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79 一輩子

關寧的閨房不大,放著木床,書桌,書柜,有著女孩特有的清香味。書柜側面掛著一把二胡。窗戶對著院子的側面,采光不錯。“坐吧!”關寧往鳳凰牌落地扇的風扇葉子上灑花露水,有茉莉花的香味,調好位置,接上電。電風扇呼呼的吹著,發出微微的響聲。
  陸景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來,“陳伯伯是從事什么職業的?”
  關寧坐在床邊,荷葉邊的粉色床單被壓出一道美妙的弧線,裙子下露出一截晶瑩潔白藕一般的小腿,玉足纖柔白嫩,“陳伯伯是做古董生意的。聽我爸說,春和路西邊那些人大半都和他認識。”
  “古董生意?”陸景卻是沒有猜到陳伯的身份。想想也是,古董生意,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難怪有閑情逸致在家里喝茶看書。
  陸景扭過身趴在椅子背上,看關寧迷人的眼睛。深邃如一潭秋水的眸子,讓人忍不住要沉溺其中,由衷的感嘆道:“關寧,你真美!”
  關寧燦然一笑,心里猶如一汪清泉流淌著,寧靜而又開心,高考所帶來的煩惱不翼而飛,這一周以來難得有這樣快樂的時光。
  電風扇的風將她的秀發吹亂,她伸手要去撩發絲,陸景站起來,走到她面前,扶著她的肩膀,“我幫你。”
  關寧想著剛才他的手拂過耳垂時那種顫栗的感覺,有些害羞的擋著他的手,“我自己來。你要干嗎?”
  看著陸景越來越近的臉,她心里有慌,想起剛才等待被吻的那幾秒鐘的心慌與甜蜜。
  陸景彎下腰,捧著關寧絕美無暇的臉蛋,貼著嬌艷紅潤的嘴唇吻過去,柔軟溫潤的觸感,剃開她的唇與僵硬無措的牙齒,里面香軟細嫩的舌笨拙的一動不動,舌尖輕輕觸著舌尖,無法描述的蕩魂滋味,想將香舌吸出來,盡情的裹舐,手也情不自禁的從腰肢往下滑著。
  關寧只覺的要窒息,伸手去推陸景。陸景撩著她的香舌,不舍的離開她嫣紅的嘴唇,讓她喘口氣,再一次的吻了上去。關寧閉著眼睛,雙手抵在陸景的胸口,只是不曉得親吻的技術,任陸景狂暴的吮許她的香舌,只覺得一陣陣的眩暈感沖擊著腦袋……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股眩暈感才慢慢消退,關寧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她已經被陸景抱在懷里。兩人在臥室里站立著相擁在一起。
  陸景一手摟著她的小蠻腰,一手隔著裙子在她的翹臀撫摸著,感受那豐盈的彈性,不時的在她嬌嫩濕軟的嘴唇上溫柔的啄一口,或來一個長吻,甜蜜的味道仿佛要沁到兩人的心里去。
  “我媽一會要回來,你留下來吃午飯嗎?”關寧靠在陸景的懷里問道。
  陸景尷尬的笑道:“不用了。”他臉皮再厚也沒有留下來的膽子,實在不好解釋。
  關寧笑著踮起腳尖主動的吻陸景,被陸景噙住柔軟的唇,吻的她氣喘吁吁。
  “初吻被你拿走了呢。你坐著,我拉一首曲子給你聽。”關寧臉上有說不出的嬌柔嫵媚,將陸景推到椅子上坐著,轉身去拿壁上掛著一把二胡。
  關寧坐在一張高腳凳子,拿著二胡,歡喜的看了陸景一眼,眸子里柔情四溢,試了試音,拉響一首優美恬靜的曲子。
  …
  陳堅怒氣沖沖的來到他大伯屋子里,“氣死我了。”陳伯悠然自得的看書,也不理他。陳堅坐了一會,自己生著悶氣。腦子里一想到關寧剛才無情的話語,心里異常難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與關寧青梅竹馬,怎么最后她在感情上傾向別人。
  一生氣就覺得口干,拿了茶杯,從小茶壺里倒了茶喝。一連喝了幾杯,心里猶自憤憤不平。
  陳伯心疼的道:“行了,行了,別浪費我的茶葉。我上午就泡了這一壺。”說著,放下書去提茶壺,感覺茶壺里茶水空了,搖了搖頭,嘆氣道:“都被你糟蹋了。時間差不多了,你該回去了。”
  “不,再等一會,我要陸景那小子好看。”陳堅說道。他和豬毛譚一樣都不是學校最核心圈子里的人物,一些事情根本就傳不到他耳朵里面,他要是知道陸景在藍錦酒店里面把劉松和莫少鋒打了一頓后屁事沒有,他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這時,關寧家里突然傳來一陣二胡的聲音。曲調優美,恬靜,帶著詩意般的浪漫情懷。
  陳伯搖頭晃腦的坐在木藤椅子上,細細的聽著音樂。一曲畢,他點頭嘆道:“好曲子,關家這丫頭二胡拉的就是好。這比前兩天的凄苦曲子好聽多了。”
  見侄兒還在椅子忤著,他搖了搖頭,“陳堅,你沒希望了。早點回家吃飯吧。”
  “憑什么?一會等寧阿姨回來,我要告訴她,有男同學過來找關寧。”
  “真是個蠢笨的小子,無可救藥。關家丫頭肯為那小子拉一首曲子,還不能說明心有所屬嗎?你沒聽出曲子里愉快的意思?要是拒絕會是這種調子?真是笨到家了。”
  陳堅不服氣的道:“拉曲子說明不了什么。或許是關寧突然手癢了。”說著話,就見關寧和陸景從屋里出來,陸景撐著太陽傘給關寧遮住太陽,而她正在鎖門,顯然是要出去。
  “這下總可以說明了吧。關家丫頭沒有給你撐傘的機會吧?”
  “我不服!”陳堅大叫一聲,雙手撓著頭,這句話是戳到他的痛處了。
  陸景和關寧詫異的看著對面院子里的叫聲,兩人親昵的說著話并肩向巷子門口走去。
  陳堅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怒罵道:“一對狗男女。”
  陳伯笑了笑,拿起書,不再理他。
  …
  巷子里灰墻灰瓦,在中午時分仿佛被烤熟了一般。早上來時還有一點陰涼消失殆盡。陸景撐著淺綠色的太陽傘遮住關寧。
  “明天出來陪我走走?我帶你去看我的辦公室。裝修的很好,可惜被我空置了幾個月。”
  “好啊。”關寧微笑著答應。
  一路上,碰到幾個熟識的鄰居,關寧一一笑著打招呼。鄰居們不免詫異的打量了一會陸景。
  “你們這兒鄰居挺多的?”陸景看了眼遠處胡同的木牌子,快要到巷子門口了。
  “恩,我們家祖祖輩輩都住在這兒呀,左鄰右舍都認識。”關寧接住陸景遞給她的太陽傘。
  陸景摸了摸鼻子,覺得自己今天真是色膽包天,抱關寧的時候要是關寧喊一聲,分分秒就有被打成豬頭的可能。
  “把手機開機吧。我回頭給你打電話。”
  “恩!你路上小心!”關寧有些不舍的說道。
  陸景笑著點點頭,打算再吻她一口,被關寧嬌笑著躲了過去,巷子口人來人往,說不定就有熟人呢。
  陸景揮揮手,攔了一輛出租車離去。
  剛剛到四中門口,正準備去吃飯,兜里的電話想起來,竟然是董冰,“陸景,你是不是忘記什么事了?”
  陸景拿著手機笑道:“哦?有什么事?”他自從那天在Cafe105見過董冰后,就再也沒見過,上次七班和十班的足球賽陸景沒參加,聽說董冰去加油了。十班的牲口們如同打了激素,4:1大勝七班。
  陸景腦子過了一遍,實在想不起忘了什么事。
  董冰在電話里輕笑道:“你到底選文科還是理科,后天就要開學了,有人等著呢。知道是誰吧?”
  陸景摸摸鼻子說道:“知道。”心說,“倒是把這事給忘記了,不過,我肯定是要選文科,丁靈的成績選理科比較好。”想到這兒陸景道:“董冰,丁靈怎么跟你說的。”
  “呵,她怎么想的,你應該清楚。肯定是你選什么,她選什么。”
  陸景笑道:“我混日子首選肯定是文科,但是丁靈的成績理科偏好,肯定是要選理科最合適,你給她說說?”
  “陸景,誰說文科是混日子的。我可是要選文科的。這件事你自己和小靈說吧。我明天中午請你們在維也納吃午飯,你有時間嗎?”
  陸景想了想,說道:“改在晚上行不行,我明天中午有事情。”
  “那行,我通知小靈。”
  ps:這周是在三江推薦啊,求下收藏,點擊,推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