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826 京城火車站派出所

“誰?”陸景按響了門鈴,手里拿著電話對羅華說道。
  “史自成的表弟史建柏。史自成的那個跟班郭子也在。”羅華笑呵呵的說道。
  史家的子侄眾多。史建柏也是其中的一位。據說在京城里也是很玩的轉的一個衙內黨。陸景倒沒想到那個周總還能和史大少扯上關系。說起來,這位周總能巴結上史家也算是有點本事了。
  陸景笑了笑,道:“按我之前說的意思處理吧!”那個周總調-戲董晚瑤,豈能不受到懲罰。還有他兩個肆無忌憚的跟班也是一樣。
  “行,我明白了。”羅華笑著收起手機。家里和史家關系并不和睦。事涉史家,所以他要給陸景說一聲。既然陸景覺得沒問題,他當然照辦。
  …
  …
  京城火車站派出所內,一個穿著黑『色』豎領大衣、打扮時尚的青年長眉一挑,對打完電話走進來的羅華諷刺的笑道:“羅華,決定沒有?人,我要帶走了。”
  這里是劉所長的辦公室,整個京城火車站派出所最好的房間。羅華瞥了正yin著臉坐在椅子上抽煙、矮瘦的周樂章,搖搖頭,道:“人你不能帶走。”???重生之世家子弟827
  話音一落,辦公室內的氣氛凝重起來。
  這時,站在辦公室門口附近的劉所長肚子里正大罵身邊正瞇著眼睛笑的王指導員:“老王八蛋,你tm的居然敢坑我。”
  剛才說話的這個青年是市局羅副局長的弟弟。坐在他辦公椅子上、被周總請來的的史少看起來也是關系通天。但是縣官不如現管,而且,他早上刺了那個氣度不凡的青年幾句,看起來那位正主的來頭更大。能驅使市局副局長弟弟的人能是普通人?他這回只怕要栽個大跟頭了。
  劉所長這樣一想,肚子都有點抽,心里后悔至極。對身邊的王指導員更是恨之入骨。
  史建柏欠身在辦公桌上的煙灰缸里點了點煙灰,嘲弄的道:“那你想怎么樣?把事情鬧大?嘿嘿,陸景回京城身邊帶著三個女人同行。哦,還一起睡了一晚上,這消息給衛家聽了恐怕不大好吧?”
  羅華冷幽的眼光從史建柏臉上挪到周樂章臉上,道:“周總的嘴巴很大啊!”
  周樂章垂著眼瞼在房間右側靠墻的靠背椅子上抽煙,冷冷的低聲道:“我一向就事論事。”
  “哦…”羅華拖長了語調,點點頭,打個手勢,王指導員連忙遞過一頁筆錄。羅華道:“那我也就事論事。你在火車上sao擾女孩確有其事吧?”
  周樂章不屑的笑道:“她主動勾-引我的。我的兩名下屬可以作證。”
  羅華嘴角微微扯動,不怒反笑,豎起大拇指,“你有種。”說著,扭頭對史建柏道:“你聽到了。我覺得很有必要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史建柏心里有點反感周樂章這句話。尼瑪,陸景的女人勾-引你?你以為你是誰啊?賺幾個錢在皇城腳底下算什么?孫子!囂張個鳥。要不是身在黃海的史老大吩咐他過來一趟,根本就懶得來這兒。史建柏對身邊的郭子打了個眼『色』。
  站在史建柏身邊的郭子眉頭皺起來,道:“羅少,咱們有話好好說。大過年的,鬧大了也沒意思。周總這里,他可以向董小姐道歉,在匯海大酒店里或者白雁蘇飛里給董小姐擺幾桌賠罪都是可以的。只不過,今天人我們必須要帶走。”
  羅華冷哼一聲,斜睨道:“你說帶走就帶走?你試試!”
  郭子被噎得說不出話來,急忙看向史建柏,“史少。”周樂章對史大少很重要。他今天必須要把周樂章給撈出去才好向史大少交差。
  史建柏吸了口煙,“羅華,今兒這事是沒得談了?”???重生之世家子弟827
  羅華點頭,肯定的道:“沒得談。你有本事就讓上面發話,沒本事就請便。”京城地頭上,他自問還是能壓得住史家的門路。
  史建柏深吸了一口氣,“好,那我們各憑手段,反正鬧大了也是你們丟臉。走。”既然要打電話協調關系,他自然也沒有必要繼續坐在這里。有羅華在這邊,這個派出所斷然是不會放人。
  說著,史建柏一行四人離開了劉所長的辦公室。
  周樂章臉『色』微變。他確信他能出去,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可能碰到硬茬子了。
  羅華微微一瞇,轉身道:“劉所長,我聽說你和周樂章很熟悉,這個案子你要回避下吧?”
  劉所長訕笑著點頭,“應該的,應該的。”
  周樂章有些急了,大聲道:“劉所長,把手機給我。我要打電話。”
  雖然周樂章的聲音很大,劉所長充耳不聞、目不斜視,就當沒聽到。羅華努努嘴,吩咐道:“王指導員,把他帶走。好好招待招待他。”
  “好的,羅少。”王指導員會意的點頭,笑呵呵的揮手讓兩名民警重新將周樂章銬起來。周樂章要掙扎,“啪!”的一耳光抽的他眼冒金星。見周樂章老實了,兩人才押著周樂章往審訊室走。
  路過羅華身邊時,羅華伸手戳了戳周樂章的胸口,冷笑道:“周總,我給你個忠告,做人不要太囂張。”
  周樂章含糊不清的叫道:“你會后悔的…”
  “后悔尼瑪!”羅華反手一耳光抽過去。他老早就看這小子不爽了。還尼瑪裝『逼』。搞不清楚自個是誰了?陸景的女人勾-引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羅華有沒有后悔,周樂章不知道。但是十五分鐘后,他就后悔了。京城今天的溫度零下1攝氏度。他的棉衣被脫走,呆在一間冷風猛吹的屋子里。不到一會,就鼻涕狂流。大聲叫喊也沒人理。就像沒有人一樣。涼颼颼的寒風讓他不得不凍的像一只鵪鶉一樣縮在角落里,抖抖索索。
  …
  …
  羅華會怎么炮制周樂章,陸景是不知道的。但是他確信羅華會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他剛掛了電話,新婚之夜看到的那個清秀的小姑娘就開了四合院的門,“陸先生,你回來了。衛小姐在客廳里等你。”
  “小五,我說了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陸景腦門有些冒汗。小五這么正式的稱呼讓他在家里有些不習慣。好在,她沒叫少爺、少『奶』『奶』之類的。她是衛婉儀家里調撥過來照顧衛婉儀生活起居的。諾大一間房子,總要一兩個得力的人手安排才能打理得好。
  “規矩可『亂』不得。”小五眨眨眼睛說道。看得出來,陸景回來,她很高興。
  陸景笑著搖頭,穿過四合院的庭院往客廳里走去。
  “婉儀。哦,婉瑩也在?”陸景微笑著和站在客廳木質長椅外迎了他幾步,又矜持的站住的衛婉儀打招呼。她穿著一件淺粉『色』的長款大衣,寶藍『色』的牛仔褲,恬靜嬌俏,又有些新『婦』的嫵媚『性』-感氣質。
  “我怎么就不能在啊。我姐等你半天了。”衛婉瑩翻個白眼,嬌俏的站起來道:“姐,我走了啊。”她一看她姐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樣子,那還不識趣的趕緊把空間讓給夫妻倆說話。
  衛婉儀清淺的對陸景一笑,然后對衛婉瑩道,“行啊,過兩天我和陸景請你吃飯。”然后又對提著行李跟著進來的趙姿道,“就放在臥室門口吧,我一會收拾。”
  陸景笑了笑,去臥室里洗過澡換了衣服出來,和衛婉儀在窗明幾亮的寬敞中式餐廳里一起吃早飯。現在才不過8點多的樣子。太陽出來后,早上的濃霧淡了許多。
  陸景在衛婉儀粉紅的臉蛋上吻了一口,笑著道,“要不要我抱著你吃早飯?”
  衛婉儀下頜微抬,嬌俏的翻個白眼,略帶羞澀的道:“沒見過你這么無賴的。大米粥是梅嬸熬的,你看合不合口味,我每天早上吃感覺還挺好的。哦,還有那個小份的梅菜扣肉,味道很好,就是膩了一點…”
  陸景心里有些淡淡的溫馨感覺涌起來,夾了一筷子梅菜扣肉,笑著道:“我要求很低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雨的同學,董晚瑤你有沒有印象?她跟我一趟車回京城,在車上面差點給人欺負,所以耽擱了…”
  陸景大致的給衛婉儀說著今天早上火車上的事情,然后舒服的靠在木質的餐椅上伸個懶腰,看著衛婉儀俏麗清秀的容顏,有時候覺得家里有個人在等著,那種感覺確實很不一樣,“唐悅那里還沒消息傳過來。羅華那邊說那個周總和史家沾點邊。”
  “史家?”正在秀氣的喝著香甜大米粥的衛婉儀眼睫『毛』微微動了動,“沒問題吧?”她在央行總部里上班。人在京城,總能聽到一些消息。陸家和史家背后的圈子最近博弈的很激烈。
  “不會有問題。”陸景輕松的說道。史自成在聯科的事情上虧損了5個億。估計他是挽不回了,在加上科訊那里明州商業銀行黒了他2個億,虧損7個億足以讓他消停一段時間了。只不過,永輝集團那里他投資了3個億葉文斌恐怕是沒膽子賴掉。這有點美中不足。
  吃過飯和衛婉儀在臥室里說著話,陸景從箱子里拿出在建業和云chun買得禮物給衛婉儀。兩人正親昵的在圓桌邊說著話,陸景的手機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唐悅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
  “陸景,查清楚那個周樂章的來頭了。長興同宇是掛靠在共和國第七冶金集團下屬的一家公司,他和七冶的總經理竹高明關系很好。長興同宇主要從事煤礦、金礦、稀土礦的外貿交易。九五年發家之后涉足了很多其他的行業。周樂章在京城里交游廣闊。”
  “七冶的下屬公司?”陸景輕聲呢喃,片刻后,眉頭微蹙,“周樂章怎么沒找韓圣杰來和我溝通,反而是找上史家的人?”共和國第七冶金集團的董事長一貫是由韓家的子弟或者韓家親近的人物出任。這件事倒有些蹊蹺了。(未完待續。)
  安卓客戶端上線?下載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