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789 選秀節目

臨近“我在歌唱”選秀節目舉辦的時間,李慕清手里也沒有多余的票可供選擇,送給夏婕的五張票全是貴賓包廂里的票。夏婕邀請她在財大的好朋友一起過來看。
  這時,見陸景說“我在這里,你們換個包廂”,一干人都有些傻眼。體育場的貴賓包廂并非那種私人的包廂拒絕他人進入,而是有票就可以進來。這話也太霸氣了吧!
  “嘖嘖--,真是威風霸氣啊。”夏婕身邊的一個靚麗女孩嬌笑著說道。旁邊有個女孩笑道:“燕子,后面是不是還要加一句‘我喜歡’才對?”
  燕子小聲嬌笑道:“我倒是想加這么一句,就怕夏婕生氣呢。”
  幾個女孩都哄笑起來。夏婕清媚的俏臉上浮起一絲嬌羞的緋紅,一雙美麗丹鳳眼里的眼波宛若清澈的湖水般蕩漾著。她拍了好友燕子一記,“你瞎說什么啊,我們是清白的。”
  夏婕沒辯解還好,一說,幾個女孩都曖-昧的吃吃笑起來,越描越黑了。
  陸景扶著葉妍坐回到距離夏婕她們不遠的位置上。葉妍有些的擔憂的看著陸景,小聲道:“不會有事吧?”她不知道陸景給誰的打的電話,但是她知道陸景說有人得罪他,那么,建業市不知道多人會搶著幫陸景教訓得罪他的人。
  陸景輕聲道:“你不要太縱容葉瞻,這小子就是欠收拾。呃…,我以前認識的你可不是這樣。”
  葉妍不好意思的靠在陸景懷里,像個小女孩一般的嬌羞道:“我知道。就是看到他會想到照片里我爸風采。”
  葉妍父母早亡,對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感情應該很復雜。陸景所認識的葉妍是那個風情萬種、成熟自信、古典韻味十足的少-婦,但是,葉妍內心里未必見得有多么堅強。她能和張漓關系好,就是性情相投。
  想著她以前一個人掙扎著生活的艱難,陸景微嘆口氣,點點頭。不忍再說她,反而安慰道:“放心吧,我的意思不會被誤解。只是讓葉瞻接受一點教訓。”
  ……
  “為什么要走?”通往體育館外的通道內,葉瞻扯著白襯衣領口,不滿的對葉強文說道,“我就不信他敢當眾把我怎么樣?”
  葉強文有點受不了這個二愣子,道:“不走難道坐在那兒看唱歌比賽嗎?你知道陸景剛才口中的趙局長是誰嗎?建業市公-安局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務副局長。”
  葉瞻無所謂的道:“一個副局長而已。有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走吧。今天晚上我們先回家呆著。不然保準會出事。”葉強文哭笑不得。他覺得他平常已經夠混了,沒想到還有個比他更混的。真拿局長不當干部啊。隨著楊修武調離建業,建業市政壇開始洗牌,到現在,葉家在建業市很多關系都已經不在了。
  葉瞻哼了一聲,倒也不好違拗葉強文的意思。他打定主意,待會回家之后再偷偷的溜出來。
  街景的夜燈閃爍,一輛黑色的捷豹在繁華的建業市區里穿行。
  葉強文一邊開車,一邊感嘆道:“這幾年建業發展的很快。許家、陽家都在建業有大量的投資。唉,建業市的大發展,恒躍集團賺得盆滿缽滿。哦,你去通海新城和北牧山那里轉過沒有。那里現在繁華的很。可惜,錢都給立豐地產賺了去。”
  他被陸景打擊的次數多了,心態很快就調整過來。若無其事的葉瞻說起其他的事情來。
  葉瞻眼神閃了閃,道:“怎么,立豐地產和家里不對付?”
  葉強文自嘲的一笑,“那到沒有。立豐地產和大伯那里合作愉快的很。你要是去大伯那里吃飯,沒準還能見到立豐地產的董事長楊玉立。他是陸景的人。我在江州的時候就聽說他是陸景一手扶起來的代言人。”
  葉瞻點了點頭。對陸景的厭惡又多了幾分。他是恨屋及烏。
  “哈哈,你這輛捷豹開的就是爽。建業市本地有個昆成汽車。賣得挺火的,開起來,那感覺…”葉強文笑呵呵的駕駛捷豹左轉,駛去建業市區往南山別墅而去。
  葉瞻正要說話,“咯吱--”一聲,葉強文踩了剎車。兩名穿著警服的交-警在馬路邊打手勢示意他們停車。為首的一個瘦高警察道:“同志,你好。請出示你的駕駛證。”
  葉強文一看是查酒駕的架勢,放下車窗,不急不躁的把駕照遞了過去,笑著對葉瞻道:“靠。今天還碰到文明執法了。”他晚上又沒有喝酒自然底氣十足。
  “葉強文。恩,就是這兩個人了。”瘦高警-察對著身邊的圓肚子警-察打了個手勢,道:“讓他們下來測試下有沒有喝酒。”
  葉瞻的心態可沒有葉強文那么好,他今天被陸景弄得一肚子火,見那圓肚子警-察要他下車,眉頭一挑,罵道:“你麻痹的神經病啊,勞資沒開車喝沒喝酒關你屁事。”
  以葉家在建業市的權勢,他何曾受過這樣的氣。
  “瑪德,你挺橫的啊。”圓肚子警-察一巴掌扇在葉瞻頭上。葉瞻悶哼一聲,用來裝氣質的眼鏡被打得飛到地上。葉瞻想罵人,整個人卻被圓肚子警-察按住,一只手銬將他銬住。
  “放開我,尼瑪的,知道我是誰嗎?想死是吧?”葉瞻大罵。
  “趙隊,這小子喝酒了。我懷疑他酒駕。”
  瘦高警-察一揮手,厲聲喝道:“帶回隊里詢問。”說著,葉瞻就被推的一個踉蹌,給帶走了。
  那邊,葉強文還在對著酒精測試儀吹氣,發現葉瞻被強行帶走,愣了一下,頓時反應過來。這就是陸景說的“小小的懲戒”。他當然不能不管葉瞻,大聲道:“等等,趙隊,是吧,我打個電話。”
  趙隊大有深意的看了葉強文一眼,“可以,我們趕時間。你在車上打吧。”
  葉強文跟著趙隊坐到車里,心里哀嘆一聲,開始撥號。他沒想到這種“強權”的事情會有一天落到他和葉瞻身上。從來都是他們欺負別人,哪有別人欺負他們的時候?
  …
  陸景電話打完自然就沒在關注葉瞻的事情。此時,建業體育館內3號歌手李慧喬正在演唱一首英文歌曲。他剛聽明雪介紹過決賽的規則。
  由三名歌手分別唱三支歌曲,進行三輪的競逐,有幾名評委點評。評委團投票,評出最終的勝者。冠軍將會參加在黃海舉行的全國總決賽。
  這場歌唱比賽的最后,人氣歌星李逸落將會出來演唱一首壓軸的歌曲,并邀請觀眾參加她后天在這里舉行的演唱會。
  “呃…,還記得這個李慧喬吧?她原來不是你住在市一醫院的護士嗎?怎么跑來唱歌了?”陸景剛開始還不確認,等到李慧喬用她流暢但是略有些怪異的語調說話時。立時反應過來。
  “記得,我怎么不記得。”葉妍笑著嗔了陸景一眼,取笑道:“倒是你沒來建業幾回,怎么就會對美女記憶深刻啊?”她本來心情不佳,陸景陪著她說了半個小時的話,因為葉瞻來帶的那些不快慢慢的消失。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難道他要對丑女印象深刻才對嗎?
  和葉妍閑扯著很快就到了歌唱比賽結束。最后角逐出的第一名是2號選手郁香香。陸景于音樂上沒下什么功夫,歌手水平到了一定程度。他就很難聽出好壞。不過,這個郁香香的容貌氣質明顯比李慧喬遜色一籌,能拿第一到是讓他有點奇怪。就目前來說,歌手外形的占分是很重的。
  比賽結束后,陸景、葉妍、明雪和那邊夏婕的幾個朋友匯合在一起從VIP通道往體育場外走。夏婕的朋友里有個叫燕子的女孩十分活潑健談,很快葉妍和明雪也加入她們的討論中。貌似都覺得李慧喬落敗太可惜了。
  “誒,陸景,我們先走了。你不送送我們家夏婕?”停車場外,燕子看著陸景,大膽的說道。
  葉妍掩嘴一笑,美眸橫了陸景一眼,笑吟吟的拉著明雪先坐進她的紅色法拉利中。
  月色落在體育場外的各式轎車上,看完比賽的人群正在不斷的從體育場各個出口退出來,喧囂的聲音由遠而近。冬夜的寒風吹著幾人的臉頰。
  夏婕聽到燕子的話。心臟不可抑制的跳動起來,雪白清媚的鵝蛋臉上染上兩朵嬌柔的紅云,異常顯眼。清純秀美的少女在月色中猶若嬌怯的花朵兒。她偷偷的看了陸景一眼,清亮的眼眸將心里期待又害羞的情緒流露出來。她一個人租住在財大附近的大興小區里。
  陸景笑著擺擺手。“一起走吧。你們這會想打車也難。我送你們到湖云路那里。你們再自己坐車回去。”他可不會大晚上的給人當車夫。湖云路是白武區最繁華的地帶,那里坐車回建業任何地方都方便。
  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和紅色的法拉利乘著體育場外還沒有被洶涌車流堵住的時候,一前一后的駛離了體育場。十五分鐘后,兩輛豪車停在湖云路路口。
  夏婕的朋友一個個的下車,夏婕有些失落的要下車。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陸景笑著道:“夏婕,你等一下,我給你說幾句話。”
  “哦,好啊。”夏婕微微笑起來,嘴角翹的極高,清亮的眸子微羞的看著陸景。
  “你啊,小丫頭片子…”陸景笑著搖頭,夏婕眼神的變化怎么可能瞞得過他。
  “我不小了…”夏婕努力坐直身體,抿著嘴唇說道。
  陸景微微一笑,拿了一張他的名片,簽過名遞給她,“在景華好好工作,有困難給我打電話。我們是朋友。當然,還錢的時候也要記得給我打電話。”
  “我會的。”夏婕掩嘴笑起來,接過陸景的名片,她還欠著陸景幫解約的50萬。她跳槽到景華來工作,是因為景華的工資待遇要高一些。只是,沒想到會突然遇到陸景。
  就像懷春的少男看著嫻靜而坐的漂亮少女會心生暗戀情愫,懷春的少女對英俊、氣質超群的男孩子也會生出莫名的好感。
  她明知道和陸景不可能,這次偶遇,仍舊讓她心里充滿了某種期待的情緒。
  看著肌-膚雪白、氣質清純女孩的秀美笑容,陸景心情也是極為愉快,微笑道:“以后,會有專門一個男孩請你喝咖啡,看演唱會,在夜里開車送你回家。”
  夏婕輕輕的點了點頭,心里黯然的情緒涌上來又忽而消散,“謝謝你,陸景。”
  從車上下來的夏婕看著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和紅色的法拉利遠去,輕輕的笑了笑,有著淡淡的、美好的余韻在心頭縈繞著。燕子就笑著推了推夏婕,一臉八卦的問道:“搞定了?”
  夏婕笑著搖搖頭,“你不懂的…”
  …
  陸景剛和葉妍到達南山別墅,李慕清的電話打過來,氣急敗壞的嚷道:“葉強文那個混蛋,敢在老娘舉辦的比賽上搞暗箱操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