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788 可以贖回來

夏婕父母涉嫌非法集資雙雙入獄。而她本人被逼著陪酒,還被蔣鴻哲收藏、準備玩養成計劃。陸景幫她和星光傳媒解約之后,她由杭城返回建業找工作,開始新的生活。
  陸景對這個命途多舛的女孩感觀不錯。因而順口幫她一句。
  景華內部的晉升自有一套體系。就算夏婕會得到顧天佑一定程度的照顧,但是她想要走到重要的崗位,沒有實力肯定不行的。陸景倒不也擔心揠苗助長。只是給她一個機會,她要是能出人頭地也是她自己的努力。
  吃過飯,大家陸陸續續的散去。在包廂里,陸景笑著問身邊正在葉妍嘀咕的李慕清,“你那個我在歌唱的活動后天是蘇江省賽區的決賽?送幾張票給夏婕。算是我給她的見面禮物。今天能遇到確實太巧了。”
  李慕清一雙嫵媚多姿的電眼先電了陸景一眼,才落落大方的笑著挽起夏婕的手,“夏婕,后天我在歌唱蘇江省的決賽在建業體育館舉行,歡迎你來捧場。你留給地址給我,我一會讓人給你送票過去。”
  夏婕在杭城不幸的遭遇,她聽謝晉文說過。
  夏婕忙說道:“呃,我租住在財大附近的大興小區里。我給你寫下來。”說著,說手袋里拿紙和筆。
  陸景笑著道:“李慕清,你把門票送到景華建業分公司就行了啊。夏婕明天不是要來上班嗎?哦,你要不干脆送幾十張門票給景華分公司的員工讓他們幫你捧場。”
  楊顯笑著插話道:“景少,這你可錯了。李總的那個‘我在歌唱’選秀節目火得不得了。要是李總肯送幾十張門票給建業的分公司。都可以當福利發下去了。”
  李慕清白了陸景一眼。看她那意思是在說:知道了?瞎指揮。
  片刻后,一輛白色的阿斯頓馬丁從希爾頓酒店離開。車內,陸景小聲問坐在身邊的李慕清,“晚上來南山別墅里休息嗎?”
  李慕清風情迷人眨了眨。“你想干嗎?”
  葉妍親昵的扶著陸景的肩膀,微笑道,“李慕清答應我在江梅小筑里住幾天。”
  想著晚上左擁右抱的愜意,陸景嘿嘿一笑,“哦,那是一樣的。”只是。他那副古怪的表情早就把那點壞心思給露了出來。葉妍和李慕清同時伸手掐著陸景。
  陸景笑著舉起手道:“誒,我人生就這點追求了…”
  李慕清臉蛋微紅的啐著陸景,“你想得美啊,今天晚上不許來惹我們,不然后果自負。哦,你可以找你的夏婕妹妹去。”
  陸景辯解道:“我和她比小蔥拌豆腐還清白好?”
  “誰信啊?”葉妍和李慕清異口同聲的說道。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明雪也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
  …
  11月20日,景華i303同時在國內盛泰電器的多個門店發售。這是景華第一款使用自己基帶芯片的中段手機,電子類媒體都不約而同的予以關注。
  各種測機評估報告在短短的一天內紛紛新鮮出爐,在第二天就登上了各大電子類媒體的版面。明眼人關注到經常代表景華發聲的《江州日報》在其財經版面意外的登上了景華i303與聯科e205的對比評測報告。
  這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
  建業市高新產業區的東華大道10號三星電子(中國)分公司的辦公室里,元東潤背著雙手在窗戶邊看著高新產業區的風景。
  建業市高新產業區如今變成了電腦生產和制造基地。三星電子名下也有個人電腦業務。但他仍感覺三星電子分公司的總部放在這里缺少點什么。他準備將總部遷往新近將要建成的秦江科技園中。
  “你們怎么看?”元東潤回頭,對正在閱讀秘書們整理出來的資料的兩位助理說道。
  羅映浩將手里的資料丟在桌子上,哂笑道:“會長,很明顯,我們的近鄰聯科公司有麻煩了。”
  自從9月份景華被爆出掌握有手機基帶芯片技術之后,景華手機已經開始改變中國的手機市場生態。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手機價格大幅下降。這是所有不約而同發動機海戰術的海外手機廠商多沒料到的。
  好在,海外廠商的一貫策略是高端手機賺利潤,中端手機打品牌。對各家海外手機廠商而言,景華的價格競爭對他們業績的影響有限。
  但是,不可否認的就是,中國手機廠商的市場份額由最低迷時18%開始恢復到目前的27%,而且這一份額還在繼續增長中。其中,充當引擎作用的景華公司一舉一動備受各大手機廠商的關注。
  這也是昨天景華發布新機,今天元會長就叫他們來商議的原因。
  中低市場份額的丟失會影響到高端手機市場的銷售狀況。景華能制造出一款經典機型m6,引領今年中國市場的手機時尚潮流。實力絕不容小覷。說不定他們什么時候就去高端手機市場搶份額了。
  而且,景華的i88目前在中端手機市場表現十分搶眼,聽聞景華還有意下調i88的價格,這絕對會進一步讓i88音樂手機熱銷。景華已經讓大家都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元東潤點了點頭,羅映浩自尊心強了點。但是看問題的眼光還是有的。雖說景華“自己”的報紙肯定是夸贊景華,但實際上i303確實足以讓聯科的e205在市場上感覺非常難受。
  由市場專務升職為會長助理的白時重說道:“會長,從景華發布新機的間隔時間來推算,他們很有可能在平均2個半月就完成一個手機項目。而且,景華正在不斷的擴張技術研發力量。這個時間還會不斷的縮短。我們建議專門成立一個情報收集小組,監控景華的信息。我擔心景華會威脅到我們的市場地位。”
  羅映浩不屑的道:“白助理。你太過分的小心謹慎了。三星市場份額現在僅次諾基亞、摩托羅拉,我們盯著景華沒有必要。”
  白時重認真的道:“如果景華對外公布的統計數據算上他們提供給各大手機廠商的手機模組,他們的出貨量早就超過西門子了。我認為甚至有可能超過我們三星。i8手機模組每個月的出貨量大約有近20萬臺,并且這一數據還在增長。預計到今年年底i8手機4個月的銷售量有可能達到近100萬支。”
  羅映浩皺起眉頭。要說對市場數據的敏感度他確實不如白時重。
  元東潤琢磨了片刻。“就按白助理的意見辦。”三星立志是把諾基亞擠下中國市場第一的位置,要是被景華不聲不響的超越,那才叫丟臉。他前段時間可是還笑過周復生的。
  ……
  11月21日建業市體育館外停滿了各種車輛。“我在歌唱”選秀節目的蘇江省決賽今晚在這里舉行。投資方聯合蘇江省電視臺完全是按照演唱會的形式來舉辦這場選秀節目。
  事實上,能夠從初賽走到決賽成為最后競逐冠軍的三人之一,唱歌的實力自然毋庸置疑。對喜歡音樂的聽眾而言,購買一張門票來現場聽歌見證奇跡的時刻。并非不可接受。
  “瑪德,國內就是人多。一場省決賽而已,要是全國的決賽那還了得。”從vip專用通道進入體育館的葉瞻扯著襯衣領口第一粒扣子,汗流浹背的身邊的葉強文說道。
  葉強文笑著拍拍葉瞻的肩膀,“正常的很。咱們這不是擠進來了嗎?哈哈,你小子在國外過的滋潤,今天那個2號照片你看到沒有,我贊助的。”
  “哦?你眼光不錯啊。”葉瞻扶了扶眼鏡,文質彬彬的臉上露出露骨的笑容。
  兩人說笑著往貴賓室走去。葉瞻問道:“哦,二叔看到景華的新機i303沒有再吐血?”
  葉強文臉色微變。冷哼一聲道:“瑪德,景華就是無恥,以為找兩個槍手吹捧一下就能威脅到聯科啊。傻不拉幾。”
  葉瞻聳聳肩,對這些事情沒什么興趣。他的志向就是當一名紈绔子弟。
  快到體育館貴賓室門口時,葉強文問道:“誒,你有沒有去見四姐?我倒是想托她給陸景帶幾句話。”
  葉瞻不屑的道:“葉妍就是個倒貼小白臉的風-騷女人。她和她媽一個貨色。我見她干什么。”說著,葉瞻奇怪的問道,“你有話自己給她打電話就可以了,怎么…”
  葉強文推開貴賓室的門,心里嘆口氣:你以為四姐還是當初被逼著遠嫁白家的那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四姐啊。
  進門的一霎那,葉強文看到陸景那張陰沉著的臉,嚇了一跳,連忙后退兩步。
  陸景身邊站著一個穿著黃色翻領大衣身材凸凹有致的女人。她梳著寫意的披肩長發,國色天香。大衣的下擺如同喇叭開口,略顯的活潑。白色的修身長褲將她一雙美腿勾勒的渾圓修直。女人的風情韻味十足。此刻,她正泫然欲泣的靠在陸景身邊。
  不是他四姐還是哪個?
  顯然,剛才他和葉瞻在門口的對話被陸景和葉妍聽到了。
  葉瞻奇怪的看了葉強文一眼,心說這誰啊,等他看清楚那個略顯消瘦青年身邊站著的是他同父異母的姐姐時。臉色微微變了變。明白這青年是誰。也明白葉強文為什么有這么大的反應。
  葉妍輕聲道:“葉瞻,你別太過分了。我媽才是我爸的原配妻子。”
  葉瞻冷哼一聲,對葉妍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一幅不屑爭辯的態度。
  陸景冷冷的開口,“你就是葉瞻?”
  “我是。”葉瞻瞥了陸景一眼,扶了扶眼鏡。他最近才從國外回來,了解到陸景的一些信息,但是在他看來,陸景不過是運氣好而已。不值得一提。
  陸景正要發作,他怎么能容忍這小子那么說葉妍。葉妍懇求的看著陸景,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臂,“他長的很像我爸年輕的時候。”
  陸景點了點頭,愛憐的撫了撫葉妍耳邊的秀發,輕聲道:“放心,我有分寸。”
  葉瞻嘴角扯動,諷刺的笑道:“葉妍,不用在我面前秀恩愛了?我知道你對你這位新歡很滿意。”
  葉強文搖搖頭,心里嘆口氣。葉瞻這小子完全是不知死活,你以為陸景是什么信男善女啊?要不是葉妍幫他求情,這小子估計就完蛋了。
  陸景在家里是個禁忌話題。葉瞻才從國外回來,根本就不了解陸景的可怕之處。
  陸景看了葉瞻一眼,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趙局長,有個叫葉瞻的人得罪我了。恩,小小的懲戒他一下。”
  葉瞻冷冷一笑,“你好大的威風,好大的架子啊!”
  陸景懶得和他廢話,對葉強文打個手勢道:“我在這里,你們換個包廂。”
  葉強文今天可沒喝酒,見陸景怒火正盛,也不敢觸他的霉頭,一言不發的拉著葉瞻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