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820 闖入

屋子里很安靜。有月光從落地窗臺上流淌到暗黃色的地板。深棕色的窗簾在晚風中輕輕的搖擺。
  “夢瑤…”很久以后,胳膊肘撐在地上有點酸,陸景輕聲說道。
  何夢瑤背對著陸景清聲道:“你先出去,一會再進來。”她沒敢轉身,怕會壓不住嘴角輕輕蕩漾的笑意。她不想讓陸景太得意。其實,剛開始她真的有些生氣了。陸景沒經她的許可就拿她的內褲。只是,看陸景狼狽而愧疚的樣子,又不想真的生他的氣了。
  陸景離開何夢瑤的臥室,去廚房里燒水,沖了兩杯熱咖啡。端著咖啡到臥室時,何夢瑤已經收拾好臥室里的貼身衣物,將衣柜門都關上,才讓陸景進來。
  四目相對,頃刻無言。繼而,又相視一眼,各自別開頭笑起來。
  “我現在相信關寧說的,你真是個無賴。下次不許你這樣。”何夢瑤清聲說道。雖然不想再生他的氣了,但還是不想他隨意的亂碰她的貼身衣物。
  陸景知道何夢瑤沒說出來半句話:如果再這樣,她就會真的生氣不理他。對君子絕交不出惡語的何夢瑤來說,當她不理一個人時,是很嚴重的懲罰了。
  “不會了…”陸景輕輕的呼出一口氣。何夢瑤這么說,代表著她這會是不生氣了。
  臥室里月光很好。陸景關了燈,將臥室里的兩張滑椅推到窗前和何夢瑤一起看著清冷的月色。月華如水。別墅外的馬路上靜悄悄的,能聽到安然的晚風在冬夜里冷幽的飄過。
  “你在想什么?”何夢瑤見陸景的目光溫和的落在她臉上,給他看得有些不自然,輕聲問道。
  “我在想你平常一個人在臥室里發呆會是什么樣的?”
  何夢瑤覺得陸景的想法好奇怪。不過,她平常晚上要是不加班的話確實會一個人發呆,回頭指著寬松的大床,誠實的道:“就坐在床-上,什么都不想。你呢?”
  “我?隨便找個地兒蹲下來抽煙。”
  何夢瑤不信,“你抽煙的時候一般都是在思考。”
  陸景就笑,“那我一般就沒有發呆的時候了。”他確實很少有什么都不想坐下來發呆的時候。
  何夢瑤輕輕的點頭。
  就這么隨意的聊著。陸景看著何夢瑤,何夢瑤看著月光。咖啡喝完,陸景將杯子收了起來,從他收集到的何夢瑤的酒里挑了一支紅酒,倒了兩杯,重新和何夢瑤坐在窗前。
  “慶祝你從今天開始戒酒。”陸景說道。
  “你來建業給我說了之后,我私下里就沒喝酒了。這是以前剩下的。我還沒扔掉。”何夢瑤不好意思的分辨,拿起酒杯和陸景輕輕的碰了碰。
  陸景在香港的婚宴并沒有將請柬發給她。景華的高管里面,陳笑、吳璇、她都沒有收到。關寧也沒收到。她聽到陸景結婚的消息就是想喝一點酒,只是酒量不好。容易醉。還因為喝醉沒蓋好被子而病了一場。
  陸景溫柔的撫了撫何夢瑤柔順的長發。她近在咫尺的玉容潔白無瑕的像一塊玉一般。晶瑩剔透。五官生動。明艷動人的眼睛里有沁人心脾的溫潤情愫。
  陸景突然的想吻她。
  何夢瑤知道陸景想吻她,輕輕的別過頭,留給陸景一個猶如雕塑般美麗的側臉輪廓,精致明麗。
  陸景笑了笑。伸手握住了何夢瑤潔晶纖滑的素手,“夢瑤,我剛才聊到那兒了…”
  何夢瑤平常話不多,一個是她的性子使然,一個是她不太習慣和陌生人熱情的打交道。今天晚上何夢瑤釋然放松下來,和他說了很多話。他不想唐突佳人。
  “聊到我們回江州后在年前和關寧、丁靈一起去云春度假泡溫泉的事情。”何夢瑤清聲說道。
  “哦,那么我們接著說…”
  晚上記不得聊了多久,也記不得喝了多少酒。何夢瑤就記得當她覺得陸景話挺多的時候,眼皮子就開始打架了。只是。她覺得很多年以后,她肯定會回憶起今天這個美好的夜晚,就想著應該給這個夜晚留下一個美好的結尾,她便繼續聽陸景說下去。再醒來就已經是第二天早晨的時候了。
  何夢瑤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清晨幽暗的微光。她和衣躺在床上,頭枕在枕頭上。睡得很端正。暖和的棉被柔軟的壓在身上。衣服皺巴巴的粘在身上難受。頭腦里卻是清醒的,沒有喝醉之后的干裂感。
  “陸景…”何夢瑤輕輕的喊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
  何夢瑤坐了起來。她屋子里就只有臥室里有棉被,陸景應該是晚上離開了。心里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涌上來。
  何夢瑤在衣柜里拿了換洗的衣服,去浴室里洗澡。洗完澡出來,卻發現隔壁書房的燈亮著,她挽著濕漉漉的長發帶著期許的心情推開書房的門。
  “早,夢瑤。”陸景揉著疲倦的臉,坐在書桌邊說道。昨晚,他將睡熟在軟椅上的何夢瑤抱到床-上時,已經是凌晨2點半。何夢瑤的別墅的客房里居然沒有棉被,他無奈的只好在書房里對付了一晚。好在書房里有空調,將收起來的筆記本電腦拆開來裝上,一邊通宵打游戲,一邊睡覺。
  “你昨晚在這兒睡的?”何夢瑤有些驚訝的道,嘴角一起清淺的微笑泄露出她此刻欣喜的心情。
  “是啊。要是被別人知道我大半夜被你趕出來,我一世英名不是盡毀?”陸景胡扯道。
  何夢瑤秀眸微瞪的嗔了陸景一眼,心里有些柔柔的。陸景對很她尊重,沒有不管不顧的和她睡在一張床-上讓她心里泛起了漣漪,有種被呵護的感覺。
  陸景感覺到何夢瑤的情緒,笑了笑。夢瑤是那種特別端莊、自重的女孩子。就算以兩人之間淡淡的情意,她也不會輕易的容許他“越界”。陸景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已經是早晨八點鐘,站了起來,“我出去一趟,馬上回來,你再睡會。”
  天下著小雨。聽著別墅外汽車發動的聲音在雨中逐漸遠去,何夢瑤輕輕的捂著她微紅的臉頰。一句話在胸臆間流轉著,“要不要去我那兒睡一會。”只是,她愣是說不出口。
  陸景開車去超市買了皮蛋瘦肉粥的食材、雞蛋、牛奶、火腿、咸菜、各種洗浴用品后返回何夢瑤的別墅。將何夢瑤的電飯煲洗干凈,煲上粥,陸景才去浴室里洗浴了一番,渾身的酒味才算消退。
  何夢瑤這時也已經打理完她自己。兩人在廚房里等著皮蛋瘦肉粥熬好,一邊吃著陸景剪好的金黃油亮雞蛋、喝著牛奶,一邊看著窗外的小雨點點滴滴的落在路邊四季常青低矮的灌木叢上。
  “陸景,電話。”何夢瑤去客廳里將陸景響個不停的電話遞給他。看他洗完澡之后滿頭的水絲還沒擦干。好笑的抿抿嘴。真是馬虎。去拿了一條干毛巾給他,嬌艷紅潤的嘴唇無聲的動了動,示意陸景自己擦一下頭發上的水。
  皮蛋瘦肉粥熬好的時候,陸景接了幾個電話。婉儀的、明雪的、秋蘭的、心藍的。婉儀問他什么時候回京城。明天就是小年了。明雪請示他今天的行程。秋蘭回杭城了,昨天晚上夢到他,早上給他打電話說她那個絢麗美好五彩斑斕的夢。心藍問他上午什么時候動身,她不在建業等莫氏集團和聯科的談判結果了,她準備和他一起去江州、云春。
  “會不會很累…”何夢瑤給陸景盛好粥,漆黑清澈的眼眸明亮耀人,清聲問道。
  陸景接過碗,手指挨著她的手指,微微溫熱,笑了笑。右手輕輕的撫-摸何夢瑤額前的秀發,溫柔的看著她道:“我太貪心了,沒資格抱怨。”
  何夢瑤潔白如玉的臉頰上還有著一抹微紅,陸景親密的動作讓她有些不適應。她沒有躲,而是看著他輕嘆的說道。“你以后怎么辦?你在某一段時間里屬于某一個人,或者你自己,可是以后…”
  陸景將粥碗放到灶臺上,凝望著窗外的小雨。他明白何夢瑤的意思。等大家都老了,總要生活在一個彼此能照應的城市里,共同的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可是,自己貪得無厭,難道還能要求她們親如姐妹不生間隙?
  “我對景華、和華公司有十年至更長遠的規劃。人生之漫漫,卻難規劃。”陸景輕聲說道,回過身,認真的看著何夢瑤,“可是,夢瑤,我很清楚的知道,要我放棄你們之中任何一個人,我此生難安。”
  何夢瑤定定的看著陸景。潔白如玉的臉頰慢慢的染上了嬌羞的粉紅。這是陸景第一次明確的向她傾吐心聲。沒有絢爛的煙花為背景,沒有宏大的舞臺萬眾矚目的聚焦、沒有豪車名馬的映襯,很平常,很普通,很浪漫的一個早晨,就這么對她說了出來。
  是的。是浪漫。如果此生醉酒之后能有一個男人為你熬一碗香氣四溢、溫暖人心的皮蛋瘦肉粥,在雨中的清晨閑話慢述,這難道還不夠浪漫么?
  何夢瑤心里想著,就這么看著陸景。盡管是洗過澡,清爽了許多,但是他臉上仍有倦色,使得他沒有平日那樣灼熱的要將人融化的感覺,反倒是有一種溫文爾雅的氣質。
  陸景也在看何夢瑤:標準的美人臉,五官精致明麗,粉雕玉琢。緋紅的臉頰讓她清冷的氣質中有著明艷動人的神采。陸景輕輕的扶住何夢瑤的香肩,他想吻她了。
  何夢瑤這一次沒有拒絕,看著陸景的臉越來越近。當鼻尖挨著他的鼻尖時,彼此灼熱的鼻息都能感受到,她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陸景吻住了何夢瑤紅潤豐澤的櫻唇。陸景吻的很溫柔。他仿佛怕驚擾了這個若小鹿般的女孩,
  嘴唇觸碰著,舌尖輕慢的纏繞,香津暗度。陸景扶著何夢瑤纖細的柳腰,柔情蜜意的吻著。
  吻了很久之后,何夢瑤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輕聲道:“會不會覺得我…”
  陸景搖頭,他知道何夢瑤要說什么,柔聲道:“我知道丁字褲是用來穿在晚禮服里面的。你經常出席各種晚宴,當然要穿晚禮服。”說著,微笑道:“談戀愛的女孩,哪有不接吻的。其實,我更關心從書房到臥室的距離有多遠?”
  何夢瑤似嗔非嗔的瞪了陸景一眼,潔晶纖滑的素手輕輕推了一下陸景的肩頭,表示她的不滿。沉默了半響,才輕聲道:“很遠。”和陸景接吻是一回事,和陸景做那事又是另外一回事。她還沒有想好。
  吃過溫馨的早餐之后,兩人清理餐具,托著衣箱坐車前往建業機場。在機場和明雪、莫心藍、趙姿匯合后,陸景歉然的抱了抱前來送別的葉妍——過年又要和她分別很久了,然后登機飛回江州。
  聯科的最終結局已經注定,他已經不需要關注。會有下面的人來完成結束的手尾。
  %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booksrc.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TXT小說下載請到小說信息頁,請點上面的“返回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