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38 聽雨聲

香港馬會創立于1884年,發展到現在已經是亞洲最大、最高級的會所之一,深受香港各界人士的尊崇。陳若怡的訂婚儀式于24日晚,在香港賽馬會沙田會所的百駿廳舉行。
  陳創和父親和他兩代經營,在香港商界頗有聲望,加之現在創永國際的資產規模已經達到23億美元。就香港本地的商人人士而言,差不多在前二十位的范圍。他的女兒舉行訂婚禮自然是賓客云集,高朋滿座。
  訂婚禮是雞尾酒會的形勢,在訂婚儀式走完之后,賓客大都是各自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
  世信銀行的董事陳旭江熟悉的在酒會里各個圈子里打著轉,他在香港商界里交游廣闊。片刻后,陳旭江看到陸景在角落里獨自喝著酒,笑著轉了過來。
  “陳叔叔。”陸景笑著舉杯,他今天上午才去拜訪了陳旭江,和陳旭江聊起讓世新銀行入股徽州稀土的事情。
  “你怎么一個人在這兒喝酒?”陳旭江笑呵呵的道。他對陸景的性格有點了解,凡是應酬的酒會,陸景基本上都是圖清靜,并不會去刻意的結識人脈。
  陸景笑著指了指不遠處穿著白色禮服的陳若怡,道:“剛和我們的準新娘子聊了幾句。我正準備回酒店休息了。”
  陳旭江笑著搖頭,道:“哦,你準備在香港設立和華銀行的事情,我剛才和財政司的米司長聊了幾句,只要注冊資金充足,其他事情沒有問題。我倒是擔心銀行后續發展的問題。”
  陸景今天上午拜訪他時說到了設立和華銀行的事情。但是他好奇陸景如何拿出這么一筆資金來發展銀行。和華公司幾家成員企業的流動資金目前主要投在了柏斯的礦石開采和盛泰電器收購永輝集團上面了。根本無法抽調更多的資金出來組建銀行。
  要知道,一兩百億資產的商業銀行在香港這個金融自由港根本就不夠看。業務也不可能發展得起來。而沒有大量的存款。其對和華系公司所能提供的融資功能自然有限。這樣一來,設立一家銀行毫無必要。
  “我現在還沒有把握。等完成之后再給陳叔叔說。那先麻煩陳叔叔幫我注冊一下,我會聯系瑞豐公司、莫氏集團、立豐地產將資金打過來周轉一圈。”見陳旭江有些好奇,陸景微微一笑的說道,將注冊和華銀行資金的事情交代清楚。至于后續發展資金的問題,他這個時候也不慌著揭開謎底,反正和華銀行想要發揮功能還有一段時間,他只是未雨綢繆。
  許家的事情正在按照他的設想在走,許雪被清出明州商業銀行是遲早的事情。他有把握把這個能力出眾、手腕強硬的人物請過來打理和華銀行的業務。這個時候,自然是先要把唱戲的舞臺搭好。他才好邀請許雪過來工作。
  “這沒有問題。一個月后,我就能辦好。”陳旭江答應下來。和陸景又聊了片刻南美金融危機的話題就笑著轉到別處了。
  看著正在酒會里交際莫心藍,陸景拿著酒杯晃了晃,微微的一笑。莫心藍天生就是適合這種大場面,走到哪里都是焦點。香港名流云集的酒會,莫心藍認識的人相當多。進了酒會之后,她就一直在應酬。今天飛抵香港來參加訂婚禮的葉妍也在酒會里和人交際著。作為香港上流社會的名媛,她在香港認識的人同樣很多。至于和他一起來丁靈,早被來參加酒會的董冰拉著到一旁高興的說話去了。
  陸景喝了一口酒準備離開了。他剛剛已經祝福過陳若怡。要喝酒慶祝的話。肯定也得等她和她未婚夫王欣悅忙過這幾天再說——王欣悅的英文名就是jack。只不過,他那個時候就不再香港了。
  “呵呵,陸景,你這是準備走了?”就在陸景準備離開的時候。黃利飛笑著走過來打招呼。
  “是啊,你把黃遠電子拿下了吧?”陸景微笑著點頭,停下來和他說話。他和黃利飛關系由敵到友。關系還算不錯。
  說起黃遠電子的事情,黃利飛高興的笑起來。“這件事還要多謝你的指點。嘿嘿,盛泰電器收購永輝集團使用發行股票償還債務的方式把我二伯氣個半死。他那三億元的資金生生的鎖在里面。只能將黃遠電子15%的股份給我…”
  雖然借助了陸景的力量。但是可以這算得上是他從商以來的得意之作。自他爺爺死后,黃家四分五裂,各自為政。相比于大伯黃容川的保守,坐吃山空,他收購黃遠電子被外界視為黃家復興的起點。他也是承載復興黃家期望的人選。如果沒有這個成就,他今天也不會選擇來參加陳若怡的訂婚儀式。
  其實,要說今天整個酒會里最感嘆的人是誰?恐怕非他黃利飛莫屬。陳若怡原本是他的未婚妻。可惜,兩人最終沒有走在一起。
  “不用客氣,我和你二伯的關系你很清楚。”陸景淡淡的一笑。他指點黃利飛其實是“借刀殺人”。他需要將擊潰聯科的“戰果”最大化。黃利飛收購黃遠電子之后,他二伯黃容山大概這輩子沒有機緣的話再也翻不了身。
  “話是這么說,我還是要謝謝你。”黃利飛十分客氣的說道。他和陸景是“打”出來的交情,現在心里對陸景尊重的緊,“呵呵,你看我,光說這痛快,差點忘了來意。”
  陸景微微頷首,示意黃利飛請講。
  黃利飛頓了一頓,臉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啟齒的神色,道:“是這樣的,我剛接手黃遠電子,百廢待興,目前急需一批電子訂單來改善公司的境況,不知道景華這邊能不能對我關照一二?”
  陸景琢磨一會,就笑道:“景華手機目前正需要擴大產能。我記得黃遠電子一直在給聯科做手機代工。我可以給你一份一百萬支手機的生產訂單。”見黃利飛目露感激之色。開玩笑道:“算你欠我一個人情。”
  黃遠電子的代工廠就在嶺南一帶,景華手機目前正在香港、東南亞市場和東芝、松下火拼。把手機產量由江州轉移一部分到嶺南來正好可以降低其中的運輸成本。
  一百萬支手機的訂單價值2到3億,這算是解了黃利飛的燃眉之急。他如何能不感激,見陸景這么說,心里倒是莫名的松口氣。他幫陸景辦點小事的時候也多,欠一個人情倒不怕還不起。當即,哈哈一笑,“行,你以后有事情盡管吩咐我。”
  或許是黃利飛笑的聲音太過于歡快了一些,陸景感覺到有目光看了過來,神色平靜的看了回去。一雙漆黑如星的晶眸落入眼簾。玉雕般的筆直瓊鼻,略大的嘴巴,若雪般嬌嫩的頸脖。
  居然是他正月里見過的國安五處里的嬌媚少-婦,煙詩凝。
  煙詩凝穿著一件灰金菊色的裹胸晚禮服,雙胸及其堅挺,讓人第一眼就看到那里,再也挪不開目光。此刻,她正是側對陸景,灰金菊色的晚禮服緊緊的貼著她豐滿的**。前凸后翹,讓她的修長的身材顯得妙曼婀娜至極,風姿獨特。
  煙詩凝看到陸景,心里暗叫了一聲晦氣。她沒想到出任務居然會碰到陸景。
  陸景似笑非笑的沖煙詩凝點點頭,就沒再看她。他當然沒有上去打招呼自討沒趣的興趣。
  黃利飛見陸景似乎對這個漂亮得異乎尋常的少-婦有些興趣,急忙表現道:“陸景。要不要我介紹她給你認識一下,她是駐港辦過來參加今天就會的代表。”
  似乎黃利飛認準了他看到美女就有興趣。陸景心里頗有些無語,拒絕道:“不用了。哦…”
  陸景正要和黃利飛道別。卻是看到氣質儒雅的楊爵士微笑著對他頷首,帶著一位穿黑色晚禮裙國色天香的性-感美女走過來。
  “你啊,又要開溜了吧?幸好小黃把你截住,不然我又找不到你的人。”楊爵士語氣略帶責怪的和陸景握手。這番話其實顯得他和陸景十分親近。
  陸景笑著和楊爵士打了招呼。
  “爵士,晚上好。”黃利飛變成了楊爵士口中的小黃也不惱,略顯正式的和楊爵士打招呼。他爺爺生前和楊爵士是好友,他跟著他爺爺和楊爵士一起吃過飯。知道這位楊爵士在禮儀上非常古板,十分注重這些。
  楊爵士點點頭,慈祥的看著黃利飛,贊道:“小黃,你最近的商業運作很成功。你爺爺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
  黃利飛臉上掛起笑意,連忙謙虛幾句。楊爵士是香港上流社會的頭面人物,作為后期之秀,得到他一句稱贊殊為不易。
  楊爵士勉勵了黃利飛幾句,就將他打發走,然后給陸景介紹他身邊含笑的高貴女子,“這位女士是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長井靜香,她希望和你認識一下。長井小姐,這位就是你要認識的陸景。”
  “陸先生,你好,很高興認識你,請多多指教。”長井靜香伸出白-嫩的小手,用英語說道。聲音有十分的軟綿。她食指上的一枚寶藍色大鉆戒十分惹眼。
  陸景知道長井靜香。只不過一直沒見過她。長井靜香替換了松阪士夫成為nec在聯科的股東代表,參與了莫氏集團并購聯科的談判。陸景笑了笑,和這個顯得高貴的女子握手,“你好,長井小姐。”
  “好了,你們年輕人自己聊吧,我去那邊轉轉。”楊爵士似乎知道點什么,介紹兩人認識之后,就轉身離開。
  目送楊爵士離開之后,陸景扭頭,長井靜香臉上的笑意早就收斂,銳利的眼神看了過來,四目相對,有金戈鐵馬之意。
  陸景眼睛微微一瞇,凝神打量著這個女子。
  長井靜香剪著暗紅短碎的秀發,高貴嫵媚。身上的黑色晚禮服華麗耀目,裹著她窈窕修長的身材,露出凝脂般的香肩玉臂,肌-膚仿佛牛奶一樣白-皙,在酒會大廳的燈光照射下顯得性-感無比。而她耳垂上那宛如淚滴晶瑩的藍水晶耳墜和雪白脖頸上流光溢彩的藍寶石項鏈更是倍添她華貴的氣質,讓她十分耀目。
  陸景就算一貫對日本人沒什么好感,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
  “不知道長井小姐特意來找我有什么事情?”陸景淡然的開口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