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837 入股名單

陸景接到葉靜雨的電話時,已經是晚飯時分,他和丁靈正在莫心藍家里吃晚飯。莫少鋒和他的女友也在。
  “喂,陸景嗎?我是葉靜雨,我問你一件事情呢。”葉靜雨柔嫩清脆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時,陸景一時半會都沒反應過來。這般柔和的語氣實在不是葉靜雨的風格。她一般都是如驕傲的小天鵝般氣勢洶洶的語氣。
  “你說。”陸景奇怪的說道。那天在葉妍的江梅小筑里將她打擊的哭起來之后,他已經很久沒見過葉靜雨了。只知道她在主持聯科和莫雅靜的談判。
  葉靜雨不平的道:“我問下你為什么要讓明州商業銀行給莫氏集團提供貸款用于收購聯科?這會讓雪姐心里很不舒服。你手里頭不是還有其他的融資渠道嗎?”
  陸景臉上訝然的神色更濃了,葉靜雨居然用陳述的語氣而不是質問的語氣再和他說話。見她這樣,陸景也不是那種傲慢的性子,說話的口氣也和善了一些,道:“我還指揮不了明州商業銀行。我想這只是一次正常的商業合作。”
  雖然莫心藍就坐在陸景身邊,但是陸景并沒有替葉靜雨問一問的意思。他和葉靜雨的關系還沒那份上。
  葉靜雨微微皺眉,有些不快,沉默了一會,道:“陸景,我覺得你們背后有交易。”
  陸景先是一怔,葉靜雨這嗅覺還真是靈敏的很,倒是不負她天才少女的名號。然后,坦然的道:“不錯,我最近和許家的許宗復有些合作。好了,沒什么事就這樣吧。”
  “好,拜拜!”葉靜雨說了一句,干凈利落的掛了電話。
  陸景聽著電話里的忙音,愕然的想道:“我去,葉靜雨什么時候變得禮貌了,她居然知道說‘拜拜’。真是太神奇了。”
  陸景兩次設局將葉靜雨打擊的都快產生了心理陰影,再加上他庇護葉靜雨不受史自成傷害的這份人情,葉靜雨在陸景面前自然不會再張牙舞爪。只不過,葉靜雨的心里變化,陸景就不知道了。
  這邊,葉靜雨掛了電話之后,忍不住撇撇嘴。她在陸景面前不敢囂張,但是并不妨礙她掛了電話之后表達下心里的不滿。葉靜雨轉過身,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頓時嚇得尖叫出聲,“啊…”
  洗手間門口站著的是許雪。她正笑吟吟的抱著肩膀,“你下午不是說不給陸景打電話了嗎?怎么這會偷偷的給他打電話。”她在別墅里到處找葉靜雨找不到,冷不丁聽到洗手間里有聲音,原來是在給陸景打電話,只是那語氣實在不像以前的她所認識的葉靜雨。
  “雪姐,你干嘛啊?嚇死我了。”葉靜雨拍拍胸口,不滿的說道,順便轉移了話題。她躲到洗手間里來給陸景打電話,就是不想讓許雪看到她在陸景面前乖巧的模樣。實在是陸景把她打擊的很了,她想要囂張也沒底氣。氣勢一輸,自然顯得乖巧、禮貌。
  “我能干嘛?就是看到某人居然會乖巧的給男人打電話好奇著呢。”許雪眨了眨眼睛,取笑道。
  “雪姐,我可是為你打聽消息的。”葉靜雨走過來,不依的掐了許雪一把,又補充道:“你和那家伙打交道的時候難道不覺得壓力很大嗎?”
  許雪這會也忘了她的煩心事,就像逗逗葉靜雨,眼珠子轉了轉,掩嘴嬌笑道,“哦?那家伙是哪個家伙?我下午的時候就聽到有人說混賬兩個字呢。”
  葉靜雨氣得撅起嘴,“我和你說正經事呢。你還取笑我。陸景說他和你三叔有合作。你不趕緊打聽打聽。”
  許雪收起笑容,沉吟了一會,道:“我下午打聽過了。許云集團會入股徽州稀土股份有限公司。陸景大概說的是這件事。”
  葉靜雨明秀的眸子不可思異地瞪圓了,奇怪的道:“怎么又和稀土的事情扯上關系了?”想了想,葉靜雨郁悶的搖搖頭。她又猜不到陸景的到底要干什么,她總覺得陸景涉足稀土業務沒那么簡單。
  …
  …
  “是哪個小姑娘?”莫心藍含笑的問道。手里拿著酒杯微微抿了一口。
  莫少鋒只看他姐這個動作,就覺得頭有點大。他和他姐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很長,對她的小習慣很清楚。她拿酒杯這個動作是在掩飾她的意圖。很明顯,他姐是在掩飾她對陸景的好感。不然的話,她應該問:是誰的電話?
  陸景將手機放在墨色的鋼化玻璃餐桌上,笑道:“葉靜雨的電話。她問我明州商業銀行給莫氏集團提供貸款的事情。”
  “哦?那你為什么不告訴她?”莫心藍狡黠的笑問道。
  陸景就笑,“我和她還沒熟到那份上吧?她在江州吐我一身,我還沒找她算賬呢。”
  莫心藍微笑起來,如湖光晨靄的眸子落在陸景臉上,正要說話,莫少鋒忍不住插話道:“姐,明天創永國際的公主陳若怡在香港馬會里訂婚,你能不能給我搞幾張邀請函,我打算和朋友一起進去玩。”
  他再不說話,今天晚上的晚宴就成了他姐和陸景的約會了。陸景帶來的那個清純秀美的丁小姐基本都沒怎么說話。他雖然對陸景不是很感冒,但是他姐要是真喜歡,他肯定不會反對。只不過他姐也真是的,要和陸景約會也不用把他和女友孔海珍喊來當擋箭牌啊。
  “可以。”莫心藍笑著看向陸景。意思是讓他解決。
  陸景笑了笑,問莫少鋒,“你要幾張邀請函?”
  莫少鋒翻翻白眼,“我要十張八張也行嗎?”香港馬會是香港最頂級的會所,陳若怡的訂婚禮放在那里其檔次可想而知。到時候肯定是名流云集。他想拿幾張請柬在朋友面前炫耀炫耀。
  陸景點點頭,“好,那就十張吧!”以他和陳若怡的交情,找她要十張請柬輕而易舉。
  “…”莫少鋒被陸景這句話搞得無語。丁靈忍不住偷偷一笑,輕輕的橫了陸景一眼。
  ...
  …
  晚宴結束之后,莫少鋒就告辭離開。莫心藍的住所就在香港山頂,距離葉妍的1008號別墅不過五分鐘的車程。這里是莫家的老宅。但是莫心藍的父親莫培英自妻子過世之后,就沒住在這里了。莫少鋒在香港另有住所。
  別墅二樓的一間房間里,陸景和莫心藍**的激吻著。雨夜浸潤著壯麗的維多利亞港,婉約的風情十足,就如同此刻陸景懷里的美人。莫心藍的連衣裙被陸景順理成章的解開。柔滑的絲襪也被他脫掉。接觸了全副武裝的莫心藍渾身雪-白如玉,毫無瑕疵,挺拔豐-滿的玉-乳緊貼著在陸景的胸膛。陸景的手在莫心藍光滑如絲的肌-膚上愛-撫著,豐-盈曼妙的俏-**在陸景手里變幻著形狀…
  良久,莫心藍臉上還有著從云端跌落的殘紅,**著軟軟伏在陸景懷里,**的回應著陸景的吻,柔聲問道:“你在香港要呆幾天?”
  “我到香港來是參加明天晚上陳若怡的訂婚儀式。后天一早就回京城。”陸景略有些迷惑的看著莫心藍,他隱隱的感覺到莫心藍的意思。只是,下午的時候才被她捉弄了一回,他不敢確認。
  “我明天晚上去找你。”莫心藍用一種迷醉的語調說道。丁靈還在二樓觀景的會客廳里看雨。她和陸景是偷偷的溜出來的。不能耽擱太長的時間。不然的話,她和陸景現在肯定要去浴室洗澡,然后用一晚上的時間來享受彼此之間所帶來的銷-魂滋味。
  陸景笑著搖頭。剛才兩人并沒有真個銷-魂。他還記得莫心藍對他說得不想給他當**的話。這時,見莫心藍說出這般情難自禁的話,在她耳邊呼出一口熱氣,道:“心藍,你當我是圣人啊?還要忍到明天晚上。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可是小靈還在客廳里…”莫心藍猶豫的說道,順從的讓陸景抱起了她。
  陸景將莫心藍打橫抱起來,她光滑的嬌-軀抱在懷里猶若溫香軟玉。陸景小聲笑道:“我比你后出來的,我說晚上要和你談事情,讓小靈先回去休息了。”
  “啊…”莫心藍那里料到陸景這么鬼。想起待會要經歷的事情,陡然的有些羞澀起來。雪-膩的耳根變得緋紅滾燙。
  “心藍,浴室在那邊?”陸景一腳勾**間的門,意氣風發的抱著莫心藍就這么走了出來。別墅的傭人們不會上二樓來。他倒是不怕兩人**。
  “左轉第二間房間里有浴室。那是我的臥室。”莫心藍蚊子般的嗡了一聲,渾身都**的,將頭生埋在陸景的胸口。
  …
  …
  晨光透過玻璃窗從遼闊的海面向山巔而來,破窗而入,落在臥室里繡花的象牙色被單上。陸景神清氣爽的欣賞著身側沉沉入睡的美人兒。此刻她沒有平日里高貴優雅的風情,有的是嫵媚性-感的風情。
  莫心藍的素顏近乎完美,已經三十一歲的她五官精致無瑕,**仿佛潔白的玉石雕刻出來似的。陸景昨天晚上深刻體會到什么叫做溫香軟玉。莫心藍是一個極品的尤-物。
  陸景手伸入到被子中,愛不釋手的**著那對完美的玉兔。莫心藍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美麗的眸子微瞪著陸景,道:“你昨天晚上還不夠啊,我要睡覺呢。”
  陸景笑著將莫心藍抱到懷里。莫心藍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睡著。陸景看著她亮晶晶的眸子,笑著點了她一下秀直的瓊鼻,小聲道:“要不是看你第一次,昨晚我怎么會只要了你三次…”
  莫心藍卻是眨眨眼睛,古怪的道:“你指望我三十多歲還是第一次?”
  陸景笑了笑,拍拍她的雪-**,“接著睡,等你起來我們再說話”。從莫心藍的反應,他自然能判斷的出來。
  “哦。”
  …
  …
  陳若怡和她男友Jack的訂婚儀式于3月24日在香港馬會舉行,陸景帶著丁靈、莫心藍準時到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