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02 余波

陸景在香港停留的第三天便得知了哈帝-沃倫此時的窘境。雖然他的初衷只是哈帝-沃倫制造點麻煩。但是哈帝-沃倫面臨著大麻煩,陸景是喜聞樂見。
  哈帝-沃倫所不明白的是,他得罪的不僅僅陸景和莫心藍,還有已經初步具備財團雛形的和華公司。和華公司的資本力量還達不到財團級的影響力,但是可調動的資源并不少,對付一個衰退的沃倫財團遠東區總裁還是能略占上風。
  在香港呆了三天,關于聯科公司仿制m6的新機e6的有關報告也陸續的送到了陸景的手中。
  聯科對m6的仿制只是在外觀上進行仿制,在功能、性能上沒有絲毫的可比性。所以售價只有3000元。但僅僅是外觀也足以促使e6的市場前景變得樂觀。想想當初iphone出來之后,國內出現了多少防止的機器?只要做工不是太差,大部分機型都是熱賣。
  “聯科還有一款新機的研發計劃,好像是折疊雙屏的手機。”從建業趕到香港向陸景匯報的楊顯說道。
  他在建業呆了一個月,招聘的技術工程師都已經到位,秦江科技園相關的關節也已經打通,下一步,他將會前往渝都籌備景華的技術研發中心。
  香港今天下了點小雨,陸景點了點頭,走到窗戶邊,推開窗戶讓風吹進來。
  他穿著單薄的襯衣,微微有些清冷,讓他看材料看得頭發漲的腦子略微清醒了些。笑著道:“真是人到用時方恨少啊。”
  周復生在美國招聘晶圓技術人才,近期還會去拉斯維加斯參加ces(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類電子展覽會)。短時間內抽不身來。程建楓要在新加坡擔任晶圓事務中轉的只能。并且主抓東南亞的手機銷售情況。楊顯本來是接手周復生之前的工作,在國內籌備建立研發中心。手機項目是由陸景來跟。現在聯科仿制m6。并且有推出新機的計劃,但陸景卻需要在香港呆上幾日和和華公司的議事成員們見面,暫時還不能返回江州主持手機項目的工作。
  “要不讓周志龍去渝都談,我回江州。”楊顯知道陸景直接介入到具體的手機項目中所耗費的精力將是巨大的。對景華而言,這是一種浪費。景華需要的不是陸景這方面的能力,而是需要他為景華制定前進的戰略。
  陸景擺擺手,“你去渝都落實科技園的事情。由周志龍在江州負責研發的具體事務,我這兩天會關注這方面的事情。”
  每回陳笑、楊顯等人到香港來都會宴請瑞豐公司的管理人員,算是犒賞。陸景不在景華內部任職。鼓舞士氣,犒賞員工的事情他便不理會。
  和楊顯結束見面之后,陸景坐著趙姿的車去了葉妍在香港山頂1008號別墅。
  現在基本上都是趙姿跟著他到處跑。周興動和建業市第一醫院的那個護士相戀,陸景無意讓周興動因為跟著他長期出差毀了這樁姻緣,將周興動調動到建業分公司任職。
  下午時分,淅淅瀝瀝的小雨點點滴滴的落在別墅客廳的大理石窗沿上。
  看到陸景香檳色的保時捷卡宴使了進來,在窗口處的葉妍披了一件粉色外套,穿著拖鞋去迎著陸景。別墅的鑰匙,陸景當然是有的。
  “還以為你會滿臉疲倦之色。看樣子你氣色不錯。”葉妍接過陸景手上的包,放在沙發邊的茶幾上。她這幾天和陸景通電話時,知道他很忙。
  陸景笑著換了葉妍整齊的擺放在客廳門口的拖鞋,道:“誰規定忙起來就要很疲倦。我這不是偷懶來了嗎?你什么時候到的?”葉妍今天才從建業過來的。
  葉妍嫣然而笑,“中午到的,在機場隨便對付了一口。就坐車回來了,剛剛午睡起來。羨慕我吧?”
  葉妍是那種很享受生活的小女人。陸景嘴角微微揚起,走過去。將葉妍輕輕的摟著,在她膩白的頸脖處聞了一記,沐浴后的清香和她身上微熱溫軟的幽香味道傳來,“羨慕你干嘛?女人總是要好好保養的。哦,給你帶了件禮物,在包里。”
  陸景給葉妍的禮物是一件碧綠的手鐲。他在離開新加坡的前夕去購買的。
  葉妍饒有興致的翻著陸景的手包,“哦,還有一支鳳頭釵呢。給李慕清的吧?”今天晚上,她約了陳笑、李慕清來家里吃飯。
  “是啊。”陸景笑著坐在沙發上,點頭說道。
  “陳笑那份禮物你早給他了吧?我那天晚上給你打電話你聲音怎么怪怪的?你們在干嗎?”葉妍笑靨如花的白了陸景一眼,“哦,你怎么沒帶明雪過來?”
  “帶她過來干嘛?破壞我的好事啊。”陸景笑著道。這兩天他給明雪放假了。明雪約了丁靈陪她在香港逛街購物。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和丁靈談得來。
  在別墅浴室里,陸景和葉妍盡致的做了一回。事后,葉妍穿著性-感的蕾絲睡衣慵懶的靠在陸景懷里休息。別墅三樓的客廳里,陸景靠在高背沙發中,抱著葉妍欣賞著風景。
  看著窗外漸漸暗淡下來的天色,已經到了雨中的黃昏時刻。葉妍輕聲道:“陸景,你知道嗎?葉瞻前些天出來之后向我道歉了。”
  葉瞻就是葉妍那位同父異母的弟弟,脾氣傲的很。陸景南洋之行之前去了一趟建業,他對葉妍出口不遜,就安排人以醉駕的名義將他送到公-安局行政拘留了十五天。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的道:“哦?他倒是轉性子了。”
  “那怎么會?他只是意識到我這個姐姐比他想象的要富裕得多。”葉妍亮晶晶的大眼睛秋波妙轉的看著陸景,主動的吻了吻陸景的嘴唇,香滑的小舌甜膩的送給陸景品嘗。爾后溫柔的道:“陸景,謝謝你。我一直想著和他緩和關系…”
  拿金錢換來的感情又怎么會長久。陸景也不忍說葉妍什么。葉妍的早年的遭遇讓她極為重視親情。只看她雖然被趕出葉家,后來還是想著回來。就知道她的性格。陸景知道葉妍其實是把這個弟弟當做她父親的血脈延續。當即,輕輕的撫摸著葉妍露在性-感睡衣外兩截雪藕般的筆直而修-長的性-感美-腿,“不說這個,說點高興的事情,你剛才不是問我前天和笑笑在干嗎?”
  “你當我不知道啊。”葉妍吃吃嬌笑,嬌媚吻了陸景一口,微微扭動著豐-盈的俏-臀,陸景的手指摸的她有些“難受”了。
  陸景臉上浮起一絲壞笑,低聲在葉妍耳邊說著。“…,我當時接到你電話,想著和你那個的時候,結果被笑笑在我身上掐了一把,現在估計都是紫的。”
  “哪里紫了,我怎么沒看到?”葉妍笑吟吟的說道。
  陸景笑道:“你剛才有認真的看嗎?好像只有我在認真的看你呢。”
  葉妍嬌羞的掐陸景,剛才她都他快要欺負死,那還有閑暇功夫看他身上有沒有紫了一塊。笑鬧了一會,葉妍抱著陸景的脖子。在他耳邊呵氣如蘭的道:“陸景,你們玩的真大膽…”
  她聽宋雨綺說陳笑平常在景華公司,御下嚴厲,令行禁止。她都沒想到陳笑肯這么和陸景玩。
  陸景輕笑道:“我們要不要試一次。”他最近有點迷這個。和陳笑試了好幾回。葉妍的水準比笑笑還要高一些。
  葉妍嬌媚的在陸景腰間掐了一記,秋波盈盈的撩了陸景一眼。起身赤足踏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什么時候小雨漸歇,一縷極淡的晚霞在西邊燃燒著。
  “過來啊。”葉妍臉色緋紅的回頭。嬌媚對陸景說道,“陳笑和李慕清她們還有四十分鐘就要來了。”
  陸景那還不明白葉妍的意思。心情有些激動的走到窗戶邊,仍由這個國色天香,古典優雅的美人幫他寬-衣解帶,俯身將他帶入一個極致美妙的境界中。
  陳笑和李慕清兩人分別在六點十分左右到來。葉妍給山下的酒店打了電話,讓他們將訂好的餐送過來。晚餐開始前的半個小時,葉妍作為主人介紹陳笑和李慕清相互認識。
  李慕清去了書房找陸景。他在那里看郵件。
  二樓的大會客廳里,陳笑挽著秀發環視著整棟別墅,笑對葉妍說道,“你這棟別墅真是不錯呢。都可以用來開party了。”
  “陳總,要是愿意的話,下次來香港可以住在我這里。人多也熱鬧一些。我平常都在黃海、建業兩頭跑。這房子老空中也不事。”葉妍詢問道:“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酒窖,我們一起去選一支餐前酒。陸景收藏了好多酒在我這里。”
  “好啊。你叫我笑笑就好。”陳笑微微一笑,挽著葉妍的手臂和她親昵的一起走下樓梯。她看得出來葉妍對她有些隔閡。其實,她并不介意和葉妍關系更親密一些。陸景對葉妍很有些寵愛。
  葉妍微征,繼而輕輕的一笑,跟著陳笑一起下來,“好啊。”陳笑比葉妍微矮一點,身形差不多窈窕,葉妍的曲線更為豐盈一些,峰巒起伏跌宕有致,更顯得嬌俏性-感,明媚動人。
  走到一樓,陳笑回頭看了一眼二樓的書房,輕笑著道:“葉妍,我覺得我們似乎要給兩人留點時間呢。”
  葉妍掩嘴一笑,媚媚的大眼睛掃過二樓舒服,笑著點頭,“我覺得也是。”
  陸景這會可就被冤枉了。他就算有心,時間也不夠。
  將那只精美,展翅欲飛的鳳頭釵插入到李慕清如云的秀發中,陸景端詳了一會,拍手笑道:“恩,我的眼光挺不錯的。”
  “那有你這樣夸你自己的。”李慕清笑著扶著頭發的鳳頭釵,喜滋滋的對陸景小聲道:“我想去找個鏡子看看。”
  陸景從書桌上拿起手機道:“用這個吧,兼職當鏡子。”
  李慕清火辣的電了陸景一眼,“你騙小女孩呢。”說著話,卻是不拒絕陸景將她抱入懷中。
  李慕清穿著針織衫和緊身褲。她身形火辣,前凸后翹,陸景將她抱在懷里,立時就感覺到那豐潤的曲線誘-惑。陸景噙住李慕清嫣紅的嘴唇,溫柔動情的吻著。這個電眼美人真是迷-人至極,和外面的葉妍一樣美麗。
  四人一起吃過晚飯,就著夜色在三樓的觀景客廳里通過巨大的落地窗欣賞著壯麗的維多利亞港夜景。
  陳笑扭頭對陸景道:“陸景,葉妍的二叔可真是難纏的人物。你什么打算。”聯科目前的情況,她已經得知。新機競爭景華倒是不怕,關鍵是那款仿制m6的e6會非常麻煩。
  就像個牛皮糖一樣。景華總不能自己出一款仿制自己m6的手機吧。那樣的話,太破壞品牌形象。但是看著聯科賺錢,這可和打壓聯科的初衷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