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840 陸景一怒

長井靜香懊悔、不安的情緒只持續了片刻。她能成為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心志自然堅定無比。陸景突然的給予她“凌厲一擊”,讓她意識到對手的難纏,但是要說讓她一蹶不振,畏之如虎那怎么可能?
  長井靜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色凝重的拿起手機開始撥號。手機業務的事情她剛剛已經匯報過,她現在是打給身在黃海的福山先生,她不希望因為輕視對手而導致三井喪失稀土的定價權。
  …
  “你怎么耍起小孩子的脾氣來了?”半島酒店豪華套房的客廳里,坐在沙發上,穿著湖藍色v領露肩晚禮服的莫心藍好笑的說道。她接到莫雅靜的匯報電話后從陳若怡訂婚酒會離開徑直來半島酒店找陸景。
  陸景扶著莫心藍柔-膩光滑的香肩,微笑著給她面前透明的波爾多杯倒著紅酒,輕松的道:“給那個狂妄的女人的一點教訓而已。哦,心藍,你說三井財團的人是不是都是這么狂妄自大?”
  莫心藍輕輕一笑,扭頭微微仰視著身側的陸景,笑道:“那怎么可能?呃,陸景,你不怕打草驚蛇嗎?”她臉上有些擔憂的神色。
  陸景坐在莫心藍身邊,輕摟著她曼妙的腰肢,不以為意的道:“景華手機正在和東芝、松下在香港、東南亞市場競爭,三井財團內部有人注意到我們實在是很正常的事情。打草驚蛇從何說起?”
  “那也是。和日系手機廠商競爭的話,我們就已經站在了明處。”莫心藍略一思索就明白陸景的意思,“不過。我們是不是要做些準備才是?”
  陸景和莫心藍輕輕的碰著酒杯,搖搖頭道:“國內這邊沒什么好準備的。短兵相接罷了。在國內三井的影響力沒他們自己想象得那么大。倒是澳洲的鐵礦那里要注意一些。目前的主要精力還是在國內稀土產業的較量上。這一點我有信心。其余的見招拆招。不過在手機業務上,我們肯定是保持主動進攻的姿態。日系手機廠商其他的廠商不足為慮。倒是索尼和愛立信的手機業務合并之后實力未必比景華弱。這是個麻煩事。呵呵,先撿軟柿子捏,回頭再來啃硬骨頭。”
  見陸景這么說,莫心藍知道陸景心里有數,并非莽撞的做了決定,臉色漸漸緩和下來,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展顏一笑。頓時整個人都顯得嬌美無比。
  陸景縱然是昨晚才和她顛鸞倒鳳過,肆意的愛憐了她三次。這時候仍然被被她的麗色攝得一呆。
  “傻樣,看什么?”莫心藍伸出一根蔥白玉嫩的手指笑著點在陸景的額頭上。對陸景此刻的反應,她心里十分歡喜。沒有女人不喜歡心愛的男子迷戀她的魅力。
  被莫心藍點了點,陸景回過神,將兩人手里的酒杯都放到茶幾上,將莫心藍抱到懷里,心情火熱的在她耳邊小聲道:“我發現我請喝酒是個錯誤。”
  “為什么啊?”感覺到陸景灼熱的氣息噴灑在頸脖上,莫心藍心里顫了顫,昨晚美妙的滋味涌上心頭。但仍是有些迷惑的說道。
  陸景壞笑道:“我應該直接和你做我們昨天晚上做過的事情。”
  “哪有你這樣無賴的?”莫心藍羞惱的掐陸景,宛若小女兒般嬌嗔道。
  笑鬧著,兩人身上的衣服漸漸的減少,情熱如火的纏在一起…
  …
  浴缸中。陸景愛-撫著莫心藍宛若凝脂、溫香軟玉般的嬌-軀,和她說著話。莫心藍才給陸景開發的身子敏感至極,不時的回應他的熱吻。
  “心藍。史載呂不韋得到趙姬之后七天七夜不出門,我現在算是明白為什么了。”陸景握著莫心藍凝脂白玉般渾圓的完美恩物。笑嘆著說道,“我現在也想這樣。”
  莫心藍笑盈盈的瞪陸景了一眼。然后嫵媚的一笑,大膽而幽怨的說道:“就算我同意,你有七天的時間嗎?你明天不是要回京城?”初嘗情愛滋味,正是難分難舍的時候,她心里希望陸景能多陪她幾天。
  “我要回京城協調徽州稀土入股的事情,不過,心藍,我們以后可是還有時間的。”陸景卻是被她這話撩得一熱,笑著說道。然后,溫柔的將她抱在懷里,正準備梅花三弄的時候,丟在客廳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陸景郁悶的道:“誰的手機響?”
  “聽鈴聲應該是你的手機。快去吧,我再泡一會就出來。”莫心藍笑說道,推了陸景一把,催促他趕緊接電話去。
  陸景無奈的擦干水漬,重新換了一件睡袍,走到客廳里拿起已經停下來的手機看了看,是許雪的電話。陸景琢磨了片刻,將電話撥了回去,“許雪嗎?哦,剛才有事情沒能及時接到你的電話。”
  那邊,許雪正詫異陸景不接她電話的時候,手機又突然響起來,接通之后見陸景這么說,她便恩了一聲,然后沉默了一會,說道:“陸景,我有事情想要問一下你。今天晚上,你怎么突然決定要聯科以1000萬的價格給莫氏集團收購?你這樣會進一步激怒史自成。”
  許雪的語氣里有著難掩的憤然情緒。激怒史自成對陸景自然沒什么,但是對她二叔的影響就大了。
  “nec在聯科的股東代表長井靜香今天晚上在陳若怡的訂婚酒會上語氣傲慢的和我談了談。我認為有必要給她一個教訓。”陸景語氣淡淡的解釋了一句。畢竟,他不希望未來和華銀行的執行董事對他心懷不滿。
  “噢…”許雪無力的扶著額頭。她身邊貼著耳朵聽電話的葉靜雨更是目瞪口呆,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兩人怎么都沒料到陸景大半夜發神經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沉默了半響,許雪聲音干澀的道:“陸景。明州商業銀行已經正式通知我返回明州接受內部的調查。我可能會被禁止之后從事金融業務,甚至有可能被判緩刑。”
  這是她今天心情不佳的原因。葉靜雨為了讓她釋放壓力,晚上特意拉著她看恐怖片。
  聽到這話。陸景愣了愣,旋即皺起眉頭,沉聲道:“我會和許宗復談談,你的事情不要緊。”陸景沒料到許宗復下手這么狠辣。看來許家的事情不日就會有結果了。
  許雪苦笑了一聲,心情復雜的嘆口氣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陸景有點明白許雪面對他的復雜心情,笑了笑,溫和的說道,“就當我賣一個人情給你了。過兩天,等你的事情處理完之后。我希望和你見面談一談。”
  他就算要正式的邀請許雪擔任和華銀行的執行董事、行長也需要等許雪把明州商業銀行的事情處理再說。當然,他和許宗復好好的談一談,許雪基本不會有問題。
  葉靜雨手托著香腮,目不轉睛的盯著許雪看,見她掛了電話,撇撇嘴,以不加掩飾的懷疑語調說道,“哦---,某人還說和陸景沒關系。我怎么覺得你們挺有默契的。”
  得到陸景的保證,許雪心里的包袱放下了大半,她現在擔憂的是她二叔的事情如何解決,這時見葉靜雨取笑她。儼然一笑,道:“你瞎說什么呀?你吃錯了啊。”
  對付葉靜雨這個古靈精怪的妮子絕不能被她纏著說個不停,得想法子回擊她。才能擺脫她的糾纏。
  葉靜雨眼睛珠子轉了轉,嘻嘻笑道:“我吃什么醋啊?就算擔心你自己送上門倒貼給人家了。還說沒關系啊。打完電話精神就這么好。早知道這樣,在科訊還沒被越信電子收購的時候就該把你賣了。科訊困難的時候就讓你吹吹枕頭風。”
  “什么枕頭風。看我不撕了你的嘴。整天胡說八道。”許雪笑著把葉靜雨壓倒在沙發上。
  “啊…”葉靜雨尖叫,然后嗷嗷求饒,讓許雪手下留情。
  …
  陸景剛接完許雪的電話,就聽到敲門聲,臉色微微有些詫異的走到門口從貓眼里看了一眼,忙笑著打開門,“小妍,你怎么來了。”
  敲門的正是葉妍。她穿著一件黑色的無袖蕾絲魚尾裙。這身晚禮服在肩膀處是透明的蕾絲,胸口是白色,再往下就是純黑色,讓葉妍顯得落落大方,又風情萬種。她盤著貴婦發髻,華貴的鉆石耳垂給她添了幾許嬌媚高貴的氣質。這是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
  葉妍笑盈盈的閃身進了陸景的房間,一聽陸景叫她的昵稱,就風情嫵媚的掩嘴笑道:“你又做壞事了啊?”
  “鬼精靈的。”陸景將門關上,笑著抱住了葉妍,有些溫馨的感覺在心里流淌。葉妍完全是把他當做人生的意義所在,情深意重。他這會倒是很想說沒有做壞事,但是事實卻是他和莫心藍被葉妍堵在了酒店房間里。
  葉妍踮起腳尖,捧著陸景的臉,輕盈的一笑,眼睛瞥到客廳沙發處湖藍色的晚禮服,茶幾上一條巴掌大的藍色丁字褲異常惹眼,使勁的掐他一把,嗔道:“你個死人…”說著,又小聲問道:“誰啊?那我先回去了。”
  陸景沒好意思說是誰,但是哪能讓葉妍就這樣離開,伸手將她抱回懷抱里,道:“你等一會,我給她說一聲,然后收拾下。再坐下來一起喝杯酒。”
  葉妍不忿的掐了陸景幾把,她都好久沒見這家伙了,哪知道今天晚上從酒會出來晚了,被人捷足先登。
  這時,莫心藍正好換了一件性-感的睡袍走出來,一雙修-長如柱的雪-白美腿魅-惑撩-人的露在睡袍外面,看到陸景和葉妍在門口,輕輕的一聲驚呼,“啊…“
  陸景狼狽的揉揉眉心,他沒想到莫心藍這么快就出來了。
  葉妍也是尷尬至極。她還以為是李慕清或者丁靈在里面。哪里想到會是莫心藍。葉妍心里暗啐了陸景一口。
  三個人正尷尬著,不知道怎么開口說第一句話。這時,敲門聲突兀的響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