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21 雨中的清晨

陸景不關注聯科的結局,但是史自成、黃容山、蘇遠、長井靜香、葉文斌、許雪卻是關注的。
  史自成在聯科投了5個億,按照莫氏集團新主持談判的人選莫雅靜的最新報價三千萬美元,他能拿到手的錢是多少?只怕要虧到姥姥家。
  黃容山的錢是借給永輝集團,到是不虞被坑。但若是聯科倒閉,黃遠電子沒了聯科的手機訂單離倒閉就不遠了。他憂心忡忡。
  蘇遠在聯科擁有14%的股份,他一直想要轉手,但是能成功。他才到建業來開會,聯科就出了問題,哪里還會有人接手。他在聯科上的虧損并不會傷筋動骨,但是永輝集團持有遠大電器的股份,他擔心的是這個:永輝集團有收購遠大電器的優先條款。
  長井靜香不關心聯科的死活,她關心nec最終能收回多少錢。這是她的職業素養。
  許雪同樣如此。明州商業銀行當初花費了2千萬美元在聯科擁有5%的股份。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她現在還是明州商業銀行的副行長。她不希望看到她的投資虧得太狠。
  葉文斌關心聯科的結局是希望聯科能夠像永輝集團那樣死中求活。但是看情況估計不可能。
  “我不需要聯科的其他資產,我只對聯科的手機牌照感興趣。”莫雅靜用力的敲著會議桌,環視著葉靜雨、許雪,還有聯科其他各家股東的代表,“是你們非要捆綁銷售的。那好。我出3千萬美元。這是底線價。再多就沒有了。”
  許雪道:“之前,莫心藍小姐給出的可是5千萬美元的報價。”
  莫雅靜道:“我姐已經全權授權給我,現在由我來決定報價多少。在景華盯著聯科的情況下,聯科出一款手機虧一款手機。聯科的資產只會越來越不值錢。如果聯科不愿意談就算了。”
  說著,莫雅靜長身而起,帶著助手們離開了希爾頓酒店11樓的會議室。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覷。
  走出會議室,莫雅靜笑著給莫心藍打電話。她其實很有些搞不懂她姐和陸景。明明是享受“殺死”對手樂趣的時候,兩個人卻都跑到云春去度假。
  要不要這么裝啊!
  她喜歡在談判桌上把前面的場子全找回來。
  聯科被收購的消息傳出來,引發了媒體對聯科業績的關注。聯科連續虧損的業績被曝光之后,最痛苦的人是黃容山。黃遠電子的股票應聲下跌。
  香港。黃容山位于香港島的豪華別墅中。他正在頭疼的應付前來討債的侄兒黃利飛,“小飛,你那三億資金,等永輝集團那邊還回來之后。我一定還給你。”
  黃利飛嘴角一扯。道:“二伯。你就別騙我了。我已經得到消息:永輝集團即將變賣。根本不可能有流動資金。葉文斌就算給你永輝集團10%的股份又如何?公司破產或者被收購,原有的債權人可是沒多大收益的。”
  黃容山賠笑道:“小飛,葉文斌那里肯定不會少了我的三億資金。你稍安勿躁。咱們約定的時間不是還有一段時間嗎?你要相信我,永輝集團不會破產的。葉文斌正在和盛泰電器談。”
  黃利飛言辭犀利的道:“二伯,我說句不好聽的。永輝集團就算不破產又怎么樣?盛泰電器收購永輝集團之后,給你股份,就是不給你分紅,你那股份套在里面有什么用?而且,永輝集團被盛泰電器并購,前景不明,你那股份就算轉讓也賣不出高價。二伯,你還是考慮下怎么還錢給我的問題吧!”
  黃容山臉色一變,黃利飛這是戳中他的心窩。他就算擔心出現這樣的情況。假設沒辦法還錢給黃利飛,按照之前的協議,他需要將黃遠電子15%的股份轉讓給黃利飛。一旦他失去黃遠電子,他在香港的商界里面如何立足?但是,聯科目前的前途未決,如果聯科倒閉,黃遠電子同樣活不久。
  “小飛,容二伯好好考慮幾天。你放心,我一定能有辦法籌集到款子的。”黃容山臉微抽,疲倦的說道。他已經拿定主意將黃遠電子的股份給黃利飛。說起來,黃遠電子的股價跌得厲害,他還是占了大便宜。
  “好,二伯,你好自為之。”黃利飛起身告辭。剛走出黃宅坐到豪華的法拉利里面,黃利飛忍不住哈哈大笑。黃遠電子在他二伯黃容山手中是越來越不行,但是在他手中就未必。從長遠的投資角度來看,他二伯以后絕對會后悔這么便宜就把黃遠電子15%的股份賣給他。
  黃利飛伸手撥了陸景的電話。他得感謝陸景一番。
  2月初,江州又下了一場雪。一輛白色的捷豹緩緩的駛出江州市第一監獄,而后前往遠大集團的總部,遠大大廈。
  蘇遠剛剛去第一監獄看過他的好友孟漢生。
  路過景華科技園時,白雪皚皚。看著雪中占地廣闊,高樓林立,鱗次櫛比,規模巨大的景華科技園,蘇遠有種深深的挫折感。在九七年籌建江州市經濟開發區的時候,他、熊玉嬌、孟漢生、潘婷婷嘲笑陸景的格局不行,現在卻只有景華做成了真正的科技園。
  緊挨著風光秀麗,造型活潑,人文氣息濃厚的櫻花園的是吳青鄉荒棄的2號地塊。荒草叢生的2號地塊和人氣旺盛櫻花園相比就如同荒漠一般,如美女面前的丑女一樣,對比太鮮明。
  之前,他請莫心藍傳話,他要和陸景打賭,假設陸景能打垮聯科,他便將這塊地轉讓給陸景。只不過,陸景沒有消息反饋過來。
  蘇遠輕輕的嘆了口氣。他不履行賭約恐怕不行了,假設由盛泰電器控制的永輝集團發起收購遠大電器的行動。失去遠大電器的遠大集團恐怕會跌出楚北省十大民營企業之列。
  返回到遠大大廈的蘇遠默默的撥了陸景的電話。
  江州白雪飄揚的時候,云春白云山山腰還是秋天的氣溫,十分怡人。
  “誰的電話啊?”白云山山頂的一處觀景亭中,關寧扶在陸景的肩膀上笑著問道。景華國際學校早放了寒假,她和陸景、何夢瑤、丁靈、莫心藍一起來云春度假,過兩天她和丁靈、陸景就直接從云春返回京城。
  “黃利飛的電話。”陸景笑著說道,“他謝了我一番。”
  “哦?”正在旁邊木凳上莫心藍扭過頭來說道,“他在這次聯科的事情上撈了多少好處?是黃容山的黃遠電子吧。”
  “恩,黃容山用黃遠電子15%的股份在黃利飛那兒質押出了3億的資金,他估計是想賴賬。”陸景笑著點頭。“黃容山這個人門戶之見太深。難成大器。做生意,有錢賺,敵人的訂單也要接。”
  莫心藍笑著搖頭,“他要真那么精明。就該我們頭疼了。”plu電訊就是她從黃容山手中買來的。
  黃遠電子巔峰時。市值達到了10億美元。現在黃遠電子的股價低迷。除開黃遠電子經營不善的因素外,還有投資者信心不足的原因。但是,這并不能抹殺一個事實:黃遠電子擁有完善的代工工廠。工人,機器設備,合適的企業文化,中低管理人員。這么賤賣,黃容山以后一定會后悔的。
  陸景也笑了起來。在山頂略作休息后,準備從另外一條線路下山,返回白云賓館吃飯。張勇和葉儀已經在那里訂了餐。臨近春節,游人少了許多,鳥啼山靜。下午四點時分,陽光懶洋洋的照射在山巔之上,山林、臺閣都拖出一絲清幽的陰影。
  看著下山時有些氣喘吁吁、缺乏鍛煉的四個美女,陸景回頭笑著道:“有沒有人要我背著下山的?”
  “好啊。”關寧笑著答應,將手里的背包遞給陸景。陸景無奈的搖頭,將莫心藍、何夢瑤、丁靈手中的背包都拎了過來。
  “你們都背的什么東西啊,就爬個山而已。”陸景一邊下山,一邊叫苦。雖然關寧其實比四只背包加起來要重一下。如果有選擇,他還是愿意背著關小寧下山。
  問題是,這世界上的事情通常都是,一個和尚有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這樣的。假設只有一個人在陪他爬山,他的心愿肯定能得逞。現在是四個人陪著他爬山,哪里會有人相應他。
  在山腰上五星級酒店白云賓館吃晚飯的時候,已經休假回云春的明雪拿了手機給陸景,“蘇遠給你打電話了,他希望和你談一下吳青鄉2號地塊轉讓的事情。”
  明雪說是休假了,結果在白云賓館和陸景一行人碰上,還是給陸景抓了壯丁——陸景把手機放在她這兒了。
  陸景訝然的挑了一下眉頭。
  莫心藍笑盈盈的提醒道,“你忘了我向你轉達的蘇遠和你的賭約了嗎?”
  陸景這才恍然,笑道,“還真忘了。”他琢磨了一會,對明雪道:“你給雨綺說一聲,讓楊顯和蘇遠談。”
  楊顯已經從渝都返回了江州。渝都那里的研發中心已經進展到了30%的進度。
  莫心藍優雅的拿著紅酒杯搖了搖,問道:“你和蘇遠算是老熟人,他向你認輸,你不親自和他談談?”
  一桌子人都好奇的看了過來。有人不知道陸景和蘇遠的恩怨。
  陸景輕輕的擺了擺手,“蘇遠這個人我很了解。之前,他岳父調出江州他就該認輸了,但是在聯科、科訊的事情上他還是扮演了不好的角色。他就算是一時的認輸,只要有機會,他還是會撲上來咬我一口。我沒有必要見他。”
  明雪黑白分明的美眸詫異的看了陸景一眼,陸景對蘇遠的看法真是鞭策入里,笑著答應了一聲,“好的。”然后,輕盈的走出富麗堂皇的包廂。
  云春山上的氣溫宛若秋季,明雪纖細動人的腰肢,給緊身羊毛衫一圍,透出驚人的彈性,水洗白的牛仔褲恰如其分的將她修長的雙腳展現出來,明艷照人。
  陸景這小子真是好艷福,在座的幾個美女都是一等一的姿容,只有他的助理竟然也是不遜色于關寧的美女。張勇笑著搖頭,抿了一口酒,對陸景道:“余小胖的事情解決了?”
  “我讓景華創投再給清溪公司投了100萬美元,確保他們的項目完成。”陸景笑著說道,“你和葉儀什么時候結婚?”
  正在和關寧說話的葉儀插話道:“就他那個小經理啊,我爸媽還不滿意呢。”
  張勇和葉儀都在瑞豐旅游里面工作。張勇現在已經是旅游公司的一個部門經理,年薪差不多也有十幾萬。在云春來說,已經算的上是高收入人群。
  張勇卻是嘿嘿一笑,“最遲不遲于明年五一。”
  陸景一愣,旋即恍然,“你小子。”
  為什么最遲不遲于明年五一?奉子成婚啊!
  關寧很快就明白過來,笑著盤問葉儀。葉儀面對大學室友的盤問那里還頂得住,害羞的承認了。陸景、關寧和張勇、葉儀熟悉的很,都取笑著恭喜兩人。又說起何夢瑤調回江州之后,江秋若也跟著回江州,余志成那小子估計要樂的合不攏嘴。
  包廂內的氣氛十分熱鬧。
  飯后,瑞豐旅游的胡文洸前來拜訪陸景,匯報工作。陸景留他抽了一支煙,笑著道:“你小子故意的是吧,我來云春度假才幾天時間,你還來匯報工作?”
  胡文洸笑道:“我那敢。賓州的何晨書記可是殷切的希望你年后能去賓州一趟。委托我一定要把這個邀請轉達到。”(未完待續。。)
  ps:黃容山拿3億的資金,換取永輝集團10%的股份。之前的章節寫成了1%。我已經修改,給書友們說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