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25 我們是挖礦的

方山路183號的四合院里,衛婉儀正在和堂妹衛婉瑩在溫暖的客廳里下著不費腦子的跳棋,不時的看一下手機。陸景早上在給她發了短信說到京城了。她在反復的計算陸景回家的時間。
  衛婉瑩好笑的道:“姐,你想見他,開車去火車站接他啊。這樣等著累不累啊?大早上把我喊起來下棋,我可是還想睡覺的。”昨天晚上,她姐就沒和她睡一張床上夜聊。而是睡在了她的主臥室里。
  她姐和陸景結婚之后有些變了,或許是心里多了個人的原因。倒是不知道陸景怎么把她姐的心給摘走了。結婚的那天都沒見他們兩個好過呢。
  衛婉儀挽著發髻笑道:“我要是見到不該見到的人怎么辦?我可是還沒想好啊。”
  “你是說關寧?”衛婉瑩的腦袋也是好使的。陸景回京城過春節,十有**是會和關寧同行。那年的元宵佳節,她和她姐都是見過關寧的。很聰明、細膩、美麗的一個女孩子。
  “誰知道呢。”衛婉儀落寞的說道。她還沒做好融入陸景生活的準備。話音剛落,電話響起來,里頭傳來陸景溫潤的聲音,“婉儀…”
  “你到那兒了?”衛婉儀溫婉的問道。
  衛婉瑩偷偷的笑著搖頭。她姐都不知道她這會兒的聲音溫柔了八度都不止,簡直就是個活脫脫的小女人難掩思念的溫柔語氣。
  陸景歉然的道:“在火車上出了一點小事,我現在在火車站派出所里。要四十分鐘之后才能回去。”
  “哦…”衛婉儀也不問陸景什么事,輕聲哦了一聲。表示她知道了。
  …
  …
  陸景到派出所里才瞅了個空,避開關寧她們給衛婉儀打了電話說一聲。
  問題是。他能在四十分鐘內解決問題嗎?
  “你小子很行嘛!”京城火車站派出所氣派的大廳里,黑大個警察陰陽怪氣的盯著從洗手間回來的陸景說道。黑大個警察是京城火車站派出所的劉所長。他剛把幾人帶回派出所。所里和他不對付的王指導員就打來電話詢問,很明顯這小子上面有人。苦頭是不能給這小子吃了,但是這并不妨礙他諷刺這小子幾句。任誰看到這小子身邊居然跟著三個美女都看不過眼。
  陸景臉色平靜,沒有理會劉所長,和關寧、丁靈、董晚瑤說了幾句話,看了看手中的腕表,時間距離他給衛婉儀打電話已經過去了2分鐘。
  劉所長嘿嘿一笑,這小子看起來就不是尋常人,但看起來也不是什么世家子弟。否則。早就大耳光抽過來了。再不就是電話漫天飛,叔叔伯伯的叫得歡。這年頭,皇朝腳底下,沒準一個老頭、老太都能和皇親國戚沾上邊。不過,今天交待事情的周總很有能量。據說和市里的領導都有走動。他也沒什么可怕的。
  劉所又哪里知道陸景在下火車之前就打了電話。陸景現在只是在等人過來。至于,打人,陸景還不至于親自動手大耳光去抽劉所長。說白一點,劉所長不值得他動手。
  “劉所,來。抽支煙…”胖子吳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笑呵呵的說道。他是來代表周總“督辦”這件案子的。東經理還在劉所的辦公室里錄口供呢。
  劉所笑瞇瞇的接了煙,小聲道:“吳經理這個小子什么來頭?”
  胖子吳眼睛色瞇瞇的從三個女孩身上滑過,道:“我哪里知道。就是在火車上碰到的,不過這小子譜大的很,很囂張。很蠻橫,很無禮…。周總希望看到一個滿意的結果。”
  劉所微微點頭,“我知道。王指導員那邊已經知道消息。他一會就過來。周總那邊…”
  胖子吳笑呵呵的道:“劉所,你放心,周總已經安排好了。”
  三分鐘后,一名穿著制服的五十多歲老者快步走進來,幾名正在大廳里做事的所里人員紛紛打著招呼,“王指導員”
  王指導員略微和下屬們一點頭,就看到不遠處的劉所長和胖子吳。和劉所長這個老冤家眼神一碰,王指導員心里冷冷一笑。旋即,臉上帶著真摯的笑容走到陸景面前,熱情的伸手道:“陸先生,你好,你好。”
  陸景欠身和王指導員握了握手,“你好,王指導員。”
  陸景這個欠身的動作讓王指導員受寵若驚,臉色的皺紋笑得如同花開,忙道:“您客氣了,您客氣了。”他直接用上了敬語。
  今天這件事,他略微知道一點原委。劉所長和區里的魏局長有點關系,招呼是魏局壓下來的。他這邊卻是接了市局里一位老熟人的電話,連忙趕了過來。他這位老熟人話里話外點了點他,眼前這青年地位很高,順帶著還要求緝拿一個叫周樂章的人。他來之前,已經電話通知了下去。他在這京城火車站派出所混了十幾個年頭,就算和劉所長不對付,手底下還是有幾個人的。
  陸景擺擺手,道:“王指導員,是這樣的,我剛從外地回來,我妻子還在家里等著。我留一個人在這兒等消息,你看可以吧?”
  “可以,可以,您請便。”王指導員一疊聲的說道。
  “不行,你小子不能走。”胖子吳搶步到陸景面前大聲說道,順帶扭頭看了劉所長一眼。
  劉所長吐出一口煙,皮笑肉不笑的道:“老王,按理說我們搭班子,我得給你個面子,是吧?但是今兒這事你我說了不算。等上面的消息好吧?”
  按說,派出所的指導員比所長地位略低。但是,這時候,王指導員根本就不看劉所長,而是看向已經站起來,手里拖著箱子的陸景。
  陸景淡淡的道:“這個胖子很有問題,你們要好好的查一查。”
  王指導員立刻就明白了。陸景這話是要讓這胖子深刻領悟暴力機關的可怕。“請陸先生放心。”
  胖子吳炸毛了,氣笑道:“我有問題。哈哈,我有問題。你tm才有問題,我看你亂搞男女關系,生活作風不正當…”
  這時,屋外突然傳來一陣罵聲,“麻痹的,知道我是誰嗎?你們該抓我。”
  “周,周,周總…”胖子吳正對著陸景發飆,卻看到他的老板蓬頭垢面的被幾個民警銬了進來。后面呼啦啦的跟著幾個公司的職員在后面。
  頓時。胖子吳呆住了。他看到周總的手腕上銬著銬子。臉上還有幾個指印。這實在是顛覆了他的認知…
  在胖子吳的認知中,周總是什么人?京城里的坐地虎,手眼通天的大人物。談笑有要員,往來無白身的大人物。可是,現在這個形象轟然倒塌。
  而周總此刻正在大罵。
  實在是不怪周總沒有教養,沒有風度的大罵。“緝拿”這個字眼從王指導員的熟人口中傳遞到他這里,再傳遞到辦事的民警那里,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周總剛拉準備坐到前來接他的大奔里面,就被四個民警一擁而上的按到在地。上手銬,打耳光,很是吃了幾個虧。被搞上這么一曲,他就算是泥菩薩。也要發火了。
  陸景哂笑,淡淡的掃了周總一眼,現在才是他的本來面目吧。拍了拍王指導員的肩膀。當前一步,離開京城火車站派出所。趙姿帶著2個保鏢跟著陸景離開。留下黑子在這里等消息。
  看著陸景幾人離開的背影,周總臉色陰郁的要滴水。他當然明白他白抓來肯定和這個青年有關。周總的眼睛惡狠狠的從火車上那個美女大學生身上挪開。扭頭道:“劉所長,到底怎么回事?”
  …
  …
  派出所里對峙的情況,陸景肯定是不太理會的。他要的結果是盡快離開。有王指導員頂在前面,他自然不用靠耍威風才能離開。羅華待會就會去京城火車站派出所,他給自己一個滿意的交代。
  景華京城分公司的員工早早的等在火車站外,等了好久才接到陸景的電話。陸景一行人坐到商務奔馳車中往九老胡同而去。他要先送關寧回家,然后送丁靈,然后才返回家里。
  他給衛婉儀說四十分鐘是留了送關寧他們的時間。他怎么可能在一個派出所等四十分鐘。
  送過丁靈后,車從民大里拐了出來。車內,陸景問身邊挽著他手臂的董晚瑤,“在京城里有住的地方吧?不行就去大唐雨景那兒住幾天。”
  “哥…”董晚瑤微微撅嘴。關寧、丁靈離開之后,她就大著膽子挽著陸景的手臂了,這會見陸景根本就不相信她會在京城里過年的說法,忍不住有些郁悶。
  陸景就笑,“你家里還真準備在京城里過年啊?”
  “是啊。我爸工作的不錯,又把京城里的別墅給賣回來了。”董晚瑤明凈的眼眸盯著陸景,幽怨的道:“哥,我在你心里是不是還是個小女孩?”說著,又低聲道:“可是我長大了啊。”
  陸景輕輕的摸了摸董晚瑤的頭,輕嘆口氣。真是難為她了。火車上的難堪遭遇恐怕讓她心里很壓抑,“火車上的事情別放在心上,回家好好睡一覺。下次不要再這樣,你要是出事…”
  說到這兒,陸景倒不好說下去了。
  董晚瑤眼眸一亮,心情頓時好起來。陸景沒說的下半句,她又怎么會猜不出來。說到底,陸景還是在乎她的啊。她大著膽子在陸景臉上飛快的親了一口,喜滋滋的道:“哥,我每隔兩天給你打一次電話好不好?”
  陸景揉揉臉,苦笑著搖頭。
  “因為,我怕我每天都給你打電話你會煩我。”董晚瑤輕聲說道。
  這份苦戀的情意讓陸景愣了愣,突然的,卻是發現董晚瑤離他有點近,連忙舉手道:“誒,我早上沒刷牙,只吃了幾個口香糖。”
  但是這句話并不足以阻止董晚瑤接下來的動作,火辣辣的熱吻帶著少女青春甜美嬌嫩的氣息奉上。
  這已經是兩人第二次接吻。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其實也沒那么抵觸。兩人熟練的熱吻著。不過,董晚瑤那里是陸景的對手,片刻之后就嬌軟的伏在陸景懷里,一副仍君采摘的模樣。
  不知道什么時候,商務車已經停在路邊,司機早就下去。
  看著懷里的嫵媚美人兒,陸景輕撫著她的長發,長嘆一口氣,“晚瑤…”
  “哥,什么都別說。”董晚瑤抬頭倔強的看著陸景。
  “那么嚴肅干什么?”陸景沒好氣的輕拍了董晚瑤的小屁股一記,“你害的我要遲到了,我答應婉儀四十分鐘之后要回家。”
  他不是那種瞻前顧后的性格,吻都吻了,還糾結有個屁用。難道看著晚瑤投入到別的男人懷里他就舒服了?他昨天晚上得知晚瑤吃了虧,心里涌上來的氣憤絕對不只是哥哥聽到妹妹吃虧的反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現在沒必要讓董晚瑤心傷。
  “啊…”董晚瑤被這個親密的動作拍得心魂亂顫,驚呼一聲,定定的看著陸景。
  陸景輕輕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吃驚什么?趕緊回家了。下次別亂跑啊,不然我真生氣了。我們的事情先這樣,后面怎么樣再看吧。沒準你煩了我,或者我煩了你。”
  “不會的。”董晚瑤心愿得嘗了一部分,渾身都仿佛浸泡在暖洋洋的熱水中,大膽的和陸景貼著臉,輕輕的磨蹭著,嬌媚的輕聲道:“哥,你真好…”
  陸景哭笑不得。稍微對你親昵一點就是好啊,那我真可以改行做職業小白臉了。
  他讓商務車送董晚瑤回她家的別墅,他則是做趙姿開過來的保時捷往家中飛馳而去。他不想對婉儀失約。剛到家門口,羅華的電話打過來,“嗨,陸景,這姓周的孫子還真有點本事。瑪德。你猜誰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