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19 疑人要用

莫心藍是在香港給陸景打的電話。她已經結束plu電訊收購泰國ais公司的事務返回香港。第二天,莫心藍就飛到了建業。和莫心藍同時趕到建業的還有占哥兒。
  占哥兒1月份以來一直在黃海坐鎮指揮盛泰電器對永輝集團的攻勢,得知葉文斌要他和見面的請求,當即從黃海動身前往建業。
  正常情況下,盛泰電器想要擊敗永輝集團不難,但是想要讓永輝集團虧損至關門卻不可能。現在是因為永輝集團受困于聯科的債務拖累以及葉文斌的資金鏈崩潰,面臨著倒閉的風險,因而這時候是收購永輝集團的良機。
  占哥兒也顧不得矜持,接到葉文斌的請求2月1日就趕到建業,正好和莫心藍是同一天抵達。
  葉文斌的動作非常迅速,下午就親自和占正方帶來的團隊在希爾頓酒店談永輝集團的事情。由葉靜雨和莫心藍談將聯科賣給越信電子的事情。葉靜雨自然不是談判的好手,但是由明州來建業散心的許雪卻是個中翹楚。
  葉文斌深知每多拖一天對聯科的形勢就越發的不利。不提建業市政府正在催繳的1.2億稅款,之前借貸給他的一些朋友都開始隱約的試探他的口風:什么時候還錢?
  資金鏈的斷裂會讓本來井然有序的聯科、永輝集團破產。他必須在這之前處理好一切,賣一個好價錢。
  永輝集團最大的問題在于資金鏈的斷裂風險。投資者已經對永輝集團失去信心。借貸來的13個億葉文斌已經花出去了大半,哪里有錢還債?
  當然。給葉文斌足夠的時間,他肯定能找到投資者來收購永輝集團這樣優質的資產。他做出將永輝集團出售給盛泰電器的考慮是基于兩個原因。
  首先,如果盛泰電器、景華持續對他進行打壓,他可能撐不到為永輝集團找來資金的時候。他不想看到永輝集團破產。
  其次,他已經明白他是受了聯科那些股東的牽連。說起來,他和陸景的恩怨最大不過是陸景把葉強文的雙腿打斷了這件事。其他的都只是言語上的相互挑釁而已。
  松阪士夫哪里就不必說了。三井財團、日本人,這兩個定語就足夠說明一切了。
  陸景和蘇遠交手多次。蘇遠的岳父熊為明被陸景的大哥從江州送到蘇江來養老。蘇遠的好朋友還在江州監獄里羈押著。這里面恩怨深著。
  史自成和陸景在杭城就大打出手。據說兩人家里背后的圈子角力的很激烈,根本沒有調和的可能。
  黃容山心里把喪子之痛算到了陸景頭上,想必陸景對黃容山不會客氣。
  所以,葉文斌不認為他有必要繼續和陸景作對的必要。他要放出緩和的誠意。來保全他自己。他是現實主義者。
  葉文斌為盛泰電器收購永輝集團方案是:盛泰電器可以對永輝集團控股50%以上。但需要承諾永遠保留永輝集團的品牌。同時,永輝集團要在盛泰電器持有5%以上的股份。
  這份方案將會使得永輝集團成為盛泰電器的附屬企業。但同時,永輝集團持有盛泰電器的股份依舊能保持有限度的自主權。
  葉文斌要死中求活。
  這個方案簡單一點表述就是這樣:我投降,納貢稱臣。你放我一條生路吧!
  占哥兒晚上和陸景在南山別墅18號別墅見面時笑說道:“我原則上是同意這個方案的。其他的問題再細談。永輝集團資產初步預估在38億以上。要一口吞下,盛泰電器只付出5%的股份恐怕有些難。”
  “那你在建業慢慢的吞吧。我可以承諾了人去云春度假。過兩天就離開建業。”陸景笑說道。
  占哥兒無語的翻個白眼,“你小子…。是莫心藍吧,今天接機的時候就看你們兩個不對勁。哦,聽說史大少最近又跳得歡,準備在浙東搞事?”
  陸景笑道:“明州商業銀行黒了他2個億,他不跳才怪。倒不是資金額很大,關鍵是他丟不起那人。嘿嘿,許家也不是軟柿子,他自取死路!”
  占哥兒琢磨了一會,明白陸景的意思,“你小子真是坑人不打商量…”
  如果一桿差不多平衡的天枰上,突然更強的一方被第三方放下一個小小的籌碼會有什么后果?想想就知道。
  晚上,陸景和占哥兒徹夜的喝酒聊天,到東方將白時才各自睡去。
  相比于盛泰電器并購永輝集團的順利,聯科和莫氏集團的談判就曲折的多。永輝集團在聯科公司持股39%,遠遠達不到絕對的控制力。雖然談判以葉靜雨、許雪為首,但是,聯科的其他股東:黃遠電子、遠大集團、nec、史自成的代表都拒絕以低價將聯科出售。
  目前,聯科公司連續的虧損,資產負債率已經達到54%。而其在最鼎盛時期,聯科的資產規模一度達到12億美元,現在已經萎縮至5億美元。
  莫氏集團開出的報價只有5千萬美元,各方均不能接受。nec的代表長井靜香言辭尤為激烈,稱之為陰謀。她接替的是松阪士夫的位置。松阪士夫已經被調回日本國內,進入三井物產工作。
  ……
  “為什么一定要將聯科清除掉?”何夢瑤指著電視上的新聞畫面,清聲問道。
  電視上正在播放聯科和莫氏集團商談并購的新聞。聯科被并購的事宜被其他幾家股東披露給了媒體。
  聯科公司是機海大戰以來,第三家轉讓手機牌照的公司。目前國產手機的形勢一片大好正在上升期,怎么聯科居然虧損到要轉讓最重要的無形資產呢?媒體上都在熱議、分析。已經在近期內形成了一股風潮。
  “因為聯科里得罪我的人太多。我要把他們一鍋給膾了。”陸景收集著何夢瑤屋子里的酒瓶,笑著說道。
  這里是何夢瑤在昆成汽車廠區小別墅。陸景和何夢瑤、明雪明天上午的飛機回江州。陸景下午約了何夢瑤一起看過一場電影,又一起在建業市內最高檔的西餐廳米卡西餐廳吃過晚飯,然后過來幫她整理東西,準備出發。
  其實,整理東西不過是借口,兩人只是想多在一起呆一會。
  在客廳里收拾好之后,兩人上到二樓的書房里收拾。何夢瑤將手里的書放到紙箱子里。這些箱子打包好之后,會有人給她送到江州。她沉吟了一會,清聲道:“有時候。我會覺得你的攻擊性太強。”
  “所以小明會說你性子太弱了。”
  “我沒有。只是不喜歡和那些人繼續糾纏下去。”何夢瑤咬著嘴唇辯解道。她知道陸景說的是她對那些死纏爛打的追求者沒有強力手段。
  陸景微微一笑。冰美人再加上性格強勢的話就太恐怖了。豈不是滅絕師太再世。幸好夢瑤不是。他心里感嘆著,離開書房,路過隔壁主臥室的時候,高聲道:“夢瑤。我檢查下你臥室里有沒有酒瓶。”
  “啊…。不行。”何夢瑤想起一件事來。連忙往主臥室里走去。
  實話說,陸景確實很想參觀一下何夢瑤的臥室。而他確實也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借口。看看何夢瑤有沒有聽話的戒酒,有沒有把酒瓶藏到臥室里去。只是。他沒想到他眼前看到的一幕。
  臥室的寬松大床-上正放著一堆何夢瑤的貼身衣物。紅色的、粉色的、白色的、黑色的、高貴藍、金橘色、膚色的…;各種不同的款式,厚的、薄的、無肩帶的、四分之三杯的;寬的、三角的、蕾絲的、卡其米老鼠的、繡花的。
  陸景還看到一款天藍色的丁字褲,還有另外的顏色,白色的、黑色的,頓時有種鼻血都要流出來的感覺。
  “陸景…”何夢瑤真有些生氣了。她中午吃過飯回來正在收拾東西,還沒收拾完就被陸景電話喊出去了,她那里想到陸景就這樣直接闖了進來。
  看著陸景手里那款天藍色丁字褲,他手指頭挑在窄窄的帶子上,何夢瑤羞憤的從陸景手里奪了過來,推著他出門,清聲道:“你還看…”
  陸景對何夢瑤很熟悉,知道她生氣了,扭過身子要解釋,冷不丁的被何夢瑤一下子推到臥室厚重的矮圓敦椅上,腳下一拌。“噢--”陸景身手再敏捷也不能違背物理規律,腳下被拌,上半身還給生氣的何夢瑤用力的急急的推著,頓時摔個四腳朝天。
  何夢瑤推的太急,她也給陸景絆倒。兩人一起摔倒,好在有陸景當肉墊子,她沒怎么摔著。
  “嘶---,你沒摔著吧?”陸景手撐在地上,問摔倒在他身上的何夢瑤。
  “我沒事。”何夢瑤臉色微紅的說道,站了起來。她只是氣不過想把陸景推出去,沒想著把他推到地上去。
  陸景也有些沒臉見何夢瑤。剛才真是一不小心、情不自禁、心里一動、心血來潮….,好吧,就是他手賤了,拿起來看了一眼,這是他看到何女神性-感內-褲的第一反應。
  “你怎么可以這樣…”何夢瑤對陸景說道。只是話說到一半,又覺得陸景“四腳朝天”狼狽的摔倒在地上,然后略帶愧疚一副任你責罰看著她的樣子太搞笑。責備的話是說不下去了,明艷動人的微笑剛剛從嘴角浮現,又覺得不合適,細腰纖盈的一扭,轉過身去。
  何夢瑤今天穿著淺綠色的毛呢外套、寶石藍的牛仔褲。扭身這一瞬間,渾圓修長的雙腿似充滿了彈性,牛仔褲在轉身時將她渾圓豐翹的臀部包緊,有十分的女人味道。她不再是當年的青澀少女了。
  陸景看得目瞪口呆,心馳神動。要不是他這些天有葉妍陪著,說不定真的要流鼻血了。(未完待續。。)
  ps:修兩個bug,一直忘了說。1陸景在建業的南山別墅是18號別墅,我之前寫出了12號別墅。
  2建業市棲口區,我前面寫成了棲山區。
  這個兩個地方已經改了。說一聲,書友們也不用再回過頭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