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831 拒絕

一輛藍色的賓利平穩快速的行駛在略顯空寂的南業區白沙大道上。車窗外的夜色璀璨而濃郁,陸景輕輕的握住衛婉儀的手,道:“婉儀,你年后準備去江州?”
  衛婉儀裹了裹身上的黑色貂毛大衣,清亮多姿的明眸看著陸景,道:“我說著玩的。我要去江州的話是給我自己找不自在。陸景,你今天把我當道具了。”
  衛婉儀是那種很聰明的女子,有些話不問不說,心里卻是明白的。陸景輕輕的摟著衛婉儀纖細的蠻腰,親密的貼著她白凈的瓜子臉,好聞的體香直入鼻端,“恩。婉儀,謝謝!”
  破解目前京城里花邊流言最好的方式,就是衛婉儀表態:不加理會。如果他的妻子認為關于他的花邊新聞是假的,那么花邊新聞也就只能存在于流言的層面,過段時間就會消失。
  “不客氣。”衛婉儀溫婉的看了陸景一眼,又將頭靠在陸景肩膀上。她早聽婉瑩說過京城里的流言,心里又怎么會不生氣。只是,她不愿意戳穿陸景而已。
  陸景對衛婉儀的生活小細節很熟悉,知道她這是不滿意但是不想追究的態度,有些心痛又有些郁悶。他那天晚上和關寧、丁靈、董晚瑤真的是比小蔥拌豆腐還清白。
  回到家中,陸景和衛婉儀在餐廳里吃宵夜。兩人剛剛在酒會上只是隨便的吃了一點。陸景看著身旁沉默喝粥的衛婉儀,忍不住問道:“婉儀,你真相信史自成的鬼話?”
  他無法容忍他和衛婉儀的關系出現裂痕。婉儀那天在他回來時真情流露,他心里又如何能沒有自己妻子的位置?
  衛婉儀明亮漆黑的眸子靈動的眨了眨,輕咬著粉潤的嘴唇道:“我心里想不信,但是…”但是以陸景一貫多情的表現,流言極有可能是真的。
  陸景抿了抿嘴,認真的道:“就算我有心,關寧、丁靈、董晚瑤她們三個怎么可能答應和我一起玩。軟臥包廂里那么窄,一張床哪能睡得下三四個人。而且,這么冷的天,就算一會不蓋被子也凍的夠嗆,那還有心思做那些事。另外軟臥包廂里是上下鋪。我也不能手里抱著人,還能上下鋪…”
  直接和衛婉儀說“細節”是最有效的辦法。衛婉儀一聽就能判斷的出真假。
  “啊…”衛婉儀哪里想到陸景會和她說做那事具體的“技術問題”,臉上禁不住騰起紅霞。
  聽陸景這樣解釋,忍著心里的羞意,腦子里細想一下當時的場景,衛婉儀倒覺得目前京城里有鼻子有眼的傳聞多半不可信,杜撰的可能姓很大。今天晚上,她親眼看見史自成對陸景的怨氣。史自成說陸景的壞話也解釋的通。
  吃完宵夜,陸景擁著衛婉儀一起去泡澡。泡在暖和的浴缸里,陸景溫柔的抱著自己的嬌妻,有些忐忑的笑道:“現在相信我是清白了吧?”
  衛婉儀靠在陸景的懷里,享受著他的愛-撫。放下心結,她當然不拒絕和丈夫親密接觸,聽到陸景問她,笑著道:“清白也就僅限于火車上那一晚。”
  她見過關寧。關寧就在景華國際學校里工作。要說陸景和關寧沒有私情怎么可能。聽陸景的那天回來給她說的,丁靈肯定和他關系親密。她還沒見過丁靈。董晚瑤去杭城見清芷的時候,她見過。董晚瑤和陸景的關系怎么樣,她就不清楚了。
  陸景撓撓頭。這時候,說一句“老婆大人明見”最合適了,可惜他臉皮還沒厚到那種程度。
  見陸景那孩子氣的動作,衛婉儀盈盈的淺笑,抱著陸景跟大理石雕似細膩又健美的肌-膚,“我哥明天回京城,你也準備用剛才那番話和他解釋嗎?”
  和衛婉儀“探討”細節問題,勉強能算是“閨房之樂”,怎么可能和衛東陽說這些,陸景蹭了蹭衛婉儀秀直精致的鼻梁,“當然不會。我正頭疼著。”
  衛婉儀輕輕的咬著嘴唇,道:“要不我去給我哥說一聲?”既然流言是假的,她不想看到陸景被她哥為難。
  陸景心里涌起一股溫暖的感覺,道:“不用。那樣子我就太欺負你了。明天我自己和你哥說去。”他和衛家的關系并不僅僅只限于和衛婉儀的婚姻,他在遼北、吳州都是有投資的。
  說完這件事,陸景的注意力轉移到此刻秀美動人的嬌妻身上。“婉儀…”陸景低頭噙住了衛婉儀的紅唇和她熱吻起來。他想要要她了。
  衛婉儀才給陸景開發的身子很敏-感。熱吻也足以讓熱戀中的青年男女們動情。陸景灼熱的鼻息噴在衛婉儀雪-膩的脖子上,手撫著衛婉儀浸泡在浴缸水線之下嬌小**的[***],輕咬著她的耳垂,輕聲說道,“婉儀…,稍微抬高一點。”
  “哦…”
  繼而,浴池的水面劇烈的晃動起來。
  …
  …
  書房里書桌上雅致的如同古代宮燈般的臺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有著寂靜依然的韻味。許雪穿著一件精美的米黃色繡花睡袍,心不在焉的翻著書。
  這里是匯海大酒店的豪華套房。她正在等閔興懷的消息。今天晚上,他約了陸景和史自成說和。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她這次到京城里來,主要是受她二叔的委托,準備和史自成談談。但是,直接找史自成是不行的。如果許家直接向史自成認輸,只付出2億的資金根本就不可能,肯定還有苛刻的附加條件。
  問題是,她并不打算接受史自成苛刻的附加條件。她找了李新寒請他幫忙引薦閔興懷,準備迂回處理。
  “叮---!”放硬木色實木書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許雪連忙俯身去拿手機,兩只雪-膩豐-挺的玉兔蕩漾的要從領口略低的睡袍里跳出來。
  許雪接通電話,“閔二哥…”她心里雖然著急,但是不會沒分寸的先開口問結果。
  閔興懷先是哈哈一笑,然后道:“許董,我有愧所托啊。陸景不同意和解…”說著,閔興懷把晚上酒會上的事情說了一遍,“你要是能讓陸景改變主意,我還可以繼續和史自成溝通一下。”
  “我試試吧…”許雪不太確定的說道,然后掛了電話。
  “噢…”許雪頭疼至極的撫著額頭,她意識到那里出問題了。閔興懷把許家當成一個整體了。史自成那里,她年前就和解釋過:她二叔和現在執掌明州商業銀行的三叔不是一路人。但是,史自成似乎沒有聽進去:黑了我的錢,然后說是你家里面的壞的那一部分人干的,當我是三歲小孩嗎?
  她到京城里來找閔興懷幫忙,只說了許家得罪了史自成的事情,并沒有刻意的去說許家內訌的情況。一方面是家丑不可外揚。另一方面,既然史自成不信,那么凝聚起來的許家才能讓閔興懷覺得許家有和史自成談判資格、籌碼。但是,現如今,陸景似乎就鉆了這個空子,把事情引向了一個未知的方向。他保的是明州商業銀行,不是許家。陸景到底想要干什么?
  許雪咬咬牙,撥通了陸景的電話。
  …
  …
  清晨冰冷的霧氣在室里像水流似的流敞著,尖銳刺骨的濕寒被玻璃窗隔絕在溫暖的臥室之外。陸景和衛婉儀擁被高臥,然后在差不多的時間里醒來。
  “婉儀,早啊…”四目相對,陸景覺得衛婉儀那雙善睞的明眸十分迷人,湊過去吻著她的眼睫毛。
  “早…”衛婉儀嬌羞的用嬌脆的聲音道,宛如一只百靈鳥在清晨里說話。她不記得陸景昨天晚上要了她多少次,想起昨天晚上的瘋狂,她便有些赫然。情到濃時,對雙方的索取猛烈、昂然。陸景帶著她享受了彼此帶來的快樂。
  陸景輕撫著衛婉儀光滑若綢緞、吹彈可破的肌-膚,在**雪**上流連著,然后低頭吻著衛婉儀嬌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你昨天答應我去江州了。”
  “那時候說的話怎么可以算數?”衛婉儀羞紅了臉,陸景昨天是在送她入云端的時候要她答應的。她輕摸著陸景肩膀上的牙印,“還疼不疼?”
  “沒事了。”陸景笑了起來。衛婉儀轉移話題賴皮的樣子很好玩。
  衛婉儀拍了陸景一記,從他溫潤的眼睛里,她能知道他心里在笑她,顧盼生姿的美眸看著陸景,輕聲道:“陸景,我還沒做好融入你生活的準備。再等一段時間,好嗎?”
  陸景輕輕的嘆口氣。衛婉儀是能拿主意的女孩。他也沒有勉強她的意思。衛婉儀去江州,雖然有些事情不好安排,但是昨天晚上衛婉儀脫口而出,估計她在心里也想了很久。他也希望能和她每天都相見。
  和衛婉儀溫存了一上午,臨近中午的時候,陸景坐車前往金頂俱樂部。他和凌雪月約了今天中午與袁安民見面。
  袁安民年紀約莫四十多歲,中等身材,略消瘦,帶著一副眼鏡,有幾分書卷氣,長期在部委機關里工作皮膚略顯得**。看起來很文質彬彬的一個人,和他聊了幾句話,就能感受到他言辭里的鋒芒。話不多,看問題很準,說話很透徹。興許這里面也有凌雪月點了點今天見面原因的緣故。
  陸景對袁安民很滿意,一起吃了一頓飯后,陸景便坐車前往匯海大酒店和許雪見面。許雪昨天晚上給他打了電話,約他見面。
  去往匯海大酒店的途中,陸景接到衛東陽的電話,“陸景,我和婉儀說了,晚上你們一起來家里吃飯。我爸媽也在。”
  “行。”掛了電話,陸景苦笑搖頭。這都快是三堂會審的架勢了。史自成這個鳥人,當真是紈绔圈子里的楷模——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匯海大酒店巍峨高聳的坐落在湖東區紫竹大道北段。冬季正午的陽光在玻璃帷幕反射著幽藍的光澤,渲染著這座酒店的時尚和國際化氣息,盡顯其優雅、高貴的風范。
  匯海大酒店副樓11樓的酒吧環境優雅,輕柔的音樂聲營造著愉悅的談話氛圍。陸景在一進氣勢磅礴的羅馬凱旋柱般的酒吧大門,黑馬甲白襯衣的侍應生馬上迎了過來。
  “帶我去**區3號包廂,我朋友在里面等著我。”陸景說道。
  匯海大酒店11樓的酒吧分為散座和VIP包廂。散座只需要支付高昂的酒吧費用即可享受服務。VIP包廂氛圍A區和**區。A區對所有酒吧顧客開放,只需承擔包房費用即可。**區則是對入住酒店的尊貴客人和酒店銀卡以上的會員開放。
  “好的,先生這邊請。”侍應生恭敬的說道。
  陸景跟著侍應生一起路過呈半圓形長長的木質感覺吧臺。吧臺里面,調酒師服務員均是美男靚女。陸景右拐進入到VIP包廂的**區。走入富麗堂皇的3號包廂里,許雪已經等候多時。
  “陸景,請坐!”見陸景在侍應生的帶領進來,許雪站起來,伸手示意道。臉上有著難掩的疲倦之色。她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
  陸景坐在李紫色的沙發上,微笑道:“許小姐約我見面有什么事情?”
  許雪微微抿了抿嘴,直截了當的問道:“陸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