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41 尷尬

陸景就站在門口,湊到貓眼邊一看,卻是發現酒會上出現的煙詩凝正摘下鼻梁上的墨鏡將臉對準貓眼,顯然是要他開門的意思。
  “外面是國安五處的一位副處長,不好打發,我需要見見她。”陸景小聲說道,拉著妍的小手走到莫心藍面前,對她倆道:“你們倆去臥室里躲一下。我和她談談。”
  “好。”莫心藍這時候回過神,點頭說道,然后和妍對視了了一眼。她們倆本就是朋友,相互很熟悉。這時相見,兩人眼睛里都有些難以自抑的羞意。就算她們倆都是各種社交場合打滾出來的靈巧人物,但是今天這個場面實在太尷尬。莫心藍和陸景在房間里做了什么一目了然,妍深夜里來找陸景要做還是一目了然。
  妍撇開眼睛,指了指茶幾,提醒陸景,然后跟著莫心藍一起進了臥室。陸景長舒一口氣,煙詩凝來真是時候,否則他今天晚上頭都要大了。陸景將莫心藍的衣物抱到衛生間里,又將沙發茶幾收拾了一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袍,這才打開門。
  見陸景打開門,煙詩凝一臉的不耐煩,強耐著性道:“陸少,我們有點事情要和你談談。”
  陸景這才發現煙詩凝身邊還有一位三十五歲相貌平凡的年人,應該是煙詩凝的同事。陸景含笑著對他點點頭,然后不動聲色的道:“進來說吧。”
  煙詩凝已經換下了酒會上那件性-感嫵媚的灰金菊色的裹胸晚禮服,穿著一件印花短袖復古風格的白色上衣,灰色的裙。很普通的裝扮。但是依舊難掩她曼妙的身材。
  見陸景并沒有倒水招待自己一行人的意思,煙詩凝眉頭微蹙腹誹了陸景幾句。開門見山的說明來意,“陸少。我們這次目標是監控長井靜香,她和三井間諜案的后續處理有關系。日方現在正在黃海處理這件案的福山內豐和長井靜香關系密切。”
  陸景微笑著擺擺手,道:“煙處長,這些事情,你沒有必要說給我聽。我今天在酒會上什么也沒看到。”
  沒看到的意思其實就是看到了。這正是煙詩凝要找陸景說的事情,她不希望陸景到處傳這件事。紈绔的世家弟從來都是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所以她要來特意叮囑陸景一聲。這時,見陸景如此知情識趣,后果之類的話倒是不必說了。
  煙詩凝眉頭舒展開,忽而看了陸景一眼。道:“陸少,我有個提議,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聽一聽。”
  “當然沒興趣。”陸景心里說道。但是,他現在就把煙詩凝兩人給請走,接下來要面對的局面可就讓他頭疼了,他還得留一點時間給莫心藍和妍兩人溝通下。
  想到這里,陸景淡淡的一笑,說道:“煙處長,請講!”
  煙詩凝微微點頭。和氣的道:“陸少,是這樣的,我們探聽到長井靜香在提醒福山內豐小心你,似乎你已經被三井財團內部的一些人所注意到。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希望與你展開合作。我們會給你提供三井財團一些內部決策的資料。同時,我希望你能以景華的名義的在必要的時候掩護我的同事工作。”
  這個條件是舊話重提了。陸景興趣乏乏,漫不經心的道:“煙處。我認為經商還是要純粹一點,你這個提議我沒有興趣。”
  煙詩凝微微一笑。很有把握的說道:“就我所知,似乎剛才長井靜香和你起沖突了。你不想教訓她一番?”
  陸景就笑,拿起茶幾上的紅酒,道:“我已經教訓過她了。”他剛才的電話打出去,讓長井靜香虧損了差不多近1千萬美元。算是小小的教訓了她一番。
  煙詩凝似笑非笑的看了陸景一眼,壓根不信。
  陸景也不辯解,轉移了話題,“煙處,不介意的話,略坐一會,我去拿兩只杯給兩位倒杯紅酒品一品。”
  煙詩凝有事求陸景,不好拂了他的好意。畢竟陸景在釋放善意,就道:“好吧。”她與同事一起和陸景坐著喝了一杯紅酒之后才告辭離去。
  打發煙詩凝離開后,陸景伸個懶腰看看墻壁上掛鐘,已經深夜十一點多鐘。陸景敲了敲臥室的門,心情忐忑的轉到手把,推開門走了進去。
  飛往京城的航班,丁靈看著眼睛紅得像兔、強撐看郵件的陸景,咬著嘴唇問道:“你怎么困成這樣?”她昨天晚上沒回酒店休息,而是在妍的別墅里休息的。上午點才和陸景在香港國際機場匯合的。
  陸景嘿嘿一笑,支吾兩聲,將手里打印出來的郵件放在面前的小桌邊上,問道:“哦,小靈,下午記得提醒我一聲,我要給許宗復打個電話說說許雪的事情。”
  他沒好意思給丁靈說他為什么這么困。以他良好的體質熬一夜根本就不會困成這樣,問題是,如果一晚上都在貪歡的話,不困就不正常了。
  想起昨天晚上美妙的極致享受,陸景都有些神思不屬。個滋味實不足為外人道哉。
  “哦,好啊。”丁靈輕聲答應下來。
  陸景返回京城的第三天,對徽州稀土的持股公司和持股份額已經協調好。莫氏集團將會持股10%、凌雪月的新月投資持股10%、許云集團持股10%、世信銀行持股5%。
  徽州稀土其他的股東還在遴選。在一家擁有十幾名股東的股份公司,35%的股份可以做到相對控股,足以讓陸景主導徽州稀土的市場行為。
  對與國際稀土貿易商爭奪定價權的事情也將在一個月后,華稀國際、北有色、徽州稀土國內三大稀土貿易公司正式組建完畢后展開。
  夜幕降臨,街燈高懸、車流如織。一塊塊閃爍地霓虹。一棟棟如同繁星點點的高樓。勾勒出京城繁華的夜景。一輛粉色的小奧迪在月色下緩緩的行駛著。
  衛婉儀打著方向盤,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偷偷的瞥了正在打電話的陸景一眼。兩人剛剛從香格里拉酒店酒店吃完浪漫的晚餐出來。
  陸景那會沒有留意到衛婉儀的小動作。笑了笑,對她打個手勢。示意她放緩車速,對話筒說了幾句,“恩,恩,好,行,我們一會見。”
  放下電話,陸景笑著對衛婉儀道:“婉儀,李新寒約我在大唐雨景見面。他找我談七冶的人事問題。我們一起過去。今天晚上住匯海大酒店。”
  “行啊。我在匯海大酒店里等你。”衛婉儀略顯生疏的打著方向盤,將粉色的小奧迪調轉車頭,往湖東區的大唐雨景駛去。
  陸景想了想,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和李新寒估計還要談一會,倒不用讓婉儀陪著他。
  大唐雨景7層樓高的主樓在高大的法國梧桐若隱若現,燈火明亮。相比于不遠處流光溢彩的匯海大酒店,這里略顯的幽靜。五樓金碧輝煌的包廂里,陸景見到了李新寒。
  李新寒獨自一人在包廂里抽煙,見陸景進來。笑著站起來,迎了過來,“沒打擾你和衛婉儀吧?”
  過年的時候史自成傳陸景的流言,陸景雖然過關。不過據說他現在基本都呆在京城里,去江州去得少。
  陸景笑著搖搖頭,“我剛和婉儀一起吃過晚飯。”
  李新寒就笑。邀請陸景落座,又吩咐了跟著進來的侍應生將他帶來的o級拿破侖送進來。“咱們小酌一杯,邊喝邊聊。”
  如今。三井財團商業間諜案正在發酵,七冶的總經理竹高明牽扯到其,其職位調整勢在必行。他應老舅韓圣杰的請求找陸景說情。見識到陸景毫不客氣的拒絕閔興懷之后,他對陸景實在不敢怠慢。
  侍應生很快邊送了酒上來。李新寒和陸景一邊喝著酒一邊寒暄著,聊了幾句話,李新寒將話題扯到七冶的人事安排上,“陸景,你對竹高明這個人怎么看?”
  陸景輕輕的抿著酒,字斟句酌的道:“我覺得他不適合七冶的工作。”奪回稀土定價權的關鍵就在于統一部署,行動一致。七冶是華稀國際的母公司,這么一個關鍵性的崗位,把竹高明放在上面是不合適的。陸景擔心他會誤事。
  李新寒露出個果然如此的神色,想了想,試探道:“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推薦?”因為三井間諜案是陸家的力量率先給捅出來的,陸家在這件事情上很有發言權。具體到七冶的人事安排上,陸景的話分量不輕,這也是他今天晚上約陸景見面的原因。
  陸景毫不客氣的點點頭,“我手里是有這么一個人選…”
  李新寒聞言臉色不變,默然不語的等著陸景的下。心里卻是苦笑幾聲,今天說情任務估計是完不成了。
  陸景放下酒杯,慢慢的道:“我覺得袁安民很不錯。我認為他去七冶擔任副總經理分管華稀國際是合適的。”
  李新寒一聽,臉色露出一絲喜色,笑著虛點陸景道:“你小…,行,我代我老舅答應下來。”
  李新寒異常的痛快,把話說的很明白。他還以為陸景想要染指七冶,沒想到陸景只是推薦袁安民這個人擔任副總經理,從而保證華稀國際的控制權,這是合情合理的要求。他自然要答應。
  答應陸景的同時,李新寒話里也點出來,七冶是韓家的地盤。你不要亂打主意。
  陸景笑了笑,拿起酒杯,道:“為我們達成一致干杯。”
  “干杯。”李新寒笑呵呵的舉起酒杯。陸景只要副總經理的位置,那么總經理的位置自然還是又韓圣杰來醞釀。這很符合他的心意。
  自三井商業間諜案爆發以來,七冶上上下下都懸著一口氣,直到3月28日有明確的消息傳來,由袁安民擔任副總經理,原副總經理顏晉升任總經理。這是七冶上下才送了一口氣。
  29日一早,袁安民接到凌雪月的電話:陸景想要和他聊聊。他略作整理之后,立即前往金頂俱樂部。(未完待續請搜索樂讀窩,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