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34 解釋和變故

陸景要消除流言的影響,首先得到了把還關在京城市第三拘留所的周樂章移交到國安五處的人手中之后才行。這兩天他很是被王燦等人奚落取笑了一番。大院里一起長大的明秀還給他打電話說李菲菲都關注到這件事了。
  “我日。”陸景是在京城景華分公司里辦公時接到的這個電話,當即郁悶的爆了一句粗口。他重回九六年痛下決心和李菲菲決裂的時他并不在乎李菲菲對他的看法。只是,這一兩年來,他和李菲菲的關系已經略有改善。今年過年去李家拜年時還和她隨意的聊了幾句。給李菲菲留下一個花心浪子的形象實非他所愿。
  處理了一會景華公司的事務,陸景接到一個電話,獨自駕駛著新入手的一輛保時捷前往京城市第三拘留所。
  …
  京城市第三拘留所的一間辦公室里,陸景和羅華見到國安五處前來辦案的兩名成員。為首是一名三十多歲,凝眉大眼的男子,叫焦興修。他身邊是一名穿著綠色軍裝,風姿綽約的少-婦。
  她雙胸堅-挺,玉-臀豐-滿,身材修-長,妙曼婀娜至極。長的并非國色天姿,嘴巴稍微大了一些,但是,一雙漆黑如星的晶眸,筆直仿佛玉雕般的瓊鼻,塞雪的嬌-嫩肌-膚讓其風姿遠勝一般的美女。只比葉妍那個級數的美女略遜半籌。
  見到這樣風姿獨特的少-婦,陸景的眼神有一個微微的停滯。他倒是沒料到國安五處里面還有這樣出色的女子。這份工作不是要求相貌普通不引人注目的外貌嗎?當然,陸景知道還有通過交際獲得情報的特工。但是不應該出現在國內才對。是以,心里略微有些奇怪。
  焦興修并沒有介紹他這位助手和陸景認識。開玩笑。京城里最近的流言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當即很客氣的和陸景握手。“陸少,你這次揪出一個大害蟲啊。我代表五處感謝你的貢獻。”
  陸景忙客氣了幾句。只是,他要是知道焦興修心里拿他當色狼提放,絕對不會如此刻這般客氣。
  辦公室拘留所的人早就退出去了。幾人寒暄幾句后,陸景給焦興修介紹起和周樂章當時沖突的情況。這是陸景扣押周樂章的起因。大哥要他把事情交代清楚,自然也包括了“公器私用”這一條。真實的情況有助于五處的人快速做出準確的判斷。其他的都是小節。
  聽著陸景的敘述,那名嬌媚動人的少-婦不屑的瞥了陸景一眼。很明顯,又是一次公子哥斗氣的事件,不過他的運氣比較好。抓到了一條大魚。
  很快,國安五處的兩人便將周樂章悄無聲息的從拘留所里提走。返程的路上,焦興修開著車忽而問道:“詩凝,你對陸景的印象不好?”他發現了剛才他助手的小動作。
  叫詩凝的女子道:“靠著父輩余蔭的世家子弟而已。談不上什么印象。我有個表弟和陸景有點過節。”
  焦興修笑呵呵的道:“這你可就想歪了。景華手機你知道吧?就是他的公司。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國外的任務嗎?說不定我們以后還有和他打交道的機會。”
  詩凝秀美的峨眉微微蹙起來,“焦哥,你的意思是…”
  焦興修語重心長的道:“你表弟是叫謝海逸吧?我不希望他和陸景的恩怨影響到你對陸景的看法。”他不希望看到詩凝去得罪陸景。以陸家的影響力,這絕對是一個很錯誤的決定。
  詩凝凝眉了一會,才淡淡的道:“我不惹他就是了。”
  焦興修就笑起來,“你啊。沒聽明白我的話。我老早就有一些想法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選來配合實施。正好陸景一頭撞上來,我們以后有需要借重他的地方。”
  詩凝臉上露出訝然的神色,她知道這是什么意思。旋即,平靜的點點頭。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
  陸景和羅華出來從拘留所里出來。陸景送羅華去大唐雨景。車內,羅華幫陸景點了煙,笑著道:“嘿嘿。陸景,你現在可以著手洗去你的流言了。”
  “恩。你幫我安排一下。過兩天把風聲放出去。”陸景微笑著說道。周樂章交到國安的手里之后,這件事就好處理。周樂章作為整個流言的“見證人”居然是間諜。那么他的話基本就不足信了。
  羅華輕松的道:“沒問題。”
  臨近中午時分,陸景并不在大唐雨景吃飯。他今天和趙教授約了去他家里吃飯。既然決定在京城和婉儀住在一起,他的研究生課程需要調整一下。
  其實,他也不知道他會在京城住多久。畢竟景華的根基在江州,他還是需要經常去江州處理事情。
  “哥…”陸景將車停在泰華路路口,穿著煙藍色棉衣、修身牛仔褲的董晚瑤笑著拉開車門坐到副駕駛位置上,然后湊到陸景嘴唇邊,溫柔的給了他一個香吻。
  細細的吻著他,看著他近在尺咫的臉龐,董晚瑤滿心的歡喜。她想他了。
  好一會,唇分。濕潤滑膩的觸感消失。陸景瞪了董晚瑤一眼,無奈的道:“你又調皮了。待會小芷肯定能發現我們倆的事情。”董晚瑤今天跟著他一起去趙教授家里。她是去趙清芷家里拜年。
  董晚瑤笑嘻嘻的道:“她呀就是屬狗的。發現就發現了,讓她吃醋去,我才不怕。”完全是一副沉浸在戀愛中的模樣。
  陸景大感吃不消,無語的搖頭,摸了摸她俏麗的鵝蛋臉,指了指座位,“系好安全帶,我要開車了。”
  “哦。”董晚瑤喜滋滋的坐下來。一路上托著香腮,目不轉睛的看著陸景。這是年后她第一次見陸景。她說是每隔兩天會給陸景打一次電話,但實際上還是沒有打。她想他了。很想的那種。
  在趙教授家里吃過午飯,陸景和趙教授就目前南美阿根廷的經濟危機聊了起來。
  進入新世紀以來。南美政治、經濟都出現較大的動蕩。自1998年起,阿根廷經濟連續3年衰退。2001年3月阿根廷出現小的債務償還高峰。市場對阿根廷政府的償還能力存在疑慮。到7月份,阿根廷貨幣比索的匯率突然出現波動。經濟形勢開始波動。11月份,阿根廷股市暴跌,貨幣市場利率急劇飆升,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高達250%至300%。阿根廷經濟形勢惡化,金融市場動蕩不安,金融危機由此爆發。于是,阿根廷政府緊急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援。但是imf拒絕向阿根廷提供13億美元的緊急援助貸款。阿根廷的經濟危機不僅在其國內造成了政局動蕩不安,還波及到了南美其他國家。巴西、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秘魯都陷入困境中。
  陸景準備讓和華公司出面去巴西撈一筆。巴西的礦石資源儲備量豐富。他垂涎已久。因而,整個下午,他都在和趙教授討論這件事情的可行性和行動方案。
  南美各國外匯儲備不足,他做空的話也分享不到蛋糕,倒是低價收購一些資源性的不動產讓他十分心動。
  景華的盈利能力很強,但是目前花錢的地方也不少。光是晶圓廠和澳大利亞正在啟動的鐵礦石項目就是耗費資金的大戶。而且,景華還在東南亞和松下、東芝在手機市場上較量,這部分還需要持續的投入資金。
  所以,對賺錢的生意。他都有興趣。不管這份收益是在未來,還是當前。
  就在陸景和趙教授談話的同時,趙清芷和董晚瑤兩人也在趙清芷的房間里說著悄悄話。趙清芷的臥室充滿了可愛的小女孩風格,墻壁上貼著蝴蝶圖案粉色的墻紙。書桌邊還有一只大大的毛毛熊。
  “呼--。晚瑤你真大膽。”趙清芷和董晚瑤笑鬧著累了,雙雙仰面倒在柔軟舒適的床上。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眸看著天花板,有些悶悶不樂。又有些驚訝的說道。
  董晚瑤剛剛給她說了她和陸景的事情,還有主動獻吻的事情。
  董晚瑤咬著嘴唇道:“我也是麻著膽子的。誒。清芷,你現在讀你爸的研究生不是可以和陸景天天見面。”
  趙清芷嘟嘴道:“什么天天見面啊?他根本就不上我爸的課。我怎么見他。”說著,悄然的掩住嘴,明眸驚詫的看著董晚瑤。她失言了。
  董晚瑤咯咯嬌笑,“你還不承認啊…”
  趙清芷氣憤的翻身起來掐董晚瑤,不滿的嘟嘴道:“你和小雨最喜歡捉弄我。”她一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給說出來了。只不過,她和董晚瑤對陸景的心思是不同的。她只是對二哥很有好感,最多就是遠遠的祝福他。絕不想和二哥這個花心的家伙扯上任何情感上的關系。
  董晚瑤嗷嗷的叫著躲開趙清芷的“毒手”,“千蛛萬毒手啊,我就說了一句真話而已。”
  兩個女孩在屋子里笑著鬧起來。過了一會,趙清芷抱著董晚瑤的肩膀,略有些羞澀的問道:“晚瑤,你有多喜歡他?值得用一輩子的幸福去賭一個不知道前途的事情嗎?”
  董晚瑤明凈的眼眸閃著異樣的神采,幾乎呢喃的道:“我不知道怎么說。就想見到他,想和他說話,想和他親密的接觸。值不值得我沒想過。”
  “啊…”趙清芷翻翻白眼,感情是無知青春少女的沖-動啊。虧得她一直以為董晚瑤比她早熟多了呢。
  …
  正月十五元宵過后,人們都漸漸的開始忙碌起來。為接下來一年的生計開始規劃,努力。京城里衙內圈子里關于陸景三飛的流言在周樂章被爆出來是商業間諜之后,漸漸的銷聲匿跡。
  3月1日,陸景正在他景華京城分公司的辦公司里翻看近日的行程,突然接到焦興修的電話,“陸少,呵呵,現在有時間吧?有件事情我要通報你一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