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14 見何夢瑤

“陸景來建業了。”上午時分,聯科公司的總經理辦公室里,葉靜雨抱著胸,轉身對許雪說道。
  許雪手里拿著茶杯,臉色有些疲倦,輕輕的喝著熱茶,好奇的問道:“你怎么知道?”
  “這有什么難猜的!我四姐昨天從黃海回建業了。她回建業肯定是陸景來了。”葉靜雨無比肯定的說道,“我現在關心的是他來建業干什么?”
  許雪輕輕的點頭。不能怪葉靜雨如臨大敵,實在是所要面對的那個青年太過于厲害。科訊那一局,可是把她們都埋到坑里。更何況,現在景華擺明車馬和聯科在較量。
  “陸景來建業可不是什么好事。”許雪凝神說道,“你現在打算怎么辦?”
  葉靜雨思維跳脫,走到許雪身邊,將小腦袋磕在許雪肩膀上,“雪姐,陸景可是把你從明州商業銀行奪權的幫兇,你對他有意見沒?”
  許雪苦澀的笑了笑,冷靜的道:“不管他的事情。這筆賬要算只能算在許云策和我三叔身上。”她現在已經不是明州商業銀行的執行董事,手里的權力被剝奪殆盡。她也索性來建業找葉靜雨散散心。
  要說陸景在這次許家內斗里面所起到的作用,也不過是用建業市商行牽制明州商業銀行的資金。這不是決定性因素。陸景沒有動用他那張令人生畏的關系網幫助許云策。
  “哦,那好哦。”葉靜雨伸手拿起電話撥了一個號碼,然后把手機貼在許雪耳邊。“雪姐,你問問他來建業干嗎?”
  想要知道陸景來建業干什么。她的辦法很簡單,直接把電話打過去問陸景。
  聽著電話里嘟嘟的聲音。許雪沒好氣的道:“怎么是我問?明明是你要問的。”
  葉靜雨笑嘻嘻的道:“雪姐,我覺得他喜歡胸大的。”
  “去你的,你個死丫頭。”許雪再也忍不住伸手去掐葉靜雨。
  陸景、姬紅俊、顧天佑正在和建業市的常務副市長宋里朋在市政府里的小會議里見面。
  景華投資的總經理姬紅俊是宋里朋的老朋友。景華投資在蘇江省內有諸多投資,是宋里朋仕途得力的助推力量。顧天佑則是景華建業分公司的總經理。
  陸景并沒有接到葉靜雨的電話,他的手機在明雪手里保管著的。等到近中午和宋里朋聊完,一行人說笑著去同巷漁村吃飯。
  在車上,陸景才得知葉靜雨給他打電話了。陸景琢磨了一下,回撥了過去。
  “陸景嗎?”出乎陸景的意料,電話里傳來的許雪嬌脆的聲音。
  “呵呵。許小姐。”陸景有些迷惑明明是撥的葉靜雨的號碼,怎么會是許雪接的電話,“我感剛剛有事情,葉靜雨有事找我?”
  “我沒事情找你,是雪姐有事情找你。”電話旁邊傳來葉靜雨咯咯的笑聲。
  “你個死丫頭,又坑我。”過了一會,電話里才傳來許雪的聲音,“陸景,靜雨想要問問你來建業干什么?”
  陸景愣了愣。倒沒想到許雪就這么大大方方的問出來,笑了笑,道:“我來建業見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然后順便處理下聯科的事情。我沒耐性等到年后去。”
  許雪問的大大方方,他也沒必要遮遮掩掩。
  如果不是得知何夢瑤開始喝酒。并且病了一場,他根本不會來建業親自處理聯科的事情。他這幾天差不多忙完。在江州的溫柔鄉里呆著何其愜意。有些事情,交給姬紅俊協調就可以。
  “哦。謝謝。”許雪放下電話。微微凝眉。陸景話說的很自信,壓根就不怕她們猜到他針對聯科的辦法。從而做好應對措施。
  葉靜雨不高興的嚷道:“臭神氣。他憑什么說聯科撐不到年后,我不僅要撐到年后。我還要撐到明年去。”她這段時間整頓聯科,頗有成效。
  她有信心讓聯科在年后恢復盈利。前提是陸景不專門給她搗亂。
  這時,葉強文從辦公室外走進來,笑呵呵的道:“小九、許董,中午我爸在希爾頓酒店請客吃飯。永輝集團這兩天堪堪穩住形勢了。”
  許雪笑著道:“恭喜!”
  葉靜雨眼睛一亮,高興的道:“好啊,現在過去。二叔,現在身體好了吧。”
  葉強文笑道:“形勢好,他的身體能不好嗎?走吧。”
  希爾頓酒店的包廂里,葉文斌邀請生意伙伴史自成、黃容山、松阪士夫、蘇遠、許雪等人,還有幾名永輝集團、聯科的高管聚聚一堂,為目前已經稍微緩解的形勢慶賀。
  除了蘇遠耍滑頭之外,葉文斌總計募集了13億資金投入到永輝集團中。在供應商環節,降低渠道費用,尋找優質的供應商。在銷售上促銷,廣告宣傳永輝集團的家電賣場品牌。強大的資金迅速的保證了永輝集團在終端市場的地位。
  “這次要感謝諸位朋友的支持,也要感謝公司的各位元老在危急時刻和公司同舟共濟。我敬大家一杯!”葉文斌喜氣洋洋的說道。
  “葉總客氣了。”眾人紛紛笑著舉杯,共飲了一杯。
  和大家臉色的笑意不同,史自成臉色始終陰沉著。史大少在為他在科訊虧損的兩個億不高興。明州商業銀行賴賬了。他本來準備去明州,聽說許雪在建業,他先來建業這里打個轉。
  還有一人笑而不語。那就是蘇遠。他已經決定從聯科這艘船上撤下來。遠大集團在聯科擁有14%的股份。這次來建業是希望能找到接盤的人。
  葉文斌微笑著介紹聯科和永輝集團的情況給大家吃定心丸,“目前的情況是這樣的。永輝集團暫時穩住了陣腳,盛泰電器咄咄逼人,但是永輝集團扎根蘇江省,還能應付得過來。小九目前對聯科的整頓頗有成效。一個是整頓聯科現有的庫存機,升級軟件或者是尋找東南亞、南亞的銷售渠道。目前,已經在印度找到一家經銷商進行合作。預計一個月可以出貨十萬臺。再一個,聯科目前的新機e503正在精益求精,務求打造一款精美的手機。大話我就不說了,至少的目標是放在市場中競爭不會虧錢。”
  對于葉靜雨,在座的人都是認識的。
  “喲西,葉先生,葉小姐的才華確實值得信賴。”松阪士夫滿臉微笑的夸獎著葉靜雨。e503的最近手機產品方案,他看過來,覺得確實比之前的方案強太多。
  松阪士夫眼睛看向也靜雨那明麗清秀的臉蛋時,充滿了興趣。真希望讓這個天才少女在他身下扭動,聽她發出柔媚、愉悅、酣暢淋漓、臣服的叫聲。
  蘇遠對銷售是頗有心得的,葉靜雨把聯科手機賣到國外去以求避免競爭的思路無疑是為聯科開辟了一個新的盈利模式。聯科手機在國內缺乏競爭里,在印度可就不一定。
  蘇遠扭頭看了身側葉靜雨那被牛仔褲包裹出的柔美的小翹臀、修長渾圓大腿的側面曲線,心里嘆了口氣。他現在要離開聯科這個團隊,自然沒有機會再一親芳澤了。
  黃容山和葉文斌比較熟,贊許對葉靜雨點點頭,笑道:“葉總,你早該讓葉靜雨來聯科了。”
  葉文斌哈哈一笑。形勢大好,他自然是高興的很。
  酒宴的氣氛一直很熱烈。快到下午一點的時候,葉文斌已經有七八分酒意,笑呵呵的勸大家喝酒,突然,他的手機響起來。葉文斌笑呵呵的從兒子葉強文手里接過電話,熱情的道:“張處長,你好,你好。”
  電話那頭的張處長笑著道:“葉總,你好啊。”說著壓低聲音道:“我這里有件事情要通知你一聲。宋市長上午和景華的人見過面,你知不知道?”
  葉文斌心里一驚,茫然的道:“我不知道。”
  張處長呵呵一笑,道:“是這樣的,聯科當初不是有五年的免稅期嗎?市里現在開會研究,覺得這個期限太長了,不利于為后面的企業做榜樣。目前的意見是三年的免稅期最合適。恩,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什么?”葉文斌呆若木雞,連電話怎么掛掉的都不清楚。聯科和永輝集團現在最差的就是現金流。這個時候讓聯科結束免稅期,這就會把聯科的資金給抽緊。
  試想,本來盈利1個億,落袋1個億,現在盈利1個億,落袋8千萬。這無疑會加重聯科的資金鏈負擔。
  “葉總?”
  “葉先生?”
  “爸?”
  “二叔?”
  各種紛紛擾擾的聲音終于讓葉文斌腦子里略微有點清醒過來。葉文斌這時才發現他正靠在椅子上,葉強文扶著他才沒摔倒。一張張關切的臉在他眼前晃蕩著,他有種頭昏眼花的感覺。
  剛才酒宴的喜氣氣氛蕩然無存。這讓他郁悶的要吐血。
  “市里準備結束聯科的免稅期,要對聯科的盈利進行收稅。”葉文斌干澀的說道。
  一屋子人都震驚起來。大家都是商業老手,很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很多幾十億美元的大集團倒閉的起因很有可能都是一兩個億的流動資金缺口。形勢很危險。
  葉靜雨和許雪對視了一眼。她們根本就還沒有猜到陸景的手段是什么,陸景的重拳已經當面“砸”了過來。
  這…
  兩人心里五味雜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