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05 人選難題

“你什么時候又想著開辦商業銀行了?”返回香港山頂1008別墅的路上,陳笑好奇的問道。
  “下午剛萌發的想法。”陸景看著窗外蜿蜒迤邐的港灣夜景,笑著說道,“世信銀行因為鐵礦石項目風險太大不愿意大量投資。我就想假設世新銀行是我的銀行,我肯定會讓它投資。”
  要說融資成本,自己開銀行融資成本才是最低的。這也是最佳的融資方式。
  假設,許雪在許家的內斗中失敗,請她來擔任商業銀行的執行董事、行長無疑是很好的選擇。
  陳笑哦了一聲,“我怎么覺得剛才許雪和葉靜雨吃驚的樣子有點夸張啊?”
  “因為我猜到許家內斗的事情讓她們吃驚罷了。”陸景笑著解釋。在香港開設一家私人的商業銀行,手續并不是太復雜,有陳旭江的人脈關系在,只要資金到位,各種資質審核基本毫無問題。他所欠缺的是一個銀行的領頭人。
  “誒,你怎么不告訴葉靜雨你對付聯科的辦法,反正明天就要開始了,也沒什么好遮掩的。”陳笑突然詭異的笑著說道,“人家小姑娘可是眼巴巴的請教你呢。”
  別看葉靜雨在水吧里幸災樂禍的嘲笑陸景。其實,她是想知道陸景用什么法子對付聯科的e6。估計那個聰明的小姑娘一時半會沒想明白陸景的方法,覺都睡不著。
  “你那什么表情啊?”陸景隱蔽的捏著陳笑的小翹臀,笑道:“我在葉靜雨面前賣弄能有什么好處?讓她自己想去。”
  陳笑咯咯嬌笑。
  …….
  在半島酒店里休息的葉靜雨此刻確實滿肚子的疑惑。她二叔在建業可是摩拳擦掌,準備一雪前恥。都放下身段抄襲景華的設計了呢?但是今天看陸景還有心情和他的女人在大街小巷的水吧里談情說愛。就知道他根本沒把聯科當回事。
  她一時半會確實猜不透陸景的應對辦法。倒不是她不夠聰明,而是她所得到的信息太少了。
  “雪姐。你說這是為什么呢?”葉靜雨穿著睡衣,跳到臥室的床-上。愁眉不展的問道。
  許雪本來正發愁的她自己的事情,被葉靜雨問得一笑,在她小腦袋上點了點,“你干脆改變叫十萬個為什么得了。你都問了我幾遍了,我哪里知道你們手機行業里的那些伎倆。”
  葉靜雨揉著小巧的頭顱,趴在被褥上,笑著道:“好吧,那我換一個問題。陸景邀請你為他工作是怎么回事?他知道你家里的事情啊?要是你真被辭職,你要不要去他的銀行”
  許雪搖搖頭。嘆口氣道:“不知道。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再說吧。”她心里隱隱有些不妙的感覺,或許她離開明州商業銀行可能性正在變大。
  葉靜雨也嘆了口氣,翻個身,看著天花板發呆。雪姐心情不佳,她也沒辦法幫她排解。倒是聯科的事情一直縈繞在她腦海里。她當然是希望她二叔得勝。
  ……
  圣誕節的一早就下起了雨。細雨綿綿的落在別墅的庭院里,綠樹蔥蔥。
  國內可沒有在圣誕節放假的習慣。陸景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在二樓臥室的窗口給衛婉儀打了電話。
  “陸景…”衛婉儀清脆如百靈鳥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陸景心里似乎落進了一些雨滴,有些溫潤的感覺。“是我,婉儀。準備去上班了啊?”
  “是啊。知道我要去上班還給我打電話。故意讓我遲到啊。”衛婉儀輕輕的笑著說道。
  陸景就笑了笑,衛婉儀在給他開玩笑,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卻有種很歡快的感覺,“給你說一聲,圣誕節快樂。”
  “哦。你也是。”衛婉儀輕聲說道,略微一頓。問道:“你從新加坡回來了嗎?事情順利不?”
  “恩,我在香港這里。一件事情順利之后又會接著有另外不順利的事情。”陸景微笑著說道。
  和衛婉儀隨意的閑聊幾句就結束了通話。就像兩人在柏斯那樣。很多話題都不會深入,只是泛泛的聊幾句,似乎這樣便夠了。陸景微微一笑,心里莫名的有些愉快。婉儀話不多,卻是聰明的很。
  這個用婚姻和他聯系在一起的女孩,已經不知不覺的在他心里占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1008號別墅的餐廳在二樓,藍色的玻璃窗就如同一塊巨大的平面鏡,布置的雅致而精巧。坐在餐廳里,窗外維多利亞港的秀麗景色一覽無遺,令人心曠神怡。
  穿著制服的別墅女傭們將豐盛營養的早餐一一擺放在餐桌上。香甜可口的南瓜大米粥,酸辣脆爽的蘿卜丁、酸豆角,煎得金黃的雞蛋、幾碟溫和的小菜,爽滑美味的嫩豆腐塊….
  陸景揮揮手讓侍立在餐桌后不遠處的女傭們都退下,對陳笑道:“笑笑,我決定了。我準備讓你去柏斯。”
  葉妍和李慕清都好奇的看了過來。兩人這兩天被陸景滋潤的容光煥發,光彩照人。
  “我?”陳笑略有些驚訝,笑著道:“你不怕我給你辦砸了?”此次去柏斯負責和華公司的鐵礦石布局,恐怕會耗時幾年,同時也是耗資幾十億美元的項目。
  “我相信你。”陸景鼓勵的看著陳笑,“你跟在我身邊這么久,該學的東西早就學會。我認為你是最合適的人選。陳創和認為柏斯這個職位是協調性質的,但是我想wts礦業開礦的過程不會是一番風順的,這個人選更需要具備統管全局的能力。”
  陳笑微微點頭,陸景信任她,她又有什么可顧慮的,“那景華總部這邊怎么辦?”
  陸景心里早有腹稿,道:“先讓雨綺兼任總經理助理。大事我來處理,具體的事情由她執行。”
  “這樣也未嘗不行。”陳笑認可陸景的方案。宋雨綺獨當一面的能力估計不夠,但是作為助理。執行力還是很能夠信賴的。
  葉妍驚訝的道:“不是吧,就這么幾句話,你們就決定了。”陳笑的職位調動在景華可以當得上是地震級的人事變動,就這么三言兩語在餐桌上給決定,她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陸景笑看著葉妍,道:“那還能怎么樣?”葉妍穿著米色的外套,緊身的黑色的打底褲裹得兩腿修長,別致發髻盤在腦后,古典的容顏上仿佛有流光溢彩在滑動。美麗動-人。
  葉妍水潤晶亮的眼睛輕輕的眨了眨,“就是覺得太兒戲了。”
  陳笑喝著南瓜粥,思考了一會,建議道:“陸景,我覺得你可以把何夢瑤調回江州負責景華總部的事情。昆成汽車那邊的事情讓她遙控處理,昆成汽車的問題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嚴重。翟伯慎那里只是喜歡在研發上搞大投入,管理上他沒什么問題。”
  陸景考慮了一會,道:“我回頭征詢下夢瑤的意見。”說著,見李慕清嫵媚多姿的眼睛看著他們說話。手里還拿著一杯豆漿喝著,笑著問道,“李慕清,你那個歌手選秀節目是不是快要結束了?”
  “那有那么快?1月10號才是決賽呢。況且,我又不是只辦一屆。我還打算年后去韓國跑一跑,選拔幾名歌手出來。”李慕清嫵媚嬌柔的說道。
  葉妍吃吃嬌笑。李慕清這個火辣的電眼美人什么時候對男人這么柔順乖巧過呢?
  看著嬌媚如花的三個美人。陸景笑著道,“都閉上眼睛啊。我送你們一份禮物。”
  陳笑笑盈盈的看著陸景,不知道他搞什么鬼。他這會身上那里有禮物。昨天晚上他逛街沒有買禮物。
  葉妍首先閉上眼睛。她對陸景無比的信任。李慕清迷惑的看了看陸景。慢慢的閉上眼睛,等陸景走到她身邊時,眼睛突然的睜開。陸景正要偷偷的吻她,被她迷離嫵媚的美眸看著,嚇了一跳。
  坐在餐桌對面的陳笑和葉妍都閉著眼睛的,李慕清噗嗤嬌笑,笑靨如花,小聲道:“你要干嘛?”
  李慕清穿著一件精美的白色睡袍,她早上洗過澡還沒換衣服。陸景低頭噙住她嫣紅的嘴唇,溫柔的愛吻著,一只手毫不客氣的探入她睡袍里,感受那對飽-滿豐-翹高-聳渾-圓玉兔的彈軟膩滑。
  “唔--。”李慕清沒料到陸景這么混蛋,當著她們的面吻她,踩了陸景一腳才脫離他的魔爪。這么大動靜,陳笑和葉妍哪會不知道啊。心里羞澀又糾結的裝著沒看見,閉著眼睛,縱容著讓陸景“詭計”得逞。
  陸景今天就要返回京城,再見面估計至少是一周以后了。這份臨別的愛吻,她們不想拒絕。
  吃過早飯,剛吻過三個美人兒的陸景心情大快的坐車去中環淡沙大廈。他和董冰、丁靈約了在那里見面。途中,陸景給董坤城打了電話,和他說了推薦陳笑去柏斯的想法。
  “陳笑?”電話里董坤城極為詫異,“旭江給我推薦過,他覺得陳笑女士是最合適的人選。問題是怕你舍不得放人。呵呵,沒想到你主動提出來了。”
  景華總部的總經理陳笑同時還是和華公司議事會議的成員,她無論是從資歷、公司內部的威望、能力都可以統管全局,足以協調好各方面的關系。
  陸景又打了幾個電話出去,一一通知到他推薦陳笑去柏斯的事情。途中,陸景轉到世運大廈接了明雪,于上午十點許到了中環淡沙大廈樓下。
  中環是香港的商業中心、金融中心。這里有著眾多的國際金融機構。在淡沙大廈大廳的臺階上,陸景笑著問明雪,“走進這樣闊氣的大廈有沒有什么人生的感悟?”
  明雪穿著一條杏色的中長連衣裙,外面套著厚厚的白色外套,打扮的入時而靚麗,笑著道:“跟著你走進來能有什么感悟啊?我已經訂好中午回京城的機票了。”
  陸景和明雪一起坐進電梯,按了32樓,微微一笑,“別著急,我回京城一定幫你把那套禮服帶回來。”
  明雪輕婉的一笑。她其實是想問陸景為什么要在走之前來見董冰和丁靈。這幾天陸景都沒和丁靈見過一次面。昨天晚上夜聊的時候聽董冰說他是丁靈的初戀。突然的提出見面…
  分手的道別也不要這么絕情,只留下這么短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