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1 晚餐

民大校園里昏黃的路燈令校園在夏夜的晚風里有種迷人味道。校門口一排做生意的小販。進進出出的大學生們,斜挎著單肩書包,帶著眼鏡,有不少男女牽著手。走在道路兩側的香樟樹下,一塊一塊的白色石磚,偶爾有樹木根部帶出來的泥土。丁靈一蹦一跳的走著,顯得極為開心。
  她穿著平底鞋,粉色的蛋糕裙飄動著,宛如一只蝴蝶翩翩起舞。
  陸景看著夜幕中高至七樓老式的宿舍樓,摸了摸鼻子,也沒忍心說丁靈。剛才被這小妮子帶著繞了一個大圈,至少多走了十五分鐘的路。他今天陪著關寧逛了一下午,現在只想快點坐下來歇一會。
  “你家在幾樓啊,丁靈?”
  “三樓。”丁靈的笑著道:“陸景,謝謝你送我回來。”陸景笑著擺手,“不用謝。四中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想送你回家呢。好了,我回家休息了,明天見。”
  “小靈,這是你同學?”一個溫和的男子聲音在陸景身后說道。陸景警惕的側過身讓開一步,拉開距離,看見一個穿著藍色短袖襯衣,黑色褲子,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夜色中面貌看得不是很清晰。
  丁靈雙手搓著裙子上的皺褶,惶然的喊道:“爸。”
  我擦,陸景摸著鼻子苦笑,“丁叔叔好!”上山多了總會遇到老虎,以后要少去女孩子家里,否則一不小心就碰到家長了。
  “恩,你好!小靈,請你同學一起去家里坐一會吧?”
  丁靈慌慌張張的道:“哦,好啊!”說著話,悄悄的給陸景打眼色。陸景看不懂她什么意思,想了想,估計是被丁靈她爸爸誤會了,就微笑著道:“不用了,丁叔叔。我上門拜訪的話要是沒帶禮物就太失禮了,下次吧。我一會還有事情。”
  中年男子淡淡的笑了笑,“哦?那行,我們站著說幾句話。小靈,你先上去。”
  女兒下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吃晚飯,做父母的不起疑心才怪。雖然說是和好友董冰一起吃飯,但是兩個女孩兒為什么會選在晚上吃飯呢,這多少有點奇怪吧。
  果不其然,被他抓住了,原來是男朋友約會去了。董冰是給她打掩護的。
  “哦。”丁靈應了一聲,苦著清純甜美的臉龐,皺著眉頭,一副驚惶如小鹿般的神情,消失在樓梯轉角處。
  “你們開始多久了?”中年男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鏡,語氣很平淡,看不出是否生氣了。
  陸景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這是問他和丁靈談戀愛談了多長時間。
  陸景很想說,一天都沒有。不過估計丁靈她爸爸不會信,就撓撓頭,含糊其辭的道:“沒多久吧。”
  “哦。”中年男子點點頭,“你叫什么名字?”
  “陸景。”
  “原來你就是陸景,我聽小靈說過你。”中年男子不禁的打量了陸景一會兒。個子一般高,一米八不到。雙腳站的很穩,有股子氣勢。
  “你們今天在哪兒吃的晚飯?”
  “萬華大商場八樓的維也納西餐廳。”
  “哦,那里有點貴吧。年青人不要為一時的虛榮而揮霍父母的血汗錢。”
  陸景點了點頭,“丁叔叔說的對。今晚是董冰請客。”
  “你認識董冰?”
  陸景坦然的道:“認識。”
  中年男子就點了點頭,“她家里條件不錯,去維也納西餐廳吃飯倒不奇怪。小陸同學,你和小靈現在都還小,主要精力要放在學習上,你們這個年紀正是學習知識的好時光,所以我不贊同你和小靈繼續交往下去。”
  陸景對中年男子居高臨下的語氣有點反感,但是有鑒于他是丁靈的父親,皺了皺眉頭道:“我知道了,如果丁叔叔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
  “好的,再見!”
  陸景點點頭,轉身離開,丁靈她爸爸語氣里的高姿態讓他有些反感。心里哀嘆道:“真是無妄之災,送丁靈回家,被她爸碰上教育了一通。早知道送到民大校門口就該回去了。”
  丁向陽看著陸景遠去的背影,冷哼了一聲,走上樓去。換上拖鞋,見丁媽媽正在沙發上看電視劇,問道:“小靈呢?”
  “回房間了。怎么,看到那男孩沒有?人怎么樣?”丁媽媽把電視機的聲音調小,然后笑瞇瞇的說道。要是沒抓到人,小靈剛才上來也不會那副慌張的模樣。老丁也應該和小靈一起上來才是對的。
  “人很沉穩,但是有點傲氣。還要打磨打磨才能成大器。”丁向陽坐在沙發上,拿起泡好茶水的茶杯喝茶
  丁媽媽笑道:“呵,你這是看不上那小伙子啊。你寶貝女兒可是很喜歡他的。沒見一提文理科的事情她就急了,非要和這個陸景在一個班。”
  “那不行,你一會兒去和小靈說,我們不贊同她和這個陸景繼續交往下去。”
  丁媽媽笑呵呵的說,“行吧,我一會去和小靈溝通,你看你剛才把小靈嚇得,我看了都心疼。咱們女兒膽子有多小,你不知道嗎?”
  “哼,她膽子小?我看她膽子大的很,她這是什么行為,是早戀。擱我那個時候…”丁向陽氣呼呼的說道,手中的茶杯重重的頓在茶幾上。
  …
  明媚的陽光照在陸景的臥室里,縱使是隔著窗簾,臥室里的光線也逐漸亮了起來。窗外的小鳥早就在唧唧喳喳的叫個不停。陸景睡眼惺忪的拿起正在響個不停的電話,電話里傳來馬飛,“景少,周校長的助理同意與你見面,我給你約了明天上午九點見面。”
  “行,辦的不錯。”陸景笑了笑,又問了問馬飛監管內勤,調度,人事方面的工作的感想。
  馬飛笑道:“還行,笑笑基本上都熟悉,我就是幫她理一理事情的順序,我看用不了半個月,笑笑就能接手。”
  景和現在人員不過三十來人,內勤,調度,人事方面的工作并不是很復雜。陳笑能接下來,陸景毫不奇怪,想了想,說道:“恩,忙過這段時間后,你們幾個可以去讀一個管理方面的課程。我們景和肯定不會是只有現在這個規模,大家在管理的能力要跟上,不然要被淘汰。”馬飛笑著稱是。
  和馬飛打了大約半個小時才結束通話。
  陸景翻身起床,洗漱了一番,前往新安街去吃和記小籠湯包。
  走在湖東路的路上,高大的梧桐樹讓太陽沒有辦法完全的透過層層疊疊的葉子,夜晚的清涼還沒有完全散去。
  陸景點著煙,一邊走一邊抽。昨晚他給余志成打過電話,讓他今天上午幫自己選一下文科班。他就不去教室了。
  待會他要飛往江州,去和周副校長見面,把關寧去江州大學讀書的事情搞定。李大青要旅游一周,現在肯定還沒有回江州,這次在江州又要呆上幾天了。
  一路走著,又想起景和的人事安排。其實,任何一家公司,人事安排都是個竅門。安排的好,各司其職,人盡其才,團隊會行成一股合力,對公司有莫大的助益;安排的不好,有些人尸位素餐,不作為,會讓底下的人有意見,公司自然有些不和諧的氛圍,嚴重點的甚至會內斗,很影響公司的業績。
  陸景這次把杜衛成抽出來是形勢的需要,他要組建物流公司。所以,他要在底下的幾個人里面選人出來頂杜衛成的位置。任何一家公司,在內部提拔的時候,肯定是優先考慮老員工。當然了,如果老員工無法勝任新的工作崗位,自然也提不上去,甚至提上去了,還有可能下來。
  陸景內心里面還是信任自己一手招聘進來的幾個人。正好陳笑是杜衛成的助手,就把她提上來。現在肯定是不會看出他們在管理上的缺陷,畢竟公司小,發現了錯誤可以及時調整。但是等公司發展壯大之后,小錯誤就會被放大,調整起來就變得很困難。
  就像他剛才和馬飛說的,必要的時候要走出公司學習一下,不斷的充電。一邊學習一邊在實踐中成長。
  景和的團隊還很年輕。
  剛到和記小籠湯包的座位上就看到邵秋蘭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陸景摸摸鼻子,喊道:“邵--”就見邵秋蘭瞪他一眼,連忙改口,“秋蘭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