  丁靈輕咬著嘴唇道:“陸景,國內手機市場現在是不是已經趨于平和了?”她這兩天在幫陸景回復郵件,看到景華運營部有分析報告提交上來,認為為期八個月的機海大戰已經告一段落。
  陸景揉了揉眉心,道:“還不好說。運營部的報告我不是很認可。只能說目前海外手機廠商沒有同時密集的推出新機型。因為幾十款,上百款新機型推出之后,受制于技術的限制,實際上可以繼續做文章的地方已經很少了。所以,各家手機廠商都有些偃旗息鼓的意思。但是就此斷定海外手機廠商放棄機海戰術還為時過早。現在市面上流行機型是雙屏翻蓋機。摩托羅拉最近的銷量十分很好。摩托羅拉著兩個月就推了5款機型,這并不算少。”
  “那你認為接下來市場會是什么樣的呢?”丁靈好學的問道。
  “我認為啊?”陸景笑了笑,捏了捏丁靈微圓的臉蛋,道:“下一步各種大屏手機和照相手機可能會成為潮流的趨勢。設在東京的景華日本分公司每個月都有市場調研報告發回來,你可以多看看。”
  不得不說,小妮子的能力確實要比明雪強一些,他這段時間忙著稀土的時間,很多工作都是丁靈代他處理的。這一點,甚至連跟在他身邊好幾年的雨綺都做不到。之前,只有笑笑能有這個能力。
  “哦,我會的。”丁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陸景就笑,“接下來,景華在手機市場的對手是三星、索愛、諾基亞、摩托羅拉。其他的海外廠商都不足為慮。”丁靈愿意學,他不介意教教她。
  愛立信是曾經的國內手機王者,照相手機流行之后,索愛的拍照相機賣得很好。摩托羅拉是曾經全球的老大,諾基亞是現在全球手機市場的王者,而三星是未來全球手機市場銷量的第一名。
  以陸景的眼光來看,同樣注重外觀設計、用戶體驗的三星和景華是同質化競爭,對景華威脅最大。索愛則是陸景有志于和日系手機廠商一較高下,所以放在第二。
  說著話,十分鐘后,陸景和丁靈就已經到了燕湖家園A棟樓下。趙姿開著車自然是等在下面,陸景和丁靈坐電梯到6樓602見方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