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27 背后的人

黃海四季分明,陽歷2月初、陰歷臘月二十八正是寒風蕭瑟的季節,這座大都市里因為春節街面上也顯得冷清了不少。
  黃海半島酒店的豪華套房里,史自成正在和一個矮胖的中年男子喝茶。這中年男子留著八字胡,眼中藏著桀驁不馴的目光,很明顯的日本人外貌。
  “史先生,你確定周樂章被逮捕只是一個意外?”
  史自成不悅的道:“我當然確定。他在火車上挑釁我的一個對頭,現在被關起來吃點苦頭能不是意外嗎?”
  “貴國的法治…”中年男子搖搖頭,呲之以鼻,“在徽州也是這樣。根本就不按章辦事。”
  史自成挑起眉頭,yin著臉道:“法律不是為法律的制定者制定的。你們國家的情況也好不到那里去吧?”
  山口先生似乎無意再和史自成爭論,道:“史先生,我們培養一個合作伙伴很不容易。我希望盡快見到周樂章獲取zi?you。答應史先生的條件,我會盡快兌現。”
  史自成的臉上稍微好看了一點。他在聯科、科訊身上虧了七個億,手里頭有點拮據,山口先生送錢上門,他沒有拒絕的道理。史自成拿起手邊的茶喝了一口,深深的看了山口先生一眼,道:“周樂章和他的隨從被判治安拘留十五天,他就得受十五天的罪。這是我們圈子里的規矩。你所擔心的事情,我認為是杞人憂天。”
  山口先生臉上抽搐,而后微微鞠躬,“鄙人先謝過史先生了。”???重生之世家子弟828
  …
  …
  唐悅也不知道那個周樂章為什么不打電話請韓圣杰斡旋一二。陸景掛了電話,略微一琢磨,給韓圣杰打了個電話,約他年后見面。年前幾天,陸景會很忙。反正周樂章要進拘留所關上十五天,他也不怕周樂章跑了。
  中午和衛婉儀一起回錦園別墅和老頭子、母親羅玉蘭一起吃了午飯,呆到下午之后,晚上去了衛家別墅見衛婉儀的爺爺、『奶』『奶』。緊接著是和大哥、大嫂見面。然后請衛婉儀的嫂子、衛東陽的妻子易妍玲吃飯。零零碎碎的事情加起來,年前的三天時間瞬間而過。
  chun節之后的日子更是在每天走親訪友中過的飛快。他今年不僅要跟著大哥一起去拜訪叔伯們,還要和衛婉儀一起拜訪家里的、她那邊的親戚。
  正月初九的上午,紛紛揚揚的大雪再次飄落。中午時分,陸景在匯海大酒店的頂層總統套房里請韓圣杰吃飯。王燦在一旁作陪。
  從四十二樓高的窗戶處可以看到大唐雨景八座莊園里銀裝素裹,美輪美奐。偶爾可見一輛車在風雪里穿行。chun節里大唐雨景的生意并不差。韓圣杰心里嘆了口氣,他不得不承認,坐在這么一間屋子里吃午飯確實是一種享受。
  酒過三巡,陸景把話題引向周樂章身上。韓圣杰就笑道:“陸景,周樂章這個人本事不小,去年七冶的業績長興同宇占了兩成。但是周樂章的問題也很多。我見過他幾次。他平常主要和老竹來往的比較多。他沒給我打電話很正常,倒是沒給老竹打電話是有些蹊蹺,我回頭問問老竹。”
  七冶的業績并不是所它本身的銷售業績是多少就是多少。成績單上還要加上其下屬的各家公司的業績,甚至包括而很多是掛靠關系的公司的業績。長興同宇能占二成,也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韓圣杰口中的老竹就是七冶的總經理竹高明。這話就有些怪了。竹高明是韓圣杰的人,而韓圣杰現在卻撇開說周樂章和竹高明很熟,和他沒關系。
  陸景就點了點,笑一笑,換了個話題,繼續和韓圣杰喝起酒。
  酒宴結束后,陸景送了韓圣杰到電梯門口,道別之后返回到總統套房里,王燦懶洋洋的歪在沙發上笑道:“怎么,是不是聽得很詫異?一肚子的疑問?”
  陸景丟了一支煙給王燦,笑道:“你小子有話就說,你知道答案?”
  王燦笑著搖頭,扶了扶眼鏡,“你是身在局中,所以不清楚。你還不知道吧,這幾天史建柏可是把你和關校花她們在火車過了一夜的事情到處渲染。韓圣杰肯定聽過。他知道周樂章調-戲了董晚瑤,他哪里還敢和周樂章扯上關系。你沒見他話里話外都是撇清關系的意思。”
  陸景恍然,然后忍不住罵道:“靠,史建柏這鳥人…”他那天晚上規規矩矩的,怎么聽王燦的口氣,都在京城里被傳成桃-『色』新聞了。???重生之世家子弟828
  王燦笑哈哈的抽煙,道:“史大少和你不對付,史建柏傳一傳你的花邊新聞不是很正常?哈哈,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我日。你們思想怎么都這么不純-潔。”陸景翻了白眼,坐到沙發上,琢磨了一會,道:“我怎么覺得這件事有點怪。”
  王燦道:“哪里怪了?周樂章肯定給竹高明打電話了,只不過竹高明給他指了條明路,讓他找史大少。你總不會覺得韓圣杰有資格攙和你的事情吧?九六年、九七年那會,他確實夠資格,現在他就算接了電話也沒資格攙和這件事。”
  陸景搖搖頭,沉『吟』了一會,道:“你這個分析沒什么問題,但是你覺得史建柏傳我的花邊新聞能傳到韓圣杰耳朵里去?你沒覺得這聲勢大了一點?”
  雖說按照關系學的理論,通過六個人你可以認識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但是你給我認識一下美國的總統試試?你給我認識一下那些財閥的掌門人試試?
  社會之中,各種圈子將之劃分為各種不同的階層。
  史建柏混得衙內黨圈子基本和韓圣杰這樣世家子弟經商的圈子是兩個不同的世界。誰沒事會把他的花邊新聞往韓圣杰耳朵里傳?必定是一個圈子里的人。史建柏要推動這個流言的擴散,不是陸景看不起他,他還真沒這個能力。
  王燦想了想,笑道:“靠,我怎么還是覺得不奇怪呢。最多就是史自成在抹黑你。你也不想想你和他有多深的恩怨。他抹黑你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陸景繼續搖頭,“史自成抹黑我他能有什么好處?就為了顯示他對我的不滿。史自成這個人的『性』格比較yin沉,他要下絆子得讓我吃啞巴虧,這才是他做事的風格。所以,我老是覺得他別有用心。”
  王燦拍拍陸景的肩膀,“得了,想這些沒用的。你還是趕緊想想怎么給衛婉儀解釋吧。她肯定也聽到了這個花邊新聞。”
  …
  …
  陸景倒是不需要給衛婉儀解釋。衛婉儀知道和他一起回來的還有關寧她們。但是陸景卻需要給大哥解釋一下。
  晚上時分,陸景和衛婉儀去大哥、大嫂家里吃飯。飯后陸景和大哥去書房里聊天。昨天上午飄起的雪到今天晚上已經停了。二樓的書房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很柔和寧靜。
  茶幾處,陸江坐在沙發上,順手拿起煙盒,掂出一顆煙,把煙盒往陸景面前一推,笑著嘆口氣,“你小子,又搞什么名堂?京城里怎么最近有你的流言,都傳到我耳朵里來了。這件事要妥善的處理。這不只是你和衛婉儀兩個人的事情。”
  最近京城里多出了關于弟弟陸景的花邊新聞,還有陸景整人的消息。據說那個商人目前還在拘留所里關著的。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陸景笑著搖頭,拿起煙盒取出一支煙,吸了兩口,正『色』道:“哥,我和婉儀的關系不會受到這件事的影響。”大哥剛才最后一句話說的明白,這關系到陸家和衛家兩家的關系問題。這不是男女關系問題,這已經是個政治問題。
  陸江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件事你自己處理吧。我只是給你提個醒。我昨天給你關于稀土的材料你看了沒有?”
  陸景道:“看過了。哥,我倒是發現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陸景將他的發現說了出來。和大哥密談了一個多小時,陸景才坐車和衛婉儀一起返回家中。
  清冷的月『色』在馬路上徘徊著,京城的夜里依舊是繁華異常。路過一個繁華的商業區時,陸景下車買了一杯熱飲和幾個甜品小蛋糕給衛婉儀,“我看你晚上都沒吃什么東西,待會回去讓梅嬸再給你做一點夜宵,現在先墊墊肚子。”
  衛婉儀溫婉的一笑,接過陸景遞來溫暖的『奶』茶,將塑料袋裝著的甜品小蛋糕放在膝蓋上,道:“我不是很餓,就是胡蘿卜不對我的胃口,吃的少了一點。你幫我吃一點。我一個人吃不下。”
  陸景就笑,拿起錫紙包裝好的蛋糕分享起來。車窗外的光線落在衛婉儀溫婉清秀的臉龐上,有著落寞淺淡的愁怨。陸景看到她正在輕輕的咬嘴唇。
  陸景湊到衛婉儀耳邊小聲道:“婉儀…”
  “恩?”衛婉儀輕吸著手里的『奶』茶,漆黑的美眸看著陸景。
  “可不可以情債肉償?”
  衛婉儀雪白的俏臉上頓時染上一道紅霞,羞惱的掐了陸景一把,“你『亂』說什么啊。”繼而看到陸景誠摯溫潤的眼眸,輕輕的笑起來,美眸橫盼,微微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吸著他剛給她買的『奶』茶,看著窗外的燈光、高樓飛快的倒退而過。
  車里很安靜。不是那種死寂尷尬的安靜,而是那種兩人相互知道彼此心思的安靜。有淡淡的溫馨情思在兩人的心頭流過。
  “婉儀,明天晚上閔二哥要在白雁蘇飛舉辦一次酒會,你陪我去。”
  “行啊。什么事情?”
  “他想要調和我和史自成的矛盾。”(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