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78 三杯茶

陸景看她長長的睫毛輕微抖著,顯然心里很難受,安慰她道:“還記得我給你說的話嗎?一切不好的都會過去,我們始終應該對生活有信心。”
  關寧抬頭看陸景,見他眼中的目光依舊那么堅定,就像他在醫院門前第一次說這句話時的模樣,心里能感覺他帶來的溫暖,點頭道:“我記得,只是我覺得我怎么總是把生活搞得一團糟。”說著話,她拿出鑰匙把家里大門打開。
  “我早上去北海公園那邊散步去了。沒想到你今天會過來。”關寧到了一杯涼開水遞給陸景。
  陸景接過來喝了一口,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我昨天才從江州回來的,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就過來看看你。”
  兩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笑了笑。陽光從側面的窗戶里灑進來,讓屋子里光線變得明亮,空氣里有股悶熱的氣息,屋外巷子里的喧鬧聲音若隱若現。
  關寧穿著米黃色的短袖連衣裙,裙擺至膝蓋處,皺褶的裙底是繡的紅黑分明的水仙花。大氣而明媚,倍添關寧嫵媚的氣質。
  陸景看著兩步遠,站在桌子邊的關寧,似乎還能聞到一股好聞的香氣,說道:“你覺得去江州大學讀書怎么樣,我的公司與江州大學有合作,正好有一個指標。”
  “江州大學?”關寧澄澈的眸子疑惑的看著陸景。江州大學是國內排名前十的大學,并不比民大差多少呢。只是陸景手上怎么剛好有一個指標?
  陸景很肯定的點點頭。事實上,他根本就還沒有去過江州大學。不過,他有把握用二十萬買到一個江州大學的入學名額。大學里面現在年年擴大招生名額,一個名額不會太貴。這些細節上的東西,他自然不會去和關寧說。
  關寧潔白的貝齒咬著紅潤的下唇,問道:“怎么剛好是一個名額呀?”她又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孩,雖然具體的操作手法她不甚明了,但是很明顯陸景是說他可以幫忙走后門進入江州大學。
  陸景微笑著打個手勢,說道:“好吧,我承認,這個名額專門是為你準備的。有沒有興趣?”
  關寧低著頭看著穿在涼鞋里白嫩可愛的腳指,動動腳趾頭,“你是不是一開始就覺得我高考不會考好?”
  陸景笑了笑,“那到沒有,我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
  關寧抬起頭,嘴角勾出一絲微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流轉著輕盈碧波,“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呢。我只是覺得我自己好沒用。”
  陸景見她嬌柔明媚的樣子,忍不住走上前一步,伸手摟住她纖細的腰肢。
  “呀,會被人看到的。”關寧一聲驚呼,雙手抵在陸景胸膛上,卻沒有掙扎。陸景懷里如同抱著溫香軟玉,嗅著她的幽幽的體香,在她耳邊道:“那去你的房間說話。”
  “你想的美!”關寧耳根發紅。
  “那就這樣說話。”陸景沒有亂碰她的酥胸翹臀,只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把她摟在懷里。
  “我說剛才說話怎么那么別扭,以后我抱著你說話好了。”
  “我才不要呢。”關寧說著話,臉頰布滿紅霞,螓首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
  兩人靜靜的體會相擁在一起的甜蜜。好一會,關寧幽幽的道:“我填了民大,京城財政大學,工大,按照往年的分數線我基本就沒可能上。這個名額會不會要很多錢才能辦好?”
  “還行吧,不是很多,你以后大學畢業后給我打工吧,就當賣身還債了。最多三年還清。”陸景笑著摸她烏黑的秀發。
  “好難聽。我怕我以后要給你還一輩子的債,一輩子都脫不了身。”關寧嫵媚的眼睛看著陸景,心里想道:“入學要陸景幫忙,但是費用我要自己出。我給爸爸說一下,我可不想再復讀一年了。讓爸爸把錢給陸景。如果我提出來的話,陸景肯定不會要。我才不要賣身還債呢。”
  “那就一輩子在我身邊,好嗎?”陸景心里涌起柔情,“江大挺好的,我明年高中畢業后打算去那兒讀大學。我們至少可以有三年的時間同校。”
  “哦。”關寧揚起頭看著陸景,大著膽子道:“陸景,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陸景伸出右手,將她額前的一絲秀發撩到耳后,手指從她嫩滑柔膩的臉蛋輕輕的滑過,當陸景的手指無意的碰到那晶瑩剔透的耳垂時。關寧的身子忽而輕顫了一下。在那一瞬間,關寧感覺到似乎有電流在全身游走。
  陸景意識到這是她的敏感區,右手順著她綢緞般光滑的黑發放在她的背肌上,看著關寧晶瑩澄澈如秋水的眼睛,道:“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快樂的笑容。答應我,去江州大學讀書好不好?我會一輩子保護你,不會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
  關寧心里最柔軟的地方被擊中,仿佛又看到那天在大雨里陸景為自己撐起的那一片天空,點了點頭,螓首輕輕的靠在陸景的肩膀上,內心里有說不出的快樂。她心里知道陸景對她的好感是一回事,陸景親口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意義完全不同。
  陸景看著她柔媚的模樣,心里一蕩,低下頭,慢慢的湊過去想要吻她嫣紅如脂地嘴唇。
  關寧眸子里有股羞意,嬌媚的橫了陸景一眼,眼簾慢慢的合上,默許了陸景接下來的動作。只是她睫毛輕輕的顫動,顯的很緊張。
  嬌艷欲滴的紅唇散發著驚人的誘惑力,陸景低頭正要吻上去。院子里突然傳來一聲喊聲,“關寧!你在家嗎?”
  聲音越來越近。
  關寧猶如一只受驚的兔子迅速的脫離了陸景的懷抱,臉頰羞得通紅。她用右手捂著自己的臉頰,深深的吸了兩口氣,方才答應道:“誰?”
  話音剛落,一個消瘦的青年出現在客廳門口,看到陸景在關寧家里,喝問道:“你是誰?”
  兩人因為在客廳的側面靠近餐廳的地方站立著,從院子的大門處無法看到兩人的身影,只有走近,從窗戶處才可以看到。
  “你怎么說話的?”陸景瞪了消瘦青年一眼,恨不得一腳把這消瘦青年踹死,他剛剛要一親芳澤,卻被他一聲叫喊給打擾了,如何能不氣。
  關寧故作鎮定的道:“陳堅,你有事嗎?”
  陳堅見關寧臉上還有未消退的紅霞,想起剛才走到院子中時,從窗戶里似乎看到兩人站得很靠近,又想著兩人孤男寡女待在一起未必沒有發生點什么,心里的妒火騰的沖上來,還算英俊的臉頓時漲得通紅,呼吸也粗重了幾分。
  “我來問問你考的怎么樣?看有沒有能幫上你的地方。”語氣里有著一股傲然的味道。
  “原來他就是陳堅,為了關寧,與豬毛譚在燕子山上單挑的那個人。”陸景心里一曬,又是一個和豬毛譚一樣的角色。
  關寧蹙眉道:“哦,謝謝你啊。不過不用了。”
  “哦?”陳堅挑了下眉毛,有些意外。他從阮晨那里打聽到關寧考得不好,正打算趁著關寧傷心的時候過來安慰她,一舉攫取她的芳心。
  “我可以幫你弄到民大的入學資格。”
  陸景哂笑道:“陳堅是吧?你裝逼裝完沒有,裝完的話,趕緊走。”民大的資格,他又不是弄不到。只是,他依舊想著去江州大學渡過四年的大學時光,那里有他太多美好的回憶。如果關寧能和他同校,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關寧如果留在京城,碰到那位豫北派系強力人物的概率肯定大增。陸景倒不是怕他,就怕自己一不留神讓關寧受到了傷害。
  陳堅怒目而視,“你算什么東西,這里是關寧的家,我走不走還輪不到你說話。”
  陸景瞇著眼睛,冷冷一笑,正要說話。關寧心里對陳堅突然生出一股厭惡感,嬌喝道:“陳堅,你說話太過份了。沒有其他的事情,請你離開。不要在我家大喊大叫。”
  “你--?”陳堅一口氣差點沒上來,他看得出關寧對那青年的維護,心里妒火越燒越旺,幾乎快要失去理智,“小子,你有種說出你的名字。”
  陸景皺眉道:“怎么,你還想著找我麻煩。行啊,我叫陸景。有什么本事放馬過來。哥一只手能單挑五個你這樣的癟三。”說著,他伸出巴掌比劃了一下
  “你就是陸景?”陳堅退后一步,詫異的問了一聲,繼而嘿嘿笑了一下,對關寧道:“關寧,他和你們四中學校的一個女老師有一腿,我們學校都傳遍了。我還看到了照片。絕對錯不了。這樣的人心術不正,壞得流膿。你不要和他在一起。”
  “噢-”關寧用手扶著自己的額頭,非常無語,那天晚上的事情她就在場,難道還要你陳堅多說?再說,我和誰在一起,關你什么事?
  “我知道。”關寧淡然的看了陳堅一眼,“沒事的話請你離開。我們無話可說。還有,我去那兒讀書的事情就不勞你費心了。”
  陳堅愕然的看著關寧,想說什么,嘴角動了動沒有說話,見陸景正冷眼看著自己,鼻子哼了一聲,“陸景,咱們走著瞧。”
  說完,轉身離開。
  陸景搖了搖頭,“真是不知所謂。他是誰家的孩子?”關寧道:“陳伯伯家的一個侄兒,家里是做餐飲的。在英華國際讀書。小時候經常來我家玩。”說著,看陸景的臉色不好,歉然道:“害你挨罵了,你別和他一般見識。”
  陸景笑了笑:“那到不至于,我在想當著別人的面說別人的壞話,真是多么極品的人物。”
  關寧抿嘴一笑,白了陸景一眼,“口是心非,你這可是在背后說人壞話呀。我跟他沒什么的,你別亂想。我從來就沒有要他幫我的忙。”
  陸景笑道:“我知道。關小寧魅力無窮嘛,陳堅是乖乖送上門的。”
  關寧嬌媚如花的笑著,嬌嗔道:“你取笑我呢。”說著,向屋里走去,回頭笑道:“跟我來。”