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39 訂婚禮上的人物

長井靜香眉頭微微一挑,陸景說的漢語。這意味著陸景知道她的部分信息,至少知道她精通漢語這件事。當即,她清冷無比的用日語說道,“陸先生,我知道你聽得懂日語,請你用日語和我交流。”
  很明顯,長井靜香調查過陸景的資料,知道他會日語的事情。只不過,這種無禮的要求陸景怎么可能答應,漠然的道:“長井小姐,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入鄉隨俗。請記住,你此刻正站在中國的土地上。”
  長井靜香沒有理會陸景的話,態度強硬的用日語說道:“陸先生,你的手段很高明。聯科公司賣掉手機牌照之后剩下的都是劣質資產,nec在聯科身上先后投入了近4億美元都付之東流。”
  在國內那些男人面前她自然要保持謙恭,這是整個日本社會的氛圍所決定的。但是在陸景面前,她沒必要掩飾她的性格。
  陸景用漢語冷聲道:“我沒有義務為nec投資失敗負責。”
  長井靜香突然展顏一笑,千嬌百媚,只是說出的話卻冷冽逼人,“可是我們認為應該由你來負責。”
  陸景微微哂笑,沒理長井靜香。他的視線越過了長井靜香,落在了正悄然的慢慢向這邊移動過來的煙詩凝身上。陸景心里一動,煙詩凝今晚的目標可能是長井靜香。
  陸景這種無視的態度讓長井靜香臉上怒容一閃而過,冷哼一聲,道:“陸先生,我知道山口浩二的事情和你有很大的牽連。福山先生已經趕來黃海準備親自處理這件事。稀土貿易的定價權,你們是不可能拿到手的。陸先生,三井的力量是你想象不到的。我現在在負責之前松阪士夫的事務。我要求你現在最好立即停止景華手機和東芝、松下手機的競爭行為,坐到談判桌前和我談一談。”最后一句話才是她今天找陸景的目的。
  “幼稚!”陸景輕蔑的瞥了長井靜香一眼,他一貫認為行動比語言有效力。這個女人長的挺漂亮的,可惜腦子有問題。他會在乎她這幾句威脅的話?
  你說拿不到定價權就拿不到嗎?
  你說談判我就要和你談判嗎?
  長井靜香先是一皺眉。然后抬起下巴傲慢的道:“夏蟲不可語冰。那好,我很遺憾的通知你,你現在成為了三井的敵人。我會讓你明白,面對三井財團。你需要保持謙卑的姿態。”
  長井靜香放棄了繼續“勸說”陸景,踩著高跟鞋轉身離去。實際上,在今天來和陸景談之前,她就知道不可能成功。景華能有如此的成就,其靈魂人物怎么可能是一個毫無主見的人。
  接手松阪士夫管理的財團手機業務之后,她便明白,景華公司是三井旗下手機企業在中國市場最大的敵人。景華已經將三洋、nec、松下、三菱幾個品牌都掃出了中國市場。甚至,景華公司還在咄咄逼人的在東南亞市場進攻。
  她今天來找陸景就是因為松下、東芝在香港、東南亞市場已經呈現頹勢,根本撐不了多久。而財團所定下的計劃只是暫時放棄中國的2g、2.5g市場,日后還要回來的。而回來就需要打入市場的跳板。香港無疑就是最好的跳板。但是現在這個跳板要保不住了。
  長井靜香也是果斷之人,見根本無法說服陸景,恫嚇了他一番就轉身離去。她要向國內報告目前手機市場糟糕的情況。
  陸景瞇著眼睛,眼神冰冷的盯著長井靜香離開的背影:“謙卑的姿態?我到要看看到底誰需要保持謙卑的姿態。”
  “哎呀…”快步離開的長井靜香和煙詩凝撞到了一起。煙詩凝連連道歉,“對不起。小姐。對不起,我沒看到你過來…”
  長井靜香在人前還要保持她的形象,臉上浮起略假的微笑,說了幾句,就離開了,根本就沒注意到身上多了一個可以竊聽的小物件。
  煙詩凝心里興奮的一笑。她得手了。眼睛里得意的神色剛剛一閃而過,卻看到不遠處的陸景微笑著沖她點了點頭。煙詩凝心里一凜。看著陸景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
  …
  陸景坐車從香港馬會沙田會所返回到半島酒店之后,在浴缸里泡著熱水澡,腦子里整理著最近的情況。
  首先,長井靜香的挑釁讓他心里極為不滿。他需要懲戒下這個狂妄的日本女人。不要以為長的漂亮就可以囂張。更不要以為是日本人就可以囂張。
  聯科被景華擊潰,所造成的爛攤子,目前還沒有收拾完畢。聯科一共擁有六名主要的股東。葉文斌俯身稱臣;黃遠電子被黃利飛吞并;nec的松阪士夫因為聯科的失敗調回日本;明州商業銀行易手;史自成虧損嚴重。又因為涉及到三井間諜案,在京城里被他家里禁足;遠大集團的蘇遠低頭,向景華提出和解。
  既然,長井靜香接受了松阪士夫的業務,那么他就先給她一個下馬威再說。在莫氏集團和聯科的談判中。長井靜香可是一力主張要求莫氏集團提高報價,試圖減少nec的損失。
  想到這里,陸景臉上露出冷酷的一笑。你要想減少損失,我偏偏不讓你如愿。4億美元你就老老實實的虧損掉吧!
  其次,陸景需要動用他在商界的人脈,完成對徽州稀土的控制,支持大哥的稀土產業整頓計劃。長井靜香說什么福山先生已經趕到黃海處理山口浩二的事情。稀土礦的定價權,他一定要逐步拿到。
  再次,史自成對許家出手,許家這枚籌碼陸景一定要拿到,完成對史家的致命一擊。
  最后,陸景需要去韓國一趟,一個是為了視察景華在漢城的研發中心建成情況,一個是為了向現代半導體收購tft液晶業務的事情。
  想明白這些事情,陸景從浴缸里出來,換了睡袍,在客廳里開始給楊顯、莫雅靜、葉文斌、黃利飛、許宗復打電話。當初因為永輝集團只占有39%的股份導致莫氏集團和聯科的談判磕磕碰碰。現在,陸景已經拿到了對聯科的控制權——葉文斌、黃利飛、遠大集團、明州商業銀行這四家在聯科的股份加起來有70%。他要將聯科賤賣給莫氏集團,讓史自成、nec血本無歸。
  至于法律方面的問題。什么保護小股東利益云云,沒有任何問題。聯科是注冊在建業的企業。
  陸景一個個的電話打出去。很快,很多人就被驚動。聯科之前和莫氏集團達成協議:將手機牌照以及聯科在建業的研發人員以3千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現在自然被陸景推翻。
  聯科公司將會以1000萬的價格將其名下所有資產轉讓給莫氏集團。要不是葉文斌在電話里提出100萬的價格太離譜,經不起各方的推敲。陸景就打算讓莫氏集團以100萬的價格收購聯科。
  …
  建業。清云湖畔的云翠園17號別墅,葉強文愕然的看著父親葉文斌,他剛知道陸景的決定,“陸景瘋了,1000萬就要收購聯科?聯科的資產價值5億美元。爸,你不會答應他了吧?”
  葉文斌沒好氣的瞪兒子一眼,看著窗外的夜色道:“我有資格不答應嗎?要知道,陸景的計劃本來是給100萬的。”
  “…”葉強文無語,心想:“尼瑪,這樣也可以?”
  葉文斌嘆了口氣。他搞不懂陸景怎么突然插手聯科的事情。
  …
  江州,積西鎮中心,莫雅靜的高級公寓里。莫雅靜放下手機,郁悶的想道:“搞什么鬼啊,我才從建業回來的。”繼而心情大好的笑起來。陸景出手壓價真是夠狠的啊,從3000萬美元直接壓到1000萬,壓下了差不多24倍的價格。這下聯科有些股東要郁悶死。
  “早干什么去了,還得我在建業白耗那么久的事情…”莫雅靜笑瞇-瞇的想道。
  …
  江州,松濤苑7號別墅,蘇遠的臥室里,一盞柔和的粉紅色壁燈微亮著。營造著溫情愉悅的臥室氛圍。熊玉嬌坐起來,抱著丈夫蘇遠,飽-滿雙峰毫無阻隔,緊緊的貼著丈夫的胸膛,柔聲問:“蘇遠,怎么了?”
  蘇遠剛剛接完電話。就呆呆坐在床頭,聽妻子這么問,苦笑道:“景華的楊顯剛剛給我打電話,通知我陸景要求將聯科以1000萬的價格出售給莫氏集團。”
  熊玉嬌迷惑的看著丈夫,不明白這個消息為什么讓剛才還熱情似火急迫的想要她的蘇遠興致全無。
  蘇遠摟抱著妻子豐-滿誘-人的嬌-軀。解釋道:“是不是覺得不少了?但是,刨除景華的因素,正常情況下要拿下聯科資產最低估計應該是2億美元起步。退一步講,之前莫氏集團還愿意出3000萬美元,現在陸景1000萬就要聯科賣掉,實在是…”蘇遠搖了搖頭。
  熊玉嬌不解的道:“那你為什么不拒絕陸景?”
  蘇遠再次苦笑,“我哪里能拒絕?才和陸景緩和了關系。聯科那里的投資我肯定是收不回了。嘿,比我慘的人還大有人在。nec的人和史自成現在怕是在罵娘。”
  這么一想,蘇遠的心情又好了一點,笑了笑,不解的道:“我只是想不明白,陸景大半夜發什么神經?怎么突然下達這么怪的指令?”
  …
  京城,市郊的北海公園別墅區7號別墅。
  蘇遠確實沒猜錯,史自成接到聯科即將以1000萬的價格出售給莫氏集團消息之后,氣的直接將手機砸到墻上。1000萬?那他5個億的投資能收回多少?70萬都沒有。
  “陸景,你個王八蛋…”史自成在家中咆哮的罵道。將他所能找到的所有惡毒詞語罵到陸景身上。
  唯一可惜的是,陸景聽不到。
  …
  建業,南山別墅10號別墅。
  明亮的燈光落在別墅的客廳里,許雪和葉靜雨一大一小兩個美女正開著燈在看恐怖片。不時的嚇得抱在一起,大聲尖叫。緊張的差點都忘了接電話。
  “雪姐,快暫停,暫停,我接電話呢。”葉靜雨膽子比許雪大得多,看著客廳里巨大的電視中空蕩蕩的磕磣人的畫面,要許雪暫停。
  “不行,你接電話,我靜音就是了。”許雪雙手蒙著眼睛說道。她今天心情不好,被葉靜雨拿話給逼住,要她看恐怖片減壓,這會都快嚇得要死,巴不得這部電影趕緊放完,那里肯暫停。
  葉靜雨連蹦帶跳光著小腳丫子跑著去客廳右手側的小圓桌上拿手機,“二叔…”等接完電話之后,葉靜雨也顧不得看電影了,驚訝的說道:“別看了雪姐,陸景中邪了。”
  許雪哭笑不得,這看電影的代入感也太深了吧,挽了挽鬢角的秀發,問道:“怎么了?”
  葉靜雨撇撇嘴,不滿的道:“陸景半夜發神經打電話通知我二叔說要聯科1000萬賣給莫氏集團,我二叔同意了。哼,這樣我們倆這幾個月的努力不就白費了,真是的。”
  許雪愣了愣,秀眉蹙起,沉吟了一會,道:“他怎么突然關注到聯科的事情。他不是在香港參加陳若怡的訂婚儀式嗎?稀土產業才是他目前要關注的事情吧?”
  葉靜雨懶得費心思猜陸景的想法,抱著許雪的肩膀隨口道:“雪姐,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許雪翻翻白眼,這話怎么聽起來像是說“陸景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許雪將她的手機遞給葉靜雨,“你打電話問他一聲不就得了?”
  “我才不打呢?你看現在幾點。”葉靜雨不傻,都晚上十點半了,打電話過去陸景不得罵她才怪。說著,她有笑嘻嘻的補充道:“要打你打,他喜歡胸大的。”
  “死去,胸小了不起啊。”許雪嬌嗔的把葉靜雨推開,真的拿起她的手機給陸景打了過去。
  葉靜雨詫異至極,什么時候許雪和陸景的關系好到這份上了。她明秀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眼神里有種不加掩飾的曖-昧的猜疑。
  …
  葉靜雨沒猜錯,陸景確實受了“刺激”。不過刺激他的人,此刻并不好受。
  長井靜香參加完陳若怡的訂婚酒宴之后,從香港馬會的沙田會所返回她在的住處,位于香港島半山的一處高級公寓里。片刻之后,她就接到建業談判人員的電話:聯科明天要召開董事會,表決以1000萬的價格出售給莫氏集團的事宜。
  “納尼?”長井靜香難以置信的對著手機話筒說道。
  “長井小姐,我已經得到消息聯科那四家股東持股權加起來超過了60%,他們將會推動這個方案的通過…”
  長井靜香默然不語,坐到客廳乳白色的沙發上。她怎么都沒想到,她不過是恫嚇陸景一番,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她便受到了陸景的“回禮”。
  聯科其他的資產就是劣質資產,怎么著都能讓nec收回至少1000萬美元的資金,但是恐怕只能收回200萬的資金了。她從年前忙到年后,都是做了無用功。
  有些人是不能被隨便“刺激”的。陸景如此迅速、強力的“回敬”讓長井靜香感到壓抑,頹然的靠在沙發上久久的不語。似乎她剛才在酒會上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