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11 葉文斌募集資金

“咯吱---”
  蘇遠的妻子熊玉嬌推門進來,從背后輕輕的抱住丈夫,“蘇遠,可以休息了。”已經有了孩子的熊玉嬌看起來珠圓玉潤。厚厚的睡衣難以遮掩她曼妙的曲線,乳翹臀肥。豐-腴的身-體有著成熟少-婦的風韻。
  蘇遠輕握著小腹上妻子的手,看著窗外深沉的夜色道:“在想一件事情。難以決斷,有些睡不著。”
  “什么事情?”熊玉嬌輕聲問道。
  蘇遠三言兩語將葉文斌向他借貸的事情說了一下,“按理說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但是就看來,目前聯科虧損的可能性居多。我不準備繼續向里面投錢。”
  聯科e6發售近一個月的時間,在遠大電器40家門店里面的銷售數據總計只有1.5萬支。據他的估計,e6目前全部銷量總計不超過5萬支。這個數據有點寒酸。照目前這個趨勢下去,e6這個項目失敗估計會給聯科帶來2千萬美元的虧損。
  熊玉嬌輕輕的點點頭。心里卻想:陸景有那么厲害嗎?她在江州大學讀書的時候見過陸景。后來就漸漸的沒有交集。她說道:“你要不要問問爸的意見?”
  蘇遠搖搖頭。這次只是純粹的商業對決,問父親的意見沒什么用。和妻子溫存了一會,蘇遠下定決心,“玉嬌,走吧,我們睡覺去。”他遠比葉文斌了解陸景的可怕。他岳父敗走建業,對他的觸動很大。
  他不準備向葉文斌借貸。相反,如果有可能。他希望盡快的將手中聯科股份套現。
  就在蘇遠準備“下船”的同時,史自成也接到了葉文斌借貸的請求。
  金頂俱樂部的包廂內。史自成在咨詢他的“經濟顧問”的意見,“郭子。你覺得怎么樣?”
  郭子是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黑色的阿瑪尼大衣,皺眉道:“大少,你在科訊投了2個億,在聯科投資了5個億。現在都沒有看到回報。這個時候再借貸給葉文斌恐怕不妥。”
  “科訊那兩個億量明州商業銀行也不敢坑了我的。”史自成冷哼了一聲,自負的說道,“葉文斌這里也一樣。就算葉文斌傾家蕩產,那5個億還是要給我吐出來。他既然敢找我借錢,心里怕是還有幾分底氣的。”
  郭子勸道:“大少。那少投一點,我們的資金也不多了。”他知道自己這位“東翁”對陸二少的怨念。秉承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東翁估計是想拉葉文斌一把。
  史自成丟了一支煙給郭子,知道郭子是不贊成他的意見,道:“那就再投3個億吧。湊成10個億的整數。和陸景玩玩。”
  臘八節剛過了兩天,江州迎來了一場大雪。寒風陣陣,低沉地陰云似乎就壓在街燈之上,這樣地天氣,沒人愿意在室外多滯留片刻。雪還在下。路上的積雪已經清除掉,只留下濕漉漉的路面在延伸。陸景坐車和丁靈一起白沙井找關寧。
  前天那次的蘿卜排骨湯沒煲好,她又找何夢明請教了一番,今天是她第二次嘗試。陸景自然是責無旁貸的試吃者。
  “好美啊。”丁靈貼著車窗看遠處新月湖中的喻山。青黑色的山巒低矮起伏,給罩在茫茫大雪中。可以看見山崖上的積雪在耀眼的反光。
  陸景大手悄悄的撫-摸著少女微翹起而顯得豐圓的俏臀,笑著道:“這雪要是下一晚上。明天早上起來在新豐公寓陽臺上那才叫漂亮。白茫茫的一片。你在香港四年都沒下過幾次雪吧?”
  “是啊,最多就是小雪。”丁靈回頭說道。眼眸里有些嬌羞的情意。
  黑色的奧迪a4繞過湖心路,在師大的正門接了邵秋蘭。一起往白沙井而去。
  “景華國際學校還有幾天才放寒假吧?”邵秋蘭坐在丁靈身邊,扶著眼鏡問道。她穿著卡其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黃色的長款修身針織衫加厚毛衣,將她玲瓏的曲線襯托出來。青色的緊身褲緊緊的包裹圓臀與美腿,嬌俏而性-感。
  陸景將她燙得微卷的秀發攏到耳后,笑道:“還有三天就放假。她在財務部門工作比較輕松。姐,你什么時候回杭城?師大差不多算是放寒假了吧?”
  邵秋蘭精致無瑕的臉蛋上輕紅微染,強自鎮定悄悄的看了丁靈一眼,道:“我后天的機票回杭城。”
  下雪之時,白沙井的生意也受到影響。街面上少有流連的旅客。濕雪打在車窗上,刮雨器發出橡皮與玻璃摩擦的響聲。車子在趙姿的駕駛下,緩緩的停在白沙井69號門前。
  陸景進門前,接到許云策打來的電話,站在門口打電話。邵秋蘭和丁靈先進屋找關寧說話。
  “景少,多謝你的幫助。明州商業銀行這邊的事情大局已定。建業市商行可以停止和明州商業銀行的競爭了。”許云策心情大好的說道。他這一系已經取得了階段性勝利。
  陸景微微一笑,對著二樓臨窗看過來的關寧、何夢明揮了揮手,“許少有事情直接說,我一會要吃晚飯。”
  許云策早見識過陸景的敏銳思維,笑著道:“確實瞞不過景少。是這樣的,許雪曾經通過明州商業銀行將史自成的2億元資金輸送進了科訊公司。這筆交易造成了明州商業銀行的虧損…”
  說到這兒,許云策停頓了一會。他相信陸景應該明白他的意思。
  陸景確實聽明白了,笑著道:“恩,我知道了。史自成那邊我會保證他沒意見。”
  和許云策聊了幾句,陸景便掛了電話,往別墅里走去。
  許云策的意思是想要借這2億元的貸款操作,問責許雪。那么明州商業銀行勢必也就需要懶掉這2億的資金。不會歸還給史自成。為2億元得罪京城里的一位衙內黨是不值的。但是,如果。這件事可以當做“投名狀”和打擊許雪的武器,這么做又是值得的。
  這就是許云策給陸景打電話的原因。
  陸景同意幫明州商業銀行抗住史自成的“問責”。他很樂意看到史自成虧錢。
  別墅二樓的餐廳布置的溫馨、怡然。橘色的窗帷束起來。窗外飄落的白雪偶爾會貼到落地窗玻璃上,然后融化,順著水槽流下去,有愈發清冽的感覺。
  “關寧、小明。”陸景走進餐廳,笑著和關寧、何夢明打個招呼。陸景手扶在關寧身后的椅子笑著問正在喝湯的丁靈,“味道怎么樣?”
  丁靈點頭,由衷的贊道:“味道挺好的。關寧姐手藝真好。”
  陸景就嘆道:“那我虧大了。我本來是喊你和秋蘭姐來給我分擔負擔的,沒想到福利被你們倆給搶了。噢…”
  陸景話沒說完,關寧就嬌嗔著拍了他一記。不讓他胡說八道,“上次要不是你搗亂,我怎么會把鹽放少了呀?再說,我的廚藝可是比你好。”
  邵秋蘭、何夢明、丁靈都輕笑起來。
  陸景也是咧嘴一笑,自己去廚房里盛湯。就廚藝而言,琴姐的手藝最好,秋蘭姐次之,關寧的水平比秋蘭姐略差一點。她的廚藝不會給她減分。雨綺估計只有豆腐做的最好。其她人都是入門級的水平。
  今天下午的排骨冬瓜湯是何夢明做的。關寧只是給她打的下手。何夢明的廚藝自然沒的說,何家菜館繁忙的時候。她偶爾會去幫她爸掌勺。
  清潤的冬瓜軟綿綿而不散,吸入口中,配著溫熱的排骨湯,吸入到胃里無比的順滑。口感、味覺都是極佳的享受。何夢明在湯汁里加了八角、枸杞等配料,排骨入味,不油不膩。入口極快。用和美女干嘛的方法燉出來的湯,汁濃味美。讓人喝下之后回味無窮。
  陸景話倒是沒錯。一鍋湯不夠五個人分的。何夢明早有準備,將備好的珍珠丸子端了上來。色澤潔白。米粒晶瑩如珍珠,吃起來丸子軟糯鮮香。
  珍珠丸子是由豬肥瘦肉茸加上精鹽、胡椒粉、蔥花、姜末、紹酒和成餡,擠成小丸子,滾上浸泡濾干的糯米,上屜蒸制而成。
  見大家意猶未盡,何夢明又炒了清炒小白菜、清炒紅菜苔。霜打的小白菜用滾油炒出后,鹽入菜中,菜帶甜味,嫩軟脆口。味道極佳。清炒紅菜苔算是一道時令菜了。剛剛喝過排骨湯,吃過珍珠丸子,再入肚一點紅菜苔,那清香的味道似乎要沁入肺腑中,十分舒服。
  飽餐一頓后,五個人七手八腳的一起收拾了餐具,然后聚在三樓的客廳里賞雪,隨意的聊著天。何夢明從何家菜館里帶了一瓶碧玉香果酒過來。每人倒了一小杯,輕輕的抿著。
  色澤如翡翠的碧玉香,酒精度不高,入口綿軟,可以去除火氣,而且有很好的美容效果。擺放在四方小桌上的五個白色的精美小瓷杯中的酒液,在燈光下顯出迷人的翡翠碧色,有著層層柔和波光,仿佛是華美緞帶。飲一口,味道、口感,和美麗的色澤就已經讓人感到迷醉,給人一種仿佛墮入夢幻中的感覺。
  窗外白雪覆蓋著白沙井,絨絨的白雪在各式民國風情的建筑屋檐中積累,仿佛是一副美麗的山水畫正在逐漸的勾勒出。美酒、佳人、良宵、美酒,一切便是如此的醉人。陸景笑著問安靜不語的何夢明,她心靜話少,“小明,你的工作找好了嗎?”
  何夢明晚他一屆,今年正好是大四。一般而言,大四畢業生在11月份左右,工作就開始慢慢找好。
  “沒啊。我姐說家里的條件比以前好得多,要我不急著找工作,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可以。我就一邊考研,一邊找工作了。”何夢明雙手插在衣兜里說道。
  她穿的是那種很隨意的寬松羽絨服,仍舊是麗色難掩,明艷動人。
  丁靈道:“小明,你報的是哪個學校的研究生?”
  陸景笑指著丁靈對何夢明道:“小靈的父親是京城里的著名經濟學教授丁向陽。你的能力過初試應該沒問題。你要是報京城里的大學,復試的一些消息可以找小靈幫你打聽打聽,免得吃了消息不對稱的虧。”
  何夢明不好意思的嬌柔笑道:“我心里還真沒底呢。找工作花了我不少時間,再加上我喜歡看雜書,復習沒花多少時間。”
  陸景就笑,“要不你畢業后來景華工作?我可是很樂意你進景華的行政秘書組。說不定你也會和你姐一樣脫穎而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