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98 和新加坡電信合作的必要性

陸景和莫心藍抵達新加坡的第三天才算弄明白荷蘭運營商kpn-mobile-international拒絕出售印尼流動電信公司(telkomsel)22.3%的股份給plu電訊的原因。
  vollon公司是kpn的股東之一,哈帝-沃倫叫停了這筆交易。
  下午時分,道路兩側的椰林在風中搖晃,星星點點的雨滴由小而大,漫天的灑落下來。一輛咖啡色的豪華奔馳商務車在返回濱海灣中心的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
  新加坡11月底至次年1月或者3月左右為雨季,下午時常會有雷陣雨。
  返回酒店后,陸景約了程建楓在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的行政酒廊里聊工作。
  周復生認為晶圓技術的領頭人還是要去北美尋找。他上周和程建楓新加坡見面交換過意見之后當即飛往了美國舊金山。程建楓則是在新加坡籌備建立景華新加坡研發中心。
  景華新加坡研發中心計劃耗資4千萬美元,招收200名左右的高級工程師來為景華的手機項目做研發。在將來,景華將會陸續引導有意回國工作的技術工程師前往江州工作。
  新加坡雨季的陣雨收斂的極快,陸景聽完程建楓關于印度和新加坡研發中心的工作匯報,一杯英式紅茶還沒喝完,天邊便已經云消雨散,明亮的光線透過潔凈蔚藍如鏡面的玻璃窗進來,將行政酒廊染上了午后的閑適和愜意。
  程建楓靠在米白色的半圓形低背沙發上,笑著問道:“景少。你上午和snl的景安易談得如何?”景華在北美招聘的晶圓技術工程師首先會來新加坡snl公司的晶圓廠工作,然后再回國。
  這樣繞一圈。一方面是景華的晶圓廠建設還沒開始。一方面是給予回國的華人技術工程師適應環境的時間。貼近西方社會生活習慣的新加坡無疑能承擔這個過渡的工作。還有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原因: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政治麻煩。
  因而,新加坡snl公司這個中轉站的角色非常重要。
  陸景心情不錯的拿起茶杯道:“訂單和一系列的合作協議框架談的差不多。和snl公司先簽訂了2年3億美元的芯片訂單。他們除了幫我們培養晶圓工程師外。還會幫我們引進兩條12英寸晶圓生產線,目前他們所擁有的0.25微米制程技術,snl公司也愿意轉讓。”
  程建楓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問道:“0.25微米的制程技術snl公司都會轉讓?”
  陸景笑著點頭,解釋道:“目前亞洲晶圓代工廠普遍的都是采用0.18微米的制程技術,我們相當于購買了次一級的技術。snl早就在采用0.18微米的技術,0.25微米的技術他們已經不用,賣給我們還可以賺一筆。何樂而不為?”
  類似于晶圓廠生產線這樣的高新技術設備和技術的出口需要新加坡政府審批。但是只要不是最先進的敏感技術,一般而言助力不會太大。
  “那真是太好了。”程建楓笑著道:“這樣一來。景華微芯的起點就不會太低。在晶圓行業,我們未必沒有迎頭趕上的機會。說不定,十年之后,景華也會單獨成立半導體公司。”
  陸景笑了笑,讓明雪將他這三天和snl談判的備忘錄給程建楓看。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新加坡,這些事情估計最后會要程建楓來接手。
  正聊著,莫心藍帶著她的助理季夢白走進行政酒廊,坐到陸景身邊,秀眉微蹙著說道:“徐陽成去印尼談收購印尼流動電信公司(telkomsel)的事情去了。我們還需要等幾天才能和他見面。”
  陸景、莫心藍、程建楓三人手里都是各有一攤子事情,在新加坡三人是分頭行動。
  莫心藍主要是負責募集晶圓廠資金的事情。plu電訊的事務另外有莫氏集團的高管負責。但是,現在看來,不僅是plu電訊的事情遇阻。
  徐陽成避而不見。飛往印尼主持新加坡電信收購telkomsel的談判。他有可能受到了哈帝-沃倫的壓力,所許諾的2億美元投資暫時恐怕無法兌現。
  程建楓驚訝的皺皺眉頭。徐陽成避而不見的意味他很清楚。
  陸景寬慰莫心藍道:“只要有利益需求,淡馬錫對景華微芯的投資不可能撤掉。那2億美元的投資。我并不擔心它飛走。倒是plu電訊的發展你需要盡快理出一個思路來。”
  此次plu電訊斥資1.5億美元收購印尼流動電信失敗,對其在東南亞的擴張及其不利。
  細想陸景的話。確實如此。莫心藍眉頭輕舒,定了定神。連續幾天約見徐陽成未果讓她有些心浮氣躁了。如果有大量的利益糾葛,徐陽成就算受到了哈帝-沃倫的壓力也會繼續對景華微芯投資,除非哈帝-沃倫能給他足夠的利益。而,這顯然不可能。
  莫心藍拿起侍者送來的紅茶微微抿了一口,道:“那我真把這件事放在一邊了。呃..,plu電訊既然在印尼發展不了,那只能是轉向泰國、馬來西亞發展。”
  plu電訊在香港、東南亞一帶有數十萬名用戶,其中東南亞一帶只有十萬名用戶,繼續獲得足夠多的用戶數量是重中之重。轉向人口6千多萬的泰國和擁有2千多萬人口、經濟發達的馬來西亞是plu電訊首先要考慮。
  在行政酒廊里討論著景華微芯、plu電訊的事情到傍晚,一行人正要去餐廳里吃飯,莫心藍的手機響起來。莫心藍疑惑的看了眼手機,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想了想,接聽了電話。
  剛接通。電話里傳出來的聲音就讓莫心藍皺眉。
  “你好,莫小姐。我是哈帝-沃倫。呵呵,對于你這兩天遇到的困境我略有耳聞,不知道,莫小姐現在是否有時間和我一起共進晚餐呢?”
  莫心藍無語的拍拍額頭,看向陸景。別說她現在心有所屬,就算沒有,她也不可能答應這樣的宴請。
  哈帝-沃倫正在烏節路附近他的豪宅里給莫心藍打電話,聽到莫心藍沒說話,以為莫心藍還在猶豫。當即繼續施加壓力,“莫小姐,晚上7點,我在浮爾頓酒店頂層的餐廳里等你。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歡人遲到。”說著,哈帝-沃倫掛了電話。
  莫心藍收了手機對陸景、程建楓道:“哈帝-沃倫想要請我在浮爾頓酒店吃晚飯,還威脅我說他不喜歡人遲到。”
  程建楓笑著搖頭。剛才,他已經知道plu電訊收購telkomsel遇阻的原因,就是這個vollon公司的哈帝-沃倫在后面搗鬼。
  陸景擺擺手。直接替莫心藍做了決定,“別理他。”說著,對大家打個手勢,“走吧。我們去餐廳里吃飯。”
  陸景讓莫心藍不理哈帝-沃倫,不代表他就可以這樣容忍哈帝-沃倫三番五次的挑釁。
  吃過飯,回到房間里。陸景讓明雪和景華商業情報部門聯系,調動景華、和華的力量盡快收集vollon公司以及哈帝-沃倫的資料。他要用。
  ……
  夜色緩緩的籠罩著新加坡。位于新加坡市區、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級精品酒店浮爾頓酒店是新加坡的標志性酒店。夜色中。帶有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多立克柱廊、宏偉門廊的浮爾頓酒店燈光璀璨。彈丸之國的繁華浮世就在這燈影里匯聚。
  奢華的頂層餐廳中,衣著整齊的哈帝-沃倫焦急的看著手表。一個小時過去了。他要等的美人兒沒有來。這讓他心里極度不快。以至于服務生出于禮貌過來詢問是否是要上菜時,他大發雷霆的將服務生轟走。而后臉色陰沉的撥了莫心藍的手機。
  此時,哈帝-沃倫所期待的美人兒正在和陸景在麗思卡爾頓美年酒店豪華行政套房里親昵的喁喁私語。
  豪華行政套房的客廳里,一張亞太地區的地圖正鋪在圓形的米色茶幾上,陸景和莫心藍隨意的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幾邊商量著plu電訊未來的發展方向。
  突然,丟在沙發上的手機響起來。
  莫心藍轉身去拿了手機,看看號碼,嬌笑著對陸景道:“哈帝-沃倫的電話。要不要接?”
  “理他干嗎?把他拉黑。”陸景笑著道,欣賞著莫心藍此時的美麗。
  她穿著白色的名媛風格的印花短衫。領口的小碎花讓她看起來有著小清新的淑女風。卡其色的休閑長褲讓她修-長的雙腿勾勒的淋漓盡致。
  此時,她坐在地上,扭著身子去拿沙發上的手機,又回過頭來和他說話,陸景真是擔心她纖細的腰會不會給扭斷。而后,目光不自覺的落在莫心藍聳-翹的俏-臀上,曲-線豐盈渾-圓。
  聽了陸景的話,莫心藍笑著嗔了陸景一眼,讓他眼睛收斂一點別亂看。然后掛斷了電話,將哈帝-沃倫的手機號碼拉到了電話防火墻里面,禁止他再次呼入。
  浮爾頓酒店的餐廳里,哈帝-沃倫聽著手機傳來掛斷的提示音,臉色變得極不好看,不死心的又撥了莫心藍的號碼。實在是這個東方美人比那些英倫玫瑰美麗太多,他很想和她發生點什么。但是,電話毫無意外的沒有接通。
  顯然,他又被“爽約”了。哈帝-沃倫臉陰得要滴出水來,拿起他的紳士手杖,憤然的離開酒店。他一定要給莫心藍一定顏色瞧瞧。
  哈帝-沃倫陰郁的心情陸景自然不知道,此刻,他正將手撫在莫心藍修-長的美-腿上,一只手拿著中性筆在地圖上勾勒著,“泰國目前最大的移動通信運營商是泰國億旺資訊服務(ais),大馬的maxis市場份額也非常高。plu電訊最好是能收購這兩家電信。你手上那1.5億美元的資金恐怕不夠。”
  莫心藍挽著耳邊的秀發,對陸景的手視而不見,她并不拒絕和陸景這種程度的親昵,只要不變成他的情人就行。事實上,她正享受著和陸景在這異國他鄉獨屬于兩人的愛戀時光。
  “我的資金是不夠,所以我打算先收購ais公司20%的股份,進軍泰國市場。”
  陸景搖搖頭,笑道:“那plu電訊得發展到何年何月去了。哈帝-沃倫不是用阻止你收購印尼的telkomsel來威脅你嗎?那我們就把plu電訊發展起來給他看看。我可以提供一筆資金給你。”
  莫心藍輕笑著道:“也別賭氣啊。你的資金不也不夠嗎?”陸景和景安易的合作她剛才也了解到。首先購置2條12英寸晶圓生產線就是計劃外的資金。為此,景華需要額外付出3.5億美元。而接受snl轉讓的0.25微米制程技術又將花費景華一筆資金。
  陸景就算想幫她,手里估計也沒多少資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