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04 出題解題

和華公司的總部位于九龍的世運大廈。下午,和華公司的議事會議結束之后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下午的陽光從玻璃格子透進來,讓整棟大樓都帶著午后繁忙又安靜的味道。
  世運大廈68樓頂層的小會議室里,董坤城站在窗口,陳創和靠坐在寬大的黑色靠背真皮軟椅上,陳旭江端坐的注視陸景。陸景則是在紅木的橢圓形會議桌遠端,一邊抽煙一邊說著他的意見。
  “2002年國內經濟形勢向好的預期在各大評級機構和投行的策略報告以及IMF的報告中都有提及。國內經濟形勢向好所帶來的其他方面好處且不提,單單是基建速度的加快,必將消耗大量的鋼材。作為煉鋼原材料的鐵礦石即將大熱是可以預料的事情。西澳洲的鐵礦石產區開采的事宜以及是迫在眉睫。等到鐵礦石大漲,我想力拓、必和必拓等礦石巨頭恐怕不會讓我們輕松的如愿。我現在擔心的是,和華公司能否承擔的起這兩年每年十億美元的損失?”
  “看來你還不是很清楚和華公司的家底啊?”陳旭江笑著說道:“坤城,這可是你的失職啊?”董坤城是和華公司的董事長。
  因為開會久坐不舒服而站在落地窗前的董坤城笑著道:“我也不能沒事就和大家通報下和華的家底。”說著,對陸景微笑道:“你如果能確定03年、04年互聯網的投資收益能夠承擔WTS礦業后續的虧損,前面這兩年的虧損和華公司完全可以負擔的起來。”
  和華公司到底有多少家底,陸景心里其實大致有一個數,差不多32億美元左右。但是很多時候,衡量一家公司的財富并不能僅僅是從銀行的存款或者是公司的資產來衡量,還包括公司董事們所能調動的資金。
  “世信銀行會投資?”陸景問陳旭江。
  陳旭江擺擺手,笑呵呵的道:“鐵礦石開采的收益期太長,世新銀行也不可能大量投資,那樣風險太高。世信銀行除了早期提供的1.5億美元的融資外。將不會在這個項目上提供幫助。”
  董坤城笑道:“旭江那里你是指望不上咯。我和陳創和現在投資鋼鐵廠,對國內鐵礦石的巨量需求很清楚。所以,我們倆是支持你的想法的。”
  靠在椅子上略顯疲倦的陳創和拿手指揉著太陽穴,笑著道:“陸景,創永國際可以承擔一部分債務,再加上景華的支撐,2年虧20億美元是可以接受的。”
  江州鋼鐵生產規模已經達到每年1200萬噸。比創永國際當初投資40億獲取江州鋼鐵30%的股份時產能翻了一番。創永國際也在這筆投資中獲益良多,資產規模目前已經達到23億美元。
  “云北鋼鐵那里要不要緊?”今年創永國際和董坤城的龍盛國際合作,投資遼北的云北鋼鐵,獲取了40%的股份。陸景詢問這個項目是否會受到拖累。
  董坤城笑著道:“問題不大。龍盛國際在立豐地產那里獲利了不少。可以暫時的先彌補云北鋼鐵的現金流。”
  龍盛國際是立豐地產最大的股東,占有30%的股份。立豐地產在建業的地產開發中獲取了大筆的利潤。龍盛國際要暫時的分擔云北鋼鐵現金流的壓力確實可以做到。
  陸景沉吟了一會,下定決心。“既然大家都贊同,這兩年虧損的資金也有著落,那么WTS礦業的各項工作就加快進行吧。我確定03年年底,互聯網的投資會大獲成功。”
  陳創和琢磨了一會,道:“除了WTS礦業那邊的人員之外,我建議和華公司要派出強有力的高管入駐柏斯,協調各方面的關系。鐵礦石的開采不僅僅是礦業公司的技術問題。還包括礦區、選礦加工工廠、電廠、水廠、鐵路、公路、深水海港等幾乎所有的基礎設施。立豐地產可以隨著和華進入柏斯。而且,我建議讓和華聯運承擔起遠洋運輸的功能,到第一批鐵礦石裝船預計還有很長的時間,和華聯運可以先做準備。看看是訂購新船還是購買舊船或者是租賃船只。同時,柏斯的駐外機構還需要承擔融資功能。一旦,我們的資金跟不上,可以出售礦區的部分股份來獲取資金支持。”
  董坤城、陳旭江對視一眼,都笑起來。董坤城對陸景笑道:“這算是專家之言了。基本問題點都涵蓋到了。你有合適的人選沒有?”
  陳創和被打趣。也是微微一笑。
  “暫時還沒想好。”陸景揉揉眉心,又體會到“人到用時方恨少”的窘迫,“今天就是平安夜,柏斯那邊估計都在圣誕假期期間。各項工作要開展開來還有一段時間。先緩一緩,我再仔細想想。”
  董坤城點點頭,贊同道:“緩一緩也行。”
  長駐柏斯的人選要能協調各方面的關系。從目前和華公司安排的布局來看,立豐地產、和華聯運都是景華的原有班底。肯定是要從景華內部來挑選這個人選。
  ……
  討論完鐵礦石的事情已經到了傍晚。平安夜的日子里就算是到了飯點,大家也沒人提議聚餐,各自回家陪著自己的家人。
  陸景坐車從世運大廈里出來,路上隨處可見飄起的商家促銷廣告。圣誕節在香港算是比較隆重的節日。平安夜里的節日氛圍很濃重。他這些天忙著考量鐵礦石的事情,恍然間才發現到了圣誕節。
  “都過節了,別想工作了。”車內,陳笑有些心疼的將陸景皺起的眉頭撫平,然后靠在他肩頭。
  或許很多人都只看到了他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時的揮灑自如、從容不迫,卻不曾想他也會熬夜看資料,對重大的決定反復思考、徹夜的考量。
  “趙姿,隨便轉轉。”陸景吩咐了充當司機的趙姿一聲,溫和的笑了笑,讓陳笑平躺在他的大腿上,看著她美麗的大眼睛,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發、額頭。就這么和她說著話。
  “董叔叔、陳叔叔、陳董他們都支持我在澳洲的開礦計劃。現在還差一個人去柏斯協調各方面的關系,我正思考著景華里面誰能夠擔任這個職務。好像,我們景華有能力擔當一面的人才還是不夠。你覺得誰去比較好?”
  “我也沒有合適的人選,等明天我們再一起想吧。”陳笑安慰的說道。
  陸景就笑,“明天不是一樣過節啊。走吧,我請你吃飯,就我們兩個。有什么愿望想實現的?”
  “你平常都這樣騙小女孩的嗎?”陳笑輕輕的笑著說道。
  陳笑的愿望就是讓陸景陪著她逛街。陸景和陳笑在中環路的一家餐廳里隨意的吃了一頓飯。然后一起牽著手像普通情侶一樣在中環路上逛街壓馬路。
  “昨天還下雨,今天倒是放晴了些,不知道江州這幾天會不會下雪?”陳笑伸出手平攤開在半空中,扭頭輕笑道:“陸景,你要想事情,這兩天就別太放縱了。”
  “去那里喝一杯水。”轉角處有一家水吧。陸景指了指,然后低聲笑問道:“你昨天晚上去我房間外偷聽了?”
  陳笑雪膩的小臉輕輕的染上女人嬌羞的緋紅,嬌嗔著拍了陸景一下,道:“我半夜起來去衛生間,從你房間門前路過,聽著還以為有老鼠在偷油呢。再說,今天早上李慕清都沒能按時起床我能不知道啊。哦。早上葉美人和你在廚房里做什么?打豆漿要不了一個小時吧?我要是傻傻的等你們的豆漿出來,早飯都涼了。”
  今天早上,她直接先吃了早飯開車離開了。
  “做我們倆曾經做過的事情。”陸景嘿嘿笑著說道。陳笑就掐了陸景一把。陸景摟著嬌羞的小美女走到水吧里要了兩杯清茶坐下來隨意的聊著天。
  正說著昆成汽車最近形勢變好時,突然,身側傳來一聲諷刺的笑聲,“呵,郎情妾意著呢。”
  陸景放下陳笑的小手,扭頭看過去。見葉靜雨正撇嘴說著話。身邊是一臉倦色的許雪,還有許久不見、纖柔典雅的陳若怡。
  陸景和陳若怡的關系不錯,驚訝的站了起來,“嗨,陳若怡,你怎么和她們倆在一起。”說著,對許雪和葉靜雨點了點頭。倒沒想到會碰上她們三個。
  陳若怡驚喜的笑道:“我和許雪是好朋友啊。今天jack晚上要趕一個項目。我只好出來陪好友逛街了。我聽我爸爸說你來香港了,想著這幾天是圣誕節,沒給你打電話。呵呵,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
  Jack是陳若怡男友的英文名。
  陸景笑著搖頭。找個工作狂的男友也不是好事。不過。能和集團董事長的女兒談戀愛,Jack想不努力都不行。婚事最終成不成,大部分不會取決于陳若怡的對他的態度,陳創和的態度才是關鍵。
  陳若怡手里搭著一件厚厚的外套,逛街的時候太熱,就脫了下來,和陳笑揮揮手,“陳總,你好。”她原來在江州帶過,景華總部的總經理她當然認識。再加上她父親陳創和是和華公司的董事,她和陳笑在酒會上有見過面。只是沒想到陳笑會和陸景關系如此親密。這倒算是平安夜的一大發現了。
  剛開始陳笑被葉靜雨嚇了一跳,她和陸景的關系要是公開會有些麻煩。見陳若怡和她打招呼,很快就調整了情緒,落落大方的微笑著陳若怡三人點頭致意,然后道:“陳小姐,一起坐吧。”
  陳若怡想了想,就招呼許雪和葉靜雨一起坐下來。
  葉靜雨點了一杯橙汁,毫不客氣的坐在陸景對面,秀眸盯著陸景,“陸景,你吹牛呢,你說年后把聯科打壓下去,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明天我二叔可以要發布聯科的E6。我估計能讓你頭疼好一陣子。”
  陸景哂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吹牛呢?等過完年你不就知道了。”說著,陸景有些好奇的問許雪,“許小姐看起來心情不佳?”相比于驕傲的像只小天鵝一樣,性格又有些古靈精怪的葉靜雨,陸景對理智果決的許雪更為欣賞一些。
  “還不是給你害的。”葉靜雨不滿的撇撇嘴,仿佛有一肚子惱騷要對著陸景發出來。
  “靜雨!”許雪嚴厲的說道,制止了葉靜雨的“吐糟”。所謂家丑不可外揚。
  陸景心里略微一動,有些明白了。應該是和許家內部的爭權奪勢有關系。陸景略微一沉吟,對有些憔悴的許雪道:“許小姐,我準備在香港開設一家商業銀行,前期的籌備工作還缺少得力的人選,如果你有興趣,可以給我打電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