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17 葉靜雨哭了

對v608的發布,震動最大的自然是聯科的工程師、職員。他們非常清楚聯科公司目前努力打造的精品e503又要被景華干掉了。為什么說“又”呢?這段時間以來,景華一直在針對聯科研發手機,聯科機會每一款主流的新機都受到了景華的阻擊。這帶給聯科的就是持續虧損。
  “聯科完了。”這是松阪士夫拿到v608之后的第一反應。他對聯科的生產計劃,財務情況相當熟悉。
  此刻,松阪士夫正在建業一處充滿日式風格的包廂里面,他對面坐著他的好友巖崎智久,還有一位盤著嬌媚貴婦髻的女子。粉色的和服襯得她肌膚更為白皙宛如凝結的牛奶,柔順而高貴的名媛氣息撲面而來。
  她是松阪士夫的未婚妻長井靜香,三井住友銀行香港分行副行長。
  巖崎智久看了長井靜香一眼,拿著清酒喝了一口,嘆道:“何止聯科完了,三菱手機在中國的業務也極度萎靡,我認為我應該向董事會建議裁掉三菱手機這部分的業務。”
  長井靜香面無表情的道:“松阪君,我此次前來建業是調查nec對聯科投資是否合理的情況,請你配合。”
  松阪士夫看都沒看長井靜香一眼,冷哼一聲道:“我會配合的。”在日本職場中,女性是沒有地位的。但是,長井家族在國內頗有勢力,對長井靜香他不能訓斥,不過,對她語氣不客氣一點沒有問題。
  長井靜香看似柔順的鞠躬道:“謝謝你的配合。”
  松阪士夫郁悶的喝酒。長井靜香這個女人看似溫柔,實則骨子里很能拿定主意。他有些頭疼這個女人。顯然,他要給聯科繼續貸款2千萬美元是不可能的。反而還要接受長井靜香對資金的監督。
  而聯科如果沒有這2千萬美元的資金估計支撐不了多久。作為三井財團手機業務在中國區的總負責人,nec和聯科的合作失敗了讓他在中國的業績慘不忍睹。雖然客觀原因是三井財團的決策機構二木會已經決定讓三井系的手機廠商撤出中國。但是這并不能讓他的責任減輕。撤出不是趕出。這種的差別很大。
  三人喝完酒,松阪士夫心情不佳,獨自返回寓所。由巖崎智久送長井靜香回酒店。車抵達寓所。松阪士夫走下車,看著空中飛揚的大學,白茫茫覆蓋在前方國貿大廈上面。
  對中國的建筑藝術,他是嗤之以鼻的。全部都是山寨其他國家的建筑。心里這樣想著,松阪士夫走進寓所里。他的寓所是一棟獨立高層公寓。樓下是繁華的商業區。
  下午時分,縱然是大雪紛飛,依舊是繁華無比,讓人感嘆中國市場力量的興盛。不可否認。2002年以后,中國消費市場將會日益的龐大,這股力量將會改變整個世界的經濟格局。生產和消費本就是經濟活動中的孿生兄弟,執掌一級都會擁有話語權。
  在書房里看了一會尾崎紅葉的名著《金色夜叉》,松阪士夫心緒不寧的放下手里日文書。走到窗戶邊,遠眺雪景。他突然的明白他的不安所在。
  偌大一個民族。總會有一些優秀的人物涌現。締造一個風起云涌的時代。而他,正在被其中的之一,趕出了中國。
  建業這場雪大概是他今年所能看到的最后一場雪。如果,聯科倒閉,他在nec的職務必將被解除,屆時。他就需要返回國內,重新開始他在財團內部的晉升之路。
  明州三面環海,自古就是豪富巨家之地。明州商業銀行原本是由明州城市商業銀行組建而成,經過歷年的發展。已經更名為明州商業銀行。其業務遍布浙東,蘇江幾省。今年來更是在許雪的運作下由區域性的城市商業銀行一躍而成為全國性的城市商業銀行。
  明州商業銀行的總部明州商業銀行大廈是明州市區的第二高建筑,總計72層。此刻,50層的奢華貴賓會議室里,許雪、許宗復、明州商業銀行執行董事許星河坐在一起,商討史自成的2億元貸款一事。
  許宗復的態度很明確,這筆貸款是許雪的違規炒作,這筆錢也確實被科訊庫釣了。明州商業銀行沒有義務為史自成的資金背書。明州商業銀行執行董事許星河表達的要委婉一些,意思和許宗復一樣。
  “三叔,你就這么希望我退出明州商業銀行?”許雪扶著沙發扶手,上身微微傾斜,雙目直視著許宗復,“為2億元得罪史自成不值得。”
  史自成和他的跟班此時就在隔壁的休息室里。
  許宗復是一名近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精力充沛,雙目炯炯有神,對許雪的逼問,他臉色微沉的道:“我知道。但是要查你的問題確實不好查,只能拿這件事來做突破口了。”
  “你這是要把明州商業銀行給毀掉。”許雪氣憤的道。
  許宗復漠然的道:“毀不了,我已經讓云策和陸景溝通過,他很樂意看到史自成虧損掉這2億元。”
  “噢--”許雪無力的拍拍額頭。在這一刻,她都搞不清楚陸景是敵是友。她昨天和靜雨通電話的時候,知道他答應幫忙對付史自成。而且,在圣誕節在香港偶遇的時候,他還邀請自己去他的銀行里工作。
  但是,現在,他卻又基于他的立場來保明州商業銀行,這卻是將她給推到危險的地步。許雪可不認為許宗復說的查她的問題只是說著玩,那是要動真格的。她自問無愧于明州商業銀行,但是許宗復要查她的漏洞又怎么會找不到,比如這次史自成的貸款就是例子。
  許宗復道:“你就這樣回復史自成吧,我讓星河和你一起去。”說罷,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他對許雪還是很欣賞的。但是,權力斗爭容不得半點遲疑。許雪和那一脈的關系太密切,他要執掌許家的經濟命脈,許雪是他第一個要清理的對象。
  許雪嘆口氣。對許星河點了點頭,疲倦的走向隔壁的休息室。許星河是旁系子弟,許宗復做的結論,他無法改變。
  許雪推開休息室的門,就聽到史自成在罵人:“瑪德,陸景那王八蛋又出來壞勞資的好事。”
  史自成的經濟顧問郭子勸道:“史大少,算了,聯科都已經回天乏力了,我們再幫他運作有個什么用。吃力不討好。”
  這幾天,建業那邊已經傳來消息。景華又發了一款新機讓聯科內部人心惶惶。松阪士夫已經放棄為聯科借貸2千萬美元。據說聯科陷入了困境中。史大少強救聯科也是枉然。
  “我tm就是氣不過,五千萬美元就這樣沒了。”史自成有些肉疼的道,說著,眼睛看向門口,“哦。許小姐來了。我的事情怎么樣?”
  許雪輕輕的搖搖頭,“史大少。我盡力了。”
  史自成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許董事也是這個意見?”
  許星河微笑著點頭,“史先生,這筆貸款是屬于你和許雪的糾紛,你可以和她協商解決,我們不會介入。”
  “好,很好。”史自成陰冷的笑道。“你們給我小心點著…,郭子,我們走。”
  看著史自成怒氣沖沖的背影,許雪心里凜然回國未來。完了。許宗復剛才說陸景確保的是明州商業銀行的安全。不是確保許家的安全。在外人眼里,浙東許家是一個整體。史自成肯定要打壓許家在官場中的力量。
  借刀殺人。史自成就是那把刀。她二叔危險了。
  許雪急急忙忙的返回她的辦公室里給她二叔打電話。撥電話的同時,許雪突然的想:陸景是不是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這又意味著什么樣的變數?
  建業,漫天的雪花紛紛揚揚的飄落。正在清云湖畔云翠園17號別墅家中靜養的葉文斌已經得知了景華發布了v608的消息。
  “爸…”葉強文推開臥室的門進來,有些擔憂的道:“還是不要看了。”他擔心他爸看到v608會氣的一口血吐出來。
  “拿來。”葉文斌淡淡的說道,不容置疑的伸出手。
  葉強文無奈的將手里的手機遞給了父親,“剛讓人在盛泰電器建業門店里買的。”
  葉文斌看著480*800的大屏幕,來回看了一會,輕輕的嘆了口氣。現在市面上240*320、240*480規格的屏幕是主流,景華應用大屏幕,說明他們在stn液晶顯示屏技術上又有突破。
  “媒體上有文章說聯科的事情了吧?”葉文斌閉上眼睛說道。
  葉強文表情一滯,苦澀的點頭道:“是的。it周刊直接說我們聯科的e503不用發布了。發布了也會虧錢。”
  葉文斌沉默了一會,道:“it周刊沒有說錯,是這樣的。小九那邊怎么樣?”
  葉強文道:“她受了很大的打擊,還在家里休息。我上午去南山別墅那里看過她,她有些無精打采。”
  葉文斌點點頭,自嘲的笑道,“要關門咯。”假設景華沒有立即發布新機v608,等聯科拿到三井住友銀行的貸款,等史自成幫聯科回旋,未必就撐不下去。但是,v608直接摧毀了投資者對聯科的信心。聯科已經不可挽回。
  “爸…”
  葉文斌擺擺手,“不用說了。咱們家這次算是載了。大富大貴不可能,將來衣食無憂我還是有辦法的。聯科就算倒掉,手里那張手機牌照還是值錢的。強文,給我約莫氏集團的莫心藍,我把聯科的手機牌照賣給她,另外給我約一下盛泰電器的占正方,我要和他見面談談”
  見好強的父親要向對手低頭認輸,葉強文心里很難受,黯然的道:“好的。”
  “沒什么可惜的,當斷不斷,必受其亂。現在和莫氏集團、盛泰電器談,還有籌碼,等年后談,恐怕就賣不了什么好價錢。”葉文斌自語的道。他心里在滴血。這么說,只是堅定他自己的看法。否則,他真怕他一個控制不住,又改變了想法。
  永輝集團是祖業,聯科則是他一手打造的企業,他如今卻要將祖業賣給競爭對手,將一手打造的企業送給敵人,他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
  葉文斌突然有些恍惚,他什么時候和陸景的恩怨越結越深,以至于陸景要這樣針對聯科呢?
  松阪士夫、史自成、蘇遠、黃容山、…,想著聯科的股東,葉文斌突然有些明白了。這里每一個人和陸景的恩怨都比他要深。說起來,他尼瑪是受了魚池之災。
  現在,他能找誰說理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