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815 到建業來的目的

沒有人會料想到陸景會在免稅期這件事情上做文章,但這也切切實實的擊中了聯科的軟肋。
  葉強文有些頹然。心里那股大廈將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松阪士夫目光閃爍不定,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蘇遠心里長嘆了一口氣,陸景手里可打的牌太多了,這抽冷子的一刀等于是直接戳在聯科的心窩子上。葉文斌形勢艱難!
  葉文斌的商業伙伴有的面面相覷;有點茫然不知所措,擔心投資收不回來;有的懊惱沮喪,后悔借貸給葉文斌。各種想法不一而足。
  葉文斌環視了一圈,苦笑起來。好好的一個酒宴就被這個消息給搞砸了。
  許雪心里嘆了口氣:葉文斌真的老了,他不敢如此失態。若是仍由這樣的局面下去,等會這個酒宴一散場,消息傳出去投資人就會對聯科失去信心。聯科那才是真的完蛋了。
  許雪在葉靜雨耳邊低語了幾句。葉靜雨恍然醒悟。對危機的處理,她一貫是相信許雪的判斷。當即,走到葉文斌身邊低聲說道:“二叔,你要趕緊拿出針對的措施出來。如果一旦投資者對聯科失去信心,聯科就會落入深淵…”
  葉文斌苦笑著點頭,他又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問題是,他現在頭昏眼花,實在想不出什么主意。不過,聽著葉靜雨接下來的話,葉文斌心里越來越亮堂,不斷的點頭,等葉靜雨說完。道:“好的,小九我知道了。”
  說完。葉文斌定了定神,客氣的對餐桌邊的松阪士夫道:“松阪先生。聯科需要一筆資金來支持e503項目的延期,以及度過目前的難關。”
  松阪士夫皺起眉頭,道:“葉先生,我只有把握最多再貸出2千萬美元。”
  “夠了,夠了,多謝!”葉文斌大喜過望的道謝,然后眼神懇求的看向正在桌子邊慢條斯理吃著酒菜的史自成,“史大少,不知道你能不能援手?”
  大家都在關心葉文斌的狀況時。史自成在自顧的吃菜喝酒。這種事史大少做起來毫無心理負擔,毫無壓力。葉文斌怎么樣關他屁事?見葉文斌這么說,史自成喝著可口的雞湯緩緩的說道:“葉總,按理說你這個要求我是不會拒絕的。但是,我的好處是什么?”
  “聯科10%的股份。”葉文斌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強文嘴唇動了動。永輝集團只擁有聯科39%的股份,去掉這10%,對公司的控制就極為不利了。只要將這10%的股份轉讓給史自成,可以說,聯科就脫離了葉家的掌控。
  史自成拿紙巾擦了擦嘴。丟在餐桌上,看向身邊的他的“經濟顧問”郭子。郭子點點頭。聯科資產規模在5億美元左右。10%的股份就是5千萬美元,這筆買賣可以做。
  “好,成交。”史自成說道。
  …….
  雖然葉文斌很快就拿出了強有力的兩條措施。但是具體能不能起到效果還要看看再說。葉文斌精神不佳,很快就在葉強文的攙扶下離開。眾賓客各自搖頭,很快離開希爾頓酒店。
  史自成則是喊住了要離開的許雪和葉靜雨。“兩位,你們膽子不小啊。敢吞我的錢。”
  “史大少,怎么這么說?”許雪苦笑。她今天一進包廂看到臉色陰沉的史自成心里就知道不妙。但是這件事躲肯定是躲不了的。
  史自成冷哼一聲。眼光冷冽的盯著許雪、葉靜雨,“我投資科訊2個億,不是讓你們用科訊破產,股權轉讓的借口就可以吞掉的。否則,我在京城的圈子里還怎么玩?”
  葉靜雨不耐煩的撇撇嘴,“事實就是那樣的。當初是誰趕著要送錢給我的。我不要,有些人還要死皮賴臉的塞過來。哼,現在又說我們賴掉你的錢。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你不知道嗎?”
  她被陸景把科訊并過去了,心里還不爽呢。這史自成個軟蛋又跳出來唧唧歪歪,她心里頓時不痛快的很。
  “靜雨!”許雪嚴厲的瞪了葉靜雨一眼,史自成這種人是屬狗臉的,翻臉比翻書還看。最好不要惹他們。葉靜雨這樣諷刺他會惹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史自成冷笑幾聲,看著葉靜雨一字一頓的道:“葉靜雨是吧?我這個人是這樣的,誰讓我一時不痛快,我就讓他一輩子不痛快。你很榮幸,我現在不痛快了。”
  葉靜雨根本就懶得理史自成的威脅,譏笑的昂著頭。
  許雪將葉靜雨拉到她身后,道:“史大少,我這些年在明州商業銀行手里過的資金沒有300億也有200億。我還不至于為了2億元得罪你。科訊拿2億元的投資本來就是走明州商業銀行的渠道,是由明州商業銀行為你背書的,就算科訊虧損,我也會將那2億元返還給你。但是,我現在被解除了明州商業銀行執行董事的職位,只掛了一個董事、副行長的頭銜,根本沒辦法指揮明州商業銀行。我會盡快向董事會作出說明。同時,也希望你和明州商業銀行聯系,索要2億元的賠款。”
  許雪這番話說得很清楚了。史自成點點頭,臉色還是陰沉著,“我和你們明州商業銀行溝通過,他們說我通過明州商業銀行向科訊注資是違規的業務,不予賠付。讓我找你來解決問題。”
  許雪臉色微微一變。她根本沒想到許云策那些人居然敢拿這2億元的事情做文章。這可是涉及到京城衙內圈子里的大哥,一個不慎,就是玩火**。
  許雪恨恨的握緊拳頭,沉默了半響,道:“史大少,我這樣子解決不了問題。根子還是在董事會里面有人對我不滿。我陪你去明州,和董事會的人當面質對。務必解決你的問題。”
  史自成臉色稍微好看了一點,“好。下午就出發。”說著。對葉靜雨道:“看在許小姐的份上,今天這件事如果圓滿解決。你向我道個歉,我可以原諒你一次。如果這件事得不到解決,你最好自求多福。哼!”說著,一甩手,離開了希爾頓酒店。
  “牛逼哄哄,傻不拉幾。”葉靜雨不屑的說道。
  許雪眉頭深鎖,無奈的嘆了口氣,“靜雨,這件事恐怕麻煩的很。我家里恐怕會拿這件事做文章。這件事解決不了。史自成可能會來建業找你撒氣。你去找陸景,讓他幫你解決。”
  陸景和史自成是死對頭,這件事的解決辦法也只能用“敵人的敵人是朋友”的思維來解決。
  “憑什么啊。我找陸景干什么。”葉靜雨抗聲說道,見許雪臉色嚴肅,聲音漸漸的小了,吐吐舌頭道:“好了,雪姐,我聽你的就是。我去求求我四姐,讓她給陸景說。陸景肯定會幫我。”
  許雪這才微松了口氣。輕輕的點頭。
  …….
  陸景和宋里朋、姬紅俊、顧天佑等人中午在同巷漁村里吃魚,根本就不知道希爾頓酒店里發生的一幕。他來建業親自協調對聯科收稅一事,當然是輕松之極。
  這些事其實可以交給姬紅俊來處理。不過,陸景既然要來看何夢瑤。當然要做點正經事。
  正吃著飯,陸景的電話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手機號碼,接了電話。笑道:“林市長,你好。”打電話給他的是建業市副市長林清秋。
  “陸景。你到建業來都不通知我一聲啊?”林清秋抱怨幾句,拉近兩人的距離。然后笑道:“呵呵,晚上有時間吧,柳書記想請你吃頓飯。”
  柳書記就是蘇江省委常委、建業市委書記柳建林。
  “我請柳書記吃飯吧。”陸景笑著說道。既然和宋里朋見過面,建業市的人脈關系當然要一一走到。
  吃過飯,在明雪的提醒下,陸景去景華建業分公司拿到了郵寄到建業的v608樣機。然后約了林清秋先出來喝茶。晚上和柳建林吃過飯后,陸景帶著微醺的酒意坐車返回南山別墅。
  南山,在建業是市民登山健身的首選之地。山腳下那一棟棟精美的別墅時常引起登山市民的驚嘆和猜測。夜色朦朧,入冬后枝葉凋零的山林在夜色的山脊中隱隱起伏。明亮的燈火從南山腳下的別墅照射出來,將夜色驅淡。
  趙姿駕車將陸景送回到南山別墅12號別墅。明雪為了避免“長針眼”沒和陸景一起住到南山別墅里。
  陸景走進客廳,看到葉妍穿著粉色的繡花睡袍卷縮在客廳沙發上抱著沙發抱枕看電視劇,面前茶幾上放著紅酒、點心。看到精彩好笑之處,她掩嘴嬌笑,明眸水盈盈的秋波流轉,清媚動人。
  陸景忍不住一笑。葉妍就是這樣一個享受生活的小女人。
  “啊…,陸景你回了。”葉妍笑盈盈的迎了過來,聞道陸景身上的酒氣,蹙眉道:“又喝酒了啊?”
  客廳里打著暖氣,陸景將身上的大衣解開掛在落地衣架上,“沒辦法,不能不喝。我先洗澡去了。幾點了啊,你還看電視劇?”陸景好笑的捏了捏葉妍媚柔白膩的臉蛋。
  墻壁上的掛鐘已經指向晚上十點二十分了。
  “我等你回來。”葉妍嬌嗔道:“不許在心里笑我幼稚。你不覺的看電視劇很有意思嗎?”
  陸景笑著搖頭。走向浴室里。葉妍想起一件事來,說道:“哦,陸景,小九找你有事,她還在我那兒睡著的呢。我喊她過來。”
  陸景不以為意的擺擺手。在溫暖的浴缸里泡著澡,陸景微瞇著雙眼盤算著是不是可以召開景華v608的發布會時間。突然,葉靜雨快步走了進來,憤憤不平的指責道:“陸景,你為什么要運作取消聯科免稅優惠的事情?”
  她固然是有事要求陸景,但是中午的事兒她想起來心里還是很氣憤的。看不得聯科好一點啊。況且,先讓陸景心里有點愧疚,才好提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