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97 收獲

讓哈帝-沃倫郁悶的小子和美人兒正在吉隆坡塔的旋轉餐廳共進晚餐。
  吉隆坡塔位于吉隆坡市區,海拔515米,其塔身凈高421米,是吉隆坡的象征之一。其風格將東方的文化設計與西方的建造技術結合在一起,反映了馬來西亞的伊斯蘭文化傳統。
  夜色中旋轉餐廳輝煌的燈光將整座餐廳點綴的如同夜景中的明珠。而坐在旋轉餐廳的陸景和莫心藍正一邊用餐一邊飽覽著吉隆坡秀麗璀璨的夜景。
  “你覺得新加坡電信會有很大的發展?”莫心藍吃著水果沙拉,輕聲問道。徐陽成邀請她的plu電訊和新加坡電信進行深度的合作。電話里,徐陽成甚至認為兩家公司可以交叉持股,以此來整合兩家公司在東南亞的電信網絡和用戶資源。
  陸景輕輕的抿著產自西班牙的卡斯特紅酒,笑著搖搖酒杯,“你好像很難拒絕新加坡電信的合作要求。”淡馬錫如果向景華微芯注資2億美元,莫心藍將會很難拒絕新加坡電信的合作要求。當然,合作到那一層面,那需要等接下來去新加坡和徐陽成談。
  莫心藍微笑的嗔道:“答非所問。你快回答我的問題。”
  陸景微微一笑,肯定的道:“我認為新加坡電信發展的前景很好。他們雖然并購中國香港電訊(hkt)失敗,喪失了進軍國內市場的最好跳板,但是其今年8月份斥資140億美元收購了澳大利亞第二大電信企業大東奧都斯(c&w-optus)。澳大利亞的用戶會給他們帶來可觀的收益。”
  新加坡電信(l)現在還沒有顯露出他們亞洲第二大移動通信網絡運營商的雄姿(僅次于中國移動)。這個時候如果和新加坡電信交叉持股未來的收益會很可觀。
  莫心藍托著香腮看著陸景,美眸里閃著好奇的眼波。“你怎么會對新加坡電信這么熟悉?景華并不涉足移動通訊運營商領域吧?”
  “想聽真實的原因?可是說來話長啊。”陸景笑著道,端著酒杯示意莫心藍幫他添酒。
  莫心藍又嗔了陸景一眼,她很享受這樣薄怨嬌嗔的小女兒狀態,拿起酒瓶給陸景添酒。“那你就長話短說吧。”
  說是長話短說,要解釋其中的緣由,其實也短不到那兒去。
  莫心藍之前幫景華海外分公司和新加坡電信簽訂了一份定制機合同,借助新加坡電信的用戶推廣i88音樂手機。新加坡電信也希望景華能為他們提供豐富多變和價格更加低廉的手機。雙方的合作意愿和很強烈。幾乎是一拍即合。
  但是,陸景要求景華海外分公司選擇新加坡電信作為合作伙伴并不是看中了新加坡的手機市場。
  新加坡即使全民人手一只手機,也才30萬件的市場容量。市場飽和后的換機市場容量每年也最多100萬件。景華要爭的并不是這一塊市場蛋糕。
  新加坡電信目前正在積極的推行全球化擴張戰略。但是其早期的市場化轉型并不成功。投資hkt、、、virgin都以失敗而告終。
  新加坡電信的對之前的投資策略進行了調整。由之前想在全球每一塊市場都染指的想法改變為專門經營亞太地區的電信網絡。投資主要分為三個層:第一層是成熟地區——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第二層是高增長地區——泰國和菲律賓;第三層是發展中地區——印度尼西亞和印度。
  幾年之后,新加坡電信公司將會成為亞太地區第二移運通訊運營商,在全球25個國家擁有4億用戶。
  這才是陸景看重新加坡電信的地方。景華日后可以跟著新加坡電信獲取進入這些國家通信市場契機。
  在景華手機進入東南亞市場之后,陸景就開始收羅一些資料,結合他的記憶之后,對新加坡電信更是重點關注。他的秘書組會給發來收集的資料。像今年新加坡電信收購澳大利亞第二大通信運營商otpus的消息他當然知道。
  吃完晚餐回到希爾頓酒店里,陸景邀請莫心藍去他的房間喝一杯。繼續剛才的話題。書房的窗戶邊。莫心藍和陸景并肩而立。手邊的紅酒放在窗臺上。陸景溫聲給莫心藍說著新加坡電信的事情。
  運營商定制機是手機銷售重要的細分市場。陸景要想進一步推動景華手機的銷量,就必須要重視這一塊市場。
  莫氏集團的plu電訊雖然在東南亞一帶擁有十萬名用戶,但是這點用戶數量所消費的手機給景華塞牙縫都不夠。
  景華需要重視和新加坡電信合作。
  聽著陸景溫潤的聲音述說著景華手機的未來。莫心藍凝望著窗外的夜景,忽而看著陸景。認真的道:“我把plu電訊和新加坡電信合并怎么樣?”
  陸景愣了愣,失笑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新加坡電信未來就算再大,也不可能獨占東南亞的市場。plu電訊堅持發展下去空間還是很大的。你現在不是在并購印尼運營商sel的股份嗎?等我們收獲了互聯網的投資之后,你完全可以將plu電訊打造成為東南亞移動通信市場首屈一指的運營商。”
  莫心藍如湖光晨靄的眸子落在陸景臉上,“我認真。你也是認真的?”
  陸景點點頭,笑道:“能擁有一家自己的移動通信運營企業心里總歸踏實一些,我們沒必要把plu電訊賣給新加坡電信,說不定這樣我們還少了一個和新加坡電信合作的籌碼。”
  莫心藍燦然的笑了起來。如果陸景需要她將plu電訊作為籌碼拋出去,她不會拒絕的。不過,陸景好像還是和很久以前認識他的那樣:他不會出賣商業合作伙伴的利益來換取他的利益。
  陸景笑著搖頭。問道:“心藍,有沒有興趣投資景華?我可以轉讓10%的景華股份給你。”
  莫心藍驚訝的掩住嘴,說道:“你要轉讓景華的股份給我?”她可是知道陸景對景華看得有么嚴密。景華所有的股東都是他的自己人。在江州、楚北,景華股東這個稱呼甚至帶有某種政治烙印。陸景要轉讓股份給她代表著一種信任。
  見莫心藍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似乎還有些微妙的情緒,陸景輕松的笑道:“不用那么感動吧?我和莫氏集團交叉持股。我減持的想法,你早就知道。”
  莫心藍嬌俏的白了陸景一眼,“誰說我感動了。哦。你不怕我以后背叛你?”
  背叛?陸景心里略有些震動,深深的凝視著莫心來漂亮的眼睛。他有些明白莫心藍內心里的想法。不曾信任何來背叛?他甚至能感覺到莫心藍內心里對他的一絲“臣服”之意。
  很荒謬!但是他確確實實的從莫心藍的眼睛里看到這樣的情緒。
  陸景雙手慢慢的扶著莫心藍的香肩,和她的距離稍近了一點,彼此的氣息都能感受到,“我相信你不會。”
  “你傻啊。人心都是會變的。”莫心藍輕柔的看著陸景,雙手抵在陸景的胸口,不想這么被他擁入懷中。
  陸景嘴角浮起一絲微笑,“我可以說一句很自戀的話嗎?我有信心認為:你的心永遠不會變。”
  莫心藍嫣然一笑,秋波妙轉的看著陸景。宛若一株盛開的牡丹在怒放。
  陸景擁抱著莫心藍。鼻尖對著鼻尖。感覺著彼此灼熱的呼吸,低頭溫柔的吻在她嬌艷的紅唇上。
  很慢的吻,很輕柔。嘴唇輕輕的觸碰在一起。濕潤的如花瓣般的感覺。又微微的分開,舌尖悄然的撩過她的唇線。乍遇又分。再噙住那香軟的紅唇品嘗著芬香的味道…。
  “唔--。”莫心藍一個不留神。被陸景吻住了她的舌尖。書房里的呼吸聲也略重。兩人忘情的親吻著。那一刻,炙熱的情意毫不遮掩的爆發出來。陸景輕擁著莫心藍美妙的嬌-軀,雙手輕柔的上下愛-撫著。
  吉隆坡的天氣永遠都是夏季。莫心藍穿著粉色的t恤,黑色的中裙,隔著薄薄的衣衫似乎能感受到陸景大手的熱量,將愛-撫的情意清晰的傳來。莫心藍的身子漸漸的軟下來,沉醉在這迷-人的天地中。
  陸景的手撩起了她的裙子在她聳翹的妙臀上溫柔的撫摸。直到他揉捏一記后,莫心藍才恍然清晰過來,那一捏仿佛牽扯到了她的靈魂深處,一記嫵媚的嬌-吟不由自主的從喉嚨里發出。
  “不要…”莫心藍輕咬著陸景的嘴唇,才和他結束熱吻。陸景迷惑的看著莫心藍。他很清楚剛才那聲嬌-吟是什么意思。
  莫心藍雪白無瑕的臉蛋上染上了一層嬌艷的紅色,鮮艷欲滴。她也很清楚她自己現在的狀況。陸景已經將她內心深處的情緒給撩了起來。
  莫心藍靠在陸景的懷抱里,輕聲道:“陸景,我不想給你當情人。我不想以后在某個角落里看著你和衛婉儀說話。在香港你的婚宴上,我至少還敢到你們面前打個轉、說幾句話。”
  陸景愣了愣,苦笑一聲,沉默了一會,輕輕吻了吻莫心藍的額頭,溫聲道:“恩,那我們就這樣說話。”莫心藍優雅自信,高貴中帶著性-感,很容易讓男人升起征-服欲的迷-人尤-物。但是,她這么說,陸景又怎么忍心違背她的意思,讓她糾結痛苦呢?
  莫心藍嫵媚的看著陸景,水盈盈的,嗔道:“你…,陸景,不要得寸進尺。”
  陸景尷尬的一笑,稍稍后退半步,“那是自然反應。”
  莫心藍風情萬種的白了陸景一眼。
  “陸景,莫小姐,剛剛有個壞消息傳來了。”明雪推開書房的門,頓時驚呆了,櫻桃小嘴半天都沒法合攏。陸景正抱著莫心藍,莫心藍小鳥依人的靠在陸景懷里。
  本來莫心藍這么一個商業女強人小鳥依人已經夠讓人吃驚了。關鍵問題是,莫心藍精美的黑色裙子被撩起了一角,雪-臀之上淺灰色的蕾絲內褲若隱若現。更讓明雪崩潰的是,陸景的一只豬爪正放在那里。
  明雪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在柏斯的海灘上看到陸景隔著牛仔褲撫摸衛婉儀俏臀的情景。莫心藍這可是裙子。
  三個人當中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莫心藍,她驚惶的推開陸景。少了莫心藍的遮掩,陸景就倒霉了,直接在明雪面前出了丑。
  “你們…”明雪不知道說什么好,連忙退出陸景的房間,回到她的房間里。
  半個小時之后,明雪才重新進來。這時,書房里只剩下陸景一個人。明雪沒好氣的瞪了陸景一眼,才開始匯報著正事,“莫小姐的助理剛剛過來通知我,荷蘭運營商kpn-mobile-al拒絕將手里sel的22.3%股份轉讓給plu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