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794 一億美元的公司債

12月1日晚,帕維隆酒店的21層羅曼藍宴會廳里被明亮的水晶燈、壁燈照耀的金碧輝煌。身著各種款式晚禮服的賓客們俱是風度翩翩的交談。
  羅曼藍宴會廳并非是常見的一層宴會廳,而是二層的布局。此時,二樓精美的白色金屬烤漆欄桿處,世新電子的首席執行官李正誠拿著酒杯,目光深沉的品著酒。就這么一會的功夫,他已經看到2家和世新電子有競爭關系的晶圓廠高管露面。這讓他心里尤其的不快。
  由于實力雄厚的晶圓廠商前兩年擴大產能,到2001年,新加坡的晶圓廠行業競爭頗為激烈。就算是世新電子,今年也虧損了2.1億美元。
  此次,世新電子打算淘汰8英寸晶圓的產能就是打算讓世新電子扭虧為盈。如果今天晚上他能和幾家資本雄厚的銀行和投資基金達成協議貸出資金購買12英寸晶圓的生產線,則可以進一步擴大與同行們的差距。
  當然,要成為世界上排名前十位的晶圓代工廠,世新電子仍舊有很長的路要走。
  突然,一名穿著無袖粉色長款晚禮服的美麗女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身材高挑,曲線豐盈曼妙,華麗的晚禮服穿著她身上有著飄逸性-感的美感。耳垂上的白色珍珠長耳墜,讓她有著高貴而優雅的名媛風情。
  她是誰?李正誠微微皺眉,他不記得他邀請的嘉賓里面有這么一位精致無瑕的優雅美人。他擔心的是,這會不會是競爭對手的公關手段。畢竟,今天晚上有位大人物…
  陸景并不在莫心藍身邊。今天晚上他、莫心藍、周復生三人分開活動,推介景華晶圓廠項目,游說不同的投資者。
  羅曼藍宴會廳的一樓客廳正前方有一個長方形的觀景陽臺。此刻,陸景正在一樓的陽臺處和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臉中年男子交談。
  黑臉中年男子自稱叫景安易,是新加坡一名中等晶圓廠的總裁,正和陸景解釋他來參加這次酒會的原因。“陸先生你可能不知道,世新電子是新加坡最大的晶圓廠,他們要淘汰8英寸生產設備,我們這些中小廠商那里敢不趕緊過來盯著。”
  陸景笑著道:“那我要預祝景總能夠搶先購得世新電子的設備。”
  “謝謝,謝謝,謝謝。”景安易一迭聲的道謝,聽起來十分客氣。“陸先生,你要找晶圓廠的投資者,盯著那些小投資者沒什么用。他們都是投資幾千萬美元試水博一把。只有二樓那些資本雄厚的銀行和投資基金有實力一次性投資上億美元。你今天晚上的目標應該在二樓上面。”
  陸景笑了笑,道:“謝謝景總的指點。”事實上,他的想法卻恰恰和景安易的看法相反。他要找的就是那些中小投資者。世新電子和馬來西亞政府聯合舉辦這次酒會,本來就是想要找資金。那些大資金肯定是重點客戶。他怎么可能搶得過世新電子?更別說還有世新電子的競爭對手在一旁虎視眈眈。
  而中小投資者則沒有這樣激烈的競爭。他剛才已經交換了七八張名片出去,都是有興趣投資晶圓廠的投資者。對他描述的景華晶圓廠也頗有興趣。雙方會電話聯系,約定時間再詳細的談。畢竟是幾千萬美元的投資,沒人會不慎重。
  突然,景安易臉上神色一動,笑道:“世新電子的首席執行官李正誠下來。陸先生,失陪了。我要去和他談幾句。哦。陸先生,你要不要一起去?”
  陸景笑著謝絕景安易的好意。他也是來找資金的,這可就和世新電子不對路子了,再去主人面前晃,就太囂張了一點。
  …
  莫心藍正笑吟吟的和一名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愉快的聊著,“徐總,我還準備過兩天去新加坡拜訪你,沒想到在這兒遇見你了。”
  這位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是新加坡淡馬錫公司的副總裁徐陽成。他正是莫心藍計劃拜訪的名單中最有份量的人物。
  新加坡財政部擁有淡馬錫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權。作為新加坡的國有企業。淡馬錫控制的公司產值占新加坡國內生產總值的13%,市值占新加坡股票市場的47%。其在新加坡的影響力自不待言。
  徐陽成笑著對莫心藍舉杯,“偶遇比拜訪更讓人期待。能在這兒遇到莫小姐是我的榮幸。”他正準備上二樓,卻沒想到遇到莫氏集團的新總裁莫心藍,當即停下來和她閑聊。
  相比于去見二樓那幫勾心斗角的中老年男人,他更樂意和莫心藍這樣一位美麗的女士閑聊。
  莫心藍微微一笑,和徐陽成說著景華公司與新加坡電信的合作事宜。景華海外分公司和新加坡電信簽訂了一份定制機合同。借助新加坡電信的用戶推廣I88音樂手機。
  而淡馬錫正是新加坡電信的最大股東,其占有新加坡電信80%的股份。
  “莫小姐,手機合作的事宜倒沒什么懸疑。不知道PLU電訊有沒有興趣和新加坡電信合作?新加坡電信投資比利時的Belgacom失敗,這已經是我們全球化戰略失敗的第三個項目。我們正需要投資資金。”
  莫心藍訝然的掩住嘴。“噢,我正好想要咨詢淡馬錫有沒有興趣投資大陸的晶圓廠項目,沒想到你們也缺資金。”
  “大陸的晶圓廠?”徐陽成來了興趣,問著莫心藍具體的情況。他當然不缺資金,而是新加坡電信最近投資失敗,所面臨的壓力很大。急需一兩個成功的項目。PLU電訊在香港、東南亞一帶擁有數十萬用戶,是不錯的合作選擇。
  兩人正說著話,世新電子的首席執行官李正誠走了過來,“呵呵,徐陽成,你怎么在一樓站著,我都等你好久了。”
  “我正聽取一個很有建設性意見的項目。”徐陽成笑著介紹道,“哦,李正誠。給你介紹下,這位是香港莫氏集團的總裁莫心藍,和我們新加坡電信有很多合作的業務。莫小姐,這位是今天的主人,世新電子的首席執行官李正誠。”
  莫心藍得體的笑著和李正誠打了個招呼,“李先生,你好。”
  “你好。莫小姐。”李正誠笑了笑,心里卻是很警惕,徐陽成也是他今天需要公關的對象之一。只是徐陽成對投資世新電子一直都不是很支持。
  “不知道,莫小姐給徐總推介的是什么項目?”
  莫心藍何等精明的人,立刻感覺到徐陽成和李正誠的關系并沒有他們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融洽,當即優雅的笑道:“景華公司準備新建一座晶圓廠。目前已經和億恒科技談好了生產設備和技術轉讓。景華公司希望能夠募集一批資金來支撐這個項目的后續發展。”
  李正誠眼睛微微一瞇。心里很不痛快了。
  這你徐陽成就不厚道了。我邀請你來參加酒會談投資,你倒好,和被的晶圓廠談起投資來。這置我于何地?
  徐陽成笑了笑,他當然能感覺到李正誠的不快,但是他何等身份,有豈會在意,直接說他的意見。“我一直建議世新電子要走出新加坡,把目光放在全球的芯片代工市場上。這一點臺積電就做的非常成功。我認為在接下來的十年來,中國市場是一塊不可忽略的市場,在中國大陸興建合資的晶圓廠有利于降低生產成本,也能節約運輸成本。如果世新電子愿意參加的到這個項目中來我非常歡迎。”
  說著,扭頭問莫心藍,“我擅自做決定,莫小姐沒有意見吧?”
  莫心藍笑著道:“怎么會。我對資金的要求是多多益善。世新電子的建廠經驗和成熟的工程師都是景華所期待的資源。”
  李正誠輕哼了一聲表示不滿,這不滿是對著徐陽成去的,“不知道,莫小姐是否介意給我介紹下你們的晶圓廠項目?”
  “行啊。”莫心藍挽了挽額前的秀發,娓娓的給圍過來的諸多賓客介紹著景華晶圓廠的優勢。就算徐陽成和李正誠關系不融洽,她也還是希望世新電子能入股。
  片刻后,等莫心藍口齒清晰的介紹完景華的晶圓廠之后。李正誠譏諷的笑了笑,道:“莫小姐,你難道是拿一個紙面的方案來這兒騙投資嗎?你們景華根本就不具備后續的投資能力。大家投錢進去是填無底洞。”
  徐陽成看好的項目,他就偏偏要說出這個項目的缺點。
  莫心藍微微一怔。她沒想到李正誠居然如此惡意的詆毀,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據理力爭,“李先生,請你不要信口雌黃。”說著,環視了周圍的人群一眼,大聲說道:“我說景華具備后續的投資能力,會投資一二十億,大家肯定會認為這是空話。但是,我希望大家注意到一點,景華作為中國市場每年出貨量500萬臺的手機廠商,絕對有能力將新建成投產的晶圓廠喂飽,我這么說大家對晶圓廠的后續發展還有疑問嗎?”
  人群中頓時響起嗡嗡的聲音。
  “喔--,500萬片的話,那這個晶圓廠后續發展是很客觀的。”有人贊嘆道。晶圓廠能否盈利最大的問題就是訂單問題。設備和人力成本都是要消耗的,饑一頓飽一頓當然難以盈利,要是一直處在滿負荷的運載狀態,只要將生產成本降低就能盈利,這可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有性子急的人道:“莫小姐,能否約一個時間詳談。我們廠每個月有8萬片的晶圓產能,目前正空著的。”
  “莫小姐,我愿意去景華晶圓廠考察一番,不知道你能不能留下來聯系方式。”還有心動的投資者說道。
  李正誠看著略有些喧鬧的廠商,冷冰冰的道:“莫小姐,你宣傳過頭了。中國人建不起來晶圓廠的。沒技術、沒人才。就算設備運到廠里面,也沒人會用。”
  這句話就像是一碰冷水當頭澆下來。這確實是需要注意的風險之一。投資者固然對資金和設備、技術比較看重,技術人員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現場的氣氛又慢慢的冷了下來。
  李正誠環視了一眼,得意的沖著莫心藍笑了笑,不屑的道:“莫小姐,就人才貯備來說,新加坡要比中國強得多。我建議你把晶圓廠建在新加坡,我或許很有興趣參一股。”
  “李先生,新加坡的人才中忠于美元的人比死忠于新加坡國家的人要多吧?我建議你把晶圓廠搬到中國去。我或許也很有興趣參一股。”陸景從人群中走出來,冷聲說道。
  原話奉還,以牙還牙!(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