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96 戲弄和威脅

坐進停在酒店門口豪華的賓利車內,莫心藍笑著嗔了陸景一眼,“你還要把我的手握到什么時候?”
  陸景并沒有放開,而是就著車內溫和明亮的黃色燈光將她溫潤如玉的小手放在膝蓋上,輕柔的觸碰了幾下,偏頭對莫心藍微笑道:“假設我說一輩子呢?”
  四目相碰。
  莫心藍感覺心臟都不爭氣的跳動起來。她在酒會上本就是想試試陸景:當有人故意邀請她吃飯時,陸景會是什么反應?陸景的答案并沒有讓她失望。
  陸景伸出右手,在空中略微頓了頓,見莫心藍沒有躲閃的意思,幫她理了理白膩耳垂后的秀發,笑著道:“等了五分鐘,我真擔心你突然答應那個哈帝-沃倫了。”
  莫心藍明眸含嗔的道:“你當我傻啊。我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會投資。哦,你那會給我打眼神是什么意思?準備讓我報價7億美元?”
  “恩,我早知道哈帝-沃倫不會投資,讓你報一個最大值把他嚇回去,不過我好像低估了他的無恥程度。他直接讓世新電子的李正誠給他證明他有十億美元的投資能力。”
  莫心藍掩嘴嬌笑,自然的將手從陸景手掌里拿開,美眸顧盼流光的看著陸景,“你們男人不都這樣,反正吹牛又不上稅。呃,現在怎么辦?哈帝-沃倫威脅我們不讓新加坡晶圓廠的工程師離職之后加入景華,這恐怕有點麻煩。”
  “等周復生上來,我們一起討論。”陸景笑著指指車窗外。周復生正從酒店一樓大廳里走出來。
  周復生剛才并沒有和陸景、莫心藍一起離開。而是在宴會廳里等了片刻才離開宴會。他久在職場,看得出來陸景和莫心藍需要一點時間來處理兩人之間的事情。
  周復生坐到車內后,駕駛賓利的趙姿緩緩的發動汽車往希爾頓酒店而去。三人在車上商量著酒會的收獲和應對策略。
  陸景一共和十三個有興趣投資的投資者交換了名片。周復生換了二十張名片出去。莫心藍這邊數目最多,足足換出去了三十多張名片。不過這些人里面真有興趣投資有多少倒是很難說。八成都是為了和莫心藍聊天。今晚的莫心藍可是美麗至極。
  這些人,這兩天他們需要一一厘清、搞清楚投資意向、洽談、落實投資意向等等。這是一份細致的工作。陸景一行一共八人來了吉隆坡,這部分工作一周之內應該能完成。
  接下來就是應對被公司封殺引進人才的事情。
  “按理說公司不可能在新加坡所有的晶圓廠都有投資,他們這份威脅。我認為就是看起來嚇人。當然,具體情況怎么樣,還要調查一番。”周復生琢磨了一會,說道。
  莫心藍點了點頭,道:“我會和徐陽成再溝通,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
  陸景沉吟了一會,笑著道:“我想世新電子和公司都搞錯了一點。景華招聘工程師、募集資金并不意味著景華需要抱大腿。恰恰相反,景華有資格聚合晶圓廠的資源。我們的資格就是芯片訂單。我在酒會上和一個中等規模晶圓廠的總裁聊過,新加坡目前的晶圓代工行業都處在虧損狀態。既然世新電子威脅我們。那就讓他們從新加坡最大的晶圓廠這個位置上下去吧。”
  周復生和莫心藍振奮的對視一眼。周復生道:“景少。你的意思是用芯片訂單來扶持世新電子的競爭對手?”
  陸景笑著道:“恩。用訂單換技術工程師。我們晶圓廠一期工程預計建設周期是十三個月,投產之后就算是滿負載運作也不可能滿足景華的需求。今年景華低端手機的銷售量已經達到了100多萬支。這還不算我們在山寨機上的出貨。景華晶圓廠的產能無法滿足我們自己的需求,我們必須要和芯片代工廠合作。”
  對手機市場的發展形勢。周復生估計的和陸景一樣樂觀。今年國內手機市場的銷售量總計應該在4200萬部。明年這一數字甚至有可能達到6000萬部。景華今年的銷量預計有可能達到500萬支,超過了之前預計的400萬支。算上今年近500萬支手機模組的出貨。景華的芯片訂單會很大。
  “關于技術人員,我的觀點還是要尋找到一位首席科學家來支持整個晶圓廠項目的技術。我們不能立足于眼前只建設一家晶圓廠就完事,還需要為后面的技術更新換代做準備。”
  陸景笑著問莫心藍:“心藍,你怎么看?”
  莫心藍撫著耳墜道:“技術上的東西太專業了,讓周總負責吧。”
  陸景認同的道:“我也是這么個意見。”說著,對周復生道:“老周,技術人員就有你負責了。資金問題,我和心藍留在吉隆坡處理,你先行飛往新加坡和程建楓見面。挖人的事情由你全權負責。”
  景華大運營部的程建楓已經處理了印度研發中心建立以及用科訊那10萬支手機試水印度市場的合作的事宜。他明天從印度新德里飛往了新加坡,準備和他們在新加坡見面。
  “我會處理好的。”周復生笑著點了點頭。
  …
  接下來一周的時間內,陸景和莫心藍以及帶來的隨行人員留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處理和投資者洽談的事宜。
  經過幾天的洽談、接觸,一共落實了二十七位有意投資景華晶圓廠的馬來西亞中小投資者,總計募集資金5.4億美元。景華晶圓廠的優勢很明顯,至于劣勢?人才問題以及世新電子和公司所謂可笑的封殺,投資者用投資做出回答。
  陸景此次南洋執行的最低目標——5億美元已經完成。再加上海成集團承諾的1億美元。算下來,一共募集到6.4億美元。
  漫天的晚霞在天際邊燒的燦爛。整個吉隆坡仿佛籠罩在黃色的金云中,風光綺麗。
  陸景在吉隆坡希爾頓酒店豪華套房的書房窗口眺望著夕陽美景,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笑著說道:“心藍。明天的新加坡之行是否值得期待?”
  莫心藍正在陸景的書桌邊看著匯總上來資料。大馬的投資者注資5.4億美元到景華微芯公司中,共占有27%的股份。他們將會分開持股。
  景華微芯公司是江州那邊剛剛注冊的負責景華晶圓廠項目的公司。
  聽到陸景的話,莫心藍笑著道:“為什么不值得期待?我和徐陽成聯系過,淡馬錫有意投資2億美元。你不是還和景安易聯系過。他有意和我們合作。”
  陸景雙手撐在窗臺上,微微一笑。
  景安易在新加坡的晶圓廠每月有2萬片的產能,按照每片晶圓3000美元的價格計算,他一年的銷售額有7.2億美元。在新加坡算的上是中等規模的晶圓代工廠了。
  一片晶圓并非只能切割成一枚芯片。具體能切割多少枚需要看芯片設計和晶圓廠的良品率。
  景安易對和景華合作非常有興趣。他愿意幫助景華培養晶圓工程師,甚至愿意幫助景華引進12英寸晶圓廠設備。
  陸景對這一點頗為期待。
  現在是2001年底。12英寸晶圓就已經成為晶圓制造的主流,而景華找億恒科技購買的是8英寸晶圓生產線。景華和億恒科技的談判還沒有全部完成。預計要等到年后才能完成。再加上晶圓廠十三個月的建設期,2003年5月1日能否出產第一片晶圓都是問題。
  到那個時候8英寸晶圓技術就算沒有被淘汰,肯定也是落后的技術。陸景并不希望他大費周折的搞出一個低端的晶圓廠。
  人總是得隴望蜀。從沒有到有,陸景現在更期待的是從擁有晶圓廠到擁有先進制造技術的晶圓廠。
  莫心藍欣賞著陸景的背影。臉頰忽而微微粉紅。雙手輕輕的拍拍臉。“陸景,你是不是還欠我一頓晚飯?”
  “哦?”陸景轉過身走到莫心藍身邊,輕扶著桌沿。看著莫心藍明亮的眼睛笑道:“行啊,我一會讓明雪在吉隆坡塔的旋轉餐廳訂位置。”
  莫心藍今天穿著一件清爽的淺粉色修身t恤。黑色的裙子。十分休閑的衣著穿在她身上依舊能穿出優雅的味道。此刻,她靠在椅背上,秀美的小腿伸直,露在黑色的裙子下的肌膚仿佛潔白的玉石雕刻出來似的。
  看著一縷夕陽落在她精致美麗的容顏上,陸景被她深深吸引住的,溫和的、凝神的看著她。
  兩人的眼神在空中交匯,仿佛黏在一起,又各自的錯開。片刻后,又不由自主的相互注視著。
  莫心藍輕笑著用尾指將眼角的一縷柔軟發絲捋到如玉柔膩地耳廊之后,輕聲道:“你該給明雪打電話了。”
  她和陸景都明白彼此之間的心意,在京城匯海大酒店的時候就明白。前些天的酒會上只是稍稍挑明了一些。此時,在異國他鄉的吉隆坡希爾頓酒店套房中,兩人心底的情思都有些抑制不住。她率先清醒過來。
  “恩。”陸景拿起書房辦公桌上的電話,給明雪打了電話。
  …
  新加坡,烏節路附近的一處高端豪宅里公司遠東區總裁哈帝-沃倫臉色陰沉的放下電話。就在剛才,他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告訴他:景華公司一共募集了5.4億美元的資金。顯然,他的警告和封殺,并沒有讓馬來西亞的投資者覺得有多大的威力。
  這一點讓哈帝-沃倫覺得尤其的丟臉。大概現在每個人都把他警告的話當做笑談。
  “哦,上周哈帝-沃倫在吉隆坡的帕維隆酒店追求一個美人被拒,他氣急敗壞的發出了一個效果不大的警告,看起來更像是找了個臺階…”
  哈帝-沃倫一想到他會被別人這樣議論,內心里就有一種屈辱感。聽說,明天那個小子和那位美人兒會來新加坡和諸多晶圓廠商進行接觸。
  他決定先給點顏色讓他們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