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810 景華

“爸…”葉強文嚇了一跳,連忙過去扶住父親。將父親背回到家里后,又是掐人中,又是揉太陽穴,好不容易才父親弄醒過來。家里手忙腳亂的情況才算穩住。那邊,私人醫生還在路上。
  “爸...,你覺得怎么樣?”葉強文在床邊問道。他母親柳問春正一勺勺的喂著葉文斌喝參湯。
  葉文斌長嘆一口氣,默默的沒有說話。
  實在不是葉文斌的心里素質太差,而是他現在哪里有10億的資金提供給永輝集團。在盛泰電器元旦之前宣布的降價促銷消息,他并沒有重視,沒想到居然給盛泰電器取得如此大的“突破”。
  他擔心的是永輝集團的崩盤將會是倒下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
  “強文,通知小九過來見我。”
  “老葉,不是我說你,你現在這樣子不適合談工作。”柳問春面色不愉,抱怨的放下手中藥碗。
  葉文斌擺了擺手,閉上眼睛不說話。
  葉強文看了父母一眼,走了出去。從他爸的神情中,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大廈將傾的那種危機預感。
  葉靜雨前些天才從香港陪許雪回明州。那邊事情有了些轉機:許雪不用離開明州商業銀行,不過她的權力遭到了限制。她變成了明州商業銀行的董事、副行長。執行董事另有其人。
  安慰了好友幾天,葉靜雨才返回建業。葉強文電話通知她的時候,她正在鏡子面前悠閑的涂手指甲。雖說科訊可以贖回。但是要等到年后去,現在她就算呆在科訊也沒什么事可以做。索性在家里休假。
  “哦。好的啊,我馬上過去。”葉靜雨放下手機想了一會。又拿起梳妝臺上的白色m6給陸景撥了過去。
  “陸景嗎?我是葉靜雨。”葉靜雨清脆柔嫩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時,陸景正在白沙井69號和關寧一起嘗著上午堡的蘿卜排骨湯,準備吃午飯。
  只聽葉靜雨聲音大概沒人會將她和乖戾的性子聯系起來。多半還會想擁有這么柔嫩清脆的聲音,一定是一個雪嫩清秀的美麗少女。只不過,陸景和她稍有接觸,就知道她的聲音與外形極具迷惑性。
  “誰啊?”關寧將一小塊排骨用筷子送到陸景嘴里,抿嘴一笑,秋水般的眸子好奇的看著陸景。
  “葉小美女。”陸景含糊不清的對關寧笑說道,“好像有點淡。”
  “有嗎?”關寧吹著氣。抿了一口湯,嬌俏的吐吐舌頭,“哦,好像真有點。”說著,轉身去拿白色灶臺上的食鹽袋。
  陸景吃著排骨和葉靜雨說話:“什么事?”
  “我二叔上午在湖邊散步的時候暈倒了。他請我過去。”說到這兒,葉靜雨微微頓了頓,“假設我去為聯科工作一段時間,你會不會同意年后將科訊還給我?”
  葉強文剛剛已經告訴她二叔是因為聽到盛泰電器步步緊逼的消息,一頭栽倒。她能猜得到她二叔這個時候要見她的原因。
  “我答應的事情什么時候沒不算數?你準備好錢就行。我可不會白送。”陸景把嘴里的骨頭給吐出來。隨意的說道。景華對聯科是堂堂正正的大勢壓迫,葉靜雨就算去聯科也沒什么用。
  “哼。我會讓景華的陰謀無法得逞。”葉靜雨驕傲的哼了一聲,“還有,麻煩你下次記得把葉小美女中的那個小字去掉。”說著。干脆利落的掛了電話。
  陸景搖搖頭,把手機放到灶臺上。心說:難道不小嗎?看在葉文俊的面子上,他和葉靜雨勉強能算的上是有一點合作關系。私人關系那是一點都沒有。這話要是說出來就成了調戲她了。
  這邊。葉靜雨放下手機,低頭看看胸口。尖尖若春筍。郁悶的撇撇嘴,她最討厭別人說她小了。
  和陸景確認過去聯科工作不會影響到她回購科訊后。葉靜雨放下心,開車前往云翠園。她住在南山別墅這邊,半個小時候后才趕到云翠園17號的別墅。
  葉文斌的臥室里,葉靜雨見到了她二叔。看到葉文斌那蒼白的臉色,葉靜雨心里有些難受,乖巧的道:“二叔,你找我。”
  在私人醫生趕來之后,葉文斌的情況已經得到控制,他的病因是急火攻心,需要靜養,身體并無大礙。葉文斌半倚在床頭,微微點頭,“恩,小九,我想讓你到聯科來工作一段時間。我讓強文協助你。我老了,精力有限,準備這段時間專心負責永輝集團和盛泰電器的競爭。”
  “好的,二叔。”葉靜雨當仁不讓,也不推辭,徑直答應下來。
  葉文斌欣慰的笑起來,葉家二代子弟中最出色的就是葉靜雨了,“現在的問題是要籌錢。永輝集團那里至少要補充10個億才能穩住陣腳。聯科這大半年來一直在虧損,現金流極為匱乏。前段時間找三井住友銀行拿的5千萬美元貸款還剩下大約1千萬美元。我經商這么多年,朋友還是有一些,五六個億還是能湊得出來。明州商業銀行那里能不能提供一部分資金給永輝集團?”
  這是他找葉靜雨來的第二個目的。葉靜雨和明州商業銀行大權在握的許雪關系很好。
  “啊…”葉靜雨遲疑了下,道:“二叔,雪姐去年十一月份在江州的時候,她已經向陸景保證不插手聯科和景華之間的事情。而且,她已經被她家里剝奪了執行董事的職位。現在只是明州商業銀行的董事、副行長,要貸三四個億出來很困難。”
  “唉…,怎么會這樣?”葉強文難掩失望的神色,長嘆一口氣。
  葉文斌蒼白的臉上有些黯然,想了想。說道:“那我再想其他的辦法吧。”
  永輝集團這兩年因為有盛泰電器的競爭,每年的利潤總體維持在12%左右。略低于家電連鎖賣場的同行業水準凈利潤率13.2%的水平。并且,永輝集團所得的利潤大部分都用來擴張地盤。抗衡盛泰電器的進逼。
  3年時間內,永輝集團在蘇江、浙東、魯東、建州四省門店規模已經由50家擴張到120家。之前,聯科的利潤還可以用來支持永輝集團快速擴張。從2001年年初,永輝集團已經停止了門店擴張,消化鞏固既得的地盤。不曾想,到12月底盛泰電器挾雷霆之勢卷土重來。
  在葉文斌心中,永輝集團重于聯科。聯科關門,他還還有東山再起的可能。若永輝集團倒閉,他的根基也就失掉了。所以。他要親自去掌控永輝集團的大局,讓葉靜雨來替他執掌聯科一段時間。
  現在,他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是:他要募集至少10億的資金來應付接下來和盛泰電器的廝殺。
  香港,位于香港山頂的黃家豪宅中,金色的吊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將富麗堂皇的別墅客廳照的明亮華麗。黃利飛在一樓客廳的華美地毯上來回踱著步子,臉上有著緊張又興奮的神情。
  黃宅里的傭人們都遠遠的站立著,覺得眼前這一幕實在有些不可思議:一貫彬彬有禮的少爺居然出現這樣的表情。應該是有什么大事情發生了吧?
  黃容勝得意洋洋的哼著歌曲走進別墅,他還在回味剛才在酒店里搞得那個小明星的滋味,隨便兩手推車功夫就讓她風騷入骨的叫起來…。進門來。見能干的兒子已經等在客廳中,笑呵呵的道:“小飛,今天怎么突然要回來看我?”
  看著父親脖子上還有一個唇印,黃利飛對父親的荒唐早就習以為常。但仍有些哭笑不得,指了指脖子,“我有事情找你商談。我們去書房里說吧。爸。下次注意點。”
  黃容勝哈哈一笑,也不以為意。率先走上二樓。
  在裝點門面的書房里坐下后,黃容勝道:“小飛。有話快說,我一會還有事情。”
  黃利飛無語,斟酌了一會,組織語言道:“爸,是這樣的,二伯向我借錢。他要借3個億。”
  “借個屁啊。”黃容勝跳了起來,頭搖的飛快,“不借,堅決不借。他當年是怎么對我們家的。現在沒落了,想起找我們了?”
  黃利飛道:“爸,二伯要拿黃遠電子15%的股份抵押給我。”
  “哼,黃遠電子在你爺爺去世的時候值多少錢?10億美元!現在呢?股價都跌到2港元以下了。15%的股份能值多少錢?”黃容勝猶自不忿的說道。
  “差不多2億港元吧。”黃利飛報出一個數字,他知道他爸鐵定不知道黃遠電子現在值多少錢,義憤填膺的樣子只是出于對他二伯的氣憤,“所以,二伯要找我來借貸,而不是找銀行。爸,這是我們拿到黃遠電子的機會。說不定,有朝一日,我們可以恢復黃家的榮耀。”
  黃容勝紈绔歸紈绔,頭腦還是清醒的,看著兒子道:“你是說我們可以控制黃遠電子?哦,到底怎么回事?”
  黃利飛給他父親說起原委來:“聯科的葉文斌準備募集10億資金應付盛泰電器在華東地區的‘緊逼’。二伯答應幫葉文斌募集3億的資金,好處是獲取永輝集團1%的股份。二伯準備把黃遠電子15%的股份抵押給我,換取3億資金。我打算答應他。這需要你在公司董事會上支持我。”
  在黃遠實業,他和父親的股份加起來,可以控制黃遠實業的董事會。但是事關他二伯,他必須要先和父親通個氣,否則以他爸對二伯的怨念,還真有可能當場反對。
  黃容勝點了一支煙,問道:“那他要是贖回去了我們不是白忙一場?”
  黃利飛微笑起來,自信的道:“爸,二伯會輸得精光。他根本就沒搞明白,葉文斌那條船馬上就要沉了,他還想著讓黃遠電子打通終端銷售渠道。”
  “哦?怎么說?”黃容勝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饒有興趣的說道。
  “景華公司正在對葉文斌的聯科進行打壓。盛泰電器同時在‘進攻’永輝集團。葉文斌對永輝集團看的比命根子還重,但實際上,他的危機在聯科公司上面。聯科公司的負債和虧損會反過來要求永輝集團反哺。”黃利飛眼睛里閃過一絲佩服的精光。葉文斌可能低估了聯科可能要遭受的損失。
  黃容勝猶豫了。他對商業這些判斷實在不在行。但是,他確實想要黃遠電子。
  黃利飛勸道:“爸,你不要糾結于一時,等黃遠電子回到我們手中,二伯就算要把他之前搶你的那匹馬送給你,還要看你肯不肯收呢。”
  “行,按你說的辦。”黃容勝一拍大-腿,下了決心。
  同一時間,江州,蘇遠在家里中默默的抽著煙,思索著。他也接到了葉文斌募集資金的請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