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12 雪夜小聚

聽到陸景的話,關寧得意的看了陸景一眼,抿嘴微笑。何夢瑤是她推薦的。
  何夢明認真的想了想,搖搖頭,“我還是不進景華吧。”說著,回答丁靈剛才的問題,“我報的是民大趙教授的研究生。丁靈姐要是方便的話,幫我收集下資料。”
  “好啊…”丁靈甜美的笑著答應下來。
  陸景驚訝的道:“這么巧。資料我給你找。我正好在趙教授名下都研究生。”
  何夢明楚楚動人的笑起來,“是啊,好巧呢!”
  關寧的心思何等細膩,立刻就知道何夢明其實是知道陸景是趙教授的研究生。再稍稍一想就明白了。
  何夢明和謝清歌是好友,而歌兒和清芷是室友。何夢明要是報考清芷父親的研究生,以清芷的姓子多半是什么都給何夢明介紹清楚了。何夢明剛才請丁靈幫她收集資料是不忍撫了丁靈的好意。
  陸景笑著搖頭,一個比一個鬼精靈。關寧看的出來,他和何夢明關系那么好,又怎么會看不出來?
  隨意的聊著師大、景華國際學校的趣聞。過了一會,何夢明有些好奇的問道:“陸景,江州那些記者是不是已經走了?”
  上周,景華宣布了景華微芯的晶圓廠項目計劃,幾乎所有的電子媒體記者都齊聚江州。江州變得十分熱鬧。這幾天要明顯的感覺清靜了不少。
  “新聞熱點一向是這樣的,來的快,卻的也快。”陸景笑著點頭,不怎么在意。他從來就不在意媒體的看法,一時的光鮮,風光說明不了什么。技術、銷量、利潤、人才、專利、產品、口碑這些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夜晚時分,關寧留了丁靈和邵秋蘭在白沙井休息。陸景送何夢明回家。她就住在徐華路上的白沙民居小區。緊挨著徐華路麗都酒店。從別墅里出來,陸景準備給何夢明撐傘。
  何夢明輕踩著別墅門口臺階上的積雪,笑著道:“不用了,你看,這樣就好了。”何夢明將羽絨服的連衣帽翻過來帶在頭上,雙手插在衣兜里,輕快的走到大雪中。
  看著她清麗嬌柔的背影,陸景有些恍惚,仿佛她還是在九六年秋天遇到的那個小女孩,寬松的衣服,雙手隨意的插在衣兜里。病容和簡樸的衣服難掩她嬌柔明麗的氣質。沉默的在白沙井青石街巷子里走著,夕陽照在她身上有一股柔和的溫馨。
  還記得何夢明對自己說,她的夢想是能夠讀書。陸景自嘲的笑了笑,最近心情比較放松,一不小心就開始回憶了。他豎著衣領,跟著走進大雪中。
  走了近五分鐘,穿過巷子,就到了何家菜館門前。深夜十點,餐館已經打烊。陸景和何夢明一起安靜的折向臨北街,走到徐華路,進了白沙民居小區。
  小區里居民樓里零星的有一些燈光。柔和的路燈燈光灑落在鋪滿積雪的馬路上。清冷美麗的夜晚。此時,一片寧靜,還會有一些莫名的響聲,隔著幾重樓徐華路上的汽車響聲,卻是愈發地襯托出夜的寧靜。
  “小明,到了。謝謝你今天過來做的晚餐。你的廚藝越發的好了。于平淡中見真功夫。”樓道口,陸景輕輕的幫何夢明拍落頭上和肩膀上的落雪,笑著說道。
  何夢明輕盈的站著,讓陸景幫她拍掉身上的積雪,淺笑道:“陸景,不要輕易的夸女孩子啊,你這樣很容易讓女孩子們誤解的。”
  “哪有那么容易誤解?”陸景笑著搖頭。黃紫琪、何夢明都算的上是他的紅顏知己,這些話題偶爾會聊到。
  何夢明穿著淺粉色的羽絨服,水磨藍的牛仔褲,在樓梯口昏黃的燈光下,身形修長而挺拔,修長纖直的長腿渾圓如柱。十分動人。
  “好了。”何夢明轉身,看著陸景棱角分明的臉龐在燈光下有著溫潤如玉的氣質,似乎在這一刻,是那么的近,那么的清晰。
  何夢明心里想:她算不算是那種情犢晚開的女孩子。指指陸景頭發上的白雪輕笑道:“我就不給你弄了。待會回去,讓關寧姐她們幫你拿熱毛巾擦干再洗澡睡覺。”
  陸景笑著點頭,“行吧,我知道了。”
  何夢明并沒有要上樓的意思,沉吟了一會,輕聲問道:“陸景,你在香港的婚宴為什么沒給我姐發請帖?她在景華的級別應該是夠參加你的婚宴了。”
  陸景愣了愣神,不知道怎么給何夢明說。以他和何夢瑤之間若有若無的情愫,他真不敢想象把請柬送到何夢瑤手里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
  何夢明輕嘆了一口氣,一開始她就知道這件事不好了局,“我姐在那天晚上給我打了電話。她最近好像有點喜歡喝酒了。前些天還感冒了一次。”
  “啊…”陸景吃了一驚,點了點頭,慢慢的道:“我最近會去建業一趟。”
  何夢明深深的看了陸景一眼,沒說什么,揮揮手道別,“我上去了。晚安。”
  “晚安。”陸景等了一會,才離開,重新返回白沙井69號。關寧她們三個早已經泡好澡,在主臥室里夜聊。陸景洗過澡,進去打了個招呼,回到二樓的次臥里給何夢瑤撥了一個電話。
  電話里的聲音仿若清泉流水,冷冽清潤,“陸景,這么晚了有什么事嗎?”
  陸景撓撓頭,很多話到嘴邊說不出來,“呃...,我最近準備去建業一趟。”
  “哦…”何夢瑤清聲說道。然后兩人是長久的沉默,沒有不耐煩,沒有尷尬,仿佛一切就那么自然。就這么聽著電話里相互的呼吸聲。俄而,窗外枯枝被大雪壓斷了,咯吱一聲在掉落在地上,在深夜里聽得異常清晰。
  陸景說道:“江州下大雪了。”
  何夢瑤清聲道:“我知道。晚上給家里打過電話。”
  “早點休息,不要喝酒。”
  “恩,晚安。”
  “夢瑤,晚安。”陸景輕輕的放下已經發熱的手機,只剩下一格電了。
  ……
  葉靜雨看著面前的手機產品方案,俏臉沉著。這已經是她進入聯科擔任副總經理的第三天。她首要的任務就是狠抓聯科正在研發的折疊雙屏手機,e503.
  葉強文在一旁的辦公位置上喝著茶。他在陪葉靜雨辦公。這件辦公室本來是他爸的辦公室,代表著聯科公司最高的權力中樞。現在由葉靜雨使用,現在由葉靜雨使用。
  過來送產品方案的產品部經理一看葉靜雨的表情,心里就涼了一大半,這已經是第三次修改的方案,這小姑奶奶還不滿意。真是急煞人!
  葉靜雨撇撇嘴,將產品稿丟到辦公桌上,說道:“我不滿意,打回去重做。”
  產品部經理無助的看向在一旁喝茶的葉強文,“小葉總,項目的期限還有三天就要到了…”
  葉強文眼皮都沒眨一眼,眼睛盯著面前電腦屏幕上的游戲,飛快的點著鼠標,“葉副總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同時也是我爸的意思。”
  這句話他這幾天說了不下幾十遍。以葉靜雨的年紀又怎么可能讓公司里的這些老人服氣。他坐在這里就是要保證她的命令能夠貫徹下去。
  產品部經理郁悶的低著頭,拿了辦公桌上的文稿,垂頭喪氣的走了出去。
  “搞什么鬼?手機產品方案做得這么糟糕。和江州那里普通的手機廠商都差了半步,”葉靜雨不滿的說道,站起來走到飲水機邊接水,“e6為什么競爭不過p60,就是手機的細節功夫沒做好。精益求精難道是一句廢話啊。”
  葉強文暫停了游戲,勸慰道:“小九,這個要慢慢來。”
  葉靜雨冷哼一聲,“還慢慢來?e6現在已經虧損了1千萬美元,預計最后會虧損3500萬美元。聯科還有多少家底可以這樣虧下去?要是在科訊,我早把這一群飯桶都給開了。六哥,別打游戲了,幫我聯系下才子設計的董翔,e503這款折疊機用他們的產品方案。而且,聯科要盡快在江州成立產品中心,建業這里都是搞一些閉門造車的飛機,落后的不止一點半點。”
  葉強文苦笑著拿起手邊的電話,“好吧,我知道了。”公司的元老被葉靜雨給罵成了飯桶,要是這話公開出去,只怕立刻會在公司引起軒然大波。
  葉靜雨有些郁悶的坐到寬大的辦公椅上,看著面前的筆記本,上面寫著她急需處理的問題。
  聯科的問題是在太多。怪不得,景華一針對聯科的手機機型,聯科幾乎就沒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完全是“兵敗如山倒”的趨勢。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聯科的產品設計部門的審美與市場需求出現嚴重的偏差。
  聯科手機一直在使用永輝集團的渠道面向市場終端銷售,在銷售渠道上有優待,再加上建業的手機產品設計水準整體低于江州。聯科的手機產品根本就辦法和景華比,甚至和景華的下游廠商新信手機相比都沒有優勢。
  這搞什么!
  國內手機市場整體呈現上漲趨勢,如果僅從聯科手機銷量來看,甚至還會得出聯科情況不錯的結論,但實際上要比較聯科的增幅和各大手機廠商的增幅就可以看到,聯科實際上走在下滑的趨勢當中。
  虧得二叔還以為他和曰系廠商合作,技術實力大增,雄心勃勃的準備大干一場。
  葉靜雨拿起電話,開始處理事務。她不會輸給景華的。首先是要對e6進行軟件升級,改良用戶體驗。為e6找到新的銷售點。其次,加大e503的研發,務求打造一款精益求精的手機。哪怕為此推遲項目進度也是值得的。
  …
  1月25曰,陸景飛抵建業。他到建業來,不僅僅是為了見何夢瑤,還要處理對聯科的事務,是時候發起致命一擊的時候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