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2 膽子大還是小

邵秋蘭穿著孜紅色短袖圓領套頭寬松型雪紡衫,秀發顯然經過精心的修飾,在發梢處燙著小巧的卷邊兒,顯得很俏皮。白色的七分緊身褲把她均稱纖細渾圓的大腿襯得十分動人。精致眼鏡后面的美眸正透著戲謔的笑容。“三籠湯包。”陸景坐到邵秋蘭那張桌子的側面,心里嘆道:“倒霉透頂啊,出門沒看黃歷,出來吃個早飯都能碰上班主任。更關鍵的問題是,現在是上課時間。”
  “陸景,你又逃課了?上午兩節是英語課吧?”
  陸景轉移話題道:“秋蘭姐,你怎么在這兒?”
  邵秋蘭沒好氣的看他一眼,說道:“這里湯包味道好吃。怎么,碰到我很意外?”她前幾天才會的四中,竟意外得知自己仍舊是七班的班主任,以數學老師的身份成為文科班的班主任。在莫名驚詫之余,心里歡喜的很。不管怎么樣,班主任的位置沒丟就是好事兒。
  “有一點。我記得今天三四節課是數學課。而且現在是上課時間,老師不是都應該在辦公室備課嗎?”
  邵秋蘭橫他一眼,說道:“那你解釋下,上課時間你出現在這兒的原因,哼,我還是七班的班主任呢。你這次逃課算是被我抓個正著吧?”
  老板把湯包送了上來,陸景拿起筷子吃湯包,嘴里含糊不清的道:“民以食為天。我才睡覺起來的。”
  邵秋蘭已經吃完,拿出紙巾秀氣的擦著自己的嘴唇,喊來老板結賬,順便把陸景的那份也結了,坐在一旁看陸景吃早飯。
  “你文理科選了沒有?”
  “選了,文科。秋蘭姐,我還在你班上讀書,我逃課的事你就睜只眼閉只眼吧。”
  “哼,那要看我的心情。周校長說了,你的成績以后不會計在我的考評內。總算以后不用被你小子禍害了。”自從在酒吧醉酒的事情后,她在陸景面前說話也沒有刻意去保持老師的威嚴。
  陸景無語的翻個白眼,心說:“我什么時候禍害過你啊,大姐。你這完全是血口噴人。我這幅十八歲的身體還是標準的處男好不好?”
  吃過飯,兩人會四中。靜謐的湖東路上,吹過來一陣微風,陸景聞到了一股玫瑰花香的香水味道,是蘭蔻牌子的香水。邵秋蘭扶了扶眼鏡,問道:“一會去不去上我的課?”
  陸景搖頭:“我一會去機場,我要去江州辦事情。”
  “哦?”邵秋蘭詫異的扭頭看了陸景一眼,在她的印象中,陸景除了瞎玩,根本就不會去做什么正經事。
  “不會是約了狐朋狗友去江州玩吧?”
  “沒有,我在江州搞了個手機代理公司,月初要推廣新產品,我過去坐鎮。”陸景想了想,還是把自己要做的事情給邵秋蘭說一下,不然班主任總是找自己麻煩也是個大問題。
  邵秋蘭晶瑩的眸子里露著疑惑,“沒騙我吧?”
  陸景笑道:“我騙你干嗎?騙你又不能多掙一分錢。”
  邵秋蘭用纖細的手指將幾縷發絲捋到耳后,說道:“我在江州可是有同學的,我會讓她幫我打聽一下。你公司叫什么名字?”
  陸景道:“景和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邵秋蘭皺皺精致的瓊鼻,“好土的名字。行了,我記住了。要是騙我,后果很嚴重的,我一定到你家里去做家訪,勸你父母讓你好好讀書。”
  陸景笑了笑,瀟灑的聳聳肩。他說的是實話,沒有什么害怕的。正準備進校門,就遠遠地看到張偉正在樹下面縮頭縮腦的看著這邊。
  陸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指著遠處樹底下的張偉問道:“秋蘭姐,他就是張大媽的兒子。”
  邵秋蘭看著張偉厭惡的點點頭,“是的,你以后長大了,不要學他那樣。長的人模狗樣,一肚子壞水。大草包一個。”
  “不會的。”陸景笑著點頭,揚聲喊道:“張所長,別躲了,我看到你了。”
  邵秋蘭不悅的道:“你喊他干什么?我不想看見他。看見他就覺得惡心。”
  陸景打個手勢道:“我找他有點事,秋蘭姐,放心,我保證他以后不敢來騷擾你。”
  “嗬,你確定。”邵秋蘭眼睛一亮,她一刻都不想看到張偉這個蒼蠅。上次陸景露個面就把張偉嚇得落荒而逃,說不定他真有這個本事。
  陸景笑道:“看實際效果唄。”
  邵秋蘭嬌笑揮揮手,“好啊,要是那樣的話,改天我請你吃飯。我不想見他,先走了。”說著,踩著高跟鞋輕快的走進四中。
  陸景看著她豐翹完美的俏臀被白色的緊身褲將包得印出一個完美的半圓,極為完美,性感異常。陸景摸了摸鼻子,深吸了口氣克制心中綺念,自從他前天吻過關寧后,身體的欲念怎么就有越積越深的感覺。
  “陸少!”張偉磨磨蹭蹭的走到陸景面前,露出個討好的笑容。陸景笑著指著邵秋蘭俏麗的背影道:“張偉,我聽說你經常騷擾秋蘭姐,我不是很高興啊,你知道怎么做吧?”
  張偉心里一驚,賠笑道:“呵呵,陸少言重了,我保證不會有下次。我在這附近巡邏呢,怕有些不開眼的混子騷擾四中的學生。”
  陸景也不理他話里虛虛實實的遮掩,遞了一支煙給他,“好事啊,張所。為人民服務嘛!”
  “嘿嘿!”張偉受寵若驚的接過陸景遞來的煙,掏出火機給陸景點上,然后自己點上,美美的吸上一口。
  這位大少的煙可不是誰都能接到的。張偉心里對陸景干涉他泡妞的不滿頓時小了幾分。
  “張所,余元超最近怎么樣,老實不老實?”陸景走到一個梧桐樹下,吸著煙。
  張偉跟著走過去,謅笑道:“呵呵,他天天在新豐路那邊賭錢,聽說他離婚拿了他老婆一筆錢,最近在那邊人五人六的。”
  陸景有些詫異道:“他離婚有段時間了,錢還沒賭完?”張偉見陸景問得很蹊蹺,打起精神解釋道:“我找小陳問過,新豐路那邊一晚上輸贏兩三千的樣子,那是小混混坐莊,和永極夜總會里面完全不一樣。”
  看著陸景意味深長的笑容,張偉心里一磕磣,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陸景笑了笑,也不問他怎么知道永極夜總會的情況,也不問他為什么不去查地下賭莊,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這兩個月盯著余元超,他有什么異動,直接給我打電話。”
  說著,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給張偉。九六年的時候,國內還沒有開通城市間的漫游,他手上有兩個手機號碼,一個是京城的,一個是江州的,都報給了張偉。
  張偉有些激動,意識到這是與陸景搞好關系的絕佳好機會,日后說不定藉此向上爬也不是不可能,連忙拍著胸脯道:“陸少,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陸景笑著點頭,“改天,我請你和我表哥一起喝喝茶。”張偉眉開眼笑的道:“呵呵,陸少有心了。”
  陸景打發完張偉,回了寢室,收拾東西,直奔飛機場。他估計自己怕是要在江州呆一段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