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795 酒會爭奪資金

“你是誰?”李正誠瞥了這個走出來的青年一眼,傲慢的問道。
  “我是景華的股東,陸景。”陸景從容的走到莫心藍身邊對她點了點頭。李正誠出于何種目的詆毀景華的晶圓廠項目他管不著,但是這會使得在場的投資者對景華晶圓廠項目信心不足。他不得不爭。
  李正誠譏諷的笑了,“陸先生,你說的很對。我并不否認高級工程師對美元的喜愛。但是,景華有足夠多的資金來組建一支成熟的技術團隊嗎?”
  缺少資金正是景華的軟肋。如果景華只是買到設備,并沒有辦法組建一支合格的技術團隊,那么其晶圓廠當然無法建設起來。
  莫心藍的臉色微微有些難看。有資金的話,她和陸景、周復生還用的著來這里尋找投資者嗎?
  徐陽成微微皺眉。李正誠有點過份了。這本是他和李正誠之間的爭論,現在延續到景華的項目上去,實在有些不應該。
  徐陽成不悅的說道,“李正誠,我對景華的晶圓廠項目很有興趣。如果世新電子肯走出新加坡發展,立足于世界晶圓代工的業務,我會同意淡馬錫對世新電子10億美元的投資。如果你還是堅持讓世新電子在新加坡發展,我拒絕投資。”
  “哦…”來賓們有些恍然。世新電子的股東對于是否繼續投資意見并不統一。淡馬錫正是世新電子的大股東之一。
  新加坡是國際第四大金融中心。同時,是亞洲重要的金融、服務、航運中心之一。因為有航運的支持,晶圓廠代工業務的客戶并不是只局限于新加坡。但航運會增加芯片的成本。而且新加坡的人力成本較高,也進一步制約了晶圓廠代工業務的發展。
  新加坡的晶圓代工行業對走出去和扎根本土發展有不同的觀點。扎根本土發展更為先進的晶圓制造技術。獲取更高的投資回報率并非不可行。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假設有這么兩種情況:第一情況,投資50億美元。投資回報率是20%,每年盈利10億美元。第二情況,投資100億美元,投資回報率10%,每年盈利還是10億美元。面對這兩種情況,該做何選擇?
  新加坡的晶圓代工行業面臨的就是類似于這樣的選擇題。徐陽成和李正誠兩人的觀點明顯不一致。
  李正誠對徐陽成的態度,早有預料,見他這么當眾說出來,心里頗為不滿。臉色陰沉的點了點頭,準備離開。
  “哦,親愛的李,你不為我引薦下這位漂亮的女士嗎?”一名毛茸茸的中年男子這時從二樓走下來說道。
  嘉賓中有人認出來這是在東南亞一帶頗有實業投資的英國公司vollon公司遠東區總裁,哈帝-沃倫。
  “嗨,晚上好,徐先生,你也在這里?我剛才在二樓抱怨你怎么還沒來。”哈帝-沃倫約莫三十多歲,穿著紳士服。碧眼藍眸,消瘦而高挑的個子,伸出來和徐陽成握手的大手手腕上毛聳聳的。他和徐陽成是舊識。
  “你好,哈帝。”徐陽成微笑著說道。“碰到一位朋友,停下來聊了幾句。”
  等哈帝-沃倫和徐陽成寒暄完畢,李正誠才熱情而略帶諷刺的為哈帝-沃倫介紹莫心藍。陸景自然被李正誠無視。景華公司雖然最近頗有名氣。但是還不被他放在心上。
  “哈帝,這位美麗的女士是來自香港莫氏集團的總裁莫心藍小姐。莫小姐。哈帝-沃倫先生是vollon公司遠東區總裁。vollon公司資金實力雄厚,同時也是世新電子的戰略投資公司。”
  “哼…”人群里有人不滿的哼了一聲。酒會進行到現在。一樓樓梯口不遠處這個圈子的爭論早就吸引了酒會所有嘉賓的注意。這聲冷哼來自于世新電子競爭公司的一名高管。
  在新加坡一帶誰不知道哈帝-沃倫是個色鬼?而李正誠卻在介紹的時候暗示vollon公司資金實力雄厚,其意昭然若揭。
  哈帝-沃倫明顯的愣了一下,他沒想到這位美麗的女士居然執掌了一家公司,這讓他越發的興趣盎然。他微微躬身,“晚上好,美麗的莫小姐。你是今晚酒會最耀眼的明珠。”
  “你好,沃倫先生。”莫心藍并沒有按照禮儀伸出手和哈帝-沃倫握手,只是矜持的笑了笑。哈帝-沃倫的眼神讓她極為討厭。莫小姐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噢,不,你可以叫我哈帝。”哈帝-沃倫熱情的笑著糾正莫心藍的稱呼,“你們剛才在討論什么問題,方便說給我聽一下嗎?我對一切賺錢的投資生意都很有興趣。”
  說著話,眼神貪婪的從莫心藍潔-白的頸脖向她的胸口滑去。她穿著無袖的晚禮服,香肩處是透明的薄紗布料,迷人的鎖骨依稀可見。相當于是一條抹胸長裙。只是香肩處那份透明的隱約誘-惑倍添這個曲線曼妙、身材豐盈美人兒的性-感。
  若是能將她的粉色晚禮服的拉鏈從光滑的粉背一直拉下,揉-摸著她美妙聳-翹的妙臀,親手褪下她的晚禮服、胸衣、內褲,將她剝光成一條迷-人的美人魚,共度良宵,該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哈帝-沃倫想著,便有些陶醉了。
  李正誠笑了笑,小聲給哈帝-沃倫介紹了幾人爭論的緣由。
  哈帝-沃倫環視了一周圍聚在一旁的人群,笑著對徐陽成道:“徐,我對你的想法很贊同,我也認為在大陸地區投資一家晶圓廠是不錯的選擇。他們的芯片需求很大。”
  周圍的人都微微有些詫異。哈帝-沃倫明顯對李正誠更加親厚,他為什么會贊成徐陽成的意見?
  徐陽成微微點頭,笑了笑。并不附和。他知道哈帝-沃倫是什么算盤。
  和徐陽成說完,哈帝-沃倫眼神熾熱的落在莫心藍臉上。微笑道:“莫小姐,我對你的想法表示贊許。我很有興趣投資你的晶圓廠。你們差多少資金?”
  莫心藍優雅的挽了挽秀發,看了身邊的陸景一眼,見他遞了個眼神過來,莫心藍心里就覺得好笑,當別人都是冤大頭啊,輕聲道:“如果沃倫先生愿意投資2億美元,我會非常高興。”
  哈帝-沃倫連連搖頭,夸張的叫道:“2億美元的投資?莫小姐,你太小看vollon公司的實力了。我可以投資10億美元。”說著。扭頭問李正誠,“親愛的李,你可以給我作證,vollon公司是否有投資10億美元的實力。”
  李正誠對莫心藍點點頭,“莫小姐,vollon公司具備這樣的實力。”他看莫心藍的眼神如同看著一個玩物。香港莫氏集團他今天還是第一次聽到,估計這位美人應該不介意為10億美元的投資寬衣解帶一次。
  哈帝-沃倫得意的笑了笑,眼神里射出捕捉獵物時興奮的眼光,“莫小姐。不知道我是否有幸邀請你明天晚上在吉隆坡塔的旋轉餐廳共進晚餐呢,我們可以詳細探討一下這筆投資的細節問題。”
  “太無恥了。這是邀請還是要挾?”有人心里大罵。
  “唉,又要給這狗日的得逞了。”
  “瑪德,我哪天要是能砸10億美元出去就好了。”
  旁邊圍觀者的想法各不相同。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莫心藍的身上。莫心藍風情萬種的盈盈一笑。矜持的搖了搖手里的酒杯。沒同意也沒拒絕,就這么輕輕的抿著紅酒。
  哈帝-沃倫目光灼灼的盯著莫心藍。這個美人兒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一分鐘后,哈帝-沃倫老神在在。十分篤定。
  兩分鐘后,哈帝-沃倫還很自信。
  三分鐘后。哈帝-沃倫便有些遲疑了。周圍圍觀的人群有人交頭接耳的交談。
  五分鐘后,哈帝-沃倫心里便有些焦急。
  不說話是什么意思?他一方面擔心這個美人兒跳出他的手心。另一方面卻是擔心,假設要是被當眾拒絕,他豈不是會成了新加坡上流社會的笑柄。
  陸景笑著搖搖頭。莫心藍什么場面沒經歷過?就這樣小兒科的拿捏能占到她的便宜才有鬼。她明顯是故意在戲弄這個洋鬼子。就這么矜持的端著,看誰著急?
  “沃倫先生,莫小姐,明天晚上有約了。我會請她吃飯。”陸景淡淡的說了一句,伸手自然而然的握住了莫心藍的手。這個動作將他和莫心藍的親昵關系給曬了出來。
  莫心藍并沒有將手從陸景的手中抽出,反而是笑盈盈的瞪了他一眼。心里嘀咕道:你總算知道說話了…
  宴會廳里一片驚呼聲。誰會想到這位高貴優雅的美人居然和這個不起眼的青年有這樣親昵的關系。哈帝-沃倫這臉丟大了!他被莫心藍戲弄了。
  哈帝-沃倫哪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眼神一瞇,試圖扳回這一局,“莫小姐,這就是你的意思?”
  莫心藍微笑著點頭,道:“沃倫先生,我明天晚上有約。”
  哈帝-沃倫重重的嘆口氣道:“我很失望。莫小姐,看來我需要考慮你的晶圓廠項目是否存在重大的投資風險了。”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莫心藍壓根就不怕,她又怎么會不知道從一開始哈帝-沃倫就不會投資。她表明了態度,就稍稍退后了半步,讓陸景來收拾這“一地雞毛”的局面。
  陸景對哈帝-沃倫沒什么好感,不軟不硬的頂了一句,“恩,我覺得沃倫先生確實是應該慎重的考慮考慮。”
  哈帝-沃倫本來還勉強維持的紳士風度因為威脅失敗而丟掉,陰沉著臉,眼神兇狠的盯著眼前的青年。他在思考怎么處理這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小子。
  李正誠插了一句,“沃倫先生,陸先生對晶圓廠技術人才需求很大。”
  哈帝-沃倫明白過來,快意的揚起嘴角,冷漠對陸景道:“小子,世新電子的工程師將會受到合同的約束,禁止離職之后加入你們。哼,不僅如此,vollon公司在新加坡投資的所有晶圓廠工程師都禁止加入…”
  李正誠再次“補刀”,“景華公司。”
  “恩,禁止加入景華公司。”哈帝-沃倫傲然的盯著陸景,眼神如鷹。
  陸景平靜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牽著莫心藍的手離開了帕維隆酒店的21層羅曼藍宴會廳。
  陸景就這么輕淡的應了一句后離開,讓人搞不懂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徐陽成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臉色陰沉的哈帝-沃倫。心里嘆了口氣。新加坡的晶圓廠并非全部都有vollon公司的投資。哈帝-沃倫的威脅,他是不看好的。
  曾經的日不落帝國早就沒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