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36 牽連和拒絕

組建稀土貿易公司的具體方案是由國土資源部牽頭同時成立三家大型企業對外進行稀土礦出口貿易。國土資源部會加強出口配額的管理。這三家企業分別是:以共和國第七冶金集團稀土貿易部門為核心組建的大型國企——華稀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華稀的組織關系仍舊掛在七冶下面。第二家企業是以虧損嚴重的共和國第十二冶金集團與幾家部委下轄的研究所、民資組建的混合所有制公司——中北有色礦業集團。第三家企業則是準備由十幾家民營企業共同控股的民營企業——徽州稀土股份有限公司。徽州稀土作為一家純粹的民營企業,初步擬定的方案是每家股東持股均不超過10%。
  目前主要的工作都是在遴選中北有色和徽州稀土的股東。
  陸景剛下飛機就接到劉兵的電話,得知了這份具體的方案。劉兵作為大哥的前兩任秘書,這幾年在京城市計委這個條條里的步子走的不錯。大哥調回京城之后,主持稀土產業的工作,手下需要得力的人手,將劉兵調到了國土資源部某處擔任處長。
  “中北有色和徽州稀土的股東初步的考慮是讓各家企業主動的來申報,當然最資質有一定的要求…”劉兵毫不隱瞞,將消息說給陸景聽。他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老領導的提攜恩不可忘。同時,這幾年他能升任到京城市西月區計委主任的位置,與陸景對他的支持是分不開的。
  “陸景微笑,客氣的說道:“好的。劉處我知道了。”
  和劉兵寒暄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和丁靈一起托著行李箱出了香港國際機場。
  陸景這一次沒有讓明雪跟著他到處跑。何夢瑤到任景華總部之后,以她的管理才華很快便將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條。宋雨綺的工作重心也會歸到陸景的秘書組上面。原本給宋雨綺打下手的丁靈手中的事情也少了許多。陸景離開京城飛往新加坡的時候。正好丁靈周末回京城。他便臨時拉了丁靈給他當助手。
  又是一場小雨不期而遇。整個港島都似乎浸潤在春雨之中,下午時分遠處高樓大廈間亮起的燈光迷離而溫馨。陸景深吸了口氣,回頭問身邊的可人兒,“小靈,是不是感覺舒服多了?整天看著印度阿三看得煩。”
  丁靈剪著短發,別著一枚精巧的蝴蝶發卡,微圓的臉蛋白皙清秀,一雙杏目大而迷人,穿著珊瑚紅的無袖中裙。曲線起伏,甜美可人。見陸景這么說,咬著嘴唇,輕輕的笑。她在香港帶了四年多,從印度新德里回到香港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你這是歧視呢。我們也就在印度帶了三天啊。”
  陸景呵呵一笑,從褲兜里拿出震動不已的手機。他并沒有接通手機,而是向四周環視。香港在3月下旬已經是春夏交接的氣溫,氣場里俱是清涼裝扮的旅客。當然。作為國際性的大都市,機場里的外國人很多。陸景很快看到了機場接機大廳左側不遠處的莫心藍。
  北方有佳人,遺世而**。莫心藍穿著一件短袖的名媛風格連衣中裙,上衣是優雅的白色。下面的裙擺則是墨汁潑灑出來的黑白山水畫般,古典的風味撲面而來。莫心藍身材高挑,穿著連衣中裙的露出的半截粉-腿在肉色絲襪的包裹下讓人心醉神迷。
  她獨自一人優雅的站立著。手里拿著手機,看到陸景看過來。微微一笑,剎那間。給人一種姹紫嫣紅的美感。
  陸景輕快的拖著行李箱走過去,笑著道:“等了一會吧?”身上的細胞似乎都在歡呼雀躍。年前在云春一別之后,他有兩個月沒見她了。
  “還好。”莫心藍優雅的一笑,輕輕的嗔了陸景一眼,她看得出來陸景剛才想要抱她。公眾場合呢!香港可沒有媒體管制。消息傳出去,和華公司可就成了夫妻店了。這對和華公司的聲譽影響會很大。
  “小靈。”莫心藍微笑著和丁靈打招呼。
  “哦,心藍姐。”丁靈略微羞澀的說道。妙目迷惑的看了陸景一眼。她有些好奇今天怎么來接機的不是妍姐。這么說,心藍姐和他的關系…
  莫心藍的座駕是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莫心藍的助理季夢白開著車在機場外的道路上等著的。“景少,丁小姐…”季夢白笑著和陸景、丁靈打了個招呼。看著優雅矜持的莫心藍,季夢白心里偷笑:今天心藍姐一早上就心神不定,神思不屬,非得親自過來接機。這會兒卻裝的和生意伙伴一樣。
  丁靈恪守規矩坐到了副駕駛座上。季夢白發動汽車送陸景、丁靈入住半島酒店。陸景把行李順手丟在豪華套房的客廳里,轉過身,將跟在他身后走進房間的莫心藍擁入懷中,低頭熱吻。
  莫心藍嫣紅的嘴唇甜糯濕潤,丁香小舌滑-膩無比。唇舌纏-綿,香津暗度。陸景肆意的愛憐著懷里的美人。半響,陸景看著莫心藍如花的美顏,溫柔的道:“想我沒?”
  莫心藍雙手環著陸景的脖子,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笑盈盈的道:“我說想你的話會讓你太得意了。”
  陸景笑著在她豐-盈渾-圓的俏-臀輕拍一記,吃了她一記媚眼,然后抱著她坐到沙發上說話,“我給你說的投資稀土業務考慮的怎么樣?”說著,陸景將他剛收到的組建方案給莫心藍說了一遍。
  莫心藍從陸景懷里站起來,走了幾步微微沉吟,消化著陸景的消息。然后,她走到沙發背后,單手撐在沙發背上,托著香腮在陸景身后笑道:“我相信你的眼光。凌女士昨天還給我打了電話說這件事。除了新月投資,你還拉了誰入股?”
  徽州稀土說是民營企業,總得有一個主導的公司。一盤散沙那里有競爭力。很明顯,陸景是要大力支持他大哥的動作。不過他需要避嫌,準備說服身邊的資本力量入股徽州稀土。
  “陳旭江那兒我準備明天去拜訪他。爭取讓世信銀行入股。另外,我和許云集團聯系了一下,許宗復已經表態許云集團會入股。”陸景轉身,仰著頭對莫心藍說道。她一截粉白的脖子落入眼簾中,有著別樣的魅力。
  “許云集團?”莫心藍訝然的挑了挑睫毛,“許雪不是在正月里去過京城嗎?聽說她請求你和史自成和解被你拒絕了,許家怎么還會答應你的要求。”
  陸景便笑,莫心藍的消息渠道也是很靈通的,解釋道:“許家也是分兩派的…”史自成已經對許家發動了他的“致命一擊”。據說最近許相鐸的工作可能會調整。按理說,間諜案之后,史自成應該偃旗息鼓,但是很多事情是開弓沒有回頭箭,史自成想要撤手也無能為力了。
  說完許家的事情之后,陸景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然后伸手挑起莫心藍精致雪-白的下顎,湊過去在她紅唇上吻了一口,道:“我要去洗澡,你等我一會。”
  莫心藍優雅的一笑,表示她明白。等陸景進了浴室之后,莫心藍卻是咯咯嬌笑著說道:“陸景,我先走了,晚上我在家里請你吃飯。”她才沒那么傻,乖乖的等陸景洗澡出來。等陸景出來她要還沒走的話,她肯定抵不住陸景接下來溫柔的“攻勢”。她抵不住陸景的溫柔,陸景同樣抵不住她的魅力。到時候,全身衣服都要被陸景脫光,然后給他抱到床-上去和他共赴巫-山。她可不想和陸景在酒店里完成第一次親密接觸。
  聽著房間門被咔噠一聲關上,陸景苦笑不已,低頭一看,嘆道:“這個妖精,管殺不管埋啊!”剛才她笑起來,陸景還以為等會心愿可以達成呢。
  …
  …
  同一時間,建業南山別墅區中葉靜雨的10別墅中,許雪午睡才起就接了一個電話。接完電話,許雪拉起粉色的吊帶睡裙遮住她雪-白豐-碩的玉兔,愁眉不展的嘆了口氣。
  “怎么了,雪姐?”葉靜雨雙手揉著眼睛說道,翻身坐起來,迷迷糊糊的說道。她和雪姐這段時間一直在忙聯科和莫氏集團的并購談判,昨天才達成了一些協議。
  因為聯科各家股東之前巨大的分歧,莫氏集團花費3千萬美元收購聯科的手機牌照和接受聯科在建業的研發人員。其余的資產由聯科公司自己找人出售。
  許雪輕聲道:“明州商業銀行準備為莫氏集團提供3千萬美元的貸款收購聯科,同時明州商業銀行會入股越信電子。唉…,我三叔那邊怕是和和華的人達成了什么協議。”
  她正月里去了一趟京城沒有任何成功只得返回明州。開年之后,她在明州商業銀行的職權全部被剝奪,只是掛了一個空名,就應葉靜雨的邀請來幫她和莫氏集團談判。
  其實她投資手機行業的公司并沒有錯。手機的市場越發的龐大,看看景華去年的12.1億美元的盈利就知道這塊蛋糕有多么大。這次明州入股和她入股聯科、科訊差不多。只是,心里有些物是人非的感嘆。
  葉靜雨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貓,跳了起來,道:“雪姐,你三叔太氣人了吧。怎么可以這樣?”
  許雪擺擺手,嘆口氣道:“不是這么說。投資手機業務是正確的決斷。明州商業銀行可以藉此獲取超額利潤。”
  葉靜雨可沒那么好說話,撇撇嘴道:“我打電話給陸景問問這背后有什么交易。真是的,怎么可以用明州商業銀行來做融資方。明白著氣你啊。他手里不是還有建業市商行嗎?太混賬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