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00 沃倫財團

從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的豪華行政套房里可以眺望海灣的沙灘。這座繁榮且充滿頹敗氣息的城市,在炎炎的雨季之中,無論是道路兩側的椰林,掃過整座城市上空微腥的海風,還是沙灘上穿著泳衣、身材窈窕、肌膚嬌嫩的少女,對旅人都有著強烈的誘惑力。
  陸景站在窗口點了一支煙。
  程建楓將陸景丟給他的煙拿在手里,笑著道:“景少,我上午剛剛收到的報告,景華的i88手機在東南亞一帶3個月已經賣出了近70萬臺,權威國際調研機構insights的數據顯示,半年之后,我們景華的手機銷量就會超過松下和東芝。”
  程建楓非常清楚陸景所關注的重點。在聯科目前還沒有能力威脅景華的情況下,景華除了繼續壓制聯科,還會額外的關注和日系手機廠商的競爭。
  在i301橫掃了日系手機廠商三洋手機之后,i303這一個月的表現十分優異,正在將三菱手機逐步的逼出國內手機市場。而i303預期的對手,聯科e205因為降價銷售陷入了國產手機的強有力競爭中,一個月的銷量反而只有i303的60%,頹勢十分明顯。此次,i88的優異表現正在蠶食松下和東芝的手機在東南亞市場的份額。雖然,這場“戰爭”會很“辛苦“而漫長,但是他相信景華憑借著低廉的手機價格以及優良外觀設計一定可以打敗日系手機廠商。完成景華的既定目標。
  “盡快把i301的手機模組傾銷到東南亞這一帶,東南亞市場的人口總歸還是窮人多。我們先把景華的品牌打響。借著就擠占中高段市場。”陸景笑著抽了口煙,說道,“m6在韓國和日本的市場表現如何?”
  m6的銷售是有景華海外運營部的總經理鄭中杰全權負責。歐洲的消費者比較守舊,不會冒險的選著新手機品牌。北美市場,景華還很難擠得進去。國產手機在美國就是低端的代名詞。因而,m6的主要市場還是放在亞太地區最成熟的手機市場中,日本和韓國。
  程建楓微嘆口氣道:“這個數據有點不如人意。m6在國內和香港大受歡迎,在日本和韓國只是略有銷量。”
  “慢慢來吧。”陸景不介意的擺擺手。日本電子市場在全球的電子市場中都占有重要的地位,景華想要一下子“攻克”這個堡壘還有些難,更何況。還有一些人為的因素。
  又聊了一會新加坡的工作。程建楓便告辭離去,離開時正好碰到明雪抱著一堆資料走進陸景的房間。程建楓好奇的道:“明雪,你們不是下午的飛機回香港嗎?怎么還有這么多資料要看?”
  明雪微笑著道:“這是情報部門收集的沃倫財團的資料。陸景讓我拿過來的。”
  程建楓哦了一聲笑著忙去了。他又怎么會看出來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兩人就算在人前掩飾的再好,說話時還是會有讓人感覺到兩人相互十分“對眼”。沃倫財團的第五順位繼承人哈帝-沃倫將plu電訊的收購叫停。還威脅的要莫心藍去陪他吃飯。陸景心里能不惱火才怪。
  明雪抱著一堆資料進了陸景的房間。
  陸景喊住了要走的明雪。道:“呃…,明雪,我在京城給你訂做了一套禮服。回頭我去京城帶給你。希望你能喜歡。”
  明雪認真的看了陸景一會,燦然笑道:“怎么,準備收買我啊?”
  那天撞破了陸景和莫心藍的私情之后,她這兩天都盡量避免和莫心藍單獨呆在一起,免得相互尷尬。至于,陸景這兒。反正他臉皮厚實的很,她又何必介懷。
  陸景沒好氣的笑道:“我上個月底回京城見婉儀的時候給你安排的。這和收買你有什么關系?我是看你在柏斯的時候聽羨慕婉儀的那些訂做的禮服,你現在跟著我到處跑也挺累的,我買來犒賞你的。不要拉倒。”
  “我憑什么不要啊?”明雪偏頭淺笑,興趣盎然的道:“哦,什么顏色,你知道我穿多大的碼嗎?”
  最高檔的服飾不是那些最頂尖的奢侈品牌,而是專門為皇家手工訂做的大師裁縫的產品。看女人的衣服看牌子只是一個中等階段,高等級的階段是問你這衣服在那兒做的。
  陸景一看明雪的樣子,就知道這禮物肯定對她的胃口。對于一個瘋狂追求奢侈品的女孩來說,見到衛婉儀那一箱子大師級裁縫訂做的禮服,不眼熱才怪。
  聽到明雪的疑問,陸景只是笑了笑,說道:“32c,61,84。”
  明雪白-皙的臉蛋瞬間變得緋紅,道:“你…”陸景這混蛋抱的是她三圍的數字,分毫不差,但是他怎么知道的。她瞬間想起初到景華報道的那天晚上,胸口給陸景看光的事情。腰圍和臀圍,以這小子的花心程度,大概多看幾眼就能估的出來。
  明雪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轉身離開了陸景的房間。
  陸景低頭看起了沃倫財團的資料。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老牌帝國英帝國已經失去了昔日的光輝,取而代之的是蘇聯和美國。冷戰結束之后,美國一家獨大。90年初期索羅斯發動對英鎊的公司,直接讓英鎊地位一落千丈。
  金融和軍事實力的衰退作用到了英國的財團身上。在99年至2000年的電信設備投資過盛的泡沫之后,歐洲的公司開始陸續的退出亞太地區的電信設備市場。
  莫心藍收購印尼的telkomsel公司就是在這種背景之下。新加坡電信并購澳大利亞第二大移動運營商大東奧都斯(c&w-optus)也是在這個背景之下。
  雖然沃倫財團遠東公司總部設在新加坡,但是和華公司在香港、東南亞一帶頗有人脈。董坤城、陳創和、陳旭江、莫心藍都有一些消息渠道。一周的時間過去。景華的商業情報部門,也大致的收集到了沃倫財團遠東公司的一些資料。
  陸景就著下午從窗外透進來的陽光,一頁一頁的翻閱著手里的資料。試圖找到可以回擊哈帝-沃倫的機會。還真讓他找到了一處可以利用的地方。
  陸景嘴角微微上揚,拿出電話撥了陳旭江的電話,寒暄幾句之后,陸景直接切入正題,“陳叔叔,是這樣的,我觀察到沃倫在世信銀行有一筆5億美元的貸款申請。我和哈帝-沃倫正好有點過節,你能不能幫我壓他幾天。”
  “我說你打聽沃倫財團的事情干什么?”陳旭江作為世信銀行的董事。交游廣闊。笑著道:“怎么,他怎么得罪你了?”
  “呵呵,他在吉隆坡的時候威脅我說不讓沃倫財團投資的晶圓廠企業的員工進入景華微芯工作。另外,心藍收購印尼的telkomsel公司被他給攪合黃了。我覺得有必要給他個教訓。”
  “壓幾天沒問題。”陳旭江琢磨了一下。道。“假設沃倫財團放棄申請貸款。景華能不能接手這5億美元?”銀行的錢不是鎖在銀行里發霉的,而是要讓資金流動起來。世信銀行作為私營商業銀行更是如此,對追逐利潤有著偏好。
  “沒問題。景華微芯正好差資金。只要世信銀行肯貸款,我肯定感收。”陸景給了一個肯定的答復。
  陳旭江笑呵呵的道:“行,我知道了。”
  陸景剛放下電話,莫心藍穿著一件天藍色的淑女款式中裙走了進來,笑吟吟的道:“看什么資料?”
  她是來和陸景道別的,十分鐘之后,她將會離開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前往新加坡機場,飛往泰國。
  陸景挽起了莫心藍的手,欣賞的看著這個高貴優雅,精致無瑕,堪稱尤-物的女人。她總會在不經意流露出女人優雅、高貴、性-感的風情,迷-人至極。
  “看看沃倫財團的資料。來而不往非禮也。我準備給哈帝-沃倫制造一點小麻煩,表達一下我的不滿。”
  莫心藍嫣然一笑,美眸橫了陸景一眼,“你不是讓我不要理他的嗎?怎么你自己反倒和他糾結起來。”
  陸景笑道:“一個衰退的財團想在亞太地區搞風搞雨,指手畫腳也要問過我們同不同意。不過,心藍,我最大的感受卻不是這個。”
  “是什么?”莫心藍仍有陸景將她擁入懷中,俏皮的眨了眨眼睫毛,問道。
  “你們這些禍國殃民的美人就好是麻煩制造者啊。我怎么感覺要擊敗你所有的追求者,才能抱得美人歸的感覺。”陸景笑著道:“真該找個地方把你們這些妖精都藏起來。”
  “你想的美啊,還想金屋藏嬌?”莫心藍嗔了陸景一眼,緊緊的抱了抱陸景。她不舍得就這樣和他分開。一個月的南洋之行實在太短了,太短。
  陸景依戀的抱了抱莫心藍,時間已經不容許兩人繼續溫存下去,“心藍,事情忙完了,來江州見我,我帶你去云春度假。”
  莫心藍輕輕的點了點頭,又沒好氣的踩了陸景一腳,這家伙還惦記著看她的泳裝美景。
  ….
  12月20日下午,陸景等人分頭行動,依次離開新加坡,結束了這次南洋之行。
  陸景和明雪以及隨行的兩名工作人員在晚上八點抵擋了香港。熟悉的維多利亞港璀璨的夜景呈現在眼前,讓人有種溫馨的回家感覺。地面12攝氏度的溫度也讓陸景幾人明顯的醒悟過來,已經從熱帶氣候的新加坡返回香港。
  來接陸景的是瑞豐公司的總經理馬飛,他帶來了一個壞消息。長達4個小時的飛行中,陸景和明雪一直都是關機狀態。
  “聯科研發出了一款和m6相仿的手機,預計售價只有3000元,他們已經開始內部測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