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835 來人

陸景接到焦興修的電話有些奇怪。周樂章這件事情的功效已經發揮到最大:徽州那邊關于稀土礦整頓的工作已經開始,近日稀土貿易公司重組的方案就會出臺,目前大哥已經在征詢各方面的意見;京城里關于自己的花邊流言已經平息。是以,陸景最近都沒關注周樂章。這時,忽而接到焦興修的電話,讓陸景感到疑惑,想了想,他還是答應了下來,“行。焦處長方便的話,我們見面談。”
  景華分公司早就買下了位于中關村科技園、18樓高的嘉里大廈做為辦公地點。嘉里大廈也改名為景華大廈。陸景和焦興修約在了距離中關村科技園不遠處的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館里見面。
  小茶館位于立交橋的下面,二樓,門面不大,古香古色的門匾,上午時分很沒幾個客人,顯得極為幽靜。陸景要了一個包間,一壺碧螺春,片刻之后,焦興修就趕到。隨行的還有陸景前些天見到的那個風姿綽約的少-婦。
  “陸少,不好意思,我們來的晚了一點,讓你久等。”焦興修略帶歉意的說道。
  陸景起身和焦興修握手,微笑著擺擺手,“焦處長太客氣了,我離得近而已。”寒暄幾句后,陸景道:“哦,你有什么消息要通知我一聲?”
  焦興修沒賣關子,只是神秘的一笑,道:“前天我們已經在黃海將山口浩二抓捕歸案。嘿,根據他的交代,史自成身邊的跟班,一直幫史自成打理生意的郭簡本居然也是山口浩二的下線。而且牽扯的還比較深。”
  郭簡本就是史自成跟班郭子的大名。
  聽到這個消息,陸景忍不住失神了片刻。這個消息是在太讓人震驚。他怎么都沒想到史自成身邊的人居然被山口浩二滲透了。不管史自成知不知道,他都難逃干系。要知道,郭子有時候是打著史自成的牌子在做事。
  “哦…”陸景很快就鎮定下來,推算這個消息對他的意義。手里拿著茶杯一口一口的抿著。
  焦興修也不催促,和他的助手對視了一眼,平靜的喝著茶。
  片刻后,陸景微微一笑,對焦興修道:“焦處長,我知道了。謝謝。”郭子牽扯到三井財團商業間諜案的事情,過兩天他肯定能得到消息,但是第一時間得到消息足夠他做很多事情了。
  焦興修心里竊喜,陸景肯承他這個人情就好,嘴里卻客氣的道:“呵呵,陸少太客氣了。哦,這位是我的副手,煙詩凝。”焦興修突然的給陸景介紹起他的同事來。
  “煙處,你好。”陸景淡淡的點點頭,心里想:原來她叫煙詩凝。其實,以陸景的能量,想要查到煙詩凝的名字并不難,只不過他沒有那么無聊,見到一個美女就想認識一下。陸景和這個曼妙美麗的少-婦眼神一接觸就能得出來她的提防之色,當即并沒有表現的太熱情。心里,略微有些奇怪焦興修的舉動。
  “陸少,你叫我的名字吧。”煙詩凝淡然的糾正陸景的稱呼。
  焦興修沉吟了一會,道:“陸少,我這里有個不情之請…”
  陸景不動聲色的拿起茶杯喝茶。
  焦興修摸不準陸景的意思,但還是說道:“我知道陸少有時候會去國外忙生意上的事情,我想讓詩凝能夠以景華公司的名義偶爾跟著陸少出去轉一轉。”
  陸景十分詫異的看了焦興修一眼。轉一轉是什么意思他當然明白:頂著景華公司的名頭去收集一些情報。但是一旦煙詩凝的身份暴露,景華公司恐怕就要上一些國家、組織的黑名單了。屆時在海外的經濟活動會舉步維艱。客觀的講,目前,還是由西方勢力來主導整個世界的進程。
  陸景想了想,婉拒道:“焦處,這件事我需要考慮考慮。”焦興修賣他一個消息的人情并不值得他冒險。有道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煙詩凝活動的太頻繁,總有失手的時候。
  “…”焦興修有些急,旋即又克制了情緒,黯然道:“好吧,我希望景少好好考慮下。”
  聊了一會,焦興修便告辭。臨走時,煙詩凝輕輕的哼了一聲,她對陸景的表現很不滿意。
  陸景笑了笑,也不計較。他肯定不會讓景華沾到這些事情中去的。做人有時候純粹一點好,本來就是一家私營企業,非要攙和到一些事情中去后果會很嚴重。
  陸景并沒有立即離開茶室,而是給大哥撥了一電話,他要匯報這件事情,這極有可能是打破陸家和史家膠著的一個契機。
  …
  …
  郭簡本牽涉到三井財團的商業間諜案中令很多人都措手不及。史自成更是受到牽連。這種事情,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一切以事實以準繩。
  “嘭--!”一只茶杯從史自成的手上飛到了暗紅色的地板上,轟的一聲響,讓來海公園別墅拜訪史自成的史建柏嚇了一跳,眉頭輕輕的抖動。他是來給史自成帶話的。家里有人說話了。
  “瑪德,郭子這個王八蛋,連累的勞資不輕…”史自成憤然的罵道
  郭子被抓的事情在京城里看似波瀾不驚,大家都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當然私下里嘲笑奚落肯定是免不了。
  這話史建柏也不好接口,默默的等史自成**完之后,硬著頭皮道:“老大,家里讓你最近修身養性,閉門讀書。”
  這話就有些搞笑了。以史自成近三十多歲的年紀,讀書這個詞怎么都不應該和他關聯起來。八竿子打不著嘛!
  史自成愣了愣,然后冷聲道:“行,我知道了。你最近幫我看著陸景一點,瑪德,別給我找著機會了…”
  “行,我知道。聽說他最近去了一趟新加坡。”史建柏如釋重負的點頭說道。他還真怕史自成不肯“閉門”。至于讀書什么的只是一句順口的話。只要史老大最近不搞事就行。家里有些難。
  其實,史建柏哪里知道史自成現在的難處。他去年被陸景搞得虧損了十個億。手里的流動資金早被清光。再加上幫他打理生意的郭子被抓。他的事情一團糟,現在叫他搞出點動靜,他都沒有能力了。衙內圈子也是一個很現實的地方,假設他沒有辦事的“能量”,誰會捧著他?閉門也是無奈之舉。
  史自成臉色鐵青的哼了一聲。他傳陸景的花邊新聞的目的算是破產了。現在他手頭已經沒有什么可以動用的“力量”,他要給陸景一個教訓,就知道指望針對許家已經發動的動作能起到效果。
  “哼,陸景,我TM難受也不要你好過。”
  …
  ...
  陸景三月初從京城飛抵新加坡和周復生、盧文山見面。這是計劃好的行程。盧文山是周復生在美國精挑細選遴選出來的優秀晶圓技術科學家。他將會擔任景華微芯的首席科學家。全權負責負責景華晶圓廠的技術團隊籌建和研發事宜。
  “景少,有盧文山的加入,景華微芯的最后一塊拼圖算是完成了!”在新加坡浮爾頓酒店頂層精美奢華的餐廳里,周復生笑著對陸景說道。這最后一塊拼圖花了他幾個月的時間。而今終于完成。
  燈光落在餐桌上,盧文山帶著眼鏡的臉色顯得有點白,謙虛的笑一笑。今天晚上,陸景請他和周復生吃飯。見到景華公司這位年輕的創始人,所有者,盧文山的心里十分震驚,只是沒有表露出來。
  陸景拿起酒杯與兩人碰了碰杯,笑道:“恩。億恒科技那邊的合同已經簽署,設備已經從德國開始起運。新加坡這邊的技術團隊也需要加快才行。爭取13個月完成建廠投產的任務。”
  盧文山是那種典型的科技工作者,很嚴謹的道:“景少,我需要和具體的各位工程師談一談摸摸情況才能說行不行。”他跟隨著周復生稱呼陸景的這個略帶紈绔意味的稱呼:景少。
  “這是題中應有之意。”陸景贊許的說道。
  又說起將盧文山推薦的幾名科技人才挖到景華的事情,笑著談到晚上十點多,盧文山告辭和酒店和妻子商量搬家來新加坡的事情,陸景和周復生繼續在浮爾頓酒店的咖啡廳里說話。
  “景華在國內的研發中心,我都大致的看了看,渝都那邊已經完成。在國內的技術布局算是基本完成。接下來我準備去印度新德里看看。然后回香港。休息幾天再去韓國和日本看一看。景華最近和松下、東芝的競爭又取得了一些進展。程建楓正在韓國和現代半導體談TFT液晶業務的事情。楊顯還在江州策劃軟件園的開發。你這段時間可以休息休息。”陸景喝著咖啡,笑著說道。
  周復生笑著點頭,“我去柏斯度假休息一周。晶圓廠這里我有一點新的想法,景華技術研究院要繼續跟進MP3音頻芯片的研發,晶圓廠不能只靠手機芯片來喂。蘇蘭電器的芯片也需要由景華微芯來生產。這樣我們的發展速度會很快。哦,收購TFT液晶業務的資金有沒有問題?”
  陸景就笑,“景華的手機三個月賣出了近150萬部,再加上去年的利潤,支付收購液晶業務的資金預算做到4億美元。邏輯上是肯定夠的。”
  …
  …
  3月23日,陸景從印度新德里坐飛機返回香港。這時,京城那邊關于稀土貿易公司的方案已經出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