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22 云春度假

陸景想了想,道:“看情況吧,如果時間允許我會去一趟賓州。”何路遙和他的關系不錯,而何晨卻通過胡文洸來轉達邀請他去賓州的消息,看樣子是要談公事。不過,年后他未必有時間去賓州。
  聯科被莫氏集團收購具體的細節談判就算糾纏半年也正常,但是其資產價值已經大幅縮水,在沒有景華的默許之下,聯科無力繼續在手機行業生存。聯科幾家股東均是損失慘重。
  目前,景華和日系手機廠商東芝、松下在東南亞、香港市場拼殺激烈。景華因為手機成本和外觀略占優勢。隨著時間的推移,景華的優勢將會越發的明顯。
  陸景目前關注的重點是晶圓廠的建立。周復生在美國已經物色到一位優秀晶圓技術的首席科學家,盧文山。他將會在年后抵擋新加坡,在那里籌備整個晶圓廠的項目團隊。等江州這邊的晶圓廠開始建設之后,他才會帶著晶圓團隊入駐江州。
  因而,陸景會在年后去一趟新加坡和周復生、盧文山見面。另外還需要巡視一遍各地的研發中心。國內手機市場機海大戰如火如荼,研發力量的擴張是景華在機海大戰中生存的根本。
  其次,他可能會去一趟韓國,和現代半導體接觸收購其旗下的液晶業務。
  就時間安排來說,陸景年后去賓州至少得安排到5月份之后去了。
  和胡文洸聊了幾句,陸景便笑著將他打發走,坐電梯直至白云賓館頂層的總統套房。莫心藍沒住在白云居。而是住在了這里。不管年后怎么忙,至少年前這幾天。他還是悠閑的。
  陸景敲門。給陸景開門的是莫心藍的助理季夢白。她見是陸景,輕輕的抿嘴一笑。讓陸景進去,她卻是轉身帶上房門回她自己的房間了。12月份在南洋那些天,她那里會不知道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
  “忙完了?”在窗口看風景的莫心藍回頭嫣然笑著問道。她已經洗過澡,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容顏依舊是精致無瑕。她穿著寬松的白色翻領襯衣、黑色的柔軟長裙。簡約的家居打扮不減她優雅高貴的風情。
  “恩。”陸景走到莫心藍身邊,將她擁入到懷里,“晚上不去我那兒泡溫泉?”白云居別墅里就有天然的溫泉。溫泉浴場修建的很華貴。
  “我去了你應付的過來嗎?”莫心藍笑盈盈的嗔了陸景一眼,輕輕的在他腰間掐著。“你個死人…”她在泰國期待了一個月,準備和陸景在云春獨自相處,就算穿著性-感的泳裝給他看也行。哪里知道會有這么多人。
  陸景輕聲解釋道:“何夢瑤因為我在香港的婚宴沒有請她為我病了一場,我帶她來散散心。關寧和她是好朋友,就一起過來了。我準備從云春回京城過春節。小靈也要回去,和我們一起同路。”
  莫心藍就輕輕的嘆了口氣,抬頭看著陸景道:“關寧也真是縱容你啊。要是我,你敢這樣…,哼…”莫心藍精致的瓊鼻微微哼了一聲。
  陸景笑著搖頭。溫柔的理了里莫心藍柔順烏黑的長發。看著窗外美麗的夜景。云春這幾年因為旅游業的興起發展的很快。市區里九點多還是燈火點點。雖然不比江州,但在半山腰看著小城的夜景也能體會其中的紙迷金醉、燈紅酒綠的繁華。
  “陸景,我明天的飛機回香港。”半響之后,莫心藍輕聲說道。
  陸景微征。抱著莫心藍的手用力了些,“你生氣了?”
  聽得出來陸景語氣里有一絲緊張的意味,莫心藍微微一笑。陸景在緊張她的感受。這要是在九六年的時候。說現在兩人這樣的關系誰會信啊?她伸出纖細雪白的手指在陸景額頭輕輕的一點,嘴角的笑意逐漸燦爛。“是啊,我就生氣了。你準備怎么辦?”
  話是這么說。雙手卻抱著陸景的脖子,就這么宛若盛開的牡丹般笑盈盈的看著他。
  有一點點生氣,但是不是那么的生氣。何夢瑤都為他病了一場,陸景真要把人丟在一邊,和她來云春度假。那她還得真要認真的考慮下她和陸景的關系,誰知道她會不會是下一個呢?
  莫心藍是歲月所鐘愛的幸運兒,歲月沒有她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讓已經三十多歲的她越發顯得風韻迷-人。看著這個尤-物精致無瑕的容顏,陸景凝望著她如湖光晨靄的眸子,笑著道:“我準備把你這個妖精給收了。”
  說著,陸景低頭,火辣辣的吻住了莫心藍。
  “唔--”莫心藍輕吟了一聲,和陸景熱吻起來。仿佛又回到了在南洋那段快樂的時光。不過,她忘了一件事情:在見陸景之前要換上一套不容易被解開的衣服,否則兩人都會情難自禁。
  她此刻穿著襯衣、長裙實在難不倒陸景靈活、充滿魔力的雙手。頃刻間,黑色柔軟的裙子滑落,香-肌雪-臀就被陸景撫過。迷糊間,襯衣大開,那一雙絕妙、有著致命誘-惑的恩物,挺拔豐滿,呈現著一個完美的半圓形。觸手雪膩彈滑。
  “不要…”莫心藍聲音在發抖,卻無力抗拒陸景的侵襲。
  半個小時后,客廳的沙發處,莫心藍輕軟的靠在陸景懷里。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精致無瑕的俏臉上染著一層迷-人地緋紅,粉潤的嘴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你個混蛋…”聲音柔媚的要把男人的心魂都給融化。
  陸景嘿嘿一笑,溫柔的吻著懷里羅衫半解的美人兒,眼睛瞥了一眼她濕透的粉白色內褲,笑著道:“明天回香港有什么事情嗎?”
  “不許笑,不許看。”莫心藍又羞又嗔的用手遮住陸景的眼睛,“我弟的事情。少鋒談了一個女朋友,要帶回家讓我先看看。”
  “我發現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不算太高啊…”
  莫心藍注視著陸景,撫-摸著他的臉,柔聲道:“你有這么多人陪著,多我一個也不多啊。”她喜歡這個男人,但是家人在她心中的地位確實要高一些。因為陸景不能給她終身的承諾——婚姻。她不知道兩人的未來會怎么樣。而血脈的親人卻永遠不變。
  感受到莫心藍些許的愧疚情緒,陸景吻著莫心藍嬌嫩欲滴的粉唇,笑著道:“能得到心藍的青睞,我已經很滿足。再要求過多,就是我太貪心了。”
  莫心藍釋然的微笑,回應著陸景的輕柔甜吻。吻了一會,陸景將莫心藍抱了起來,往浴室里走去。莫心藍驚呼的懇求道:“陸景,你趕緊回白云居,別來惹我。”
  “不惹你。抱你去洗澡。”陸景笑著將莫心藍放到潔白的浴缸里,給她放了水。看著她宛若一條美人魚般的嬌軟臥在浴缸里,水線慢慢的將她曲線曼妙的嬌-軀勾勒出來。美景如斯。
  莫心藍當然不會像小姑娘那樣任由陸景使壞“欺負”她。她知道陸景說話一向算數,說了不會再“惹”她,肯定不會再唐突她了。當即,笑一笑,拿起浴缸邊的一瓶牛奶似的乳液倒進浴缸里,攪了攪,整缸熱水變成乳白色的渾濁,香氣四溢,身子浸在水里就看不到什么。然后莫心藍身子浸在水里,將襯衣、內褲脫了扔出去。
  陸景走到浴缸邊,和她接吻,“好好泡個澡,休息下,明天我送你去云春機場。”
  莫心藍趴在浴缸邊沿和陸景說話,風情迷-人的白了陸景一眼,“我知道。趕緊回去找關寧。”在客廳的時候,她已經很清晰的感受到陸景的反應。
  陸景笑著搖頭,給她一個晚安吻才離開。
  看著陸景離開背影,莫心藍輕舒一口氣,軟軟的仰臥在浴缸里。剛才陸景吻她時她有點緊張。她知道要是陸景非要今晚和她顛鸞倒鳳、云-雨幾度,她非但拒絕不了,事后恐怕也不會怪他。
  第二天陸景送了莫心藍去云春機場。她從云春直飛香港。陸景和關寧、丁靈、何夢瑤在云春住了兩天就準備啟程返回京城。
  白云居的溫泉雖然好,可惜他卻無緣和三個女孩一起泡在里面。而且,溫泉浴池設計的極為巧妙,通往浴池的門可以從里面反鎖。浴池頂上還有可伸縮的遮光頂棚。陸景就算跑到三樓也只能看到溫泉浴池模模糊糊的影子。他連三個女孩的泳裝都沒看到過。
  從云春的夜里出發,第二天的清晨就能到京城。陸景讓明雪幫他訂了一間軟臥包廂的票,夜里七點鐘從云春出發。火車叮叮當當的在鐵軌上行駛著。窗外的夜色濃得仿佛要化不開。
  陸景放下手里的資料,問坐在床頭打電話的關寧,“夢瑤到江州了嗎?”他和關寧、丁靈離開云春,何夢瑤則是坐車返回江州過春節。
  “到了。”關寧抿嘴笑著說道,指指桌子上的一碗泡面,“晚上就吃這個啊?”
  “我寧愿吃泡面也不吃火車上的快餐。”陸景道,“你們倆還不餓嗎?”他下午去積遠教育基金轉了一圈,有些餓,提前泡了一碗統一方便面。
  丁靈甜美的笑起來,看向關寧。關寧從箱子里拿出兩個保溫瓶,笑著道:“我和小靈吃飯呢。晚上剛在白云賓館打包的。還有點心,可惜沒你的份啊。”
  陸景就笑著搖頭,怎么可能沒他的份?對關小寧這點信心他還是有的。正要說話,手機鈴聲響起來。是董晚瑤的電話。電話剛接通就聽到董晚瑤驚惶、慌張的聲音:“哥,快來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