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790 會專門有一個男孩

葉妍將手里的精美手袋甩到客廳的沙發上,從背后抱著陸景聽他打電話。李慕清的聲音從陸景的手機傳來,她聽得一清二楚。李慕清看樣子是氣壞了,開始口不擇言的自稱“老娘”。
  陸景握著葉妍環在他肚子上的綿軟小手,笑著對李慕清道:“這又是生的哪門子氣呢。他搞暗箱操作,你讓他中意的結果無效就行了。”
  “我就是氣不過。”李慕清猶自不忿的說道,“那個2號選手郁香香我要取消她參加決賽的資格,讓第二名的李慧喬頂上來。還有幾個收錢的評委,我要法辦他們。”
  “這么狠?你這是斷人生路啊。”陸景笑著道,接著話鋒一轉,“要不要我幫忙?”
  李慕清嬌笑道:“我還以為你要勸我呢。不用了,這點小事我還是能處理好。”她是遼北省省長的女兒,打著京城李家的大牌子要是辦不了幾個娛樂節目的評委那才是搞笑。
  葉妍見陸景放下電話,笑著從陸景身側探出頭來,“我怎么感覺李慕清在打電話向你撒嬌啊?”
  陸景笑著捏捏她的瓊鼻,“她看樣子一時半會回不來了,我們先做點正經事。”這幾天,他那點“人生愿望”還是沒實現,李慕清和葉妍是分開休息的。
  葉妍哪會不知道陸景說的什么正經事,顧盼生姿的眼眸嫵媚的盯著陸景,順從的讓陸景將她打橫抱起來往浴室走去。
  ……
  冬季的薄霧籠著建業的清晨。大江邊的霧色尤其的濃厚。南山腳下別墅區仿佛被輕煙環繞著,若隱若現。18號別墅豪華的居室里,陸景在書房看著郵件。
  周復生和億恒科技關于晶圓生產線和技術的轉讓第一階段的談判基本完成。周復生現在可以抽開身,將剩下的談判交給談判專家江祺廣負責。
  他則是抽身準備跟著陸景去馬來西亞、新加坡尋找晶圓廠的投資方。
  陸景一頁一頁的看著郵件,這兩天他在工作上有些懈怠了。宋雨綺給他發了郵件:從盛泰電器和景和商業的統計數據來看,I303發售五天后的市場表現不錯。
  “聯科現在估計頭疼的很。”陸景心里想到。以葉文斌的水平肯定不會看不到I303對E205的威脅。
  突然,門口傳來腳步聲,陸景聽著像李慕清的腳步聲,頭也沒回的笑著道:“咦。都晨練兩回還沒喂飽你個小妖精啊?”
  好一會沒聽到聲音,陸景回頭一看,頓時尷尬的不行。進入他書房的哪里是李慕清,而是他的助理明雪。
  明雪俏臉羞的緋紅。她雖然曾經是云春風月場所的頭牌,但還是正兒八經的處子,被陸景這樣問一句,就算知道不是說她的。還是又羞又惱。好一會才恢復過來,挽了挽頭發道:“葉文俊先生打來電話,希望能邀請你中午去他的別墅吃飯。”
  陸景干咳兩聲,問道:“葉文俊沒說什么事嗎?”
  明雪道:“說了。他說準備和你商量下葉瞻他那個不成器的侄兒的處理。”
  陸景琢磨了下,道:“行吧,答應他。”葉瞻因酒會駕駛處以行政拘留十五天。他到沒想到葉文俊會為葉瞻說情。據說葉瞻和葉文斌走的是很近的。
  “我大伯和二叔是鬧翻了。但是家里的小輩并不禁止走動。”中午時分,葉妍開著車和陸景一起去葉文俊的別墅里赴宴,隨口解釋道。
  葉家分家時,葉文俊繼承了葉家一大半的財產。恒躍集團在地產業務上取得長足的發展。和陸景上次來葉宅的時候,葉文俊的別墅似乎又有了一些新變化。
  午宴葉文俊請了他的助手龐觀之、兒子葉周海、侄女葉靜雨做陪客。頗有吳地風格的餐廳里,一道道精美的蘇菜擺放的整齊。今天掌勺的仍舊是建業市內有名的蘇菜大廚老胡。
  葉文俊給陸景倒了一杯白云泉,笑著道:“這酒的口感深得我的喜愛。我前些天還特意想和釀制出如此美酒的昆成汽車何總見見面。結果她沒答復。”
  昆成汽車現任總經理何夢瑤之前就是白云酒業的總經理。
  陸景微笑著道:“夢瑤一般不喜歡工作之余的接觸。”他來建業的第一天就請何夢瑤吃過飯。
  葉靜雨撇撇嘴,拿起面前的果汁。一聽陸景這話就知道他和那個美得讓人無法嫉妒的何夢瑤關系匪淺。
  葉文俊眼神微微一凝,笑了笑,岔到其他的話題上去。
  飯后,葉文俊請陸景到客廳里閑聊,“景少,葉瞻的事情我會好好教訓他,等他出來我讓他向你當面賠罪。有些話他說的有點過分了。”他沒指望讓陸景提前把葉瞻放出來。能不繼續追究下去就算是好的結果。
  陸景擺了擺手,“我明天就會去香港,過幾天要去馬來西亞和新加坡。賠罪的事情不必了。”葉家內部的事務他不想插手。要不是葉瞻那言語惡了葉妍,他也不會這樣“報復”一二。
  葉文俊嘆口氣,遺憾的道:“我還打算明天請景少去北牧山轉一轉,那里風景區開發的很不錯。立豐地產和瑞豐旅游的實力很不錯。呃..,景少去馬來西亞干什么?不知道我能不能幫得上忙。我在那邊有點關系。”
  陸景微笑道:“下次吧。我去馬來西亞準備尋找投資晶圓廠的資金。”關于景華在黃海和億恒科技談晶圓廠的事情,媒體早就爆出來了。這到也沒有必要瞞葉文俊。
  葉文俊拿著手邊黃木茶幾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熱茶,笑道:“這倒是巧了,我推薦一個人給景少。他說不定會有投資的興趣。”
  葉家的恒躍集團目前主要涉足房地產開發,保健品,造紙業務。葉文俊要推薦的人是恒躍集團的紙漿供應商,馬來西亞的海成集團。海成集團擁有馬來西亞最大的林業公司,壟斷了馬來西亞紙漿出口市場80%的份額。
  聽完葉文俊對海成集團董事長薛立輝的介紹,陸景沉吟了片刻,道:“我想請葉先生幫我引薦下薛立輝先生,不知道行不行?”
  葉文俊愉快的微笑道:“當然可以。”恒躍集團目前和立豐地產的合作比較愉快。而且,他也是建業市商行的股東,他很樂意和陸景搞好關系。說出海成集團,就是希望能幫陸景的忙,讓陸景欠他一個人情。
  葉靜雨插嘴道:“陸景,我的科訊你打算什么時候還給我?”
  陸景微微一愣,看著坐在梨花木官帽椅上的葉靜雨。她穿著一套厚厚的淺綠色棉衣。消瘦的身材看起來有些臃腫。一雙明亮的眼正盯著他。
  葉文俊笑呵呵的解釋道:“景少,是這樣的。我向小九這丫頭承諾合適的時候向你提出來讓她回購科訊的股份。我想,科訊就算發展到百億級的公司,以你的肚量也不會容忍不下。”
  這話就有點明顯的恭維了。
  葉周海卻是明白他父親為何如此。建業市政壇這兩年不斷的洗牌。葉家在建業的經營關系都斷了。父親這兩年正在苦心編織一張網。葉瞻的事情,要不是陸景在出手整人,憑借著父親的人脈就算是酒駕也沒多大問題。
  在建業。葉家和平頭百姓相比能稱得上是名門望族。但是,在陸景的關系網面前,不堪一擊。
  陸景笑笑,道:“葉先生,你這話就太高看我了。”說著,問葉靜雨,“你有錢贖回科訊的股份嗎?”
  葉靜雨抬起下巴。“我怎么沒錢?不就是200萬嗎?我可以找我大伯先借著。”當初,莫氏集團并購科訊70%的股份只支付了200萬的股權轉讓金。
  陸景搖頭,道:“你想200萬就回購那就錯了。我認為你最好要準備20億可能剛剛夠買20%的股份。”
  葉妍接著喝茶掩飾她嘴角的笑意。這竹竿敲的。直接翻了1000倍。
  葉靜雨雙眼瞪著陸景,不滿的道:“怎么會這么貴?你去搶銀行好了。不想讓我回購就直接說。”
  陸景也不理會葉靜雨的譏諷,慢條斯理的道:“我為什么不想你回購?呵,今年年后你就可以開始考慮股份回購的問題。只要你有資金就可以。”
  葉文俊剛才是一句恭維話。但是,他確實有信心將科訊發展到100億的規模。
  葉靜雨的腦袋轉的很快,立時就明白陸景什么意思。驚訝的張嘴道:“啊…,你是說三個月內你就可以解決我二叔的聯科?”
  陸景微微一笑,拿起茶杯喝茶。葉文俊準備的是上好的雨前龍井。清茶入口,口齒留香。
  葉文俊琢磨了一下這個消息,提醒道:“景少,I303固然能讓聯科難受,不過你要小心聯科背后的關系。我聽說NEC的代表松阪士夫這兩天來了建業。聯科可能會有新動作。”
  他雖然和葉文斌因為爭奪葉家的控制權而鬧翻。但是他對葉文斌的關注一點都沒減少。葉文斌因為聯科在這一年之內遭到景華的狙擊,日子過的很有些不順心。
  陸景就笑著點點頭。想必葉文俊在葉文斌身邊總有一兩個自己人。葉家說是分家,幾十年的大家族人脈關系豈是那么好厘清的?同樣的,他今天來葉文俊估計也瞞不過葉文斌。
  …….
  I303劍指E205。景華的刀都駕到聯科的脖子上。聯科豈能沒有反應。
  下午時分,希爾頓酒店的總統房里,明亮的陽光透過窗戶落在地板上,拉出一個長長的人影。松阪士夫正在窗口看著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車輛,能夠讓人很清晰的感覺到這座城市、這個國家的活力、勃勃生機。
  三井從來就不會自欺欺人的否認中國的崛起。三井的策略是積極布局,從中國的崛起當中分享最大、最美味的蛋糕。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請進。”松阪士夫回頭用日語說道。他身后,NEC在中國的合作伙伴,聯科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葉文斌在他的助理帶來下走了進來。
  葉文斌看起來很憔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