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13 去建業


  
  建業的冬天并不見得比江州暖和。http:m4xs.com從機場里出來,天際邊灰蒙蒙的一片,寒風冷冽的從大衣領口灌進脖里,涼颼颼的。陸景趕忙坐進景華分公司前來接機的車。
  陸景和明雪到建業后徑直坐車去了昆成汽車。相比于處理對聯科的繁瑣事務,他更希望先見何夢瑤一面。
  昆成汽車的廠區位于棲山區的建北開發區。從市區穿到棲山區路過已經成型的棲山區石化工業園時,陸景看著窗外一根根高聳的管道、整齊的廠區,思緒飄得很遠。
  棲山區石化工業園是常務副市長宋里朋一手推動的。這份政績也是他能升任常務副市長的重要的籌碼之一。宋里朋的想法則是他游說的。
  位于建北開發區的昆成汽車廠區比被景華收購時擴大了兩倍多,顯示著昆成汽車正處在高速的成長期。
  昆成汽車主要生產低端轎車,售價在8萬元到15萬元之間。2001年總計銷售了19.8萬輛,銷售額182億,稅前利潤21.48億。昆成汽車在國內轎車市場的份額為6%,成為國內前七的汽車公司。
  這份耀眼的成績單很難讓人想象昆成一度總資產規模只有6個億。不到3年的時間能取得如此好的銷售業績,當可稱的上是一個奇跡了。
  但是陸景并不滿意。
  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國的汽車工業每年跨上一個百萬輛級臺階,3年間汽車產量翻了一番。成為建國以來汽車工業發展最快的時期。
  到2004年,在國內車市持續低迷的情況下,國汽車產量和銷量首次雙雙超過500萬輛大關,成為世界第四大汽車生產國和第三大汽車消費國。國汽車工業正在迅速成為世界汽車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這樣的背景下,要陸景對產銷量只有近20萬輛的昆成汽車滿意實在有些難。這樣是他調何夢瑤入主昆成汽車的原因。
  昆成汽車要快,再快,更快。爭取在03年國內汽車市場的最高峰時期成長到一個讓人滿意的“體量”,從而來抵御04年汽車市場降溫的洗禮,繼而接著在平穩的05年發力。
  這是踩著市場節奏的點來走的步伐,一步踏錯,陸景想要看到昆成汽車做出豪華轎車的恐怕會很難。
  陸景的車進入昆成汽車的廠區,經過四季長青的綠化帶順著噴泉廣場的轉盤到一座現代化的高樓大廈前。這座49層高的氣派大樓是昆成汽車的行政大樓,整個棲山區建北開發區最高的大樓。棲山區的標志性建筑之一。
  陸景、明雪在何夢瑤助理席雨嘉的帶領下,在49層何夢瑤的辦公室里和她見面。
  整個49層是昆成汽車總經理的專屬辦公樓層,擁有辦公室、休息室、小型會議室、多功能會議室、餐廳、休閑酒吧等等,商務人士的需要的場所一應俱全。
  這層樓的主人原來是翟伯慎,從大樓的修建到辦公區域的規劃都是他一手推動。說起來,這也是陸景對翟伯慎頗為微詞的地方。創業未已。享樂先行。
  “陸景,你來了。”何夢瑤坐在黑色的真皮椅上看電腦里的郵件,見陸景、明雪和席雨嘉進來,站了起來,清聲說道。
  何夢瑤穿著青灰色的毛衣外套,黑色的長褲。簡約時尚的裝扮襯托著她精致明麗的容顏。她身形修長挺拔,長發披肩。氣質清麗脫俗。此時,絕世的容顏上正帶著一縷清淡的笑意。
  陸景能感覺到何夢瑤內心里愉悅的心情,笑著點頭,“早通知你了,這會兒不會要我去旁邊休息室里等你吧?”
  何夢瑤清聲道:“不會的。”說著,對明雪輕輕的點了帶你頭,然后吩咐席雨嘉:“雨嘉,你招呼明雪。我這邊所有的事情今天下午和晚上都壓下來。緊急的事情你先處理。不緊急的,留著我明天處理。”
  “好的,夢瑤。”席雨嘉答應下來,邀請明雪去旁邊的休息室里。
  明雪輕輕的笑了,她人情似的人物,當然看得出來何夢瑤似乎很期待和陸景見面。走出明凈、奢華的辦公室里,明雪笑著道:“席助理。給我安排一個安靜的休息室吧,我需要打幾個電話,安排陸景的行程。”
  陸景可以和美女談情說愛一下午加一晚上,她卻是要接下里的行程都安排好。
  ……
  有很多話想要說。需要說明白,但是等陸景走近何夢瑤,看著她清澈如石上清泉似的眼眸時,突然又覺得一切都不用說。
  “你好像又瘦了一點?”陸景輕輕的嘆息,愛憐的說道。
  何夢瑤看著陸景的臉龐,他溫潤的眼眸里有著溫馨明快的感覺,還有一抹為她流露出的淡淡憂愁。她能讀懂他的內心。只是,心里突然的有些悸動,清聲道:“你每次見到我都是這句話。”
  陸景有些撓撓頭,好像真是這樣的,道:“或許,你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
  何夢瑤輕輕的一笑。嘴角輕快若小鹿般靈動的揚起來,有著仿佛可以讓彩虹失色的絢麗。
  陸景看得愣神。
  “吃過午飯嗎?”何夢瑤走到辦公室西面寬敞明亮的巨大落地窗前,清聲問道,“沒吃的話,隔壁有餐廳,可以讓廚師開火,半個小時就能好。”
  “在機場吃了一點。”陸景誠實的說道,走到何夢瑤身邊和她并肩看著窗外的風景。其實,窗外灰蒙蒙的,并沒有合適的風景可看。但是,兩人都沒說話,看得興致盎然。
  “要不要去下面走走?”半響之后,陸景指著不遠處的校園說道。昆成汽車旁邊不遠處就是建業大學的建北校區。在高樓上看得一清二楚。
  “好啊…”何夢瑤說道,準備去她的手袋。
  “我們不帶任何的通信工具,就當休息半天。”陸景笑說道,從褲兜里將他隨身帶的手機拿出來放在何夢瑤辦公桌上。
  何夢瑤微微偏頭,像一只小鹿般思考了片刻,就聽從了陸景的意見。兩人從VIP專用電
  梯里直接到一樓。走了十幾分鐘才到建業大學里。
  建業大學作為全國重點大學、211工程高校教學實力是極強的。景華投資每年都捐贈了不少教育經費給建業大學。
  建業大學一共有兩個校區,建北校區作為新校區占地2800畝。幾乎每一棟建筑都得到了校友和政府的資助。從氣派的大門走入,雖是冬季。大學里大部分專業都已經放假,仍然可見三三兩兩的學生們出入校園。
  陸景和何夢瑤順著馬路漫無目的在建業大學里散著步。
  “夢瑤,還記得那年晚上我從江大送你回理工大的情形嗎?和現在差不多。”陸景看著何夢瑤露在寒風的玉手,想握住,卻不敢握。
  “恩。我記得啊。”何夢瑤清澈的眼眸看著陸景,嘴角露出一絲回憶的微笑。
  何夢瑤其實很喜歡和陸景說話,因為就算她一句話沒說完。陸景也能知道她的全部意思。和他說話很輕松愉快。只是,她本身話就少,實在不知道說些什么。
  下午五點許,校園里已經開始飄起飯香。
  陸景在身上摸了摸,只有三塊硬幣,說道:“看樣要讓你請我吃飯了。”他的錢包和行李都丟在送他去昆成汽車的車上了。
  “我也沒錢啊!”何夢瑤有些發愁的道。“我的錢包在手袋里沒拿出來。現在怎么辦?”
  “三塊錢夠我們倆坐公交車回去嗎?”陸景問道。他到昆成汽車的廠區時已經是下午兩點多。和何夢瑤一起逛到現在,兩個人那還有力氣走路。
  “我住的地方也沒飯可吃。要到公司的食堂才行。”見陸景詫異的眼光看過來,何夢瑤粉雕玉琢的臉上浮出一絲緋紅,赫然的道:“我不太會做飯。”
  她知道陸景詫異什么。妹妹何夢明的手藝極好,她卻是不太會做飯。
  陸景微微一笑,伸手準備幫何夢瑤捋順額前的秀發,在空頓了頓。笑道:“行吧,交給我處理。在學校里吃完飯我們再回去。”
  陸景身上帶著煙和火機。飛機上自然沒法帶火機,他身上的火機是便宜貨,順手在機場里買的。但是他身上的煙,卻是好貨色。
  在建業大學里找了一家副食店,陸景先敬了老板一支煙,聊了幾句,還算投機。用手里的大半包煙換了30塊錢。還不到那包煙價值的十分之一。
  “搞定。走了,請你吃返去。”
  何夢瑤看著陸景得意洋洋的拿著3張10元紙鈔回來,輕輕的抿嘴一笑,心里那份悸動又強烈了幾分。清麗動人的笑容讓人如飲甘泉。
  在建業大學的食堂里吃完晚飯,陸景和何夢瑤坐公交車返回昆成汽車的廠區宿舍。
  何夢瑤也住在昆成汽車的廠區宿舍里。從建業大學每隔三分鐘就有一趟公交車駛向昆成汽車廠區宿舍站。陸景將身上最后2塊錢給了售票員,怡然的拉著何夢瑤的手,和她一起坐到車后面的雙排座位上。
  “誒…”何夢瑤臉上帶著羞紅。略帶懇求,輕輕的說道。坐到位置上陸景都沒有放開她的手。她有些不習慣。
  陸景湊到何夢瑤耳邊小聲道:“放心吧,沒人會認出你來的。”昆成汽車的高層自然都認識何夢瑤,但是底下的員工就未必認識她。誰會想到何夢瑤會坐公交車呢?
  “哦…”感覺到陸景灼熱的鼻息落在頸脖上。何夢瑤羞的更甚。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她從來沒有和男這么親密過。但又有些莫名的期待情緒。
  道昆成汽車的廠區宿舍,陸景早放開何夢瑤的手。她的宿舍在高管住的別墅區里,單獨的一棟小別墅。走了五分鐘才到。天色已經黑沉沉的落下來。
  何夢瑤沒帶鑰匙,在門外處打電話讓人把鑰匙和手機以及陸景的手機都送過來,才和陸景一起進入別墅區里。看著開門的何夢瑤,陸景笑著道:“要不要我在門外等你一會。”
  “啊…”何夢瑤沒聽明白,回頭迷惑的看著陸景,看著陸景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似乎有點無賴,她才明白過來。陸景這是讓她收拾她的貼身衣物,俏臉緋紅,很自然的嗔了陸景一眼,進去關上門。
  過了好一會,何夢瑤才讓陸景進去。
  何夢瑤的房間帶著明顯的女孩氣息。粉色的主格調。陸景懶洋洋的歪在客廳里的待客沙發上。下午實在有些累了。
  “還是喝咖啡嗎?”何夢瑤清聲問道。她對陸景的習慣有些了解。
  “一杯紅酒就好。”
  何夢瑤也不問陸景為什么知道她這里有紅酒,倒了兩杯酒。兩個人在客廳沙發處相對而酌,偶爾說說話。到晚上點多,陸景接到妍的電話,說了幾句,長身而起,將杯的酒喝光,“夢瑤,我先回去了,我過兩天再來看你。”
  何夢瑤點點頭,站起來送陸景,“你到建業來是處理聯科的事情的嗎?”
  “恩。”陸景微微一笑,他知道何夢瑤后面沒說出來的半句話:如果忙就算了。“我很快就能解決。夢瑤,你考慮下回江州執掌景華總部的事情。”
  何夢瑤愣了下,輕輕的點了點頭。
  陸景走到何夢瑤面前,溫柔而憐惜的看著她。她是那種標準的美人臉,五官精致明麗,粉雕玉琢,清冷的氣質有著明艷動人的神采。
  何夢瑤慢慢的閉上眼睛。每次陸景這么看她的時候,她都有種要被灼傷的感覺。她一般都會扭開頭,不讓他看,也不看他。這一次,鬼使神差的,她卻閉上了眼睛。讓他看,卻不看他。
  陸景雙手輕輕的扶著何夢瑤的香肩,女孩的幽香淡淡的傳來。陸景俯身在她耳邊小聲道:“夢瑤,晚上別再一個人喝酒了,我不喜歡酒鬼。”
  看著陸景身上的氣息如此之近,何夢瑤潔白如玉的臉頰上浮起羞紅色,微不可查的“恩”了一聲,仿佛蚊般。就像是好學生做壞事被老師抓到了那樣。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放開何夢瑤,“晚安。祝你今晚做一個好夢。”
  “晚安。”何夢瑤睜開眼睛說道。正好看到陸景快要出門,回頭來對她揮揮手。客廳的門關上。陸景仿佛就從她的世界消失了一樣。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絲飄渺的感覺,空蕩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